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近300位民代幼教师到省信访局上访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1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报道)2019年元月17日上午10点多钟,来自贵州省各区县被辞退的原民办、代课和幼儿园教师近300人,集体到该省信访局上访维权。
    很多老师为了避开地方政府拦截他们,采用的办法之一是多人包车半夜出发。更多的老师是在16号就往贵阳赶路。
    
    据参加上访的老师们讲,他们到了贵阳后,仍然很谨慎,担心和害怕地方政府的人“抓”着他们。进了省信访局大厅才放心点。但信访局大厅外,截访的人不少。
    还有上访的老师说,他们在准备到贵阳前,就接到派出所民警等单位的人的电话,要求他们不要到贵阳去。有的电话甚至打到上访老师们的子女那里去了。还有人威胁上访老师和他们的子女。
    
    据悉,2018年11月24日,贵州省各区县的老师近200人,到省信访局上访过。那天,省教育厅接访的刘处长说,老师们回去,把诉求写出来并签上名,送给各位户籍地教育局局长,局长会把老师们的诉求送到区县级政府。
    
    老师们回去后都做了,很多人找过很多次。对老师们要求解决养老保险和离岗退养等诉求的答复是,没有收到上级文件,无法解决。
    
    17号11点多钟开始接谈,两点多钟结束。地点是在省群众工作中心也即省信访局。教师代表共10人,有遵义、开阳、安顺、黔西南等地的老师。官方有7人,有省信访局官员、省教育厅黄副厅长、松炳志处长、杨姓处长等。
    
    官方主持接谈会议的人,故意要教师代表每人都发言,以耗时间。黄副厅长等人,反复“解释”一些文件,避而不谈离岗退养和养老保险诉求怎样解决或者不应解决的理由。要么就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方方面面的情况很复杂、全省若解决要好多个亿、政府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根据属地管理的原则该地方政府解决、我们会积极向上反映等。官方代表一说这些老生常谈的话,教师代表就起火,“谈判”不欢而散。
    
    

    
    
(博讯 boxun.com)
35409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吉林省洮南市30多位民代幼教师到市政府上访维权 (图)
·安徽省合肥市维权人士张群女士上访维权举报腐败:不畏拘留、判刑
·吉林洮南市30多位民代幼教师到市政府上访维权 (图)
·郑州中原区政府不支付过渡费 柿园村民集体上访维权 (图)
·吉林通榆近150位民代幼教师上访被“踢皮球” (图)
·贵州六枝原民办和代课教师到省政府上访维权二 (图)
·贵州原民办和代课教师找政府维权 上访20年诉求无人理会
·贵州六枝150多位原民办和代课教师到政府上访维权 (图)
·陕西近百位民代幼教师到省教育厅上访维权 (图)
·陕西近百民代幼教师省教育厅上访维权
·上海全城戒备防施袭 拘退役老兵上访人 (图)
·合肥市退伍转业老兵陈敬坤应约到合肥市瑶海区政府退役军人事务局上访 (图)
·四川自贡市失独父母68人到市民政局上访维权 (图)
·绿叶行动成员潘斌被指组织上访 秘密判刑4年 (图)
·长春市近1000公办教师到省政府上访维权 (图)
·长春近千教师省政府上访 疑遭“缓兵之计”
·湖南省邵东县民办教师申服民2018年四次进京上访记 (图)
·西安天晟中药材市场经营户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湖南邵东县民办教师申服民2018年四次进京上访记(二) (图)
·湖南邵东县民办教师申服民2018年四次进京上访记 (图)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外地盲流”和“拦轿上访”经历 /高新 (图)
·民生观察声明:保障公民上访权,拒绝全国成禁地全年成禁日
·断友彭真爱上访十多年屡遭迫害欺骗
·高洪明:两会上访难!因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不是民选的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 (图)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长平:依法维权绝望之旅 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联合国访民拦车上访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图)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都是冤假错案2 /杜阳明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杜阳明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徐永海 (图)
·赵国君:一位坚持上访维权的伤残警察的经历——郭少坤访谈
·曾广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上访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