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特色国不敬罪:再见“拈花时评”张广红通报/隋牧青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9日 来稿)
    
    特色国家的大不敬罪:再次会见“拈花时评”张广红通报/隋牧青律师
     今天上午十时五十分到11时五十分,我在越秀区看守所再次会见了张广红。

    
    所方似乎很重视我,工作人员一再强调我不得携带手机入内。
    会见室内,律师与当事人之间,以墙相隔,墙上竖一排铁栏杆,并罩一层铁丝网,不仅视线模糊,文件签字也不可能。这种违背相关规定的铁丝网设置,除了法治广东,似未听闻。
    
    张广红入座囚椅需上锁,张说其他囚徒会见律师,囚椅无需上锁。虽然被控轻罪(侮辱罪),却是重犯待遇。
    张广红介绍了近期状况。
    身体方面:1.前段时间张广红右腿生一牛疮,面积大,肿胀厉害。先吃抗生素搽药膏治疗一段无效,昨日所医为其割开脓包清理脓血后包扎处理。2.张双眼高度近视,但因其眼镜不合看守所规范被收走,被囚两个多月来无眼镜佩戴,行动非常不便。3.张患有结膜炎,需常涂眼药水,而监仓内不许留存药物,故只能强捱,眼睛一直很难受。
    
    越秀区看守所不许存款,但可为其买、送物品。
    
    张广红已收到通知,其案日前已移送越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关于起诉,张对其仅因在封闭空间(WhatsApp群)转发含有批评习近平主席言词的文章而遭起诉,非常不解。我向他解释:1.依照宪法,公民有批评权力人物的自由,他的行为当然不构成任何违法犯罪。2.侮辱罪通常需受害人提起自诉,而由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侮辱罪,是现代社会的大不敬罪。3.大不敬罪是皇权社会维护皇家威仪的一项重罪,其罪名消失已久,但其精神一直留存于我国1949后的刑律之中,不仅保护元首、封疆大吏,还惠及芝麻绿豆小官。4.大不敬罪、文字狱,这些皇权社会的垃圾制度,如今皆于此案还魂,应倍感荣幸。
    
    会见结束时已近午休。我找到当值所领导简单谈了一下张广红的疾病医疗问题后离开。
    隋牧青律师,2017.12.29
    
    注:昨天下午我曾赶赴越秀区看守所,因未按照警方的非法规定到办案单位备案,准备展开投诉控告乃至行政诉讼,未曾想,到看守所后才发现没带律师执业证,只好无功而返。
    今天上午会见,手续办理同第一次会见一样顺利,所方工作人员说张广红案已移送越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故无需再备案,否则会拒绝我会见。我指出他们要求律师到警方备案的规定无法律根据,非法无效。工作人员只是笑笑不予作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172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隋牧青律师:苏州徐文石寻衅滋事案会见遭拒通报
·隋牧青律师:12月18日黄琦案通报
·隋牧青律师: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会见通报 (图)
·隋牧青律师:赤壁会见陈剑雄通报 (图)
·隋牧青律师通报黄琦案之行:人道 能否成为超越政治的底线 (图)
·黄琦案:律师阅卷被取消/隋牧青
·隋牧青:律师青岛游玩竟遭当局“狙击” (图)
·隋牧青:若批评不自由 则赞美亦可耻 祝圣武吊销执业证行政处罚案代理词
·隋牧青律师:母爱汹涌——黄琦案通报
·隋牧青:司法闹剧—浦东农民诉政府信息公开案开庭记
·隋牧青律师:会见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通报 (图)
·隋牧青律师:青春无悔—会见黄文勋通报
·隋牧青律师为纪念709事件两周年记:709之殇—我的709经历
·隋牧青律师:陈云飞成都看守所遭酷刑 (图)
·隋牧青律师:再遭酷刑—陈云飞案通报
·隋牧青、郭海波律师:陈云飞案通报——狱中遭酷刑虐待 (图)
·隋牧青与欧阳彪看谢阳案开庭被延期 (图)
·隋牧青律师:苏州徐文石、顾晓峰寻衅滋事案通报
·陈云飞案:隋牧青律师谴责成都武侯区法院侵权违法
·隋牧青律师会见陈云飞时遭警方传唤
·隋牧青律师:709之殇——我的709经历 (图)
·刘正清律师:隋牧青律师二三事
·隋牧青:维权路上的拼命三郎/笑蜀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隋牧青律师 (图)
·八九一代翘楚,南国法律界奇士——隋牧青律师 (图)
·隋牧青:律师会见区伯受阻,呼吁公民声援
·隋牧青:我为什么尊敬区伯
·隋牧青律师:改革现行羁押制度是消减、监督警权的有效途径
·隋牧青:要求人大批准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之公民呼吁
·访隋牧青律师:从郭飞雄案现状看公权力违法
·隋牧青:连州案第一次开庭纪实—律师团的抗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