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47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曲龙口述郭文贵的过往:第一章 久别重逢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30日 来稿)
    
    【中英文对照版】(英文发布在en.boxun.com
    
目录

    
    第一章 久别重逢 4
    2017年9月20日血仇兄弟曲龙RL-RPG直播问候郭文贵 4
    2017年9月20日至21日曲龙讲述郭文贵如何利用马建、张越构建罪名陷害 7
    2017年9月23日曲龙律师讲述如何用法律武器击破郭文贵对曲龙的构陷 25
    2017年9月22日,曲龙详解郭文贵构陷曲龙侵占四套房始末 30
    第二章 放下执念 34
    2017年9月24日:我的首条推特兼谈对自由生活的感受 34
    2017年9月25日:郭文贵全球发布会观感,愿文贵勿妄语归正道,坦然面对是非对错 36
    2017年9月27日致文贵:家是最后归处,有感北京召开国际刑警组织大会 38
    2017年9月28日文贵:家是归宿,你的室内墨镜健身和国际刑警组织大会 40
    2017年9月29日文贵:胆怯躲避无善果,马建张越倒台是你按需抓人时代终结 42
    2017年9月30日文贵:全世界你都无处躲藏,你回家的生活就要开始 44
    2017年10月1日文贵:按需造假要认真,谎言揭穿丢脸又失德 46
    2017年10月1日文贵:月是故乡明,回家的日子不远了,你准备好了吗? 50
    2017年10月3日文贵:常骗人者常被人骗,作茧者终自缚 51
    2017年10月5日文贵:中美在会谈,个案可能有你,多考虑做好回国准备 53
    2017年10月6日文贵:骗完中国人骗美国人,造假漏洞百出,真为你感到丢脸! 56
    2017年10月7日文贵:穷图末路也不要乱方寸,低级错误一犯再犯,美国留不住了! 59
    2017年10月9日文贵:你的家在这里,别再做热锅上的小蚂蚁 60
    第三章 郭文贵的“蓝金黄” 62
    第一桶金 62
    1、7150元 62
    2、八弟之死 62
    3、三哥之死 63
    第二桶金 64
    1、初遇贵人 64
    2、裕达项目 64
    3、初识权贵 64
    4、亏空不断 65
    5、索要回报 65
    6、黑恶势力 65
    7、流亡国外 66
    8、工商银行 66
    9、“蓝金黄”初现 67
    10、永远的恐惧 67
    裕达征地骗迁 67
    1、开工受阻 68
    2、骗术登峰 68
    3、荫蔽家人 68
    4、赶走百姓 68
    5、村民现状 69
    裕达四黄 69
    1、一黄——桑拿浴 70
    2、二黄——夜总会 71
    3、三黄——高级餐厅 72
    4、四黄——郭边黄 72
    洗钱 73
    1、家人洗钱 73
    2、引入贷款 74
    3、真实行情 74
    4、收货颇丰 74
    5、逼退外商 75
    6、无耻嘴脸 75
    郭五条 76
    1、围猎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 76
    2、金钱美色俘获原河南交通厅长石发亮 79
    3、故技重施 81
    2017年10月19日郭文贵的“蓝金黄”之贷款黑圈套 81
    2017年10月19日裕达掘金坑蒙拐骗导致仇杀,郭文贵从此如惊弓之鸟 84
    2017年10月21日郭文贵的“蓝金黄”之黑恶之道:规模庞大的保安队伍组成夺金黑势力 87
    2017年10月22日标题:郭文贵“蓝金黄”之“郭跑跑”:郭文贵的四次因财弃义大逃亡 92
    2017年10月23日郭文贵“蓝金黄”之山寨摩根:从“摩根”到盘古,郭文贵一路骗项目、骗土地、骗资金 97
    2017年10月24日郭文贵“蓝金黄”之黑手掘金:欺骗、暴力、毁约、偷税、骗贷,血腥暴力的“金泉花园陷阱” 101
    2017年10月25日郭文贵“蓝金黄”之黑金罪恶:郭文贵勾结马建张越形成犯罪小集团,黑白并用,强行低价收购、控制民族证券,侵吞百亿国有资产 105
    2017年10月26日郭文贵“蓝金黄”之神秘四合院:郭文贵精心打造的勾兑窝 108
    
曲龙口述郭文贵的过往

    
    (整理自YouTube上曲龙公开的视频)
    
    正文部分
    
    “你的故事,可能比你讲给推友的更精彩。”
    ——曲龙
    
    Qu Long dictated the past of Miles (Sort out from the public video on YouTube)
    
     “Your story maybe more brilliant than what you're telling your Twitter followers”
    ——Qu Long
    
第一章 久别重逢

    
    2017年9月20日血仇兄弟曲龙RL-RPG直播问候郭文贵
    https://youtu.be/QjHOxZE16p0
    大家好,大家可能不知道我是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曲龙,就是现在的网红郭文贵曾经最好的朋友,也是盘古证券公司曾经的执行董事郭文贵的合伙人,那么我呢被现在这个网红郭文贵陷害入狱6年半,啊,现在呢被判无罪,啊,现在呢,除了我现在回来的第一件事呢就是想见家人,第二件事呢就是想跟我这个曾经的大哥郭文贵见见面沟通沟通,但是呢他跑到美国去了,我见不到的,没有办法只能通过这种办法呢跟他来沟通,啊,文贵大哥,别来无恙,我呢今天呢回来想给你看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呢虽然你是不想看到,但是今天呢你不看也得看。
     啊我呢先把这个东西给你看看,啊你不想看的东西我给你看一下,给你读一读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我挑主要的内容跟你说一说:本院认为,原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政权公司股权及四套房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检察机关有关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意见,曲龙及其辩护人有关取龙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45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84条第二款,第389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第一,撤销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成刑终字第00099号刑事裁定和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为行初字第24号刑事判决第二原审被告曲龙无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你看清楚大哥,这可能是你不不想看到,但是今天呢给你展示一下,你不想看呢也得看到,这是事实,那么呢我现在呢也是办你所赐,虽然这件事情无罪了,但是我们之前干的一些坏事,我还要帮你承担责任。我现在是办的取保候审,啊那么还要帮你承担将来的事,我还等待下一个审判,嗯虽然你当时陷害我入狱,然后也通过你的铁杆大哥铁杆兄弟们啊给我辗转了多个看守所多个监狱,而且每次呢你这些铁杆大哥铁杆兄弟呢唉都会打招呼,要置我于死地,但是呢大哥你也知道我我是属猫的,有九条命,我是死不了的,唉呀回来以后想见你也见不到这个谁知道你又跑到美国去了,05年呢我帮你借钱,结果呢借了钱你还不上还不上,让我被公安抓,你就跑美国去了,那现在你又上演了这一幕,又跑美国去了,唉这个让我没办法,我只能今天用这种这种方式和你沟通交流,嗯听说你现在还是网红,我回来也看了看你的一些视频,但是我觉得你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新意,还是原来的内容原来的老套路,这个也是无非就是爆料,当年的一些唉呀这个什么私生子啊那个跟这个有什么什么关系,唉这个聊天我想起来,突然想起当年有一件事儿,那盘古政权当时没钱,账号为多个法院查封,然后你突然找我,所以这个让一个大姐借一千万块钱放你公司,然后转给咱们盘古证券用。
    
    后来我去拿这个钱的时候,大姐都有毕恭毕敬,我还挺纳闷的,你借钱还对咱们毕恭毕敬,后来跟这个大姐熟悉了以后才知道当时你跟人家讲呢我也是某个常委的私生子,然后这个大姐才把钱就是借给你的钱转到我公司上去了。唉呀我觉得你这种套路太老太俗了,现在应该换个新方法,这种玩法还有人信你吗?唉,所以说啊就是这个。我感觉这么多年呢在监狱里我一直反思,以前跟你走的那么近是吧,我们关系那么好,然后呢你是通过那种那种暴力的残忍的手段把自己的兄弟置于死地,为了钱,那你值吗?我刚进监狱的时候啊对你啊就是恨恨之入骨的恨,但是后来啊就是经过六年的反思,啊你以前呢就是每天拜佛啊孝顺父母,也跟我讲怎么要信佛怎么磕头,但是这六年呢?唉我确实不是听了你的话,因为其他人给我带了一些佛经,朋友给我带来一些佛经,我也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确实是办理首次,你也是我的一个增上缘,我记得当年呢就是这个大概07年的春节,吧你可能回老家找一个高僧啊算了算了算给我们看了看我们我们哥俩的这种机缘,你当年说我们三年之内必有一站,然后呢就是说战后呢我B遇难成祥,但是这个我没让我让我没想到的是,是你给了我的,让我成了想那么我今天呢是现在是自由身啦出来了,我相信呢这个嗯这个这个结果,这个结局你也看到了,你将来会是什么下场?我觉得你应该自己也要反思反思这个怎么讲呢?
    这几年我读了一些佛经,就是冥冥中啊我感觉有一些东西,就是抬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唉这老话讲得都很清楚了,而且古书啊老祖宗把这些事都给我们交代得非常清楚,我觉得你现在的这种行为每天啊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你将来会有一个好结局吗?一定要好好想一想,好好反思反思。我觉得你的现在的状态啊就是你以前这个喝多了以后的状态唉跟原来我脑海中的印象完全不一样,颠覆我的印象。啊现在我觉得你现在不是学佛,你现在有点学成魔了,他走火入魔的感觉,啊我觉得你也读了不少佛经,啊不知道每天你现在还卖不拜佛嗯这个你的状态,现在就是往魔到在走。 我我觉着你现在让回头是岸,吧啊我现在可怜你,我现在不恨你,我现在不恨你我觉得你越来越可怜,我不知道将来你的出路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的结果啊我们之间的轮回我相信你以前可能找人也看到,但是呢人呢要行良善的事儿,要讲真话。
    我呢今天有了有这种抱怨,呢一个是拜你所赐,一个呢我确实跟你也做了很多坏事,因果轮回啊三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我现在感受到我也得到了一些,一种果报,我希望你也在我身上对照对照反思反思。我现在呢刚回来就是这个好多事也需要处理,是吧?家人,可以让你说,让你弄得妻离子散,钱,也让你弄光了,朋友呢,也给你搞散了,我现在6年呢,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我现在身体比较虚弱,比较瘦。也不像你,现在每天大网红,每天健身,后面粉丝一大堆,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什么粉丝,什么推友,因为刚刚出来,我也搞不清楚,还不太适应社会,回来呢,我会好好生活,会和亲人一起好好生活,把原来和你干的坏事了断以后,我还会继续和你沟通,继续交流,我希望你早日回头是岸,我是真的可怜你啊,真的可怜你。
    
2017年9月20日至21日曲龙讲述郭文贵如何利用马建、张越构建罪名陷害

    
    
    各位推友大家好,又和大家见面了,昨天我回来呢,见到家人很开心,晚上也很关心网红大哥郭文贵,又在网上看了看他所谓在网上的采访视频,看的到最后家人都睡了,我在沙发上也睡着了,但是听到最后,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精神了一下,我最后看了看
    这个怎么讲呢,我先跟我大哥说两句吧:你这个演讲才能啊,比以前确实有所提升,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以前喝多了的一个状态,脸红扑扑的,精神状态确实很好,但是确实没有什么太多新意,断章取义。
    跟我想象中的大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把这个事情张冠李戴,把别人的事情说成自己的事情,把自己的事情又按在其他身上,不知道你是出于一种什么想法,什么心态,我觉得按照你原来的状态你是个佛教徒,你这个妄语是要造孽的。你现在喝这么多酒去说这个事,更是犯戒的事,所以说我觉得你还是要注意一些这样的事情,再一个就是,我不知道我出来以后,你说的这些话,跟你的内心是不是有一些扭曲的状态,我感觉你现在这个状态跟以前不太好讲,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你也有相对了解,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始至终(都在)讲这个人啊,那个人啊 ,我觉得你内心是有一种恐惧。
    是,你以前有被杀。有保镖跟着你啊你为自己的安全考虑,甚至比如说大家出去,你没有。你就这样的2点1线到公司,上厕所也蹲着几个保镖,这都能理解,但是我这件事你没有必要担心的。
    但是这件事我觉得你的恐惧来自就是对我的陷害,包括就是把我弄进监狱后,你还不忘记安排人,马建、张越大哥跟这个监狱打招呼,跟那个看守所打招呼,不断的想弄死我,陷害我。
    我觉得有这个必要吗?我有那么恐怖吗?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虽然不算知己吧,但是你喝多了能跟我说两句真心话,你打人、咬人的时候,你第一次想起来的是我,高向阳(音译)啊谁啊,到医院去把你控制,到醒来以后,你能说“老弟你来了”啊。我们这方面的友谊呢,你没有必要恐惧,你觉得你诬陷了我,你想要抢公司。当年你可以实话实话么。再一个就是你已经把我弄进监狱了,你还怕啥。我觉得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不知道是你的意思啊,还是马建他们的意思。
    其实当年你陷害我呢,我可以给你讲讲当年的故事,你怎么看。你说当年等于是朝阳(音译)转让给你的公司的时候,华德(音译)公司有些纠纷,你为了不愿意承担这个法律责任,你想让兄弟帮你承担这个雷,兄弟我这个东西接过来以后呢,把这个事件处理清楚了,然后你觉得大金马(音译)你又想往回要,往回要呢你直接说啊,直接说兄弟就给你了,你又说中纪委某领导要,打这个旗号,这一来二去呢说法说多了后,咱们电话就发生分歧了,我说你骗别人行,别自己骗自己啊,你就开始用恶劣的语言攻击我。
    从这个上面我们就开始产生一个纷争点,产生一个纷争点不要紧,就是说谈,小风(音译)他们找我要,说给我几千万,几套房子,这也是咱们见面好好聊聊,这些东西都是些什么啊,都是些无所谓的事,这个本身也都是人家赵立安、郑介甫的东西,我们只不过通过公司这个两个项目,我们成长起来了,还给人家、还给你这都不是太大的事,结果你为了要这些东西,你就开始让马田(音译),让咱们河南裕达的保安,让你那河南手底下的兄弟,然后带人冲到公司,原计划、原来的老套路就是直接把华泰抢走就完了,结果没想到华泰的公章拿到北京办事,没抢成,我们把公司打散了。
    我们上访无门,在河南你的确有些影响力,公安不敢管,政法委不敢管,还有没办法我迁走了躲你,这样还不行,我躲到内蒙的时候,我让了一步还不行,还不行,你就开始写匿名举报信。通过高辉、通过安全渠道找首都机场。说我什么带毒带枪啊,垄断首都机场,我除了坐飞机意外,就没去过首都机场,我说你编这个信啊,编的太了。
    我们之间那么多年,你编诬告信,你编的靠谱点。这个不行,你找克森特(音译)老公 ,又告海关总署公安局,说我走私。这个不行又批到天津市局,说我冒充警察,说我抢什么华泰公司,利用黑恶势力手段,威胁赵立安,这个不行,你又利用高辉、你大哥马建,批给北京市局,说我敲诈你这个那个的。我说这个后期你通过郑州公安局、内蒙公安厅、通过这些渠道转了一遍信,你当时想要华泰,你为什么不说是你的啊,而你从来不敢提这个是你的。
    河北找到马建、张越,承德市公安基层协调好了,但是还缺一些管辖,缺上层领导的一些批示啊,部长他们批,批完以后,承德也查了,最后查证也没有你说的情况,也就放弃了。
    但是我也许是让你逼疯了。你想啊六个公安机关天天来找我,我的企业能正常经营吗,我跟我的家人每天受到威胁,你还找黑社会到我们老家,时不时寄送点孩子上学的照片什么的,你说我没有安宁的时候,我能不举报你吗,我举报你也是敲打敲打你,让你警醒。
    举报到安全部,也让你跟高辉、马建收敛收敛,没想到这个信转到你大哥马建那里去了,当时就开始威胁记者,当时也觉得怕东窗事发,就在你取得明德证券(音译)取得巨额财产下,然后让高辉带着安全部的人把我抓了,跟你这些保安,还把我的车砸的乱七八糟。
    然后把我交给承德市公安局,当时问询的时候,也没问我枪的事,当时承德市公安局以我非法持有枪支罪拘的我,当时枪的事一句没问,去了看守所,不管是你安排的干警还是这看守所犯人。
    我给你讲讲当时监狱的事,我是怎回事,这里面是有专门的公共监室,里面有专门管事的犯人,管事的犯人对我有些体罚,所以说这些人有死刑犯什么的,他们希望得到些消息新来的人,希望得到立功受奖,希望得到减刑。
    我进去以后你那些兄弟,包括小郭栋斌(音译)安排了人,所谓的黑道大哥,牢头,老大安排人就开始收拾我,当时劳动做花圈,就有订书器,订书钉,就问我有无枪。这些小孩就想立功,他们不知道后面的渊源。过了2天就被郭栋斌、承德市局提了,拴在提审椅上折磨我。其中有两件件事安排特别到位:一是承德小干警,郭栋斌称你就是死定了,你得罪我们老板了,我们老板是郭文贵。也得罪了我们系统老板了,张越。你还得罪了国家的大哥,马建。1、2、3跟我讲清楚以后,我告诉你三件事:1、民族证券的事,设计到河北的重大利益、我们领导的重大利益,你闭嘴,如果你不闭嘴坏大事的话,我就弄死你。2、华泰的事我们也知道,你这冤枉的,你自己想办法写笔录,转给郭文贵,这事你还有出路,要不然你就皮肉受苦。3、你的四套房子,你在证券当执行董事的时候,你是职务侵占,你把这事说清楚,不说清楚我们会弄你。基本就是这么个套路,弄铁椅子上,老虎凳,可能大哥你当年也做过,一坐就是7天7夜,熬到你致幻为止,这是第一次。第二次的话,在外提也是这个场景,这个场景你那个兄弟郭栋斌就开始了。
    一开始我是实事求是的讲的,有不满意的地方就按照他们的要求修正,不修正的话就是大塑料袋忘头上一套,快窒息的时候,嘴上捅眼儿,让你呼吸,就这么来回折腾3天半。我最后也是服了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担心,(因为)家人在看守所存点钱啊,让买生活用品,律师也要求会见,这时候他们担心我会吧知道这些情况告诉社会、媒体,去社会上呼吁这些事情,又将我转移到承德县的看守所。在承德县看守所基本上有十来天、二十来天转移监室,封闭跟外面的联系和消息。
    这些确实是高辉、郭栋斌等人亲自盯着,不让犯人跟我说话,让我跟杀人犯待着,待着铐子、镣子。就一路走过来,还算可以吧,在承德市局,安排专案组长王有杰(音译)啊告诉看守所怎么折磨我,但是毕竟看守所基层还是不错的,国家还是有法治的,他们没有意识到的。虽然是最严格的监管,我也有了一个保障生命安全的地方。
    还有一个就是,到了承德县,你们兄弟4个为了拿下4套房的事,逼我承认职务侵占,我一直说这个是郭文贵签批的等等情况和过程,为什么给我4套房,我直接没有这个权限,你(郭文贵)也非常清楚你是怎么给我的,为了拿下这件事,这等于是郭栋斌、唐志玲(音译)的,前面看守所,后面刑警队,提出去没有监控,他们就拿烂木杆打我几个小时,拖回去,看守所狱医不收,跟领导协调后收了,当时监室30多人都签了字,按了手印,我跟打我的那个小孩打我的证据,我手里都有,当时狱医也都有签字的东西。这个你放心,最后下场你也好不了。我想说的是这些人确实对你挺忠诚的,你将来回来以后,别忘了你这些兄弟。
    当时监室30多人都签了字,按了手印,我跟打我的那个小孩,打我的证据,我手里都有,当时狱医也都有签字的东西。这个你放心,最后下场你也好不了。我想说的是这些人确实对你挺忠诚的,你将来回来以后,别忘了你这些兄弟。
    这个事件过去后,承德县觉得还不行,按照职务侵占转到围场看守所关了起来,这个时候开始审查、起诉、一步步往下走。在围场县,也是都有安排,单独关押等。
    一直到了2012年一审二审结束后,在判刑的时候,有一个主审法官,把我叫到房间称,曲龙你这个事挺冤枉的,我告诉相关法官了,我觉得你没什么事,但是我觉得看着领导、看着今天这长枪短炮的没法给你看到头,说你有个思想准备,别害我。
    所以说,你这两个大哥确实厉害,你安排的公检法确实到位,一直压倒基层法院、办案单位、检查机关,没有办案权就把你批捕了。没有管辖权这些程序就给你判刑了。这个程序违法也能做。确实你大哥的力量和手腕确实到位。
    到了判完刑,开始执行个人财产的时候,你还有个法院王局长找我说,既然你已经开始没收财产了,现在你公司账上有几台车,宝马760、X5,吉普啊,在中营(音译)公司,其中确实有一部分你出的钱。要我说,你赶紧把3000多万的车从公司剥出去吧,没收了你也拿不走,我说这不是侵犯其他股东利益吗,还有其他股东,你这样我跟你做个交换,你把这个车做个笔录,给郭文贵无偿划走,然后给你家人的一套房子留下不给你卖。
    我想也是,当是也没准备,省的自己犯罪财产都被没收,给家人留套房子吧也算是做点什么吧。当是很绝望就按照他的意思办了,结果这个还不算,一直不让我去监狱,财产没有执行完,正常的话半个月执行裁定就下来,把我放在监狱,就是这个执行没弄完,还有余罪余案,就放在看守所继续折磨我,后来家里人通过呼吁、信访等才进入监狱。可见你大哥控制的多强,正常去服刑都不行。
    5月下的判决,9月1号才去的监狱。第一个上城监狱(音译)监狱是15年有期徒刑,看守所把我送过去待了一天多,又按照所谓大哥的要求,把我送到承德第五监狱,这个是司法部的严管监狱,到了监狱还不算,把我放在了严管监区,里面全部是涉黑的、暴力的、贩毒的高危人群,都是判死刑、死缓等人群。放到里面劳动,不断劳动、不断折腾。
    我没想到的是,我也是因祸得福,如果是在承德监狱关着,有这些小干警、郭栋斌的势力,我可能2年真的活着出不来了。
    当时谢建升焦作的案子出来以后,了解到些情况。了解到情况就是,你担心他当时翻案,因为你当是办事太不结实,都是假的东西。你就是通过大哥张越、马建把我们转走了。转到保定市,河北最高警戒级别,关杀人犯、死刑犯、1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监狱。最终转到这里,我现在也是清楚,这里是封闭消息,我也减不了刑,这样到一个新的地方,这三月不让你跟家里联系通电话,那三个月不让你挣分,减刑成绩都没有。这么转来转去你就完蛋了,你啥也没有了,你就是得服刑服满。再一个就是精神压力很大。这个确实是有人给你设计,又有懂得人在体系内给你出主意。
    在保定监狱还算可以,虽然你商量跟这些大哥有交代,用最高级别的监管等等去整治我。这个监狱还是有监狱法和相应的制度,只要是参加劳动、正常的生产生活,跟其他犯人一样。只不过见家人毕竟困难,通信联系收到监控,这都没什么。
    这也没什么,结果到这个08年的大概8月份左右吧,这个谢建升就是把这个案子可能是重新又启动了,公安部指定焦作管辖,然后呢就是,就是把我提到了这个焦作公安局借出办案,结果借出以后呢,可能是当时你们也没发现这个事,就让这个焦作钻了个空子,去了以后就开始这个,办案民警就开始跟我讲啊,你这个出来不容易,结果第二天、第三天河北就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震怒,就是这个跟监狱系统,就要把这个人要回去,监狱系统跟我们协调好几次,但我们这个案子没办完,我们肯定不能把你这个给还回去,放心我们保护你安全,结果没多长时间,可能在焦作公安局办案期间,协助配合也就待了大概20多天吧。
    20多天以后呢这个就开始,突然有一天晚上,监守门哗啦一开,然后进来一个大高个,大高个长得呢这个长得也挺精神,比我还高,可能有1米9,1米85那样,然后一个老同志,然后说你是曲龙吧,我说是,然后跟我走吧,然后过去以后,到了门口,因为在监狱看到过有领导照片嘛,就是实际河北监狱管理局的局长,这个某某吧,我就不提名子啦,然后出去以后在给我往车上押的时候,拷个镣子都上上以后说,这个高总,我们把这个人到位了,放心吧今天就往河北押,听着你这个哥们儿高辉还真有本事,能指挥当地,河北当地监狱管理局的领导,肯定也是你大哥在后边这种结构,所以你这帮哥们儿为你的事儿,或者说为他们自己的事儿还真是卖力气。
    回到河北以后呢,担心我再去跟办案单位去沟通,再去呼吁这个事儿,然后呢就是给我关到了邯郸监狱的小号,所谓这个小号呢,我给你讲讲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那就是咱们普通的单人床,大概两平方米、三平方米的一个小地方,然后走动呢几乎是没有地方,二三十公分,一个两米长的床,然后是一个防盗门,防盗门下边有一个小门,很矮,大概是离地三十公分,三十公分的一个小门,是干嘛的,是给你喂饭的,给你喂吃的喂喝的,就是这种东西,然后每天就是一个窝头,再给你点儿粥,再有一个呢就是你这个吃喝拉撒全在里边,这个你也跟老龚(音译)讲什么门板料这个,这儿都有,大铁环门板料,这样就带着铐子、镣子在里边待了可能20多天吧,给的那种衣服被子都能站起来,就是那种,就是什么严管级别的呗,什么越狱犯呢、什么不遵守监规监据打架斗殴的才关到这里边来。
    被关了20多天,在里边吵,后来因为我确实吃也吃不了、喝也喝不了,身体出问题了,然后当时的监狱长呢,这个人还是很正直的,考虑到我身体确实有问题,跟上边多次请示以后,经过监狱管理局领导批准,给我放到入监队(音译)了,单独关押,这个单独关押是什么呢,找四个犯人看着我,也不许出屋,就大概那一个屋子里放六张床吧,中间有个小过道,就是这样的屋子,走到哪,后边跟四个人,这回我就是说状态就跟你什么时候呢跟你的状态差不多,跟你从家到公司上厕所门口站四个保镖,基本就是这个状态,但是你外边穿的是西服,我在里边穿得囚服。
    我为啥给你讲讲这段呢,让你也感受一下,你早晚得回来,提前感受感受这生活,你也不陌生不恐惧。这样呢,在邯郸监狱待了大概四十天以后,身体稍微好一点了,身体能稍微吃一点流食了,就开始给我转到了张家口监狱去了,我当时一听说转到张家口监狱,我这个头发一炸,因为这个我知道呀,当时这个咱们承德专案组组长王有杰(音译),就是承德公安局局长,通过办我这件事升官了嘛,调到省里哪个总队当政委,是当啥提级了,最后到张家口当公安局长了,我说这又回到大哥你这控制范围之内,这不得弄死我,弄死我这回,回去以后呢,结果到了张家口监狱呢,虽然是高级别严管,因为我身体不好嘛,再往小号关呢,可能有问题,一体检说一关这个人就关死了,然后就给放到了还是入监队(音译),还是原来的那个状态,四五个犯人,这回加了,六七个犯人看我一个人,大概看了有半年多吧,也是不让跟家人通信,不让跟家人联系,就是这个人呢涉及国家安全,所有人不许跟我接触,包括干警,就是监区,所谓监区长啊,一个监区领导,主管副局长,狱政科长就这几个人能接触,但是这几个人都不碰,基本上见不着,就是有什么生活上的个人要求也就都是避而远之吧。
    就是这样,看了一段时间呢,后来可能是觉得我跟这个监狱这个犯人之间呢包括这些干警之间呢,可能就是熟了,再有一个是也能开始挣成绩了,待半年了应该能挣成绩了,又按照你们的要求,转到监狱医院,监狱有个医院,医院里边,病房里边去关押,比那个房间还要小了,一点儿的小房间,这回呢单独看押了,白天就我一个人,晚上门一锁,白天门一锁,就我一个人,就是回来有一些出工的犯人回来,我们六个人一个屋,就这么个状态,这好在什么呢,稍微宽松一点儿在哪呢,没给我调出去,王有杰没给我调出去,没折磨我,是因为你那个大哥马建就出事儿了,这个呢是后来听说的额,咱们也不是太清楚当时这个政治生态是啥样的,也不清楚马建出事儿,就知道稍微宽松一点了,还是那样,不让你出去,不让你弄,这几天给我折磨的确实眼睛也近视了,花了,因为老在一个屋里,日光灯天天24小时开着,天天晃着你,都不行了,这种状态大概到了你哪个大哥张越出事,大概4月份5月份,5月份就有专案组的同志找我了解情况,这个张越出事,了解完这个监狱也挺震惊,因为当时可能是你这个大哥张越给这个监狱管理局的领导打的招呼,意思高级别监管,严管,外边可能就有爆料了,你跟他真个关系,怎么迫害我、折磨我,我说社会上就有人呼吁、有人知道,监狱就给我放松管理级别了,不严管了,从单间给我放出来了,你可以去参加生产劳动了,基本上就是这么个过程。
    就是我给你讲,在监狱里边的过程,你有什么担心的,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即便你把我害进去了,你这么转来转去的有多大意义,能封闭住什么消息,般的坏事不只在我一个人身上,你就是,别人的事后期呀,包括什么陈志尧、林洪道、夏平······你说一路走过来,你有老朋友没有,全是新朋友,或者就是说利用你这种信仰佛教、孝顺父母的这种东西,你自己的财富光环,给大家造成一个假象,你这个东西对朋友够意思,信仰佛教、善良啊、孝顺父母,你这个朋友绝对可交,然后你这种财富、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就靠在你身边,靠在你身边之后,你就利用这种利益诱惑把我们吃干榨净之后,一脚踢开,这是好的,不好就是我这个结局,弄到里边,再不好的,就是我这个结局算好的,命大的,九条命,没死了,要不然也让你给弄死了,基本上就是这个状态。
    
    所以说,我现在就是想,佛教就是讲这些轮回啊,以前你拜佛信佛,那时候我不信佛,蹲了监狱之后呢,就是有些机缘,家人送了些佛经啊,看了看读了读,开始信,我现在特别信这种东西,因果六道轮回,什么时善啊、五戒啊这种东西,就说你这个佛教徒,看你今天这种状态,这是犯大戒,第二喝完酒以后,打诳语又犯大戒,三一个,你恶意中伤很多人,我认为这个没有意义,现在这个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反思反思,再有一个我觉得你,这个状态,就是以前你喝多了以后,特别明显的状态,又咬人又打人,又拿猎枪打人的,我觉得现在就这种状态,你现在就做这种直播节目,再喝这么多酒,这部崩溃了嘛。
    
    少喝点酒,别喝那么多酒,在节目里这种车轱辘话翻来覆去说,前边和后边合不上茬,就是看着没兴趣,还有就是你不能自圆其说了,你原来这个喝酒状态那个风采你拿出来,理性地说一些事,客观的说一些事,这个东西看一看还行,现在你这个不是成小丑了嘛,所以我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再有一个就是你这个胡说八道的精神,原来咱们在一块的时候,以前王有杰没出事的的时候 ,是王玉洁还是王有杰,你这两个杰我分不清,就郑州那个市委书记,上你们家后海,然后到那去一会儿,你这儿喝茶聊天,正喝着茶呢,你说书记你现在别出声儿啊,领导来到我这儿游泳,你千万的回避,你就拿这个说事儿,实际上呢有什么领导来,咱们自己心里都清楚,包括就是你们老家那个书记,就是聊城那个书记,叫什么的那个书记来,来以后当时周元(音译)给你那张纸,你就在那念,我今天的安排啊,十点钟,这个艺谋导演我得见,但是中午呢艺谋导演得跟我一块吃饭,咱们今天这个公主来,就说领导人女儿怎么怎么样,说这个东西,其实这个东西咱们在边上看,那张行程表我在边上看我就想乐,这个可以咱们骗骗别人行,给大家看,咱们为了造势、为了给老家人营造一种氛围、为了将来你的生意可以理解。
    有的时候呢,我想就是咱们七星刚开业的时候,餐厅嘛,我也请一些朋友吃饭,你也请一些朋友吃饭,过来你敬酒的时候你就说,老弟你这个朋友千万别出去啊,咱们的国母来,国母就是说当时咱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夫人,后来我呢当时这个人也是不谙事不懂事儿吧,年轻也直,不是大哥你骗别人行,你别骗咱们自己啊,我毕竟干几年警察,国母来了得什么警卫级别,咱们这些人都得清空,所有这些东西都得做安保做安检,我说你这儿胡说八道嘛,你骗别人行,你骗自己兄弟有什么意思,然后你弄个大红脸一转身就走了,过两天你忘了就接着说这些事儿。
    我觉得你这个没多大意思,一点儿新意都没有你,这种事情说来说去,说来说去,最后就把你自己人格都毁掉了,包括你说家人,郭强咋看你,郭美咋看你,那俩孩子多好啊那俩孩子,多淳朴俩孩子,郭强打架,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当天我都去给他平,郭美是胖丫头没啥心眼,那俩孩子确实也不坏,你说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生殖器盗国,又这个那个,你这个佛教徒就犯了口业了,我今天都不想说这些事儿,我本来及时原来素质不高,有的时候也是张口骂人,但是这几年通过看一些东西少了。
    这些口业你不要再犯了,你说你天天磕头拜佛你心理部扭曲吗, 你说佛祖看到你后是什么感觉,你最后找到你心灵内在的东西或者观内心的东西能观的到吗?
    
    你既然说你信仰佛教,读了很多佛经,跟我讲佛经,包括给我讲道德经道家的东西,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心经层面你也在讲,观自在菩萨,星神波若波罗蜜等等,讲如何观内心的本性,如何磕头、有恭敬之心,要心诚,对人要用诚不用巧,不要耍小聪明,我在你身上学习了很多东西,但是现在看到你说的东西,证明你当年就是在表演,在骗人,就是在设计我们这些人,用这些让我们跟你交朋友,把我们资源榨尽。
    
    你看,我意识到这些问题后,我觉得世界是不平的,都是轮回的,因缘果的,所以说你现在造孽下场会很惨。
    
    祸不及家人,你不要再这么说了,嫂子庆芝、加上郭强、郭美他们将来怎么看自己的父亲,一个胡说八道的父亲,在他们心目当中逐渐你的位置就没有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拥有多少钱有什么意义,你再有钱,天天多少万的酒、雪茄、名牌有什么意义,都是特别俗的东西,将来我们都是尘归黄土,佛教讲的万物一体,所有都是相互支撑的,也没有一个独立的自我,没有一个独立的郭文贵、曲龙能单独生存。
    我们当年的友谊甭管好事也好,坏事也好,能把盘古证券建起来,都是靠所有人集体的力量,集体的智慧才有了这两个项目的成就。
    
    你不要再这样做了,你再这样做你以前所有的成就都会被全部抹杀。而且你的家人包括下一代都会痛恨你。你怎么让第三代人看这件事?不要给孩子再造孽了。
    关于恐惧,你不要再恐惧,你内心不怕你恐惧什么?咱们以前做的一些事平铺直叙给大家讲,既然干了坏事了,我承担,我帮你做了什么挪用华夏基金的事我承担,这个我都不怪你,既然当时咱们都那么难,为了当时共同的事业。
    你当时送我股份,我能不努力吗,担点责任担点风险我都干,今天这些事都过去了,收敛收敛吧。
    
    我也在劝你,就是说,每天都是3柱香,磕头、敬佛。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敬了,是不是心诚,这些东西你要反思了,是不是真正孝顺父母,你就是这么孝顺父母的吗?就是这么心诚的吗?你就是这种状态胡说八道,对朋友,对祖国、对民族、对政泉的吗?
    
    另外,我们要讲实话,这些人真正的对你有危害了,你可以讲,没有危害你去胡说八道你会伤害到很多家庭,包括中银公司夺走,你为了毁灭证据,我跟小丽当时没办法,办了离婚保了点股份、保了点股权。但是你控制了股你还是让郭栋斌去弄。
    但是人家张梅(音译)的股份,没招你惹你,把人家挂网上通缉,人家没在家,把人家的股份卖了。你为了啥?还不是为了灭失当年的证据,当年中银(音译)给担保了那么多钱,为了圆你那个谎,说你不欠中银公司的钱,不欠宝马的钱,那有多大意义?说白了我要是拿出证据来,除了那个钱就是宝马修理费你还欠100多万。
    
    小肖的事,你当是那么困难,肖借你几千万,你把房子卖给人家。我被抓进去以后,这个房子你不给人家,最后逼着没辙平价退给你几千万。然后在奥运会最困难的时候,咱们兜里、公司账上20万都没有的情况下,小肖给你垫了2000多万装修售楼处,我给你担的保,这全靠兄弟这张脸,弄完以后,你找民警威胁人家,到现在钱也没拿回来,你说你这是什么心态,你损不损?就包括咱这些朋友,你都这么干,你说你将来在社会上怎么混?虽然你会跑,但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你不觉得很神奇,都能看的大哥你在对面聊天···.
    其实我也挺想你,就想跟你说说这些事,也是劝劝你,当是你帮我们这些朋友,在政权公司,接回来那些项目的时候,你手底下用的亲戚、员工、审计部招的人。这不是越审计越少,比如说咱们进来10多个亿,他们越审越多,审出13个亿,最后咱们商量请中介审计,审检额按百分比给人家。人家给他审出来4个多亿,得给人家一个多亿,你后悔了,说1个多亿能请多少多少,不给人家钱。当时都是我靠这张脸担保的,没钱接自来水也是我担保,没钱做路边广告牌、电缆电线都是我给担保的。这不都是中银上的事吗。民族证券,印名片,让去谈不都是因为中银公司吗。这些建筑公司,包括中铁建、中建一局的工程担保不都是都是中银。
    虽然是为了毁灭证据,但是你做的太损。你是一点活口也不留,你把企业拿走了,家里人没法生存了,钱没了人没了,再把员工打散了,证据灭失了,去了把证据拿走就得了呗,(结果)还让保安找好几十人,去中银把我的老员工打伤了。你于情于理于良心过的去吗?原来这些人都帮助过盘古政泉,帮助过你郭文贵,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件事,我觉得你做这些事都是内心的恐惧,你请那些保镖,你就是2点1线,从家里到公司,你连第3点没有,到外面饭馆吃个饭都不敢。
    不是说摆阵式,就是3哥被杀后,有人报复你,为啥怕报复,你不是老做坏事吗?
    
    你就像我这种跟你交往的朋友你坑我钱,施工单位也是,垫资施工,帮咱们干完活,也不是咱们挣不到钱,挣到钱了也把人家轰走,不给施工款,最后又通过打官司把人家黑了。
    所以说你的心,没有老朋友,都是新朋友,就是坑这个坑那个,我估计你也有这样的本事,以前在美国生存,你没有盘古的钱、没有这钱那钱你照样活着,你这张嘴行啊,中国、外国朋友你都能坑!
    
    所以说你不要这样了,我今天可能说多了,中间看了你那些东西,我有累又想看,又有种鄙视的感觉。又觉得你没什么提高,又想让你好一点,所以说,我怀着挺复杂的心情。
    佛家讲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就跟你聊这么多吧,我状态也不太好,过个一两天,我再看看你有什么跟我说的,我再给你聊聊。

2017年9月23日曲龙律师讲述如何用法律武器击破郭文贵对曲龙的构陷

我是曲龙的辩护律师,既是原围场县人民法院办理曲龙职务侵占罪的辩护人,也是曲龙在河北省高院提审案件中的辩护人。

围场县法院在2012年,以曲龙犯有职务侵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017年9月1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的终审判决撤销了原围场县法院的对曲龙有罪判决的判决书和承德市中级法院的裁定书,宣告曲龙无罪,且该判决系终审判决。
漫长的六年半,终于等来了还曲龙清白的这一天,回想这六年多的时间,作为一名法律人和从业多年的律师,我深有感触。曲龙的案件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对将来可能出现的艰难困苦有了预计和判断。
2011年3月31日,曲龙的家人电话告知我,曲龙在北京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掳走,在抓捕曲龙的现场,留下了各种狼藉的场面,汽车被砸,其他作案工具散落遍地都是,而且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人哪里来的。当时我就告诉曲龙的家属,赶紧报案,向有关部门说明情况,但是随着案件的推移,我们渐渐了解到,这是承德警方在北京对曲龙进行的抓捕。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律师,我感到这次抓捕十分特殊,因为曲龙并不是暴力犯罪,同时也不是一种现行犯罪,这种暴力抓捕必然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在得知曲龙被抓捕到承德市之后,辩护人曾经向羁押曲龙的看守所提出过会见的申请,但均被以涉及国家安全和涉密等理由拒绝会见。在办案期间,承德警察郭某某曾到天津找我,以谈话为名,对我进行恐吓。他对我说,曲龙得罪了他的老板,我问他,你的老板是谁。他告诉我,叫郭文贵,号称北京第一人,郭某某还说,他的老大是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全程督办这起案件,让我在这期间,做事小心点,不然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作为一名从业近30年的律师,我感觉到承德警方的一名小小的办案民警,对辩护人实施肆无忌惮的威吓,说明背后的某些人的特殊关系是不简单的,背后一定有非常黑暗或者非常深的故事。在以后发生的几起事件中,我明显感觉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
在曲龙被抓走几个月后,我第一次见到曲龙,在看守所,当时曲龙的眼部、鼻子的上方都还留有余伤,明显是遭受暴力击打所造成的。曲龙对我讲,在羁押期间,多次被承德警方提讯到所外进行询问,在所外期间遭受到了警方暴力殴打,所以留下了我看到的伤。
作为曲龙辩护人,我认为承德警方有刑讯逼供之嫌,因此我提出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个问题,但被曲龙劝阻了,曲龙考虑到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孩子,怕对他们造成影响,不让我提出申请。但是他坚定的告诉我肯定有人能替他作证,包括看守所的狱警、以及同监室的其他人员,这样我稍微心安了一点,又继续为曲龙依法进行辩护。
后面有几起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案件审查起诉期间,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作为辩护人的律师有权查阅相关案件的卷宗,但围场县人民检察院的的个别人员只部分的向律师提供了相关案件卷宗进行查阅,而对涉及案件最重要部分的程序卷宗,一直拒绝向律师提供,即使这样我还是向围场检察院提出了书面意见,但直到开庭前,检察院仍然拒绝提供曲龙案件相关的程序卷。
在律师阅卷过程中,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儿。抓捕曲龙是在2011年3月31日,其用的手续是2010年10月份承德市公安局对曲龙的立案,当时立案的罪名是涉及私藏枪支罪,抓捕曲龙是在2011年3月31日,但是刑拘载定的日期是2011年3月29日,而卷宗当中关于指证曲龙非法藏有枪支的书证,包括案件来源、报案材料等,没有半页纸能体现出来也没有证人证言和其他书证。

特别是这起案件,由于承德警方是异地立案,应该有公安部的指定管辖权,但是我查阅了全部卷宗,该指定管辖并不存在。由此我断定,这起案件是一起违法立案、违法侦办的案件。结合后续承德公安局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我认为这起案件是,郭文贵授意,在张越的干预下,承德警方部分办案人员制造的一起假案,利用这起假案,对曲龙实施了抓捕和构陷。
在卷宗多次体现,曲龙被所外提讯,办案机关不在规定场所询问证人,涉及到大量书证存在不真实的情况,鉴于此,在曲龙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在围场县法院,辩护人提出由于程序卷宗没有按时提供给辩护人,所以辩护人无法判断该案的一些证据来源是否合法、程序是否合法,拒绝开庭。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围场县法院仍然做出了对曲龙的有罪判决,判决曲龙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由于该案存在严重的程序问题和实体问题,在征得曲龙同意后,辩护人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辩护。上诉的主要理由是该案严重的程序违法,但承德中院对辩护人的上诉意见和上诉理由没有重新进行考虑,裁定维持原判,这样曲龙被送进了监狱开始了长达六年半的服刑。
在此期间,作为法律人,我坚信此案由于程序违法使得此案失去了公正公平,曲龙的案件是一起冤假错案,是一起郭文贵为掩盖其犯罪、勾结张越等人致使承德政法机关的个别败类构陷曲龙,致使曲龙冤狱的一起错案。由此就开始了我们漫长的申诉过程。
曲龙是2012年5月被终审判决并投入到监狱开始了牢狱生涯,但是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在2013年1月份,即曲龙案件结束半年多之后,承德市公安局部分办案人员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曲龙的爱人和公司财务总监抓捕到承德,当时的目的就是,在其他办案机关办理与郭文贵相关的案件时,阻止周莉等人向办案机关提供相关资料,同时把郭文贵抢夺公司财产的证据予以灭失。
在2011年曲龙案件一审前,我就写出了律师的辩解意见,在辩解意见中我就提出了,这起案件是郭文贵为了掩盖他的犯罪事实指使他人作伪证,并由办案机关违法办案做出的一起冤假错案。从曲龙案件开始到现在,到拿到曲龙案件河北省高院终审无罪判决前我一直持这种信念。
曲龙案件,特别是十八大以后我们看到,在呼格案件、聂树斌案件等等案件中,司法机关纠正这些案件,使呼格案件、聂树斌案件有了公正的司法裁决。正是在这种大的形势下,我们看到了党中央依法治国的理念和全面维护司法公正的坚强决心,使我们增强了对曲龙案件翻案的决心,我们的申诉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对案件进行了全面的复核和审查。
在复核审查期间,原先作证曲龙犯有职务侵占罪的相关证人,都变化了当时的证人证言,都指出了当时郭文贵指使他们作伪证的详细过程,相关的书证也在提审案件中予以了充分质证,原办案机关的违反司法程序的问题也得道了高度的重视,在此情况下,经过再审开庭,最终判决曲龙无罪。
曲龙无罪的这起案件历经了六年多的时间,但是他的结果能够充分体现出我们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逐渐在深入人心,党中央维持司法公正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曲龙案件的最终改判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也满足了全国人民对曲龙案件所体现出来的——人民群众对公共安全、司法公正和权益保障的一种期待,这起案件对我职业的一生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
https://youtu.be/Z1imJgg2yto

xxx2017年9月22日,曲龙详解郭文贵构陷曲龙侵占四套房始末
今天想跟你聊聊我那案子四套房子的事儿。
当年是你承诺给我50%的股权,我也是尽心尽力帮咱们两个项目做事儿,到08年5月份,政泉这个项目,保利80%的股权咱们救赎回来了,你就把政泉项目直接交给我,我就开始任执行董事,运作一段时间后,之前一些琐碎的事都解决了,我们有一些住宅开始销售了,逐渐偿还一些债务,逐渐资金回笼,逐渐社会上的声誉也好了起来。
这时候你找到我说,现在咱们已经开始预售登记了,老弟你为我做这么大贡献,为公司做了这么多事儿,但是现在公司还在高负债,干脆大屯儿(音译)沿街有两万多平米商业,给你登记到你名下算了,然后把这个给孩子。我说算了吧大哥,当时融资成本那么高,咱们公也么缺钱,还是能卖就卖了吧,几个亿一年也有几千万的利息的,现在这么困难,咱们先做事儿吧,其他以后再说。
可过了没多久,你又跟我讲,原来咱们盘古办公室装了几套样板间,你说老弟这是一个朝向最好的,给你一套,回家跟家里人也商量,跟老立(音译)也商量,老立(音译)说算了吧,孤零零一个项目那么大,600多平米,每个房间都很大,房间数少,老人又在这边,我们在那边住老人家在这不合适,咱们也别要这个东西了,后来我就拒绝了。
拒绝了没多久,你又讲究,政泉所有顶层房子都没卖,有个10号楼,上边四套是最好的房子,把这个给你吧,有两套房子你一打通,给老人住,留两套给孩子,这个大哥一点心意,就送给你。没当时答应你,我说跟家里人商量商量。正好杨晓丽(音译)说了一下,杨在海南出差,就跟我说大哥几次跟你说这个事儿,不行你就要了吧,不然认为咱们贪人家后边股份什么东西的,你就把这个收了算了,反正也没有多少东西,几百万块钱的东西。跟家里人商量完后就找你,你就给弄了批单,我就提了出来,就说我来公司没多久,虽然是以股东的身份加入的,但好多人也不太清楚,老员工都没给房子,你一下子给我四套,大家会有想法的,我说你就说处理关系吧,回公司就这么讲吧,然后你就在批示文件上签了字,说按曲总的意思办,这样你就给杨玉英(音译)、李涛(音译)、郭玉梅(音译)什么的,就你侄女,打了电话,安排欧文办了手续。后来有一套房给了曲威(音译)了,也是一个帮助过咱们的哥们,剩下三套房就放到小丽名下了。她当时在海南出差也没在家,我当时找不到身份证,顺手有他的身份证就放她名下了。
到09年初,华泰买裕达写字楼时,你可能觉得我跟你分心了,用政泉物业把四个亿的资金控制住了,将来可能跟你打官司,采取其他方式对付你,这个其实你也多想了。后来呢,你就开始找我的茬儿。政泉所有审批报销的单据,还有一批优惠房的事儿,你就列了一个大表,大概到09年34月份,你很严肃的把我叫到你办公室,你说,你这个不像话,执行董事期间给公司造成六七千万损失,我说哪有的事儿,你就把表拿出来了,其总有29套房,当时优惠审批的单据,后来我一个个跟你讲,四套房你送我的,那25套是在政泉的股份抵押给保利期间,你着急用钱,我给你担的保没有做预售登记,就先收钱后卖房。我说如果是保利股份我们回购不了,不能给人家办预售登记,是不是我得还上这钱呀?当时是你急着用钱,在北京生意圈里没人借给你,是我给你借的,你现在要反悔吗?你说,不是这个意思。然后其他报销的事儿我又给你讲了讲,好多报销的东西其实买了之后是放到你加了去了,说清楚后你下不来台就把杨英叫来骂了一顿,杨英也不好说什么。后来我一看你的状态,我也有点寒心,我说大哥这样吧,反正这几套房一直在政泉账上挂着,也不好平,政泉跟中银之间有很多账,利息款、担保费、宝马修理费什么的,我说干脆抵账算了,也没几百万,咱们哥俩没必要搞得那么清楚,你说,那好吧,杨英你跟曲总把这个事儿办了吧。
然后回去之后我起草了个东西 ,把这几套房子放到中银公司账上,做了个抵账的财务手续,我把协议合同就交给杨英了,没着急往回拿,因为我们当时的关系还没有紧张到那种程度。如果要拿那个章,我随便叫谁弄就拿回去了,没想到我们两个能打起来,你用这种手段去黑我,去害我。
后来,你要华泰股权,发生你抢公司没抢走,一系列陷害的事儿,没成功,然后你就在这上边做文章。后来是通过庭审和律师我才知道,你怎么把这个东西销毁的,怎么让李涛(音译)、杨英(音译)作伪证的。这个过程你做的是不是有点昧着良心呀。还有一个我就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有设么意义?
即便你害我了,华泰的股份不给我了,50%的股份不给我了,我也没有这个想法,想要你这个东西。这章呀都在我手里,我随便盖两张纸、弄两个承诺书不就完事儿了吗?我何必到今天这种状态?
我看了看你的视频,前言不搭后语,我觉得你应该反思反思,从新组织组织语言,把视频弄短点儿,慌撒圆一点儿······所以说不要这么做了,做人稍微诚实一点。
之前你老给我讲佛经上边的事儿,金刚经第一段我还印象挺深,“······”。前边在讲佛祖也是人,也要乞食、打坐、休息,弟子问佛法累了也要讲,就是说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做人做事儿首先诚实是第一位的,首先平和是第一位的,你现在的状态就是进了魔道,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称自己是佛教徒,早晚烧香,你说佛祖看见了会是什么感觉?
我今天说这么多就是再劝你一句,不要在这样了,不要再给子孙造业了,这些东西都是轮回的。你自己承担不了这个业障的时候,你的家人就得来承担,所以说还是说点实话,讲点真话吧。
再一个回来后,好多朋友也在问,郭先生是不是真认识什么领导啊?我就乐了,咱们是利用这个光环营造一点氛围,我们都是东北出来的孩子,都是老百姓家孩子,我们有多神啊?你就胡说八道认识这个认识那个,你我谁不了解谁呀,咱们都是在东北那个小地方出来的,所以不要在那样讲了。

今天就说这么多吧,过两天我状态再好一点,和家人再转一转,看到什么新鲜事物、好的东西再和你分享,出来以后确实发现周围有很大变化,我希望你也早日回来,也看看我们身边一些事儿一些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你说的东西大家都很清楚,在哪里都能看见,你瞒也瞒不了,骗也骗不了,不要在自欺欺人了。祝你在美国心情好,咱们老人身体健康。

https://youtu.be/tabwlSbxvN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8708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转发郭文贵爆料遭湖南警方抓捕的释大成和尚已获释 (图)
·王岐山出局与郭文贵有关?他会不会被清算
·郭文贵情妇涉洗黑钱在港被捕 返内地爆料 (图)
·19大召开 爆料富豪郭文贵社群媒体被禁声 (图)
·黄汉中律师会见因郭文贵爆料被抓捕的赵勇通报
·元老齐齐现身力挺习总 直接打脸郭文贵 (图)
·郭文贵争议之际 中向美遣返一红通嫌疑犯 (图)
·曲龙揭郭文贵未曝光秘闻:郭文贵的“蓝金黄”
·郭文贵自爆班农登门造访称两人有“共同目标” (图)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图)
·揭盗国贼郭文贵勾结中共政法势力害死刘晓光的真相 (图)
·中国公安部:郭文贵“绝密文件”系伪造 (图)
·郭文贵与北京当局在美国华盛顿较量 (图)
·郭文贵美国首场记者会: 揭密遣国安赴美 盗国贼欲绑架十九大 (图)
·郭文贵举行记者会,再次宣称中国权贵高度腐败 (图)
·郭文贵的假印章、假文件“造假实验室”曝光 (图)
·北京有人不高兴 郭文贵演讲被推迟 (图)
·郭文贵再被消音 与美公众对谈被取消 (图)
·郭文贵美国首场公开秀被“推迟” (图)
·十九大前 郭文贵脸书又被屏蔽 (图)
·是无关其实是有关 — 吴祚来谈郭文贵爆料与王岐山出局 (图)
·张杰博士:我为什么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滕彪: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文贵事件述评
·郭文贵的饺子 细微处见真章
·盘点西方主流媒体舆论缘何抛弃郭文贵
·禁声后郭文贵是时候考虑回国接受正义审判
·郭文贵妄图通过社交媒体控制舆论的阴谋已破产
·班农见王岐山,又见郭文贵,到底想干啥?/北木观察
·美司法部长塞申斯讲话预示政庇控制要加强,对郭文贵不利
·郭文贵爆料背后的“猫腻”
·分析郭文贵的恐惧心理
·郭文贵:性压力谎言
·郭文贵一心想“政庇”
·郭文贵的美国真人秀
·郭文贵:从哈德逊演讲取消看他如何“自导自演” (图)
·郭文贵末路:美国驱逐郭文贵十八个理由
·从夏业良和曲龙事件看“小人”郭文贵
·郭文贵集团“盘古会”才是真正的“盗国贼”
·郭文贵伪造绝密文件令人捧腹
·解析郭文贵爆料 合法外衣下的不法勾当 (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