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王英强:给李克强总理的一份打黑除恶举报材料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30日 转载)
     举报人1:王英强,男,1941年生,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四公司)退休职工。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金旭路四公司家属院。电话:029---33711064,13488165676
    
    举报人2:王小琴,女,1981年生,王英强的女儿,没工作。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金旭路四公司家属院。电话:029---33711064,13488165676。和父亲及哥哥王小刚同住一套单元房。
    
    被举报人1:白振平,男,职务: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北建投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单位所在地:西安市灞桥区浐灞大道一号外事大厦11楼。办公电话:029---83588601
    
    被举报人2:黄宁强,男,职务1: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西北有限公司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乐西路3号。职务2: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北建投公司)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办公电话:029---83588602,029---83382201
    
    被举报人3:代吉林,男,职务: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北建投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党委办公室主任。电话:029---83588616,13759876211
    
    被举报人4:王英博,男,职务: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信访办主任。电话:029---83382348,13759981076
    
    事实与理由:
    
    一、原始案情经过如下:
    
    我叫王英强,我儿叫王小刚,是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的职工,于2007年2月6日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工作,任项目部保卫部纠察,做门卫工作。去蒲城工作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2月7日第一次上班,被安排值晚8点的班,接班时他看到门卫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同事陈文才的宿舍门口喊陈文才要钥匙,陈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情况,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把王小刚咬得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助!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看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了自己。我在与王小刚的电话交谈中发现情况不对头,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克扣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
    
    2007年3月24日,我带着王小刚找保卫科长张小兵要奖金和以前的工资,张小兵和财务科长白石等七八个人在食堂里面找到我们,食堂管理员王怀忠现场指挥,办公室主任张广利抱住我,让农民三人打我儿子,在食堂里边和外边共打了4次。张广利、张小兵还威胁我:你儿还要不要工作?满院子干部、工人,没有任何人敢出来劝阻。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我看事情严重,只得将我儿强行带回家中休养治病。
    
    王小刚被单位的人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被欺负,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连续多天晚上做恶梦吓得他睡不成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必须要有家人常年照看。
    
    我向蒲城当地的派出所报案,随后又向蒲城县、渭南市的公安机关报案,直至向陕西省公安厅报案,至今都不给立案查处。在我向蒲城县公安局多次出示王小刚2007年2月7日狗咬伤医院诊断证明的情况下,蒲城县公安局于2009年6月23日仍坚持信访书面答复我说“狗咬但未伤王小刚”等违法办案的说法。蒲城县公安局以局长张军为首的腐败分子的这种歪曲事实的说法随后居然得到了上级公安机关渭南市公安局和陕西省公安厅原信访副厅长雷鸣放及信访主任夏琛铭的长年包庇和维持。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甚至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案发至今12年,犯罪单位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历届领导拿着蒲城县公安局给我家出具的所谓“狗咬但未伤王小刚”等违法办案的说法一直逍遥法外,三公司领导苏智强等人多次公开扬言说蒲城县公安局的这个违法答复具有法律权威,我们家休想翻案。2007年案发当年的三公司党委书记赵晓飞曾对我说: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把三公司告不倒,我们是央企!
    
    二、各级政府部门长期官官相护、新官不理旧账,乱踢皮球,导致受害人全家冤情不断雪上加霜
    
    我家已经上访12年了,经历了王锐、杜航伟、胡明朗共计三任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原违法办案的副厅长雷鸣放和其他一些当年参与过暴力维稳的地方政府官员也退休了,涉案单位三公司的党委书记也从赵晓飞换届了四五次了,原始案子仍未得到丝毫解决,雷鸣放、夏琛铭、张军、赵晓飞、苏智强等黑保护伞及犯罪凶手们至今趙遥法外。相反,多年来遭遇的暴力维稳的手段和方式却仍然在年年翻着花样不断更新,甚至涉黑涉恐。
    
    我告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的虚假黑材料就上报到哪里,罪犯单位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黑钱就塞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不下几十次编造虚假的材料,私造伪证上报公安部及党政人大等机构,说我家王小刚的案子终结了,并在群众中造谣说已经给我家赔了多少多少钱等。至今仍然坚持弄虚作假。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当场质问接访的官员:“陕西省公安厅是怎样终结的?终结的理由是什么?有没有我的签字?为啥不告知我?凭啥偷着终结?”这些官员无言以对。
    
    国家公安部信访处樊处长曾答复我说:“我只能从电脑上给你转下去,陕西省公安厅不执行我们也没办法。”
    
    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曾对我说:“违法办案是雷鸣放副厅长开会决定的,不是我的个人行为。”“你家的案子牵涉了一百多人的乌纱帽,谁敢给你纠正处理?”
    
    陕西省政府及省信联办曾答复我说:“是陕西省公安厅的领导亲自给你家上报的终结材料,中央三令五申不让政府参与案子,我们也没办法。你找省公安厅去。”
    陕西省人大信访室马主任曾不止一次对我说:“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是主管全省信访工作的副省长,我们惹不起。如果给你家办案,我们的饭碗就保不住了。我们只能听杜厅长的,他让咋办我们就咋办。你可以去找陕西省委,省委代表党,权力大得很,陕西省公安厅不敢不听党的话。”(备注:杜航伟是原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兼副省长,现任公安部副部长。)
    
    陕西省委接访官员曾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我们很同情,但是不对口,我们无权处理。陕西省人大是主管涉法涉诉案子的归口单位,你找他们去,要求他们给你监督处理。”
    
    陕西省检察院的领导曾对我说:“我们平时都和公安厅的领导在一个大院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让我们咋给你处理?”
    
    陕西省监察委信访接待窗口对我说:“涉法涉诉案子不归我们监察委受理,你去找有权管公安厅的部门反映。”
    
    渭城街道办事处以党委书记张亚红为首的领导们则借口:〝你家的案子要求按国家赔偿法计算,算下来数额太多,三公司领导说他们企业有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蒲城县公安局当年的信访答复就算有违法的地方,但上级政府部门都认可,你是不可能推翻的,你能追究到谁的法律责任?全国一年到头总共才纠正了十几起案子,还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案子,什么时候能轮到你家?〞〝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不要太较真。〞〝申报工伤,劳动局说时效已过,办不了。〞等等理由长年敷衍我、拖延我、暴力维稳迫害我全家。
    
    三公司的上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博等人则借口说:“三公司的党委书记从赵晓飞开始都换了四五届了,每届都在混日子,都不想管别人的麻烦事,他们连中能建集团领导的话都不听,我们说话他们更是听不进去,国家法律又不健全,你和政府打交道这么多年应当深有体会,哪有什么公平可找?你说三公司的狗把你儿子王小刚咬了,公安机关的信访答复明确告知你狗咬未伤,公安机关也是政府部门,可以代表党,答复具有权威性,你不服可以去告嘛。”
    
    三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苏智强:“三公司还有十几个精神病职工,如果给王小刚解决问题了,那十几个精神病职工也去上访咋办?”
    
    我儿王小刚的案子就这样捂来捂去,推来推去,拖到今日。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大的一个党,这么多的机构,这么多的官员,怎么就处理不了我们家这样一起案子?
    
    我老伴儿得知儿子被迫害的消息后忧愤交加,患了严重脑梗、偏瘫,于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王小刚受到剧烈惊吓后精神失常,火电三公司竟然还多次要求王小刚到单位上班。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上班?多年来我儿子的工资未给发放一分钱,就连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了。王小刚由我小女儿王小琴在家照看,小女儿因此不能外出工作没有收入,快四十岁的人至今无法婚嫁。我则每日四处奔波求告上访。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我每月3千余元的退休金维持。我因到处上访忍饥挨冻受尽折磨造成左腿严重骨网膜损伤,被定为三级残疾,十二年上访的结果是我家四口一死两残!至今看不到公正查处的希望。
    
    三、含冤12年得到李克强总理批示,西北建投公司、西北有限公司、三公司及地方政府官员怕担法律责任丢掉乌纱帽,公然对抗中央领导,我行我素拒不执行总理批示。
    
    2018年12月3日,三公司的上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人力资源主任辛主任电话向我女儿王小琴核实:“你是否曾经给李克强总理写过信?”
    
    王小琴:“我2018年8月底曾经给李克强总理写过信。有什么不对吗?”
    
    辛主任:“你快递给李克强总理的上访材料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批示,并由国务院交由国资委,国资委很重视,又层层批转至西北有限公司,要求尽快妥善处理。总理的督办函信封上写着:发件人李克强,保密件。我已经电话告知三公司李克强总理批示一事了。”
    
    2018年12月3日上午11点多,王小琴电话告知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等人有关李克强总理批示一事,希望基层政府能积极配合李克强总理批示,依法监督三公司,尽快妥善处理王小刚一案。杜兴鹏:“李克强总理咋可能会批示你家的案子?顶多是你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访件转到国家信访局,然后由国家信访局转到国资委,层层转下来的。”
    
    2018年12月3日下午快5点的时候,三公司信访负责人徐红兵打来电话:“三公司经济状况一直不好,下岗职工都是长年一分钱工资没有的,还得自己贴钱交三金。要想处理王小刚一案,你们家必须做最大让步。你们家最近不要到处乱跑了,不论告到哪儿,最终还得转回来,还得找我们商量。”
    
    2018年12月4日上午,王小琴又来到西咸新区信访大厅找信访领导张洪波等人反映有关李克强总理批示一事。
    
    西咸新区管委会综治局副局长张洪波等人说:你说李克强总理批示了,你把总理批示的东西拿来给我们看看。李克强总理咋可能批示你家的案子,说不定是国家信访局层层转下来的,就算是李克强总理批示的,也不可能是总理本人亲自批的,顶多是总理手底下的工作人员批转下来的。再说总理也没有批示具体处理方案,具体操作还得我们基层处理,下面想咋办就咋办。你还是按照我们原来给你说的思路,尽快和渭城街道办事处的律师见个面,把你所有的案子证据材料都提供给律师,然后到法院去起诉公安局违法办案,叫法院判决。
    
    在我家的多次要求下,2018年12月27日星期四上午,我和我女儿王小琴在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信访办主任何长江等人的陪同下,一起来到西北有限公司的陕西上级单位西北建投公司,落实有关李克强总理批示一事。
    
    在坐了近两个小时冷板凳之后,西北建投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党委办公室主任代吉林和手下一名叫王建辉的才极不情愿的接待了我们。听我们讲明来意之后,代吉林很嚣张的对我们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说过有李克强总理批示你家案子一事,是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
    
    王小琴:“是西北有限公司人力资源辛主任电话向我核实情况时无意中提到的。”
    
    代吉林:“如果是辛主任告诉你的,我会严肃问责他的,我是专门负责西北建投公司收发文件等工作的,如果上级有什么文件或批示下来,肯定第一时间先到我手里,需要向下级单位转发的,也必须经过我。我从未看到过有关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
    
    王小琴:“那就奇怪了,西北建投公司是西北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如果你都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李克强总理的批示,那么西北有限公司辛主任作为下级单位又是从哪里看到的总理批示?或者你问问白振平书记,看看他有没有收到过李克强总理的批示?”
    
    代吉林:“我确定我从未收到过有关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不论是上级批下来的,还是向下级单位转发的文件都必须经过我,所有西北建投公司的文件处理只有我这一个归口,我都没见过李克强总理的批示,白振平书记更不可能知道。”
    
    王小琴:“你确定你从未看到过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吗?”
    
    代吉林:“我敢肯定西北建投公司从未收到过有关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如果你认为有总理批示,你可以到北京找能建集团或国务院去要,只要你把总理批示拿来,我们就按批示来办。”
    
    王小琴:“那请你给我写个书面条子:西北建投公司从未收到过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然后把你的名字签上,把西北建投公司的公章盖上,自证清白。”
    
    代吉林:“我凭啥给你写这个东西,我绝对不会给你写这个东西的,你这是无中生有。”
    
    王小琴:“啥叫无中生有?你咋说就咋写,我并没有强迫你必须写收到过李克强总理的批示,你刚才说从未收到过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你就写从未收到过总理的批示就行了。另外,我2018年8月底到北京上访的时候,也曾到北京中国能建集团找过信访处长王建,他对我家的事情很重视,也曾给西北建投公司开了一个书面督办条子,我爸九月份的时候亲自给你们送过来的。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也未见你们有任何进展。就算没有李克强总理和能建集团王建处长的批示,西北建投公司作为三公司和西北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也应该积极主动的出面协调解决职工问题。你们行动过吗?”
    
    代吉林:“你家的案子公安机关早有定论,有本事你接着告去!”
    
    最终,代吉林坚持不愿写从未收到过有关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的书面字据,也不愿主动积极化解案子,只是不断的打发我们去找西北有限公司和三公司,自己协商处理。
    
    僵持到当天下午三点多,西北建投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党委办公室主任代吉林一直再未露面,西北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博急匆匆赶来了,王英博不谈如何尽快纠正处理王小刚一案,只是不停的叫我父女二人赶快回家,不要在西北建投公司久留。并坚称他也从未见过有李克强总理的任何批示。有关王小刚269元/月、302元/月等所谓的工资标准王英博坚持说是正确的,没有任何问题。至于报工伤等其他方面问题如何处理更是无法交流。
    
    我家从2018年12月3日获悉得到总理批示的情况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克强总理的批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夭折在各级地方政府和所有涉案单位的领导手里了,十二年的冤情再次石沉大海。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示六次陕西省的领导们都视而不见,我不知道我家的案子需要李克强总理批示多少次才能依法纠正处理?
    
    我家所住的四公司小区很快将面临秦汉新城管委会拆迁,拆迁公告上公布的拆迁时间为2019年2月5日前。
    
    十多年来,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为了死死捂住违法办案黑幕,逃避法律追究,组建了咸阳市公安局、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分局、渭城区信访局、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渭城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机构,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实行24小时监控,白天有人监视、监听,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外出有人跟踪,门窗多次遭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把防盗门从外面焊住、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
    
    我家所住四公司社区从2017年3月起,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划给了西安市西咸新区管委会下属的秦汉新城管委会管辖之后,我家的案子仍然没有人来依法纠正处理,相反,维稳手段却朝着涉黑涉恶方向不断升级。不论我全家人正常生活、购物还是外出上访,或是和渭城街道办事处某个领导谈话、接受所谓的慰问等等一切行动,都会有政府人员明里暗里用手机拍照录像,暗中盯梢汇报。稍有不从,就会遭暴力威胁和上门打砸。
    
    西咸新区公安局局长王勤智把我家定性为西咸新区头号维稳对象,把我和我的家人的身份证设置为网上黑名单。2018年4月26日,西咸新区综治局局长张立军首次接访我的时候只字不谈如何尽快依法化解积案,却说我是“社会不稳定因素。”2018年下半年起,西咸新区管委会和渭城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们又多次明里暗里扬言说,如果我们家继续上访,他们就把我们家的户口从西咸新区强行迁走。
    
    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底,连续200多天,我全家仍处在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上百名在职维稳人员的非法24小时监控和强制看管迫害中,不允许我全家任何人外出上访和正常生活。期间,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对手下二百多名维稳人员下死命令:“24小时不准休息,谁看不住王英强全家谁下岗回家!”十九大期间,我的女儿王小琴遭辖区金旭路派出所所长李晓东非法拘留七天,至今未给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拘留证》、《解除拘留证》等相关书面法律手续。
    
    上访十二年,我们家不但看不到任何依法纠错的希望,相反,还要面临强拆和强行被迁户口的危机,好不容易得到总理的督办,又夭折在白振平、代吉林等潜伏在电建行业的黑恶势力手中。
    
    恳请李克强总理能尽快派调查组下来,明查暗访一下中国能建集团下属的西北建投公司、西北有限公司、三公司、四公司等电建子公司数年来存在的巨大贪腐问题,揪出一批涉黑涉恶、无视党纪国法的电老虎,严厉问责公然对抗总理批示的白振平、黄宁强、代吉林、王英博等潜伏在电建行业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同时,查明王小刚一案的枉法黑幕,终身追责官官相护的黑官和新官不理旧账的贪官们,为我们家及陕西省各地的冤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我们全家将不胜感激!我王英强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合眼了。
    
    备注:
    1.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是受害人王小刚的工作单位。
    2.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四公司):受害人王小刚的父亲王英强的退休工作单位。目前,王英强、王小刚、王小琴一家三口一直都居住在四公司的家属院内。
    3.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三公司、四公司的共同陕西省上级单位。
    4.西北电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北建投公司):2018年9月新成立的单位,是西北有限公司的陕西上级单位。
    5.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能建集团):是西北建投公司的上级央企单位。
    
    

    
    

    
    

    
    

    
    
(博讯 boxun.com)
10510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克强导师厉以宁直言改革 (图)
·习近平需要李克强出面收拾残局? (图)
·影视名人疑集体匿名致信李克强质疑范冰冰案引发大罚税 (图)
·对征税不满,中国文化影视业给李克强总理发出公开信
·见港特首李克强吁抓住中国新型改革开放机遇
·中共高规格送别王瑞林习近平、李克强现身 (图)
·华为陷争议李克强:突出硬科技研究
·李克强:严肃查处违科研道德和伦理的不端行为 (图)
·孟晚舟被捕之际 李克强:突出硬科技研究 (图)
·情况正在起变化 李克强罕见喊话改革开放 (图)
·李克强谈中国经济形势:对困难要有充分估计
·李克强准备放手一搏 (图)
·北京回应彭斯在东盟峰会与李克强互动 (图)
·李克强:冀通过磋商解决中美经贸分歧
·西安鱼化寨村全体维权村民:请李克强总理来看看西安鱼化寨属不属于棚户区?
·西安鱼化寨村全体维权村民:请李克强总理来看看 (图)
·李克强:将自主有序扩大金融市场开放
·李克强会见美议员谈贸易战:望互相让步 (图)
·美议员团访华与李克强会晤谈合作 (图)
·李克强:希望中美走上更为稳健的发展轨道 (图)
·李克强绝地反击 习近平阵营溃败 四中全会是分水岭
·张杰:李克强反击 习近平溃败 四中全会是分水岭 (图)
·张杰:弱势总理李克强蓄势待发 得人心者得天下! (图)
·习近平处境堪忧 李克强蓄势待发 得人心者得天下
·李克强定调 棚改货币化安置即将停止? (图)
·李克强要分清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任务是本质不同的
·40万一顿饭告诉李克强老板嚷嚷社保太高是耍领导
·习近平处境堪忧 李克强蓄势待发 得人心者得天下
·习近平够强但不懂行 李克强懂行意志不够强
·李克强宁可减税但不应降低社保费因为这是工资
·告全国同胞书和致中共汪洋李克强等高官公开信
·李克强大基建是更加扩大财政无低洞
·中南海演义:李克强拂袖 王岐山垂帘 邓朴方反目
·中南海火拼:李克强拂袖 王岐山垂帘 邓朴方反目
·敏感时期,李克强权力上升 /北木观察
·北戴河浊浪滔天 习近平要借机拿下李克强?
·习近平李克强下台谢罪,孩子才不会被打假疫苗
·查建国:李克强提倡人民监督讲话被删
·沉闷的李克强总理记者招待会竟未涉及任何政治话题
·外媒指习近平敲震李克强应学周恩来忠诚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