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警察垄断殡葬业 当地人被迫去外地下葬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7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孙三儿昧着良心挣钱,太缺德了,多少老人都死不起呀!”在孙金堂经营的殡仪馆内,丧葬费用少则三四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无奈之下,许多当地百姓只能花钱雇车去外地火化、下葬,落叶不能归根。
    
    
警察垄断殡葬业 当地人被迫去外地下葬

    
    在加格达奇,对于孙金堂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一提起“孙三儿”和他经营的圣和殡仪馆,百姓的骂声就不绝于耳。
    
    孙金堂,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交巡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垄断当地殡葬行业长达八年,民愤极大。2018年8月,大兴安岭地区纪委监委对孙金堂采取留置措施;同年9月,孙金堂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孙三儿昧着良心挣钱,太缺德了,多少老人都死不起呀!”在孙金堂经营的殡仪馆内,丧葬费用少则三四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无奈之下,许多当地百姓只能花钱雇车去外地火化、下葬,落叶不能归根。
    
    2018年8月,大兴安岭地区纪委监委组成调查组对孙金堂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孙金堂通过伪造个人档案虚构干部身份,一步步成为当地交巡警大队副大队长。2010年6月,又通过虚假招商、虚假验资,实际控制经营加格达奇圣和殡仪服务有限公司和青龙山公墓。
    
    2010年至2018年,孙金堂对圣和殡仪馆实行垄断经营,任意定价,肆意收费,并绝对禁止一切殡葬用品外带。比如,一天的停尸费有的高达500元;市场价三四十元的花圈在圣和殡仪馆能卖到360元;成本200多元的一套纸牛马,孙金堂卖到了2000多元······据查,从2012年开始到案发前,仅卖墓穴一项,孙金堂就敛财4000多万元。
    
    孙金堂爱财如命,不仅对百姓冷漠,对亲朋好友也“一视同仁”。他的一个朋友去世,孙金堂在假惺惺地看望并表示“一定照顾”后,却把本应收费6万多元的墓穴以11万多元的价格卖给朋友,把本应收费七八千元的骨灰盒卖了2.8万元。
    
    2017年,加格达奇区政府为落实整改省委巡视组反馈的殡葬行业高价收费问题,拟收回殡仪馆,孙金堂却要价高达1个亿,致使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办案人员在调查中发现,一些金融、林业等部门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案。该区工商银行原行长刘海龙,违规为孙金堂出具800万元的虚假验资报告,帮助圣和殡仪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功。林业局资源科原副科长李忠泽,为孙金堂违法占用12亩农业用地修建墓地出售牟利的案件提供帮助,以罚代刑。相关涉案人员被依纪依法处理。
    
    2018年11月,加格达奇区殡仪馆挂牌,该区殡葬所有权几经辗转,终于回归政府公共服务管理中,百姓长达八年的期待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6106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私设灵堂被禁 温州殡葬改革一刀切? (图)
·殡葬改革江苏宿迁征「骨灰去向保证金」
·殡葬改革爆发民怨 刘奇辞江西省长 (图)
·悬赏江西省委书记刘奇祖坟:殡葬"改革"挖坟焚尸叫停 (图)
·江西推殡葬改革 网民怒指为何不去纪念堂抢 (图)
·江西殡葬“改革”挖尸砸棺材引反弹,吉安公安局遭纵火
·江西铅山殡葬改革一律火化 当地否认“运动式执法” (图)
·死人都不放过!殡葬管理局官员捞死人钱
·山东沂水居民殡葬费用全部免收 全国首开先河 (图)
·哈尔滨禁止生产殡葬用品 律师:于法无据应撤销 (图)
·违规经营公益性公墓谋取私利,殡葬管理所长被开除党籍
·工商总局:骨灰盒计入殡葬费属于滥收费
·内地殡葬奸商牟暴利 400元骨灰盒卖两万 (图)
·哈尔滨殡葬公号引千人网祭 称"弘扬孝文化新途径"
·殡葬业中介牟暴利 骨灰盒进价四五百叫价2万元 (图)
·北京殡葬新规:墓穴到期不续租将给予奖励 (图)
·外媒称中国殡葬业发展迅速:富人葬礼堪比皇族
·殡葬收费外宾火化贵26倍 外国人:不敢死在中国 (图)
·清明节之际 中国殡葬消费高成焦点 (图)
·起底“黑色”行业:殡葬业被指暴利甚于房地产
·蒋介石论马尔萨斯人口论之谬误及殡葬改革(1953年)
·重提地沟油,探寻殡葬尸体火化后续处置/杜阳明
·郑家侠:墓穴“吃紧”还是绿色殡葬“病态”? (图)
·殡葬改革:重在引导,忌在运动
·揭秘济南高额殡葬费从何而来 (图)
·揭开基本殡葬免费背后的“阳谋”
·殡葬业 “死不起”随谈 /陈鸣明
·殡葬业有垄断之鸡,必有暴利之蛋
·殡葬业巨额利润高过房地产 公众直呼“死不起”
·"死不起"的感叹与"殡葬不存在暴利"
·民政部何不谈对殡葬暴利承担责任/王炳松
·殡葬业应向民营资本全面开放/田水月
·不解决“自然垄断”,殡葬费就降不下来/石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