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假疫苗案:张凯律师评论被封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28日 转载)
    

    中国人权律师张凯日前在其公众号发布了文章《都在一条船上》,对疫苗风波发表了一些看法。该文章随即获得超过百万元人民币的打赏,但仅存活17小时就被封锁,张凯的公众号也遭到屏蔽,官媒《北京日报》还在公众号刊文抹黑张凯。对此事件,张凯律师本人如何看待?本台记者7月27日专访了张凯律师。
    
    张凯律师曾在2009年帮助三聚氰胺家长维权,2010年帮助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维权。《都在一条船上》的文章中写的不少都是他所经历过的情况。张凯在文章里说,以前他有位旧同学总是取笑他,只关心改变不了的现实,但今次连他旧同学的儿子,也成为问题疫苗的受害者,到现在,不论是大富豪还是农民,都已站在同一条船上。文章指出,多年来疫苗问题没有解决,管疫苗的官员没有被处理,反而不断提出问题的人就被解决了。
    
    张凯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对于文章17小时就被封,并获得巨额打赏,此前完全没有想到。他将会把这笔钱用作成立有责法治建设基金:
    
    “当然没想到,一点没想到,实际如果他不删的话,我估计可能打赏是这个的十倍。被删而且最后微信就受限制,二维码受限制,根本收不进来(打赏)。本来我就想做这件事(成立法治基金),但是没钱,现在既然有这个钱了,我会支持一些律师做公益性的案件,或者有些人请不起律师(提供协助),也做点法律研究。”
    
    在张凯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后,官方媒体《北京日报》的微信公众号刊出了一篇文章,指责张凯“伪造身份”、“虚假陈述”、“煽动情绪”。对此,张凯感到十分无奈:
    
    “你看我就一篇文章,打赏高点马上就有那么多黑我的人,《北京日报》尤其以官方名义来黑我,而且没有逻辑,所以我就觉得多方面的原因导致的这样一个结果。我这种文章都删掉,就那么删掉对疫苗事件只会更差、不会更好,《北京日报》不批疫苗的事件,去批我。所谓的这种舆论导向我觉得只会助纣为虐。”
    
    张凯说,中国政府总是习惯于“就事论事”,就如当初处理三聚氰胺事件,仅仅只是把涉案人员抓捕判刑,此次疫苗风波,相信有关企业的负责人也会获刑,但是这并不是由一个个体所导致的。只有建立新的监管体系、拥有更成熟的民间社会以及更公开的舆论环境,才能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网络活跃人士“秀才江湖”吴斌27日向本台表示,张凯的文章阐述了事实,而不是进行歌功颂德,所以会被删掉,但巨额的打赏已经反映出了真实民意:
    
    “这是民意最好的测试,用打赏的方式投出自己的一票,站在哪一边。站在谴责政府这边。群众有多大的熊熊怒火,可以从打赏的数额看出来。”
    
    张凯是中国人权律师和基督徒,2015年8月25日深夜,温州警方突然抓捕了包括张凯在内的二十余人,并强迫他上电视认罪。之后张凯被取保候审,但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遭到官方的严密监控。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附录:张凯律师被删原帖
    
    张凯:都在一条船上
    
    2010年春天,我和十几位律师、记者一起研讨山西 毒 疫 苗事件。
    
    我把研讨会记录放在我的博客里,第二天,文章被删,为了表示抗议,我把这个事记录在了博客里。
    
    之后,律师和记者分头行动,一系列维权过程我都写在博客里,但文章很快被外星人劫持了。
    
    那一年,我见了很多当事人,他们的孩子在打完疫苗之后,有的忽然抽搐,有的死了······。
    
    但是,人的生病和死亡可能有很多种原因,他们只能说明在时间上有先后关系,但是谁能说清楚是否存在实质因果关系呢?
    
    很多部门就是这么搪塞他们的。
    
    疫苗的保存要求在2–8度,当时有证据表明:很多疫苗直接在高温下保存和运输。
    
    高温下的疫苗只是无效,还是变质为有毒物质?谁都说不清。
    
    当时毒疫苗事件发生在山西,八年后的今天,疫苗受害主要在山东。
    
    这一东一西,惹动了人们的愤怒。
    
    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我经历了人生各种起落和变故。
    
    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无力左右命运,只能跟着大船起起落落。
    
    然而,我们何尝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来船决定着我们的命运。
    
    还好破洞在那边 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是:船里的每一个人,决定着船的命运。
    
    1
    
    我的同学今天给我留言,让我写写毒疫苗的文章,因为他的孩子打了报道的问题疫苗,他不知道这疫苗进入孩子的血液里会发生什么。
    
    我还记得他嘲讽我:不懂得赚钱,每天总是关心自己改变不了的事情,闲的蛋疼。
    
    我的同学就很会赚钱,平时不问西东,念叨着什么岁月静好。 八年前山西毒疫苗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似乎也不需要知道。山东的事终于轮到他了。
    
    他也真的急了,一下午给我发来好多这个事件的文章,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说:“不传谣,不信谣”。这正是他曾经发给我的微信。
    
    2009年,我帮助毒奶粉受害者。
    
    2010年帮助毒疫苗家庭。
    
    我的这位同学说: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倒是把自己搭进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说的是真的,而且他也是俊杰。所以,我不为自己辩护。
    
    2009年,我代理毒奶粉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诉,法院不立案。
    
    2010年,毒疫苗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诉,法院也不立案。受害人就到卫生部抗议,最后被拘留了,于是行政诉讼,我拿着他们的诉状到法院,依然不立案。我和法官吵起来,最后被轰出去了,这事发生在北京的一个法院。
    
    行政拘留不算太重的处罚,最多十五天。但据说有人因此被判刑,理由是:寻衅滋事,刑期两年。
    
    确实,我什么也没有改变。
    
    我常常感觉到:这样的处境,律师是最没用的,有时候,我们只是给当事人带来一些心灵的安慰而已。
    
    今天网上才传出消息:过去管奶粉的领导,并没有卸任,现在管疫苗了。
    
    网友质问:管不好奶粉的人,能管好疫苗吗?
    
    疫苗问题没有解决,管疫苗的人也没有解决,但提问题的人都被解决了。
    
    当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记者王克勤被报社下岗,总编包月阳被免职。还有当年的那些律师,我都不想多说了。
    
    最近读哈耶克,这位先知般的思想家,指出了人类通往奴役的路,他说:“观念的转变和人类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今天的中国的样子,就是中国人观念塑造的,中国人普遍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中国。
    
    换句话说,中国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会有什么样的疫苗。
    
    我那位同学的想法,基本是国人的普遍想法。
    
    平时我懒得理他,他也懒得理我,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
    
    而这次,这位同学或许才意识到,我们是在同一条船上。不仅仅我与这位同学,这次大富豪刘强东与八年前那些衣服都穿不整齐的农民,也站在了同一条船上。
    
    平时我的这位同学一门心思赚钱,哪里管什么洪水滔天。但这次他发现了船在漏水,可能自己也会溺水,总应该想想怎么把船修好吧?
    
    况且他平时很“爱国”,微信朋友圈几乎没有“负面”信息,最近又在朋友圈里转发人报文章,吆喝着要和美国把贸易战打到底,说什么:美国亡我之心不死。
    
    这位同学最后发信说:“要好好赚钱,让儿子移民”。
    
    我回复:“真怂”。
    
    互害社会 图片来自网络
    
    2
    
    一个大胆的假设:
    
    如果2010年,那些做报道的记者、律师不是被打压,而是得到荣誉。
    
    如果那年的的疫苗事件,责任官员得到惩处,法院大胆的开庭审理,受害人得到高额赔偿。
    
    如果那些自发组织起来的NGO组织,可以自由的发挥他们的功效。
    
    那今天会怎么样呢?
    
    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会产生更杰出的记者、律师、官员······
    
    法官会充满荣誉感,他们会骄傲的说:八年前那个案子是我判的······
    
    NGO组织会自豪的把八年前他们的功绩写在自己的宣传册里,对来访的人夸耀自己在疫苗事件中所做的贡献······
    
    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
    
    如果把我的这些假设翻译成政治或法律词汇,就是:新 闻 自 由、司 法 独 立、主 权 在 民······
    
    这些已经被历史无数次的验证过的价值,难道我们还需要别出心裁,另辟新道吗?
    
    问题疫苗难道真的只是疫苗问题吗?
    
    3
    
    爱国青年说:“任何国家都有问题。”
    
    是的,他们说的没错,但解决问题的方式却大不相同。
    
    八年前,我们把毒疫苗的帖子删干净了,以为疫苗问题解决了。
    
    但问题疫苗只是换了一个省。而且,这或许只是刚刚开始。
    
    《南方都市报》刊发的调查报告《疫苗之殇》中披露,中国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最惨的国家,每年至少都会有超过1000个孩子患上各种疫苗后遗症,或死或残。
    
    美国也曾经有过疫苗危机,大家都争着要往美国这艘船上跳,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船客呢?
    
    几年前,美国麻州一家药厂出现违规,导致全国脑炎爆发,76人死亡,该厂负责人被控二级谋杀,药厂倒闭,赔偿2亿美金。
    
    1988年,美国通过《国家疫苗伤害补偿程序》。确立了为接种疫苗造成伤害的无过错补偿制度,受害人无需诉讼就可获得初步赔偿。
    
    我们得到赔偿的概率有多大呢?
    
    这要解释什么是无过错补偿。简单的说:双方举证方式不同。
    
    2013年湖南广东四川有4名婴儿注射乙肝疫苗后死亡。家属向医院提出索赔,院方称:尚不能确定死因与疫苗有关。也就是说:家属需要证明孩子的死是疫苗导致的。
    
    想想,这样的证明有多难?孩子打了疫苗,孩子也死了,但这可以证明是疫苗导致的吗?不可以。
    
    医院会说:孩子中午还吃饭了呢?你怎么知道不是吃饭死的?医生可以拿出一大堆病例说明:吃饭也是可以死人的。
    
    你是一个几年才会接种一次疫苗的人,你的诉讼对手是精通疫苗医学的机构。你怎么可能讲过他?
    
    你当然可以申请鉴定,但是疫苗有多假,鉴定就可以有多假。
    
    美国确定的的无过错补偿责任正好相反,上面的案子为例,按照美国的法律,院方需要证明:孩子的死与疫苗没有关系,如果院方不能证明,就要赔偿。
    
    依据上述的美国法律,也是先行赔付。先赔钱,然后再打官司,一般而言,孩子疫苗后,只要不是明显的意外死亡或其他疾病导致死亡,都会推定为疫苗导致。
    
    而赔偿的数额呢?
    
    在山西毒疫苗事件中,唯一获得法院立案的尚彩玲,打了三年官司,最终和疫苗厂家达成和解协议:厂家补偿十万元,尚彩玲放弃诉讼和上访权利。
    
    从1988年至2000年法案实施12年间,全美有1500多人得到11亿多美元的基金救济。平均每人约500万人民币。
    
    从数字来看,我们孩子比美国孩子疫苗致残、致死的数额多出十多倍。而赔偿,我们比美国少十几倍。
    
    看了这样的数字,不知道那些整日喊着:“厉害了,我的国”的人会怎么想。
    
    4
    
    不能再写下去了,再写一下就又变成“别有用心”的人了。但希望这篇文章不要被删,谁家没个孩子,谁能避免被狗咬一口呢?
    
    当年为疫苗受害者呼吁的律师,现在多半已经不干这事了。他们在哪里,自行谷歌吧。
    
    我回到了北京,北京司法局还没有给我年检,所以不能执业,既然大家都在一艘船上,谁认识局长,帮我和他聊聊。把这么优秀的律师逼成一个靠文章打赏的人,实在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张凯律师记于2018年7月23日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542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赣州律师因言获罪,被律协中止会员权利六个月
·人血馒头?蹭疫苗热点 律师收30万打赏 (图)
·进口真疫苗却被判刑 中国律师挺身为被告辩护
·徐琳案开庭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图)
·律师江天勇妻子金变玲披露江天勇狱中情况:每天被迫吃一把药 (图)
·福州庄磊:律师会见福建屏南陆惠平通报
·709律师谢燕益之妻发文痛诉丈夫遭受“软暴力”
·王全璋失踪三年终与刘卫国律师见面
·刘卫国律师:关于代理王全璋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事宜的进展通报
·侯树宇:给李昱函律师存钱小记
·709家属许艳: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2018年7月19日)
·被判5年有期徒刑的知名藏族政治犯扎西文色二审进展通报---律师望改判无罪
·外国媒体关注被拘押中国律师王全璋命运
·王全璋新消息!律师会见称精神身体良好 (图)
·王全璋律师失联1104天后 律师发最新通报
·律师会见李学慧,和同案丁灵杰、王凤仙被起诉到法院
·关于代理王全璋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事宜的进展通报
·警方以甄江华撤销委托拒绝律师会见
·王宇律师被限制出国照顾儿子
·律师要求会见朱承志再次遭拒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张凯律师:都在一条船上 (图)
·给余文生律师的一封家书/许艳
·纪念709律师大抓捕三周年
·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闾视界:看“法治”口号下,中共如何打压人权律师
·“注意倒车”惹祸记(小说)——刘正清律师
·律师为中国法治进步的征战
·来自王才亮律师的良心之作:2017中国拆迁年度报告
·律师,公民权利的延伸 /无锡王振华
·潇湘客:如果文东海律师该吊证,那些法官该如何?
·就文东海律师吊证事件说几句/雷志锋
·律师的“例假”/吕不正
·查建国:秦永敏和律师庭审全程沉默
·司法腐败根本挡不住 今夜律师无人入睡
·原珊珊:致北京市律师协会一封信
·709谢燕益律师起诉北京司法局律协起诉状
·孙国第律师关于唐伯桥耿静诉袁建斌等禁制令案的经过说明
·会理县法院非法搜查殴打律师案举行法庭听证/黎雄兵
·曹雅学:蚂蚁的力量:纪念李柏光律师 (图)
·余文生律师案件进展情况:辩护人声明
·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司法部和国务院法制办重组 冉彤律师提疑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