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梁小军律师:王全璋律师维权历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14日 转载)
    
     王全璋律师是一个质朴的人,很少言及自己的荣耀与成就。也许是因为我和他的交往时间多了一些,只言碎语间听到他提及自己早年的维权历程和受打压经历,也约略知道了一些他坚持维权的缘由。
    

     高智晟律师曾经在一篇声援709被打压律师和公民的文章中提及全璋律师。记得他说全璋律师为法轮功受打压者提供法律帮助比他还早,还曾经到北京来拜访过他。我不知道高律师什么时候开始为法轮功受打压者维权,但我确实听全璋说过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帮助法轮功修炼者维权,为被劳动教养者提供法律帮助,并因此而被山东国保或国安威胁,甚至被限制自由,被查抄。
    
     全璋律师200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打压始于1999年,那时整个国家机器全部运转,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群体极尽打压之能事,一时间,人们谈法轮功而色变。全璋那时候还在大学期间,就能用所学法律知识,站出来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不是一般的勇气和胆识!或许在他恢复自由之后,我们可以让他介绍一下自己当初站出来的起因,和他代理案件的过程和结果。
    
     过早参与维权案件带给全璋律师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还在他太年轻的时候就遭到来自于国家暴力机器的威胁、恐吓和侵害。他曾经告诉我他的东西被抄走过,他曾经被严密监控和跟踪。以至于在后来我认识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对外界细微的变化都很敏感,让我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全璋毕业之后,虽在山东省图书馆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但依然会利用业余时间去农村为农民普及法律常识。他一直没有离开过维权活动,离开过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倡导和维护。我不知道他的这种坚持是否和他早年的维权经历有关。
    
     来北京之后,他先在世界与中国事务研究所工作,后来到律师事务所开始做一名执业律师。2010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名不见经传,讲起话来拘谨。我知道他后来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的案件和异议人士的案件,每个案件都做得专注和辛苦。
    真正让他名声鹊起的是2013年江苏靖江开庭被拘事件。虽受此打压,但全璋并未退缩,反而越战越勇,2014年初,奔赴建三江声援被抓捕律师,再被警察施以暴力。
    
     他说过,他之所以后来不再做那些普通刑事案件和土地拆迁案件的原因,是他认为法轮功修炼者更需要法律帮助,而受助者群体的善良和诚信则让他更专注于案件的代理。我也曾听到他对那些委托人说:对于你们,无论我收多少律师费都显得太多,但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为了可持续的维权,我不得不收费,你们给多少看你们的能力吧。
    全璋律师就像一个空中飞人,整日奔赴在全国各地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辩护,很少有回北京休息的时间。我知道,他虽然劳苦,但并没有挣多少钱,被抓捕之前一直与妻儿在北京租房生活。
    全璋律师一直坚定地走在法律维权的一线,直至身陷囹圄。
    
     梁小军
     2016年12月8日 (博讯 boxun.com)
41614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709大抓捕案通报:王全璋李春富案退侦 李和平延期
·维权律师王全璋姐向中共强烈表示还我侄子上学权 (图)
·维权律师王全璋姐向中共强烈表示还我侄子上学权 (图)
·709维权律师王全璋姐在中秋节表示“月圆人不圆” (图)
·709遭抓捕的王全璋、李春富案审查又延期半月 (图)
·709大抓捕 王全璋儿子入学因国保“相助”再遭拒
·王全璋幼子遭株连“被失学” (图)
·余文生律师:关于8月8日、9日王全璋案情况通报
·王全璋、谢燕益案被移送检察院 李和平案退回补充侦查 (图)
·王全璋、谢燕益案已移送检,李和平退回侦查
·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发生在这两天的事
·王全璋律师的父母遭威胁 赵威代理律师要求执业权 (图)
·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寻夫王全璋
·程海律师:我为王全璋辩护(侦查阶段)(二)
·屠夫王全璋生辰 网友看守所外祝福 (图)
·程海律师:我为王全璋辩护(侦查阶段1)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亲爱的全璋,想念···
·李文足:寻找王全璋律师的律师王秋实
·王全秀:寻找我的弟弟王全璋——不平凡的2015年
·余文生律师再次寄发《了解王全璋案情要求书》 (图)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清云:无私才能无畏——写给王全璋、王宇律师
·陈建刚律师:王全璋律师这个人(全文)
·纪琼铭:王全璋印象
·王全璋妻子:致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王俊峰会长的公开信
·评王全璋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谢燕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