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邵明亮欲理发过春节被警察殴打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4日 转载)
    

    

     春节将至,南京公民邵明亮因准备外出理发、洗浴、过春节,被南京警察围堵殴打。
    
     据邵明亮介绍,他因长期反对中共一党专政,呼吁成立“中国民复党”打破垄断,被南京国保警察长年非法拘禁在家,不准外出。近日,春节临近,邵明亮准备外出理发、洗浴、过春节,但是稳控他的警察却迟迟不批准,邵明亮多次致电南京国保警方,告知他们自己家境贫寒,没有洗浴设施,希望能够自由出行去洗浴场所洗浴一次,还有由于自己长期被稳控在家不能出门,所以头发已经长的很长,希望能够外出理发,以便在春节期间与家人团聚。但是,国保警方却一再推脱,在几次三番的恳求之下,警方最后答应:“须在警方的陪同看守下,才能外出洗浴、理发”,邵明亮百般无奈,只好接受了这一非法要求。
    
     然而,几天时间过去了,警方仍迟迟不见行动,未带邵明亮去洗浴、理发。最后,邵明亮愤怒的拍摄了控诉视频上传到互联网,邵明亮在视频中痛斥了警方的非法稳控行为。视频发布后,警方旋即派出多人上门“兴师问罪”。一进门,带头的警察王维(音)便呵斥邵明亮“不准拍照”,邵明亮则回应称“公安部明文规定,警方执法过程中,公民有拍摄监督的权利,公安民警要在阳关下执法”。对此,恼羞成怒的警察王维(音)就开始抢夺邵明亮的手机,而邵明亮则拼命抱住自己的手机,最后警察暴怒的殴打了邵明亮,致使邵明亮的头部及身上多处受伤。受伤后,邵明亮要求去医院诊治,但多名警察围堵阻止。事后,邵明亮仍被多名维稳人员围堵在家,禁止出门。
    
     2月2日,在邵明亮一再要求之下,南京警方才派出警力,陪同邵明亮来到一家洗浴场所洗浴,洗浴的全程都有警察把守稳控。
    
     据了解,邵明亮是江苏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华光社区响堂村人,是中国民复党的创始人,他因反对马列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曾于2013年间在南京浦口区政府门前举牌反对中共专政,并宣扬宪政、民主等普世价值,随即他遭到了警察的殴打,之后又多次被警方送入精神病院关押;2014年1月25日,他在南京浦口区政府门前遭车辆辗压全身(他怀疑车祸为党政部门幕后指使)而住院医治两年,但仍落下终身残疾(盆骨、骶骨、恥骨、肋骨、脊椎、颈椎、胸骨骨折、头、肺、脊骨损伤),后只能依靠轮椅活动;2016年3月、6月他又因反党言论两次被刑拘。
    
     2017年10月17日上午10月点多,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珠江派出所等出动20余人手持盾牌和警用武器,气势汹汹的来到南京响堂村邵明亮家,撞击破门而入,将已经就寝休息的南京异议人士绍明亮抓走。由于长期被迫害软禁而健康不佳,邵明亮当天因身体不适而卧床休息,但大批破门而入的警察,还是将坐轮椅的绍明亮强行带走,随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其拘留。警方出具的行政处罚通知书显示:“2017年10月17日10时许,派出所民警到少明亮住处检查,发现室内有‘推翻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三座大山’,‘审判毛邓江胡习及其罪犯统治集团首恶分子’等反动大字报,屋外正面墙上写有‘民复党纪念八九六四’,‘民复党是中国自己的政党’等反动标语。”因此对绍明亮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决定。
    
     2018年3月14日,邵明亮因在在两会期间发帖反党及嘲讽修宪,被南京警方抓走行政拘留,拘留期间邵明亮又被警察关进卫生间内残忍殴打以致受伤入院,数日后邵明亮因伤提前获释,但在其要求依法办理解除拘留证明书时却再次遭到警方暴力殴打。
    
     2018年六四学运29周年之际,邵明亮再次发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但随后就被国保传讯,之后又被非法控制家中,并且警方还扣押了他的身份证及钱物,以及在他家门前安装了监控探头,并派驻了看守人员将他围堵在家中严禁他出门,就连出门购买食物、看病也不被允许。为了生存下去,邵明亮只能依靠网购方便面为食。
    
     2018年6月17日,邵明亮已经无钱网购,于是他就致电浦口公安分局国保警方,要求警方要么释放他,还他自由出行、求职、购物的合法权利,否则就应由稳控警方给他送饭、提供食物,不能将他围困在家饿死。而国保回答他说:“那你必须保证不再发表反动言论、不参与敏感事件、不在网上曝光你的维稳情况,如果你能保证这些,那我们可以派人给你送饭,但饭钱得由你自己支付。”
    
     邵明亮回答说:“你们派出维稳人员把我围堵在家里,不让我出门,购买食物也不行,就算是坐牢你们也得给人牢饭吃啊!你们不能就这样把我饿死在家,这样太没有人性了。你们说我不能在曝光你们对我的稳控,但如果我不爆料,你们就会更加有恃无恐的迫害我,甚至会不声不响的把我整死。再说,曝光非法事件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此后,邵明亮仍被非法稳控在家中,缺食少药。
    
     2018年8月16日,邵明亮因家中存粮即将耗尽,准备出门购物,却被南京国保大队的陈元(音)大队长闯入家中堵住大门,并且警方还派来多名特勤人员围堵在大门外,禁止邵明亮出门购物及就医。对此,邵明亮搀扶着轮椅挤到门口厉声斥责警方行为非法,而特勤人员则一边围堵他,一边用执法记录仪拍摄邵明亮的言行。
    
     邵明亮斥责国保队长说:“陈元先生,你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这样把我围堵在家里,不准我出门,你们这是典型的侵犯人权。你们长期将我拘禁在家中,总说这是上级领导的指示,请问这个上级领导到底是市委书记还是省委书记或者中央领导,你们不能总以上级领导的指示来长期非法的关押我,你们关押我必须又合法手续,就算我是罪犯被看押,你们也得依法出具法律文书。你们现在既不给我送食物,又不让我出门谋生,还不让我出门看病,你们完全是非法的犯罪行为。”
    
    国保陈元(音)见邵明亮这样质问,就搬来邵一条小板凳,进一步堵在他家门口坐下。对邵明亮的质问,国保队长不予回答,只是挥舞着手说“去!去!去!”意思是说叫邵明亮少废话,之后就只顾自的玩弄起自己的手机。
    
    来源:民生观察
    
    ` (博讯 boxun.com)
26914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打到中共要害各國應效仿
  • 中國當局拒延維權律師的執照/BBC
  •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 毕汝谐想高攀巴山老狼来“对诗”?
  •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中國流亡律師滕彪勉「反送中」別退卻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 张杰博闻改地名就是瞎折腾访朝归来的习近平山正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 台湾小小妮北京的鄉愁:民選的總統!
  • 谢选骏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 曾节明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 谢选骏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毕汝谐(纽约作
  • 谢选骏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 曾节明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 谢选骏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 高洪明中朝关系如何是好?
  •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 李芳敏144000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 独往独来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背后的重大启示
  • 滕彪China’sPrivilegingof“Mr.Science”over“Mr.Democracy
    论坛最新文章:
  • 港官员指有示威者就医前被捕 “雨衣男”父母发声
  • 英美议员关注香港“反送中”王毅提“西方势力黑手”
  • 回声报:在中美紧张峰会前夕习近平出访平壤
  • 王军涛谈习访朝:北京要谋一盘新地缘政治大棋
  • 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阻止美电动车用中国科技
  • 香港民阵努力筹备七一游行 坚持林郑回应诉求
  • 特朗普再谈“反送中” 称抗议者发挥了重大作用
  • 习近平今午抵达平壤 下午与金正恩会谈
  • 伊朗击落美无人机 革命卫队司令称做好开战准备
  • 任正非:华为可独立应对禁令 透露孟晚舟案细节
  • 孟宏伟被控受贿案天津一审 当庭认罪择日宣判
  • 韩国国防部长官因朝鲜船只越界道歉
  • G20习特会前 李克强承诺继续开放欢迎外资
  • 英媒建议习近平给香港迈向真正民主的时间表
  • 海南“维也纳”等多家酒店因名字崇洋被勒令改名
  •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与刘鹤通话
  • 德国经济部长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渠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