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隋牧青律师:苏州徐文石、顾晓峰寻衅滋事案通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14日 转载)
    2017年4月7日上午,我受托赴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要求会见以寻衅滋事罪被指定场所监视居住的维权人士徐文石,法制科工作人员电脑查询后并未发现徐文石的案件登记情况,说明办案单位并非相城分局,而是另有单位。法制科负责人联系上级领导后称会尽快回复我可否会见,理由是警方有权顺延48小时安排律师会见。警方如此阻延律师会见的把戏我已见多,当即表明,警方应依法尽快安排我会见徐文石而非有权决定我能否会见,48小时内安排会见的规定系因故所致的最迟安排,不应成为警方无故阻延律师会见的挡箭牌。简单申明上述观点后,我便即刻赶赴相城区检察院控告相城分局违法行为:
    
     1.《指定场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未载明监居地点,令辩护律师无法径赴监居地会见徐文石,与相关法例及惯常做法相悖,不合理也不合法。

    
    2.警方自我扩权,非法阻延律师正常会见嫌疑人。
    
    3.警方内部办案程序异常,出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通知书》者与办案单位并非同一单位。
    
    4.徐文石的户籍地、长居地均为常熟,其被控行为发生地应为常熟,本案依法应由常熟警方管辖,相城警方有越权管辖之嫌。
    
    控告期间就相关法律问题与相城检方也进行了必要沟通。检方认为,被监居人法定义务之一是:会见外界人士须经警方批准,即被监居人会见律师也须经警方批准。我即刻反对:被监居人的法定义务不及于他者,律师并无会见被监居人须经警方批准的法定义务,检方观点混淆了被监居人和辩护律师二者的法定义务。
    
    检方问及徐文石被抓的可能原因,我认为可能系以下三个因素的集合:
    
    1.多年参与维权。
    
    2.不听从地方政府号令,执意旁听影响颇大的范木根案庭审。(扣押物品清单中可见)
    
    3.苏州大抓捕期间,未完全遵从相关部门的招呼,接受一些境外媒体采访,披露了苏州大抓捕的相关情形。
    
    4.为苏州大抓捕受难者联系聘请及接待人权律师。
    
    控告笔录完成后离开相城区检察院,已是上午11时30分许。
    
    午餐后赶赴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再次要求会见以寻衅滋事罪被指定监视居住的顾晓峰,直属分局与相城分局不同,警卫森严,只能门卫通报等待接见,经过半小时许的等待,有工作人员奉命取走我的所函及委托书,称会给我回复,拒绝其他交谈。
    
    下午四时许,将要离开苏州城之际,接到相城分局电话,再赴相城分局领取了一份《不准予会见通知书》,不准会见的理由是侦查中发现徐文石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律师会见须经警方批准。这种可笑的伎俩,我已在许多人权案件见识过。我当即表明观点、立场:
    
    《通知书》的理由完全不成立,徐文石的罪名系寻衅滋事罪并非危害国家安全安全罪范畴,徐文石迄今并变更罪名,如果侦查中发现其人涉嫌其他犯罪,应正式确定并通知其家属新罪名,否则应可推定警方在随意找借口非法阻止律师依法会见。接待人员无意与我论辩,我表达了观点后即离去。
    
    按照警方的逻辑,别说徐文石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宇宙安全亦可信口捻来,问题关键在于:无论何种罪名,程序上必须先予正式法律文书确认并及时通知家属。
    
    自2016年9月8日苏州大抓捕,十几位维权人士相继疑因言获罪,罪名分别为扰乱法庭秩序罪(王明贤等)、寻衅滋事罪(徐文石、顾晓峰、胡诚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戈觉平、顾义民),迄今无一人获律师会见!
    
    苏州大抓捕,法制遭大规模践踏的又一成功范例。
    
    隋牧青律师
    
    2017年4月9日 (博讯 boxun.com)
47515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云飞案:隋牧青律师谴责成都武侯区法院侵权违法
·隋牧青律师会见陈云飞时遭警方传唤
·黄力群、隋牧青两律师获释 其他人命运将揭晓 (图)
·隋牧青律师回家续被监视居住 浦志强戴定位装置 (图)
·被大抓捕的隋牧青律师:暂时因病得以返家
·狱中政治犯王清营就其酷刑控告感谢隋牧青律师的艰辛付出 (图)
·隋牧青律师被与世隔绝 不准看报仅供育童读物 (图)
·隋牧青律师遭软禁状况曝光:只准看育童读物
·郭飞雄对隋牧青律师遭强迫失踪及非人道对待担忧
·狱中郭飞雄:对隋牧青律师遭受待遇感到担忧
·刘正清律师:隋牧青案通报递交会见申请十日无音信
·刘正清:隋牧青案通报递交会见申请十日无音信 (图)
·笑 蜀:隋牧青,维权路上“死磕”的拼命三郎
·广州律师隋牧青被以寻衅滋事罪带走 (图)
·隋牧青律师:探访陈云飞小记 (图)
·隋牧青律师: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煽颠案开庭记 (图)
·隋牧青律师:唐袁王煽颠案阻止拍照被殴打经过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清营通报
·隋牧青:抗争屡遭残酷报复——会见王清营通报
·隋牧青:病情加重但不屈服——湖面一舟会见通报
·刘正清律师:隋牧青律师二三事
·隋牧青:维权路上的拼命三郎/笑蜀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隋牧青律师 (图)
·八九一代翘楚,南国法律界奇士——隋牧青律师 (图)
·隋牧青:律师会见区伯受阻,呼吁公民声援
·隋牧青:我为什么尊敬区伯
·隋牧青律师:改革现行羁押制度是消减、监督警权的有效途径
·隋牧青:要求人大批准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之公民呼吁
·访隋牧青律师:从郭飞雄案现状看公权力违法
·隋牧青:连州案第一次开庭纪实—律师团的抗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