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合肥市退伍转业老兵陈敬坤应约到合肥市瑶海区政府退役军人事务局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12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安徽省合肥市1970年转业进原国企安纺工作的退役军人退休工人(简称双退)陈敬坤应约于2019年1月11日日下午15时许到合肥市瑶海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反映转业进国企退伍军人权利事宜。在该局的优抚安置办,陈敬坤受到一位王主任的接待,陈敬坤对他痛陈转业进国企的退伍军人家庭的困境,强调比他更加困难的转业进国企的退伍军人家庭太多了,要求政府通过人大、工会及街道办事处解决这些转业进国企的退伍军人家庭的住房困境,使这些家庭享有住房权,落实社会保障。陈敬坤与王主任谈了约两个小时,下班时间到才离开。陈敬坤曾提起要求见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被王主任回绝,王主任称会向领导反映陈敬坤反映的事,并特意提到他会到和平路街道办事处为陈敬坤反映陈敬坤家庭住房之事。
    
    陈敬坤1968年当兵,做为通信部队战士在青藏高原从事国防工程施工一年,部队以一年时间完成两年的工作量。陈敬坤部队首长曾对他们说:你们吃了常人未吃过的苦,回去后不从事艰苦工作,并叮嘱,有困难不要自己挺着,千万千万要记住要去找政府。陈敬坤于1970年退伍转业进国企原安纺二厂工作,直至,2012年5月退休。
    
    陈敬坤强调,合肥市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有大量退伍转业军人,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兵团医院从朝鲜回国后集体退伍转业到合肥市瑶海区组建的,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上世纪的1970年,大量的原籍在外地农村的转业进国企的退伍老兵在合肥市工作生活,这些退伍军人当年绝大多数都是未婚年轻男子,他们很难在合肥市找到适合结婚组建家庭的女子,除极少数幸运者外,绝大多数的转业退伍军人只能从原籍农村的女子中找对象结婚。而由此而来的就是中国的户籍制度给这些转业进国企工作的退伍军人家庭带来的困境。国企不给这些与农村女子结婚的转业退伍的工人分配住房,仅分配集体宿舍给这些他们居住。如安拖和平村的筒子楼一间集体宿舍16平方米住六个人,陈敬坤曾居住的集体宿舍18平方米住八个人。
    
    这些军队转业退伍进国企的工人与农村的妻子是分居两地,生育的 孩子户籍亦是入户在农村母亲处。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一些工人妻子们携子到合肥市与丈夫同住。当时原国企安徽拖拉机厂行政科就将一间16平方米的房间从中间用木板隔开分给两个退伍军人工人家庭居住,一对夫妇带着一个或两个孩子居住在不足八平方米的没有厨卫设施的筒子楼里,公共厕所与筒子楼的距离甚至超出一百米。这样的生活,这些从军队退伍转业进国企的工人与其家庭仍然延续着,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自己找个工作在合肥市或租房或买房,亦有但很少仍然与父母同住的。
    
    陈敬坤近日在原合肥市钢铁集团(简称合钢)的板材车间旁的平房就曾遇见两个从军队退伍转业进原合钢工人的遗属,她们中有在1995年购买户口的,但仍未因拥有合肥市城市户籍获得国企分配住房,一位遗属称她的丈夫当兵五年后在饥荒年(应是1960年)从东北部队退伍转业进原合钢的,她丈夫已经去世,他们的孩子都有五十岁了,他们一直就住在早成为危房的平房里。这位77岁的老妇人哀叹道,她的五十多岁的儿子经常抱怨父母。两位老妇人都向陈敬坤控诉了国企干部们多占有几套房的事,表达她们内心强烈的不满。
    陈敬坤认为这些从军队退伍转业进合肥市国企的退休工人家庭应该享有住房权,这是人的必不可少的钢需,原国企和政府应当予以保障的。
    
    合肥市瑶海区是合肥市原先的工厂区,这工厂区所创造的GDP曾一度占到合肥市GDP的70%,而这些从军队退伍转业进国企的工人家庭、上海、江浙等地支援内地建设的工人家庭和下岗失业职工家庭,做为工业财富的直接创造着获得了什么?按照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劳动法第46条同工同酬,这些工人家庭应该获得住房权。
    
    陈敬坤对王主任强调,干部在国企多分配住房,派出所警察甚至在安纺集资建房中占房,而这些工人家庭却没有合适房子居住,甚至无房职工在安纺集资建房中被排除在外。那些有关系的,甚至与安纺没关系,户口也不在和平路街道辖区的都能分到两套住房,而他作为一个在青藏高原从事国防工程施工的,部队首长再三强调政府要照顾的有高原病退伍转业的老兵,身受工伤,又曾患职业病支气管扩张(未认定工伤)的退休工人,十二年都未能补偿安置合适的住房(1999年合政【1999】62号有住房补贴规定),此哪里是按劳分配,而是按权分配!陈敬坤认为那些党员干部多占房子,违背党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些人应该是买党票买官的,所以为自己谋利益,侵夺百姓的权利.
    
    最后,陈敬坤对王主任强调如此侵犯退伍转业军人家庭的权利,又怎么能强军?军人能够有安全感吗?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的。
    
    陈敬坤获得的王主任的承诺是他会到和平路街道办事处去反映他的诉求,陈敬坤自己家庭的住房权可以放在后面,政府应首先解决那些目前处于困境当中的退伍军人家庭,尤其是1970年前退伍的军人家庭。陈敬坤对本网信息员强调原安纺二厂的丙班三组的修机工沙师傅(1953年参军三年后退伍进国企)已经是86岁高龄,没有住房权,没有住房住在他的儿子的房子里,因为这个沙师傅的妻子是农村户籍。
    
    此次陈敬坤应约到退役军人事务局之事是约一个月前,由和平路街道办事处司法所为陈敬坤约的,并安排当涂路社居委王副主任陪同陈敬坤到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局。
    这些自军队退伍转业进国企的退休工人,他们当兵时都是经过挑选、政审的农村优秀青年,在军队付出青春,在工厂努力工作付出血汗创造财富,如今却处于悲惨境地,最基本的住房权都难以保障?让人哀叹这些当年的最可爱的人,何以落到如此地步!
    
    

    
    
(博讯 boxun.com)
2310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倩(河南省社会学家): 艾滋病手记——老兵李可中一家 (图)
·刘倩(河南社会学家): 艾滋病手记 老兵李可中一家 (图)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为维权老兵提供住宿被强制传唤 (图)
·为维权老兵提供住宿,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被强制传唤超过24小时后现场身体问题
·辽宁老兵为维权 100天里四次失去人身自由
·辽宁老兵赵广军失去自由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图)
·复员军人维权定性犯罪能否阻吓老兵引聚焦 (图)
·高调曝光严惩港媒:遏制共军老兵上访潮 (图)
·老兵山东抗争定性暴力犯罪一次看懂 (图)
·官方定调:平度老兵维权是暴力犯罪 (图)
·严惩上访老兵 港媒揭中共高调曝光原因 (图)
·维权老兵 10带头上京维权代表涉4宗罪被追责 (图)
·10名山东维权老兵遭拘捕 (图)
·山东退伍老兵抗争 以严重暴力犯罪案侦办
·湖北百多名老兵在潜江市政府维权无果
·习近平南下前夕 珠海老兵陈风强失联 (图)
·老兵袁玉文被当人肉皮球,两级政府互踢16年 (图)
·平度刘兰香围观老兵维权被拘五天
·称老兵为兵痞 山东官员曲林洲惹众怒被起底 (图)
·平度老兵抗议遭镇压 有人受伤民众声援
·日本老兵:中国姑娘看着自己器官被吃掉 (图)
·百岁抗战老兵张玉华:他用残损的手掌! (图)
·二战胜利70年后美国老兵忆当年
·抗美援朝老兵被指曾用一杆步枪打下敌军飞机 (图)
·八路军老兵忆:想俘虏一千日军展览 结果一个没抓到 (图)
·志愿军老兵忆:集体冻死阵地上的“冰雕连”吓退美军 (图)
·日老兵驳右翼:士兵在慰安所接触女人之后才出去强奸 (图)
·国民党老兵揭秘真实抗战情景 (图)
·维族老兵忆中印战争:买买提扫射敌人 被打成马蜂窝 (图)
·志愿军老兵忆:饭锅热气引来轰炸 一颗炸弹18人牺牲 (图)
·远征军老兵隐居山村60年 因缺少证件无法获补助金 (图)
·老兵忆抗战:日本人打仗厉害不怕死 枪法也好 (图)
·国军老兵忆抗战:日军尸体喂狼 到春天狼还没吃完 (图)
·抗战老兵被镇压23年后感叹:当初该爬去台湾 (图)
·老兵忆:松山坑道爆破后我们被残余日军赶下阵地 (图)
·国民党老兵忆孟良崮战役:攻山士兵尸首堆了7层厚
·远征军老兵:日军狙击兵枪法好专打我军军官头部 (图)
·国军老兵忆抗战:战斗都结束了 2名日军仍在装死 (图)
·远征军老兵除夕夜被拘留 坦白抗战经历遭管教批评 (图)
·远征军老兵离乡72年回家过年 面对祖坟无力下跪 (图)
·长沙参战老兵裘小平维权被刑拘 (图)
·张英:田振邦《中国老兵维权掀起风暴软实力试金石》
·卡车司机和老兵事件: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周晓
·老兵喋血镇江 习近平船破又遇顶头风
·图片会说话:中国老兵该怎么活?中国新兵该怎么做? (图)
·高洪明:禁止复转老兵八一聚会岂非咄咄怪事?
·姜维平:19大前夕权斗升级 老兵包围中纪委 (图)
·吁请营救湖北老兵会长维权代表高汉成
·老兵事件:维权退伍军人与习近平是你死我活的冲突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曾节明
·老兵包围中纪委事件:老兵问题中共中央违约在先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曾节明
·老兵不死,请投特朗普一票!/曾节明
·梁京:老兵集体维权成功对高压维稳的挑战
·一位参战老兵看老兵维权:请中央善待他们吧
·邬萍晖 杨建利:老兵维权,我们应该看到什么?
·网友神人:这次全国老兵进京维权事件的六个惊讶
·廖祖笙:从老兵维权看赵家本色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