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新一波打黑是习近平趁机政治清洗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9日 转载)
    
    来源:法新社
    
    
中国新一波打黑是习近平趁机政治清洗

    
    人权观察组织一名资深研究员日前撰文指出,中国又将展开最新一波打击组织性犯罪的运动,并将进行到2021年,表面目的是“打击黑恶势力”和“增强人民安全感”。但资深观察员王松莲的文章指出,打黑运动通常会侵犯人权,而且还经常与政治清洗相互结合,将政治异见者亦列为打黑目标,甚至还包括达赖喇嘛的信众和支持者。
    
    在网媒立场新闻刊出的文章引述曾代理多个涉黑案件的著名律师张磊说:“打黑案件,都是一个模式”,而所谓的“模式”很简单:对被告人刑讯逼供、强迫认罪,恐吓被告人的家属和同事,然后由法官依照公安和党委的意思做出判决。
    
    文章引用2008年的陈惠良案作为一个例子。当年,福建警方以“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对陈展开调查,将他关进非法办案地点长达六个月,铐在铁椅子和特制的“老虎椅”上近两个月,并以警棍殴打,导致陈惠良右下肢瘫痪、脊神经损伤。
    
    另一个例子就是黎庆洪案:2008年,这位企业家被贵州警方指控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察反铐双手吊起,且被剥夺睡眠。以上两案中,虽然被告均提出遭刑讯逼供问题,法院却都没有认真调查;陈、黎两人分别被判处5年和14年徒刑。
    
    王松莲的文章又指出,中国打击犯罪运动的另一问题是常常与政治清洗相结合,例如前政治局常委薄熙来在主政重庆期间即曾利用打黑运动整肃政敌。值得担忧的是,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宣布,这次全国性扫黑运动不仅针对欺行霸市、操纵黄赌毒等多种罪行,也包括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的犯罪。
    
    有些地方政府还说要利用这次运动打击其所选定的各种政治犯罪,包括组织策划群体上访,甚至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支援者也成为打击目标。
    
    文章最后呼吁中国政府应停止政治化的打击犯罪运动,让司法机关脱离党的控制。终结刑讯逼供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100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权观察指中国新一波打黑又将趁机政治清洗 (图)
·打黑除恶不含警察?广东韶关警匪勾结,黑社会嚣张
·薄规习随再打黑!论黑党最黑
·薄熙来当年打黑 习近平如今扫黑 (图)
·江苏徐州强力打黑除恶:市局局长挂帅 抓嫌犯677人
·中国留学生毅然回国 自述在美打黑工经历
·打黑典型孙氏兄弟案改判:错了的"铁案"也应"回炉" (图)
·湖南留守学生前往广州找"阿姨"失联 疑被骗打黑工 (图)
·山西吕梁“打黑除恶”:多名“市霸”“路霸”落网
·广西全州县“打黑除恶” 全部警力全副武装参战 (图)
·网友吐槽春晚太正能量:不禁想起薄熙来唱红打黑 (图)
·广东破获特大组织偷渡案 偷渡者多往美洲打黑工 (图)
·广东掀最强打黑风暴,日均刑拘80人
·抗议违法拆迁 访民邹茂淑、章秀芳遭黑打黑关 (图)
·青岛“打黑英雄”单果潍获刑20年 被认定3宗罪
·山西政法委书记:将严格追责打黑不力领导干部
·山西打黑除恶首次从境外引渡恶势力头目
·山西为打黑加码 媒体提醒:记得当年重庆吗
·山西加码打黑除恶 媒体:想起当年重庆
·山西太原史上最大规模“打黑除恶”抓获嫌犯137人
·“毛主席的好战士”年四旺叛逃美国打黑工 (图)
·扫黑除恶与重庆的唱红打黑:文革浅议/独光达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曾节明
·莫之许:一枕黄粱说刘汉:加强专政体制控制的打黑和反腐
·王岐山习近平打黑 东北帮张德江王东明搞民主/何岸泉
·习近平胡春华唱红打黑/吉歌
·秦伟平:从薄熙来唱红打黑到习近平反腐扫黄
·周志兴问打黑的钱哪里去了,薄熙来变脸
·问罪薄熙来为何不会涉及重庆“打黑”/高新
·不再唱红打黑还是坚持唱红打黑?——十八大有两种选择(鲍彤)
·重庆打黑与违法,哪一个更有进步意义?
·温家宝的『唱红打黑』/网络游戏
·“唱红打黑”、李庄案以及“不怕左”
·“唱红打黑”为什么错了?
·十问重庆打黑(炎黄论坛)/郭老学徒
·唱红打黑运动要不得
·重庆打黑到底有没有没有刑讯逼供?
·狐先生:薄熙来成败皆因唱红打黑
·深谈重庆“唱红”与“打黑”/苏伟
·美国“打黑英雄”的结局/闾丘露薇 (图)
·对童之伟《重庆打黑报告》的几点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