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情夫虐童案"受害女童今日手术 已昏迷一年多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1日 转载)
     轰动全国的河南“情夫虐童案”受害者——三岁多的小辛怡昨天住进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今天下午,她将接受分流管手术,如果闯过这一关,已昏迷一年多的小辛怡有望醒过来。
    
    河南情夫虐童案受害女童今日手术 已昏迷一年多


    小辛怡躺在病床上。北京日报 图
    
    小辛怡的父亲张少峰和妻子刘姣利2013年结婚,同年生下女儿辛怡。张少峰常年在外打工,因夫妻关系不睦,2015年,张少峰和妻子协商办理离婚。当年8月起,刘姣利与邻居赵跃飞同居。据刘姣利描述,赵跃飞性格暴虐,不仅多次殴打虐待已一岁多的小辛怡,还用烟头烫孩子的大腿根部、手掌,用刀割破孩子的手指、胳膊和腿部。2015年9月17日晚10时,小辛怡哭闹起来,赵跃飞竟用浴巾捆住小辛怡手脚,把孩子头朝下狠狠往地上撞,此后,把孩子倒立约半小时······这一次,小辛怡没有再哭闹。第二天早上7时许,刘姣利发现怎么叫孩子都没反应,经医院诊断,孩子大脑出血、重度颅脑损伤,引发重度昏迷。此外,孩子全身多处划伤、挫伤、烟头烫伤。
    
    小辛怡的不幸,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一个300多人的爱心妈妈团渐渐形成,成员都是普通人,来自河南、上海、北京多地,她们把小辛怡当做自己的孩子去疼爱,帮助带女求医的张少峰。来自北京的林林是“妈妈团”的成员,小辛怡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时,林林就去看望过她。第一次进病房,看到小辛怡头上缠着纱布,小小的、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林林眼泪就下来了,“从那一眼起,我就再也放不下这个孩子了。”
    
    去年8月,小辛怡来到北京,在北京大学康复医院治疗,林林一周要来四五次,给孩子按摩、拍痰、喂饭,陪她说话。“孩子熟悉她的声音,林林一唱儿歌,辛怡就会笑······”张少峰哽咽着说。小辛怡的“北京妈妈”还有很多,她们专门做了张排班表,每天,都有不同的“妈妈”从五棵松、前门、通州等地赶到位于回龙观的北大康复医院,照顾小辛怡,无人爽约。
    
    “妈妈”们很担心小辛怡的病,因为她一直没有醒来。有专家断言,她会永远睡着。与小辛怡同病房的有一位因车祸重伤昏迷的患儿,有一天,这名患儿醒过来了,“妈妈”们心中升起了希望,她们辗转找到为那个患儿主刀的首儿所神经外科主任张冰克。张冰克当天就给小辛怡做了会诊,他认为孩子醒过来的可能性有50%,但需要对孩子头部分流管的位置进行调整,解决她脑积水、颅压高的问题。张冰克还为小辛怡找到一位业内知名的催醒治疗专家。张冰克说,由于孩子脑萎缩严重,加之昏迷时间过长,醒过来只是第一步。
    
    昨天,张冰克透露,小辛怡的分流管调整手术时间定在今天下午。“现在辛怡已不是她爸爸一个人的孩子了,她那么多个 妈妈 爱着她,等着她醒过来。只要孩子能活着,我们就绝不会放弃。”林林说着,望向病床,小辛怡安静地睡着,时不时还抬抬小手,打几声小呼噜······ (博讯 boxun.com)
1014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多地被曝幼儿园虐童:不能止于义愤要深层次找原因
·河北霸州一幼师被曝虐童"脚踹拖拽" 警方已介入
·呼市一幼儿园教师虐童 官方:该幼儿园属无证办园 (图)
·南京虐童案男童:若养母不要自己 就死在南京 (图)
·安徽虐童案孩子生母判两年四个月 法院称从轻处罚
·河南幼儿园全班遭针扎 涉事教师有虐童前科 (图)
·杜建锋:幼儿园虐童事件不能一再重演
·曝湖南发生恶性虐童事件 6岁孩子重要部位被砍断 (图)
·虐童案被告委托律师正准备上诉 称不为申冤为真相
·南京虐童案养母获刑半年 收养关系或被认定无效
·南京虐童案判刑半年 养母征琴不服写上诉状 (图)
·南京虐童案养母被判刑6个月 (图)
·南京虐童养母回忆伤害事实:打多长时间记不清了 (图)
·南京虐童案开审 被告人李征琴:我没犯罪
·南京虐童案受害男童及父母状告发帖人 已获立案
·广东汕头现虐童事件 姐弟俩被生父继母长期虐打 (图)
·南京检方不批捕虐童养母 男童亲父母曾多次求情 (图)
·南京虐童案追踪:养父是律师 养母与生母系表姐妹 (图)
·南京“虐童”养母李某某涉嫌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 (图)
·研究:内地四成妇女遭家暴 虐童虐老现象严重
·假如瑞安虐童案发生在美国
·虐童案只是教育制度的冰山一角/胡赛萌
·被虐童工哭喊着:爸妈快来救我吧/刘海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