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申请人代表第17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要求书面答复仍无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6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下午13:30分,顾珏伶、杨秀婷、王明清、杨新民、周永华、毛菊华一行6人代表上海57位申请人第17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询问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办理进展情况:
    
    6位申请人代表(既申请人,以下称申请人)在国务院法制办门口看到:国务院法制办门口左上方有块小扁,写的是:
    行政复议接待室
     接待时间
    周一至周五上午 8:30分一11:30分
    下午 13:30分一16:30分。但在上班时间,申请人进入法制办接待室,看到的却只有2位保安,其中1位保安给申请人代表登记了身份证。
    
    13:40左右,申请人问保安:“师傅,今天是你们接待吗?”
    
    保安答:“不是,工作人员还没下来。”
    
    申请人等待约十分钟后,其中一位保安进去了,数分钟后,来了一位年轻男子接待。
    
    法制办:“你们是上海的?”
    
    申请人:“对的,是特地从上海赶过来。”
    
    法制办:“是集体的?”
    
    申请人:“是的,国家信访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向上海市交办信访积案22件,我们就向上海市政府申请公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该信息。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于2017年7月17日沒有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作出复议决定。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法制办:“这份材料就是告诉你们不予受理。”
    
    申请人:“这份材料,1,沒有台头。2,盖有信访专用章。3,从内容上看,沒有哪一句讲不予受理。
    
    法制办: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
    
    申请人:“我们2017年8月10日邮寄给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法制办2017年8月13日签收的,我们今天是第17次来询问案子进展情况。”
    
    法制办:“现在沒给你们就是沒出来。”
    
    申请人:“17个月了,你们总该有一个法定时间吧。这样无休止的等下去吗?按照行政复议60天,就算延期也就是90天。”
    
    法制办:“我理解你们的焦急心情,我不能做超越我权力的事,也不能讲超越我权力的话。案子寄到我们这里,迟早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的,既然案子到这里。给你们结果只是迟与早,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的。”
    
    申请人:“那现在进展怎样了,电脑可以查吗?”
    
    法制办:“可以啊,我帮你们查,第一申请人是谁?”
    
    申请人:“是蔡孝敏。”
    
    法制办:“查到了,正在办理中。”
    
    申请人:“是他个人,还是集体的?”
    
    法制办:“集体的呀,国家信访局的。”
    
    申请人:“多少人?编号是多少?集体的只有1个。”
    
    法制办:“他案子好多,我搞错了。”
    
    申请人:“是不是2019年给我们案子搞丢了,我们第16次来法制办的时间是2018年12月17日。”
    
    法制办:“SQ00242······都是人工登记,以后再······麻烦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会等正班来,让他帮你们查。”
    
    申请人:“正班来,那你是?”
    
    法制办:“我是代班的。”
    
    申请人:“案子丢了吗?和最高人民法院一样吗?”
    
    法制办:“不会的,都是人工分俭,没有你们想的那样高级,案子在这里不能丢的,一会让他查。”
    过了数分钟后,这位法制办工作人员给6位代表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十分钟后又来了另外一位工作人员。
    
    法制办:“案子是什么时候交的?”
    
    申请人:“是2017年8月10日邮寄的,你们是同年8月13曰签收的。”
    
    法制办:“交的材料?”
    
    申请人:“这是邮寄信封复印件,这是签收的回执复印件。”
    
    法制办:“是01······02······03吗?集体的。”
    
    申请人:“是的。”
    
    法制办:“电脑显示在审查中。”
    
    申请人:“一年多了,时间太长。”
    
    法制办:“我向领导转告。”
    
    据了解:上海57位维权人士通过网络得知这个信息:“2016年10月11日全国信访工作专题会议在南昌召开,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通报了化解信访积案集中攻坚工作情况,截至2016年9月30日,各地共排查上报信访积案7.4万余件,结案化解率92.3%;国家信访局向各地交办信访积案876件,结案化解率96.2%;排查“三跨三分离”积案654件,结案化解率86.4%。”
    
    57位维权人士怀疑上述数据的真实性。众所周知,上海市的信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事实上,国家信访局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只向上海市交办了22件信访积案。那么上海市究竟向国家信访局上报了多少信访积案呢?上海市政府为了掩盖信访骗局,针对上海维权人士申请公开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作出编号:SQ002420017020170126001、002、003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国家秘密为由不予公开该信息。所谓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公开“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居然能造成国家安全和利益遭受损害?收到这种荒谬之极的信息公开答复的上海57位申请人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5月26日受理了这57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但是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却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份不伦不类的“盖有信访专用章”的复议告知书,称:“你们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不再按照复议程序处理。”57位申请人收到该复议告知书后,于2017年8月10日以书面邮寄的方式依法向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行政裁决申请。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行政裁决申请书》。57位申请人的代表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该行政裁决申请的结果。但国务院法制办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履行职责。57位申请人的代表已第16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案子进展情况,至今仍无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对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依照本法的规定作出最终裁决。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上海57位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书,至今仍未作出书面答复。
    
    谢金华、丁菊英、倪明其、李雪美、连芳等维权人士愤怒地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她们强烈抗议国务院法制办有法不依,一个案子被国务院法制办拖拖拉拉了17个月仍未给上海57位申请人作出最终裁决的书面答复。
    
    

    
    
(博讯 boxun.com)
14410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男公关庆生富婆赠百万礼物上海鸭店「白马会所」爆红 (图)
·陈寅出任上海市政府中共党组副书记 (图)
·上海维权人士10余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被高法驳回 (图)
·对抗暴力强拆 上海聋哑人坚守家园 (图)
·规模最大 微软AI物联网实验室落户上海
·陈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苦恋》作者白桦上海离世终年88岁 (图)
·上海全城戒备防施袭 拘退役老兵上访人 (图)
·上海维权人士丁菊英收到《不再受理告知单》 (图)
·母亲遭迫害致死十一周年,上海维权人士陪同王扣玛举行祭奠活动 (图)
·因言获罪的上海民主维权人季孝龙案将于2019年1月14日在上海开庭审理
·参与“刀下留人!声援张扣扣”签名的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今遭警方调查
·声援张扣扣签名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今遭警方调查
·上海连续阴雨破纪录北京82天盼无雨 (图)
·季孝龙案将于2019年1月14日在上海开庭审理 (图)
·李克强晤Telsa CEO: 期望上海设厂有助稳定中美关系 (图)
·上海维权人士宫敏赓撒抗议传单失联至今已7天 (图)
·“秋雨图说”作者上海公民唐燕涛取保获释 (图)
·上海浦东GDP首破兆元人民币大关
·10秒快速通关 2018年上海口岸1500万人次受益
·上海锦江饭店:原妓女创办,做了政协委员 (图)
·上海名媛送5 成功躲过家族覆灭 (图)
·裴毅然《党史真相》14:“红色摇篮”的上海大学和著名红色女生
·朱镕基上海讲话:坦陈三点不如江泽民 (图)
·上海“黄金大劫案” 毛泽东耿耿于怀18年 (图)
·清末老照片亮相伦敦 展示当时上海市民鲜活群像 (图)
·金融巨子陈光甫:民国摩根还是上海“滑头”? (图)
·历史资料:淞沪会战时期满目疮痍的上海
·北京与上海: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双城记
·“黑二代”自述:“文革”中的上海市委机关大院
·上海滩华人帮会百年沉浮录 (图)
·金大陆研究上海文革史:拿不到第一手的东西
·大官嫖名妓是国粹 旧上海名媛也玩车震 (图)
·钱定榕:想起了66年前的往事——“太子”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
·上海解放后第一大案:康平路1号凶杀案
·蒋介石上海搞政变 曾请黑社会刺杀周恩来
·对毛的评价 政治局常委有个上海决议
·上海化工厂反右运动 (图)
·上海旧照中的女性 (图)
·李源潮父曾任上海副市长 母亲二婚是老革命 (图)
·毛泽东时代猪狗们的幸福生活/上海任迺俊
·从最高法到上海普陀区法院接连发生失窃事件意味着什么/宋嘉鸿 (图)
·上海公共租界:东亚唯一的自治城邦(克念) (图)
·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
·习近平和江泽民水平高低 上海养老金850元遥遥领先
·张杰:上海进博会习近平明批川普暗喻中共惨淡结局 (图)
·崔永元怒怼中科院院长 上海司法教父陈旭被审
·习近平家族香港藏富 小崔与上海警方杠上了
·孟宏伟事件告诉习近平少用东北干部多用上海人
·上海一餐吃掉四十万元真的很奢侈吗?内幕是什么?
·斯伟江、徐昕:上海疫苗案声明 (图)
·给上海市政府的一封信:解决停车难而贵的现状
·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上海任迺俊
·房贷利息抵税有多美好 20年前上海就试过 (图)
·彭小明:上海公安朝令夕改已给北京敲响了警钟
·上海领导是浙江人历史上很常见/汉评
·评曼哈顿上演的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王澄 (图)
·北京这回彻底傻眼 看人家上海悄悄清理 (图)
·高洪明:向上海冯正虎先生致敬!
·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