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人士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7日 转载)
    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申请人代表第17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要求书面答复仍无果,维权人士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
    
     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下午13:30分,顾珏伶、杨秀婷、王明清、杨新民、周永华、毛菊华一行6人代表上海57位申请人第17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询问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办理进展情况:

    
    6位申请人代表(既申请人,以下称申请人)在国务院法制办门口看到:国务院法制办门口左上方有块小扁,写的是:
    行政复议接待室
     接待时间
    周一至周五上午 8:30分一11:30分
    下午 13:30分一16:30分。但在上班时间,申请人进入法制办接待室,看到的却只有2位保安,其中1位保安给申请人代表登记了身份证。
    
    13:40左右,申请人问保安:“师傅,今天是你们接待吗?”
    
    保安答:“不是,工作人员还没下来。”
    
    申请人等待约十分钟后,其中一位保安进去了,数分钟后,来了一位年轻男子接待。
    
    法制办:“你们是上海的?”
    
    申请人:“对的,是特地从上海赶过来。”
    
    法制办:“是集体的?”
    
    申请人:“是的,国家信访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向上海市交办信访积案22件,我们就向上海市政府申请公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该信息。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于2017年7月17日沒有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作出复议决定。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法制办:“这份材料就是告诉你们不予受理。”
    
    申请人:“这份材料,1,沒有台头。2,盖有信访专用章。3,从内容上看,沒有哪一句讲不予受理。
    
    法制办: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
    
    申请人:“我们2017年8月10日邮寄给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法制办2017年8月13日签收的,我们今天是第17次来询问案子进展情况。”
    
    法制办:“现在沒给你们就是沒出来。”
    
    申请人:“17个月了,你们总该有一个法定时间吧。这样无休止的等下去吗?按照行政复议60天,就算延期也就是90天。”
    
    法制办:“我理解你们的焦急心情,我不能做超越我权力的事,也不能讲超越我权力的话。案子寄到我们这里,迟早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的,既然案子到这里。给你们结果只是迟与早,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的。”
    
    申请人:“那现在进展怎样了,电脑可以查吗?”
    
    法制办:“可以啊,我帮你们查,第一申请人是谁?”
    
    申请人:“是蔡孝敏。”
    
    法制办:“查到了,正在办理中。”
    
    申请人:“是他个人,还是集体的?”
    
    法制办:“集体的呀,国家信访局的。”
    
    申请人:“多少人?编号是多少?集体的只有1个。”
    
    法制办:“他案子好多,我搞错了。”
    
    申请人:“是不是2019年给我们案子搞丢了,我们第16次来法制办的时间是2018年12月17日。”
    
    法制办:“SQ00242······都是人工登记,以后再······麻烦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会等正班来,让他帮你们查。”
    
    申请人:“正班来,那你是?”
    
    法制办:“我是代班的。”
    
    申请人:“案子丢了吗?和最高人民法院一样吗?”
    
    法制办:“不会的,都是人工分俭,没有你们想的那样高级,案子在这里不能丢的,一会让他查。”
    过了数分钟后,这位法制办工作人员给6位代表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十分钟后又来了另外一位工作人员。
    
    法制办:“案子是什么时候交的?”
    
    申请人:“是2017年8月10日邮寄的,你们是同年8月13曰签收的。”
    
    法制办:“交的材料?”
    
    申请人:“这是邮寄信封复印件,这是签收的回执复印件。”
    
    法制办:“是01······02······03吗?集体的。”
    
    申请人:“是的。”
    
    法制办:“电脑显示在审查中。”
    
    申请人:“一年多了,时间太长。”
    
    法制办:“我向领导转告。”
    
    据了解:上海57位维权人士通过网络得知这个信息:“2016年10月11日全国信访工作专题会议在南昌召开,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通报了化解信访积案集中攻坚工作情况,截至2016年9月30日,各地共排查上报信访积案7.4万余件,结案化解率92.3%;国家信访局向各地交办信访积案876件,结案化解率96.2%;排查“三跨三分离”积案654件,结案化解率86.4%。”
    
    57位维权人士怀疑上述数据的真实性。众所周知,上海市的信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事实上,国家信访局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只向上海市交办了22件信访积案。那么上海市究竟向国家信访局上报了多少信访积案呢?上海市政府为了掩盖信访骗局,针对上海维权人士申请公开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作出编号:SQ002420017020170126001、002、003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国家秘密为由不予公开该信息。所谓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公开“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居然能造成国家安全和利益遭受损害?收到这种荒谬之极的信息公开答复的上海57位申请人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5月26日受理了这57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但是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却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份不伦不类的“盖有信访专用章”的复议告知书,称:“你们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不再按照复议程序处理。”57位申请人收到该复议告知书后,于2017年8月10日以书面邮寄的方式依法向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行政裁决申请。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行政裁决申请书》。57位申请人的代表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该行政裁决申请的结果。但国务院法制办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履行职责。57位申请人的代表已第16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案子进展情况,至今仍无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对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依照本法的规定作出最终裁决。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上海57位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书,至今仍未作出书面答复。
    
    谢金华、丁菊英、倪明其、李雪美、连芳等维权人士愤怒地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她们强烈抗议国务院法制办有法不依,一个案子被国务院法制办拖拖拉拉了17个月仍未给上海57位申请人作出最终裁决的书面答复。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14006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英国脱欧协议在议会面临严峻考验
  • 数百黑衣人现身NBA篮网赛事撑香港 选蔡老板的地界非偶然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