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集体申请裁决案的申请人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9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2018年11月21日,上海维权人士蔡孝敏、杨秀婷代表上海57位申请人第15次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办理进展情况。他们向国务院法制办接待窗口的接待员询问该案办理进展情况的内容如下:
    
    申请人:“您好”
    
    法制办:“有什么事?”
    
    申请人:“我们向上海市政府申请公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该信息,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个没有行文抬头、盖有信访专用章的、不伦不类的答复。我们收到后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依法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法制办:“这个东西确实不讲理。”
    
    申请人:“这是三份信息公开告知书。”
    
    法制办:“这三份都是信访积案的?”
    
    申请人:“是的,三份一模一样的。”
    
    法制办:“你们今天来是什么意思呢?”
    
    申请人:“我们于2017年8月10日邮寄裁决申请书。
    法制办:你们申请监督是吗?”
    
    申请人:“是的,国务院法制办于8月13日签收的,我们想问一下,这个案子已经一年多了,今天已经是第15次了,这个案子是不是已经督办下去了?”
    
    法制办:“还没有给你们回复,是吗?”
    
    申请人:“对,没有任何的回复,今天是第15次了,麻烦您查一下。”
    
    电脑上查找了一会儿说:“还没有结案。”
    
    申请人:“请问国务院法制办对我们的申请监督,你们有没有作出期限的规定?”
    
    法制办:“一个呢案子比较多,另一个呢是依照行政复议法履行职责。”
    
    申请人:“依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包括延长期限最多90天,既然是依照执行,那也应该八、九不离十,对吧。”
    
    法制办:“这个案子正在办理中。”
    
    申请人:“那究竟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们一个答复?
    法制办:这个我没法跟你说。”
    
    申请人:“那您帮我们催办一下。”
    
    法制办:“催办肯定没问题的,我们每天接待的都会登记,登记完了,电脑直接催办。”
    
    据了解:上海57位维权人士通过网络得知这个信息:“2016年10月11日全国信访工作专题会议在南昌召开,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通报了化解信访积案集中攻坚工作情况,截至2016年9月30日,各地共排查上报信访积案7.4万余件,结案化解率92.3%;国家信访局向各地交办信访积案876件,结案化解率96.2%;排查“三跨三分离”积案654件,结案化解率86.4%。”
    
    57位维权人士怀疑上述数据的真实性。众所周知,上海市的信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事实上,国家信访局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只向上海市交办了22件信访积案。那么上海市究竟向国家信访局上报了多少信访积案呢?上海市政府为了掩盖信访骗局,针对上海维权人士申请公开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作出编号:SQ002420017020170126001、002、003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国家秘密为由不予公开该信息。所谓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公开“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居然能造成国家安全和利益遭受损害?收到这种荒谬之极的信息公开答复的上海57位申请人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5月26日受理了这57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但是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却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份不伦不类的“盖有信访专用章”的复议告知书,称:“你们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不再按照复议程序处理。”57位申请人收到该复议告知书后,于2017年8月10日以书面邮寄的方式依法向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行政裁决申请。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行政裁决申请书》。57位申请人的代表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该行政裁决申请的结果。但国务院法制办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履行职责。57位申请人的代表已13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案子进展情况,至今仍无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对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依照本法的规定作出最终裁决。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上海57位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书,至今仍未作出书面答复。
    
    上海10多位维权人士愤怒地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她们强烈抗议国务院法制办有法不依,拖延1年多仍未给上海57位申请人作出最终裁决的书面答复。
    
    

    
    
(博讯 boxun.com)
4701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被强迫失踪一年多的上海维权人士吴玉芬获释 (图)
·PM2.5来袭 上海发出今年首个橙色预警 (图)
·上海新设两岸交流团体:海民会
·继粤港澳大湾区陆推上海大都市圈 (图)
·上海维权人士遭刑拘强迫失踪情况通报 (图)
·75周岁高龄的上海维权人士吴士豪看守所内遭酷刑 (图)
·上海民主维权人士季孝龙案进展通报 (图)
·台北上海双城论坛暂定日前 重推“循环经济” (图)
·上海强拆枪击案韩金凌诉遭逼供 (图)
·上海法院宣判涉“套路贷”诈骗案3人被判无期
·今秋偏暖上海落叶不落民众失望 (图)
·中国呼吁贸易谈判平等互益 上海股市下跌 (图)
·上海“进博会”已结束10天 13位维权人士仍被关押 (图)
·上海黑监狱升级为饿牢,访民孙洪琴割腕图越狱 (图)
·上海副市长时光辉任贵州省委常委
·上海这家五星酒店浴袍里掏出前房客吃剩的药 (图)
·上海首爆非洲猪瘟 19省市沦陷 (图)
·丁德元案 二审将于12月3日开庭 上海维权人士举牌呐喊“丁德元无罪”
·上海也沦陷 非洲猪瘟扩及中国19省市
·上海访民沈金宝取保后又被关进派出所 (图)
·上海锦江饭店:原妓女创办,做了政协委员 (图)
·上海名媛送5 成功躲过家族覆灭 (图)
·裴毅然《党史真相》14:“红色摇篮”的上海大学和著名红色女生
·朱镕基上海讲话:坦陈三点不如江泽民 (图)
·上海“黄金大劫案” 毛泽东耿耿于怀18年 (图)
·清末老照片亮相伦敦 展示当时上海市民鲜活群像 (图)
·金融巨子陈光甫:民国摩根还是上海“滑头”? (图)
·历史资料:淞沪会战时期满目疮痍的上海
·北京与上海: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双城记
·“黑二代”自述:“文革”中的上海市委机关大院
·上海滩华人帮会百年沉浮录 (图)
·金大陆研究上海文革史:拿不到第一手的东西
·大官嫖名妓是国粹 旧上海名媛也玩车震 (图)
·钱定榕:想起了66年前的往事——“太子”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
·上海解放后第一大案:康平路1号凶杀案
·蒋介石上海搞政变 曾请黑社会刺杀周恩来
·对毛的评价 政治局常委有个上海决议
·上海化工厂反右运动 (图)
·上海旧照中的女性 (图)
·李源潮父曾任上海副市长 母亲二婚是老革命 (图)
·上海公共租界:东亚唯一的自治城邦(克念) (图)
·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
·习近平和江泽民水平高低 上海养老金850元遥遥领先
·张杰:上海进博会习近平明批川普暗喻中共惨淡结局 (图)
·崔永元怒怼中科院院长 上海司法教父陈旭被审
·习近平家族香港藏富 小崔与上海警方杠上了
·孟宏伟事件告诉习近平少用东北干部多用上海人
·上海一餐吃掉四十万元真的很奢侈吗?内幕是什么?
·斯伟江、徐昕:上海疫苗案声明 (图)
·给上海市政府的一封信:解决停车难而贵的现状
·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上海任迺俊
·房贷利息抵税有多美好 20年前上海就试过 (图)
·彭小明:上海公安朝令夕改已给北京敲响了警钟
·上海领导是浙江人历史上很常见/汉评
·评曼哈顿上演的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王澄 (图)
·北京这回彻底傻眼 看人家上海悄悄清理 (图)
·高洪明:向上海冯正虎先生致敬!
·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
·上海地价“暴跌”84%!王健林、李嘉诚、潘石屹都“逃跑”了! (图)
·居纽约上海被强拆户葛丽芳论郭文贵爆料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