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看守所内遭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08日 转载)
    
蒲文清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她儿子,救救黄琦
    
    中国民间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本周五在绵阳市看守所会见代理律师时披露,他一个月内被十五次提审逼迫认罪。在他拒绝后,驻看守所的检察官用水瓶殴打他,导致全身疼痛,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黄琦母亲蒲文清表示,儿子的健康每况愈下。她通过本台向国际社会发出求助,要求救救黄琦,放他出来治病。
    
    本周五,黄琦向代理律师刘正清披露,近一个月,检察官促其认罪,遭到拒绝后,对他进行报复性殴打的情况。黄琦母亲蒲文清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儿子受到殴打,身体状况愈来愈差:“驻所检察官用水瓶打他的胸部,胸部多处受伤。打他的目的主要是要他(黄琦)认罪。他不认罪,他们就打他。另外,他的肌酐值最高升到两百多。他精神不好,睡眠欠佳,每天只睡两个多小时。另外,身体原来就瘦了二十多斤,现在又瘦了”。
    
    黄琦被四川省绵阳市检察院控以“向境外非法泄露国家机密罪”,已被羁押一年十个月,但迟迟没有开庭。黄母说,她儿子的情况非常危急,担心死在狱中。她希望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国际组织和人权机构发出呼吁:“情况相当紧急。我希望呼吁国际组织,国际媒体,让他出来治病。求求乔龙帮我们呼吁。前一次律师见他,他说近一个月被提审了15次,都是强迫他认罪”。
    
    黄琦的代理律师刘正清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他已接到有关人员警告,不得接受采访。他说:“那个黄琦案太敏感了,我不方便接受你们的采访,谢谢理解”。
    
    案情披露,2016年黄琦将一份《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报告》的文件对外发布,经四川省公安厅鉴定其为“国家‘绝密’级文件”。黄母说,该份所谓绝密文件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出示给陈天茂的,并允许陈天茂进行拍照,而黄兵主任现在没被控泄密,仍在原单位工作。而该份“文件”一没有单位和名称;二沒有盖公章;三没有簽字和簽名;四在整份《报告》中,找不到“秘密”二字;五标题不是红头文件;六没有文标和文号。
    
    黄琦案涉及三人。起诉书指黄琦和杨秀琼、陈天茂2016年曾策划并发布《四川曝光省公安厅打击天网黄琦方案》。该案原定今年6月20日开庭,后被取消。8月5日,刘正清律师在通报时称,黄琦病情严重,有肾功能衰竭的危险,此外,他还患有脑积水、心脏病、肺气肿和肺炎。
    
    本台记者致电绵阳市看守所,但无人接听。黄琦被捕前曾对本台表示,他热爱生命,绝不会在狱中自杀,如果死亡,就是被人杀害,他还为本台录制了一段录音。去年,不肯认罪的硬汉子黄琦曾对另一位代理律师李静林说,“强迫我认罪,你们(当局)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现年54岁的黄琦于1999年创办“六四天网”。近二十年,黄琦致力于为中国底层弱势群体伸张正义。2004年,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二届英特网自由奖”,2006年,黄琦获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其后获“赫尔曼.哈米特奖”、“中国人权斗士奖”等。黄琦也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两次入狱共坐牢八年。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5415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看守所:出口大蒜之源 (图)
·深圳公民林生亮出狱刚一个月又被警方拘捕 现关押宝安看守所
·去北戴河旅游被刑拘,蒋湛春从看守所监室爬出会见律师讲述遭遇
·桃江小伙半夜猝死看守所 (图)
·人权捍卫者姜家文返京,揭看守所内践踏基本人权的罪行
·中国人权观察强烈谴责武汉看守所迫害秦永敏
·李贵生律师再赴孟连看守所会见曹三强牧师
·寻找薛仁义之二:5访民送钱看守所说查无此人 (图)
·重庆各县访民同往南岸看守所寻找薛仁义 (图)
·律师再到勐海看守所会见张磷被拒
·老兵陈亚雄获释 看守所不提供医治条件 (图)
·蔺其磊会见许光利遭看守所非法拒绝 向检察院控告遭推诿
·甄江华案通报:律师要求会见甄冮华 看守所称查无此人
·蔺其磊:内蒙达拉特旗看守所长自己解释法律阻止律师会见 (图)
·人权活动人士徐秦被“监视居住” 律师要求会见遭看守所拒绝
·陈剑雄姐姐看守所遇袭受伤 律师谢阳手机被扣押 (图)
·陈剑雄的姐姐到看守所探监遭殴打 律师谢阳手机被抢
·不满当局借故延长羁押 李昱函看守所绝食抗议 (图)
·在看守所江天勇身体状况变差 其妻呼吁各界关注
·桂民海宁波看守所露面 自称“瑞典棋子” (图)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