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律师余文生的指控升级为煽动颠覆政权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9日 转载)
    维权律师余文生的指控升级为煽动颠覆政权罪


    维权律师余文生
    @余文生推特
    
    ( 法广RFI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1月19号以“妨碍公务罪”被捕后,他的律师表示,目前罪名已经从“妨害公务罪”升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且被指定在江苏徐州监视居住,远离居住地北京。
    
    法新社今天从北京报道,根据几个一致的消息来源显示,1月19号,今年50岁的余文生在送孩子上学时被十几个警察带走。1月20日,余文生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但并未宣布具体指控案例。他的律师黄文中表示,上周六,江苏徐州的警方在余文生的指控罪名上加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就是他最高可被判处15年监禁。黄律师告诉法新社,余文生的家人被告知,他在被一个政府指定的地方监视居住。
    
    2016年,余文生因北京严重空气污染问题举报北京市政府而进入公众视野。1月15日,余文生被吊销律师执照,随后他去办理护照事宜,被告知限制出境。就在被抓的前一天,18日,余文生还公开发表一份建议书呼吁修改宪法。倡议举行有多名候选人,以全民公投的方式进行的主席选举。
    
    法新社指出,余文生成为中国当局2015年开始的针对律师进行的“大逮捕”行动的最后一个受害者。
    
    尽管之前也有维权人士被带到远离居住城市地方的案例,但目前尚不清楚江苏徐州警方介入此案的原因。根据中国“监视居住法”的规定,当事人可能会在六个月的时间里被羁押在不公开的地点,家属和律师都无法和他见面。国际著名的非政府组织国际大赦研究员Patrick Poon指出,“监视居住”的目的是要让被羁押者在至少六个月的时间里噤声,他警告说,余文生律师很可能有受到酷刑和虐待的危险。
    
    法新社周一也试图与徐州的警方取得联系未果。黄文中律师表示,他本人将前往徐州,并争取能与余文生见面。
    
    法新社的报道最后指出,余文生因为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而被司法追究,他表示被监禁三个月期间,曾遭受酷刑对待。 (博讯 boxun.com)
4162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莹颖江歌等遇害 中国司法机关能出手吗? (图)
·中国司法新规:禁强迫任何人自证有罪、禁刑讯逼供
·中国司法一判案又可能引发民情抱怨不公 (图)
·习近平重提制定民法典,欲重塑中国司法制度 (图)
·聂树斌案背后的中国司法困境 (图)
·中国司法部修订管理办法 禁止放任律师制造舆论压力 (图)
·中国司法人权保障白皮书:积极防范和纠正冤假错案
·中国司法体制改革步入深水区 直面人、权、钱 (图)
·中国司法体制改革步入深水区 直面人、权、钱 (图)
·美专家: 中国司法不独立 反腐难成功 (图)
·美国前司法部副部长:中国司法不独立 反腐难成功
·时事大家谈: 从锋锐到快播:中国司法正义何在?
·中国司法有多腐败! 律师心酸揭露怎样打官司 (图)
·“中国司法界良心”江平承认双规与法治有冲突
·律师谢阳办案被殴,中国司法正义在哪里?
·北京拒释五女权人士 促外国停干预中国司法主权
·高瑜案庭审让人们质疑中国司法改革 (图)
·中国司法部称周永康腐败嫌案调查需时 (图)
·公安机关一家独大与中国司法改革 (图)
·中国司法中的贪腐与刑讯逼供是冤假错案罪恶根源
·高洪明:中国司法不公正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王涌:周永康将中国司法的裤子一把脱到了低端
·中国司法的最大问题是法律垄断!/彪海洋
·中国司法改革的可行性几乎是零/李金龙
·中国司法制度该如何改革
·贼喊捉贼的中国司法/杨支柱
·薄熙来案庭审观察之1:期待8月22日是中国司法史上值得记住的日子
·谷开来的生死与中国司法/林保华
·中国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牟传珩
·从黄松有案看中国司法现状
·中国司法部门的公信力在洋贿赂曝光中沦丧
·贪官轻判凸显中国司法不公/王武龙
·关注纪斯尊案,关注中国司法的历史进程! / 老虎庙
·丁谷泉:从"三个至上"到"把门关上"——评中国司法的新动向
·深圳老总VS中国司法部长/赵丽君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杨佳事件引海内外质疑中国司法公证/RFA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赵丽君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
·高洪明:预测杨佳维持原判,中国司法维持不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