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小雅致习近平、王沪宁和郭声琨的信(全文)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8日 转载)
    陈小雅致习近平、王沪宁和郭声琨的信(全文)


    
    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三位先生:
    
    你们好!
    
    我叫陈小雅。
    
    我想我已经不用再做自我介绍。因为就在16天前,我得知你们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对中国大陆各口岸发布了对我 "禁止出境"的命令。理由是,我的出境"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能下这样命令的人,当然是主管这方面事务的人;而中共中央最近召开"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的相关消息让我得知,这次针对我的行动,不是一个部门的行动,而是中央的统一部署,而且是近期被视为头等、特等的大事!
    
    所以,我的信,只能写给应该对此负责的你们。
    
    如果你们对我一无所知,不可能对我下这样的禁令;而如果你们对我完全了解,我也不会写这封信。但我首先声明,我不是来辩解的,我是来要求你们出具证据的。三位先生,你们凭什么说,我的出境"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我具有这样的动机吗?我拥有这样的能力吗?我正在卷入某种我所不自知的紧迫形势吗?只要你们能说出一件,我认罚服输。如果说不出来,你们就欠我一个"恶毒诽谤"的道歉!虽然只是一介公民,也是不可以随意加罪,并对于其珍惜的名誉实施侮辱的!
    
    在见诸报道的内部讲话中,诸位所说的形势危急似乎是指中美贸易战,同时还有中共建政七十周年。但是,从"去年10月"这个时间节点看,贸易战还没有拉开序幕,距七十周年还有整整一年时间。其时,距我访美归国也已经两月有余。我不知道,你们在此期间受到了何种信息的惊吓,但我可以肯定,你们被某个心术不正的家伙骗了!因为没有人比我更知道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也没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以及我的动机和意愿。
    
    不错,今年——2019年是"八九民运"爆发三十周年暨"六四"惨案爆发三十周年的纪念年。三十年时间,内战的伤口都可以弥合,文革的罪人都已经开释,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都已为人父母;这三十年中,至少有二十年都是重新评价和认罪服错的最佳时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人心盼望,举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看到的是,政府在那个日子里,年复一年地因为"杀人"的罪过抬不起头来;而民运人士则因"反思"的压力灰头土脸!据我了解,其实没有人愿意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这种胶着的状况不利于社会的前进,不利于民族的新生,更不利于个人的前途发展,有人到死都不能叶落归根!但是,人们忍受着这一切,持续着这一切,是因为还有一个更高的价值存在,那就是对"正义"和"公道"的坚持。在这方面,如果政府不堂堂正正地走出第一步,这个历史的扭结是不可能解开的。所以,在2018年1月,当我听见到访的"有关部门"人员向我传达:"政府在考虑解决有关问题时,你的这本书不会没用的"时,我认为,这个时间已经临近,而且很可能就在"三十周年"。的确也有人因此对最高当局"高看一眼"!
    
    在此期间,我也在留意民间可能发生的动向。但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收到如何可能存在的重大民间活动信息。我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者,对于"三十周年"人们能做些什么,也本着听天由命的态度。我只知道,我要在有生之年完善我的《八九民运史》,这据说也是完全在官方掌控中的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从去年10月开始,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派出所民警吴庆涛就开始以索要新电话号码,"暖气是不是暖和"等由头频繁造访;去年11月底和今年1月,两次暗示我,他知道我下一站将到达什么地点;1月11日我被东兴口岸禁止出境后,在南宁的琅东客运站购票时,我的车票被写上我的电话号码并被售票员拍照留念;1月24日我到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在证件安检时,一个青年突然扑向我所在的柜台的电脑,而坐台的安检员眯缝这眼睛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告诉我"电脑里没您的信息资料"!最后是她带我进去接受了安检······
    
    对于这一切,生性敏感的我,不可能无动于衷。但我知道我什么事也没有,我不怕!我甚至对吴庆涛说过,如果你们需要,我立刻可以回北京!但对方总是答以:什么事都没有!
    
    这次要不是我突然心血来潮,想探索一下"0团费旅游"的奥秘,在中越边境踏响了政府为我早早埋下的"地雷",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了什么地步!你们究竟对多少人埋下了这种"地雷",又打算怎么向人交代呢?
    
    我就不明白,你害怕美国跟你打贸易战,你限制一个中国公民的行动自由干什么?你是启动了"紧急状态法"?还是准备好了和这些人集体打名誉官司?抑或者,让世界各国都这样来对付你的官员、亲友和家人?我曾经打趣地说:政府"坐月子",还要强迫全国人民卧床吗?对于你们的无理,我有时真不愿意用"执政能力"这样庄严的词汇来评价,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有病?!
    
    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本来还想跟你们谈谈"国家安全"和什么是好的执政者,想想觉得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还是就此打住吧!
    
    此致
    
    敬礼!
    
    陈小雅 2019年1月27日
    
    出处: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3872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世界人权报告:中共管控六四以来最高峰 (图)
·六四30周年将至 前总书记赵紫阳祭日高度敏感 (图)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案今已闭门开审? (图)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今日秘密开庭 当局加大维稳力度 (图)
·声援深圳工运北大生遭踢出校六四事件后首例 (图)
·六四后首次 北大学生声援深圳佳士工运被失踪后遭退学 (图)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案下周一开庭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案定于1月14日开庭 (图)
·六四天网黄琦案下周一开庭 (图)
·“六四”30年将临,《八九民运史》作者被限制出境 (图)
·紧急扩散声援:明天下午围观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法院 占友超 六四游行案
·56名前学运领袖吁全球纪念六四30周年 (图)
·六四期间中方发言人袁木病逝 官方延后半月公布 (图)
·葫芦:汪洋被宣传用意不明 习近平可能平反六四吗?
·袁木追悼会将举行 天安门母亲遭严控 六四平反渺茫
·当局逼迫六四酒案四君子认罪 张隽勇拒绝认罪被严管 (图)
·官方改革大事记:六四仍为“暴乱” (图)
·五万字记录改开40年 六四仍为“暴乱” (图)
·改革开放40年大事记 提六四沿用「政治风波」说法 (图)
·六四人物袁木去世 官方称其“共产主义战士” (图)
·洛德大使回忆驻华密辛:布什六四前后对中国太软弱
·袁木离世「六四」关键人物有咩下场?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1/2) (图)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完整影像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图)
·六四纪念日来临 谁在心惊肉跳 (图)
·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13:六四屠城及美国的反应
·六四屠城秘辛:副总理之子当天向海外播报真相被抓
·英国解密“六四”档案续:受伤女生哀求,仍被刺刀刺死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中国正走向何方?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图)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 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高洪明:袁木死了但制造六四事件的谎言还笼罩着中国
·多维网:重评六四”让新时代改革开放轻装上阵
·2018年中秋节前基督徒看望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六四”是邓小平一手策划的政变? (图)
·许章润教授:平反“六四”、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图)
·谢选骏:黄家驹刘卓辉的《长城》这样悼念六四屠杀
·六四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现在你们在哪?/徐永海 (图)
·纪念“六四”29周年:毛像的魂销与孙文之回生 /刘炳安 (图)
·六四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徐永海
·谢选骏: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坚决反对六四屠杀的历史悲剧重演
·思辰:“六四”是不是当时邓小平发动的一场政变?
·查建国:六四中的邓小平不是为了保党、救党
·陈维健:纪念六四 反思六四 展望未来
·微自由:如果镇压六四伟光正,咋不让人纪念胜利? (图)
·林忌:六四的港大民调分析 (图)
·未普:读鲍彤,再看六四 (图)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谈六四29周年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