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文贵围猎华泰:中国式巧取豪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04日 转载)
    
    2015-03-26第46期
    导语:一笔价值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资产,吸引了一群各怀心思的人,开始了长达10年的相爱相杀的争夺。这一次盘古会主人郭文贵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围猎华泰

    郭文贵围猎华泰:中国式巧取豪夺


    郑介甫与谢建升至今都还滞留海外,望洋兴叹。他们没有料想过:初中未毕业的山东商人郭文贵,会将他们逼入资产“被夺”、全国通缉的进退维谷的境地。
    在此之前,身为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称:环渤海)董事长,郑介甫长期享有中国引入航母第一人的光环。作为河南省小有名气的企业家,谢建升一度还被评为“影响中国改革的优秀人物”。
    2014年,他们不约而同地察觉到:情况有了变化。导致他们远遁海外的那个人,这一次或许遇上真正的麻烦。
    2014年下半年,因一场戏剧化的商业争夺战,郭文贵备受关注。彼时,郭文贵实际控制的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政泉控股,前身为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与北大方正集团,为争夺民族证券控制权,上演了一场商业恶斗,最终导致北大方正集团前CEO李友等人被带走调查,而郭文贵也再一次避走海外。
    2015年1月,中纪委通报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调查,在有关郭文贵与李友交恶的多种传闻里,马建成了关键人之一。
    谢建升觉得:或许重返国内,拿回本该属于他的资产的时机快到了。
    

偷天换日

    
    2006年是改变郑介甫与谢建升此后命运的关键年份。
    这一年,郑介甫以股权质押的方式,向谢建升借款1100万美元,以支付此前购买基辅号航母所需的佣金支出。此后数年,围绕这笔股权所发生的故事,就像诅咒一般,令相关当事人或出逃海外,或身陷囹圄。
    根据郑介甫对《棱镜》的回忆,从事证券交易出身的赵云安于2004年跟随他工作。2005年底,环渤海集团资金吃紧,赵云安对郑介甫称自己能为环渤海集团融到5000万现金,条件是自己必须成为环渤海旗下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法人代表。彼时,环渤海是天津华泰的控股公司,而天津华泰持有上市公司津滨发展股份公司(下称:津滨发展,股票代码:000897)大约1.8亿股的股票。
    迫于资金压力,郑介甫完成天津华泰的法人变更手续。2006年下半年,赵云安成为天津华泰董事长。然而,赵云安承诺的资金却迟迟未到位。不久之后,天津华泰持有的津滨发展股份进入市场流通,郑介甫及时解决了资金难题。郑介甫告诉《棱镜》,尽管赵云安未能如期完成融资,他也并未立刻提出法人代表更换事宜。《棱镜》未能联系上赵云安核实上述说法。
    2007年,随着牛市一路上涨,天津华泰持有的津滨发展的股票价值一路飙升。董事长赵云安多次以不同价格,减持大约7000万股的股票,共计套现7-8亿元。郑介甫称,赵云安用其中一部分资金,进行股票投资获益1.3个亿,却告知郑该投资血本无归。
    除此之外,郑介甫对《棱镜》表示,2006年,赵云安通过私刻公章、伪造签字等手段,非法转移天津华泰控股公司股权,占为己有。
    2005年底,由于环渤海旗下一些项目资金链吃紧,为防止银行将天津华泰持有的津滨发展的股票用于抵债,郑介甫通过复杂的股权安排,将天津华泰移到环渤海集团之外。
    郑安排王晋钧、赵云安和李明炯三人通过不同主体,为其代持天津华泰的股份。具体安排是:王晋钧实际控制的北京银邦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后改为焦作银邦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银邦),拥有北京世纪泰和投资有限公司(后改名为北京凌云投资公司,简称,世纪泰和)40%股份,赵云安与李明炯分别持有世纪泰和30%的股份。世纪泰和持股天津华泰61.5%股份。
    按照郑介甫的说法,赵云安通过私刻银邦公章以及伪造王晋钧签字,分别于2006年10月16日、2007年3月31日,通过两次股权转移,最终将银邦持有的世纪泰和40%股份,转至和达创新。这意味着,赵云安个人实际持有世纪泰和70%的股份,进而直接控制了世纪泰和所持有的61.5%的天津华泰的股权。
    根据《棱镜》拿到的一份来自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的笔录显示,赵云安实际控制北京和达创新有限公司(简称,和达创新),还通过其他渠道收购,持有天津华泰约11.5%的股权。
    换言之,通过一系列运作,赵云安实际控制了天津华泰大约73%股权的处置权。
    
    华泰四个亿故事公司关系图
    郭文贵围猎华泰:中国式巧取豪夺


    

捞人计划

    
    2006年郑介甫向谢建升借款时,用于质押的正是银邦公司的股权,彼时谢建升看中的正是银邦间接持有的津滨发展的股权。
    2008年,郑介甫在整合银邦资产过程中,发现银邦持有的世纪泰和的股权凭空消失。不久之后,郑介甫报案,5月23日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对赵云安立案调查。
    郑介甫与其他知情人都对《棱镜》表示,赵云安出事后,其妻子白昱找到赵的同学虞晓峰。虞晓峰是天津华泰董事,也是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投资)副董事长,郭文贵是盘古投资董事长。
    根据虞晓峰在上述笔录里的供述,白希冀借助郭文贵的能量,了解下案情的严重性以及能否“帮帮赵白安”。包括当事人郑介甫在内等不同信源向《棱镜》透露,经彼时仍在财政部任职的白昱和郭文贵实行的“捞人计划”后,赵云安于2008年6月下旬取保候审。
    虞晓峰和另一个当事人曲龙的笔录都表明,取保候审的赵云安在7月份在盘古大观与郭文贵见面。聊天中,郭文贵表示由于楼盘开发,政泉控股资金比较紧张。赵云安表示,为感谢郭文贵的帮助,愿意借款3亿元给郭文贵。为难的是,天津华泰的各种公章仍扣押在天津公安局,无法进行资金转移。
    此后郭赵合计,通过达成一笔并购,双方各取所需,具体方案是:郭文贵实际控制的政泉控股,以不超过3亿元的价格,收购赵云安持有的达和创新全部股份。收购后,郭文贵将达和创新单独持有的2500万股津滨发展股票,连同达和创新账面上的资金,转给赵云安,价值超过一亿两千万。但在天津华泰梳理完债权债务关系之前,郭文贵可以暂不支付3亿元。
    期间,曲龙成了郭文贵执行上述计划的主要操盘手。曲龙与郭文贵在笔录中声称,双方相识于1998年,之后由于经济上的往来,用曲龙的话说,“成了不分彼此的兄弟”,2008年5月到8月,曲龙被任命为政泉控股的执行董事。
    郑介甫及其家人对《棱镜》表示,郭赵合作期间,赵云安还要求郭文贵设法将郑介甫立案通缉,他方能践行双方的合作协议。在此之前,郑介甫曾到海淀法院起诉赵云安非法转移世纪泰和股权。2008年奥运会后,郭文贵以郑介甫涉嫌职务侵占向郑州公安局报案,正在澳洲出差的郑介甫因被立案通缉而滞留海外。
    郭文贵围猎华泰:中国式巧取豪夺


反目成仇

    
    至此,对郭文贵而言,天津华泰本可以落袋为安。然而,从天而降的这块馅饼,最终引发郭与昔日“不分彼此的兄弟”反目成仇。
    作为郭文贵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垠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文中垠公司)董事长曲龙成为郭文贵收购天津华泰,并进行资产转移的具体执行人。
    2008年,和达创新完成股权变更后,郭文贵成为天津华泰实际控制人。因担心此前股权纠纷存在的风险,郭文贵计划,以天津华泰向政泉公司购买房产的方式,将天津华泰账上现金转移到政泉控股。
    根据曲龙后来在上述笔录里的供述,以及《棱镜》获得的一份政泉置业写给天津华泰的支付令,由于政泉控股公司涉及经济纠纷而被冻结账户,2008年8月和10月,天津华泰分两次,将约4亿转至中垠公司账户,交由后者“理财”。
    从《棱镜》获得的相关支付令文件可以看出,此后,政泉控股通过支付令,让中垠公司帮政泉支付青岛商务以及建工集团等2个多亿的工程款,采购3车辆。剩余的1个多亿,最终被转至郭文贵妻子岳庆芝控股的空壳公司。换言之,政泉控股因此欠了中垠公司4个亿债务。
    为了抹平这笔债务,根据曲龙以及郭文贵旗下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总经理马成的笔录,郭文贵策划通过制造虚假合同解决这个问题。具体安排是:天津华泰(2008年9月迁址郑州,并更名为源润公司)拟购买裕达置业价值约10亿的房产。
    按照协议,华泰股份支付2个亿的定金,对应违约金也是2亿。据笔录里曲龙和马成的供述,此后只需要再补一份违约合同,即可合理转移华泰股份账面上的4亿元资金。马成在笔录里承认,事实上,当时裕达置业的相关物业已经在银行做了抵押而无法进行售卖。
    在此期间,郭曲二人开始离心。
    据谢建升透露,赵云安先后三次转账给郭,总计3千万元,作为“捞人计划”的酬劳。赵对此颇为不满,并找到曲龙向郭转达适可而止。
    在与曲的交往中,赵云安曾向曲龙透露,天津华泰的资产,除了账面资金外,还包括津滨发展股票以及其他不动产在内等总价值30亿的资产。知情人告知《棱镜》,得知这一消息后,作为郭文贵并购天津华泰的执行者,曲龙并未将情况告之郭文贵 。
    此后,郭文贵通过相关渠道得知曲龙和赵频繁见面的事实以及天津华泰资产实情后,随即撤销了曲龙在政泉的执行董事职务。两人交恶。
    
不得善终

    
    这种分歧也反映在二人笔录中。郭曲二人对于2008年9月后,天津华泰资金转移的前因后果的描述,以及控股天津华泰的和达创新的实际归属权的说法,各执一词。
    曲龙表示,天津华泰划拨的账款,是中垠公司为政泉控股代管,政泉需支付相应托管费用。郭文贵无法支付给赵云安的对价,而将和达创新转让给曲。郭文贵在笔录中表示,曲龙是擅自将资金转移到中垠公司。在郭文贵追讨后,曲建议政泉以支付令的方式将资金转移回去;并且在担任执行董事期间,曲非法转移和达创新相关股权。
    事实上,早在2005年时,郭曲间也有过不愉快的往事。当年,盘古项目资金吃紧,面临着随时可能被叫停的危机,曲龙前往湖南长沙融资,后因政泉控股未能及时还款,曲龙被当地公安以合同诈骗逮捕。据知情人士向《棱镜》透露,尽管曲龙的案子后来撤销了,对于曲龙被抓一事,郭承诺要进行补偿,但最终并未兑现。
    因华泰事件而渐行渐远的郭曲二人,在2011年进入不死不休的争斗。曲龙于2011年,主动向媒体透露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存在问题,以期对郭形成压力。2011年1月包括《经济观察报》在内的媒体对政泉控股收购民族证券进行了质疑报道。据了解郭曲交恶过程的知情人士向《棱镜》透露,这彻底激怒了郭文贵。
    2011年3月31日,当日晚高峰,曲龙与司机在东三环被3辆车盯梢。车行至东南四环颂江南餐厅,曲龙就被河北承德公安经侦支队郭东斌、郭文贵保镖赵广东,以及时常出现在盘古会的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盘古会及相关人等事宜详见《棱镜》报道的《郭文贵和他的神秘盘古会》等数十人从副驾座强行带走。
    据现场当事人回忆称,双方持续了长达十几分钟的对峙,曲在车厢内试图拨打报警电话,最后,由高某等人用利器将前置挡风玻璃砸破,并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带走。最终,曲龙因职务侵占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郭文贵的合作伙伴,又多了一位身陷囹圄的人。
    2012年因为世纪泰和资产被转移走而倍感吃亏的谢建升,以赵云安、郑介甫、郭文贵、曲龙等人合同诈骗,向河南焦作市公安局报案,为此,焦作市公安局成立专案小组。
    谢建升告诉《棱镜》,此后两年,郭文贵通过高辉责令焦作市撤案,谢建升则开始了他漫长的上访之路。2014年6月,案件得以重新启动,殊不料,3个月后,专案组组长、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被调查,谢也因涉嫌行贿王而遭通缉,此后逃往海外。
    如今,谢建升觉得或许快到回家的时候了。 (博讯 boxun.com)
200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末日来临?郭文贵海外爆料惹关注
·与郭文贵较量意外扳倒马建张越 谢建升将结束流亡回国 (图)
·涉国安副部长马建案 郭文贵香港15亿豪宅面临强拆 (图)
·独家:郭文贵涉日本人在中国命案 将被公安部通缉
·中纪委巡视组约谈河南政法委副书记李承先,推给郭文贵 (图)
·郑介甫谈张越被双规:呼吁郭文贵“立地成佛”
·“盘古会”聚集高官巨贾 政法委书记张越当郭文贵“随从” (图)
·郭文贵"清障"干将张越或涉滥用职权罪细节曝光
·郭文贵“清障”干将张越或涉滥用职权罪细节曝光
·“河北王”张越被查 涉周永康、郭文贵、马建 (图)
·民族证券原董事长赵大建失联 系郭文贵得力干将
·民族证券前董事长赵大建被查曾与郭文贵有交集 (图)
·《南华早报》消息人士:孟建柱要求美方遣返令完成郭文贵
·郭文贵被举报通过中泰信托卷走10亿
·豪门女婿车峰起底:曾联合郭文贵收购美国公司
·曝"数字王国"股东车峰遭查 或因卷入郭文贵案 (图)
·传郭文贵握有高层光盘 内容或涉李长春 (图)
·财新起诉郭文贵 要求数家媒体撤稿
·胡舒立及财新 北京香港同时起诉郭文贵
·谢建升:中国商场的滚刀肉郭文贵,他是逮谁咬谁(音频)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陈维健
·王国梦:曝光郭文贵一家户籍资料 (图)
·姜维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姜维平:场景转换,郭文贵最后的疯狂
·华颇:李友的三弟在反击郭文贵吗
·李晓晔:胡舒立该不该回应郭文贵?
·华颇:郭文贵替“大老虎”发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