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徐秦:人权观察员亲临国家信访局上海大集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从对抗走向对话,就从你我开始
    
    博讯收到徐秦女士来稿,文章记述了她对上海访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的所见所闻,兹特发表于下。
    
    
        
    昨天2016年11月30日周三上午9:00多钟,我来到了到永定门西街,刚转弯就看见三五成群的人在扎堆议论。和我一起下公交的自称访民的男士告诉我:你要注意,手上或肩上没有东西的人不是访民是抓访民的驻京办(维稳)的人,小心!
    
    大概走了一百米左右,我就看到黑压压的上访人流,在国家信访局大门外左右两旁分两路排开,门里门外有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和各地驻京办维稳便衣,大路上有一些零星警车。
    
    访民队伍并非有秩序的排成一条龙队伍,混乱而拥挤。隔十几分钟,保安会打开信访办大门放一批人进去。每每此时,呼得一下,人头迅速攒动,强大的毫无秩序的人流蜂拥向前,造成许多老人妇女因身不由己,脚不沾地而发出叽叽歪歪的惊恐声!我的心随着无序潮涌的人流一次次紧束,奇怪的是,众多外围的维稳便衣,面对危险的挤压潮流谈笑风生,置若罔闻!
    
    正当,我准备离开时,看到了徐佩玲、戴中耀、崔福芳、范桂娟、谢金华上海访民。我忙问徐佩玲女士:“您进去了吗?”她告诉我:“今天太挤了,进不去。刚才有保安对我们说,两会期间人更多,有三人就这样被活活挤死的!”真假无法考证!也许只是吓吓上访的人,劝他们知难而退胡诌的。我又问他们,今天是不是上海访民大集访?她们说大集访是下午。
    
    于是,我就随便与访民聊聊,也简单翻看了一些访民手上厚厚的材料,了解到他们均认为自己的财产或身体是受当事人或政府欺诈、掠夺后又遭遇司法审判不公,似乎很多上访人员均有因上访被政府官派维稳人员非法绑架、软禁、殴打、关精神病院(不通知家属、不让家属会见)、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甚至以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等罪名被判刑入狱的经历。有些人拿了一摞摞材料喋喋不休诉述自己的滚雪球似的案情,估计尽其详述,每个人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们多是上访多年,有的十数年。绝大部份对自己的案子何时能够的到解决表示很迷茫又不甘心。
    
    他们中有认为迫害自己的只是地方贪官,对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的反腐满怀希望,觉得只要自己坚持上访不怕坐牢,总有一天党中央一定会为自己主持正义和公道;有的确似精神恍惚、疲惫困顿、絮絮叨叨的祥林嫂,茫然无助,我现场确实亲眼看到有一位不停的自言自语来回走动的疯婆子;也有像始终坚信自己是赵家人的阿Q一样,上访路上无论遭遇多少讥讽、磨难,均能始终保持对党的敬畏和对依法治民的战战兢兢的常态······
    
    下午两点多钟,我再次来到国家信访局门外时,信访局门口已不再那么拥挤,这时上海访民已经来了很多,大部分在大门外拉起的布绳子内,马路对面也有许多上海访民,大概来了300多人(只是估算)。绳子外面站着很多胸前或领口上别着有特殊标记——五个小五角星的红徽章的人,上海访民告诉我,这是上海驻京办的人,他们原打算今天在信访局门口举牌表达自己诉求的,但驻京办的人威胁他们,今天不许举牌,举牌就一定抓人!不一会儿,绳圈内有人在喊:浦东区的有没有?都过来!然后有人收访民的身份证,按各区分别拍照进去刷卡、交材料、走过场······
    
    因大门外到处都是别着五星徽章的便衣,无法找上海访民专访,我想退到马路对面去寻找机会,当我刚走到马路中央,就看到一帮警察围着一个大块头老人扭打吼叫。警察有的逮着他的衣领,有的拽着他的胳膊,有的推搡着他的肩背向信访局方向拖。因隔得较远,警察说什么我听不清,只听到那位老人不断喊着:“我是访民!”我问周围人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告诉我,他拍照了。我奇怪地问:不许拍照吗?好像早上没人阻止拍照啊?访民们告诉我,他是上海访民,一般不管。可是今天好像很特别。有人又补充说:没事的,照片删了,就会放人的。看此情形,我只好离开,但走到大门右侧,发现马路两旁停着数量比上午多的多的白色警车,乖乖隆的咚,从警车的数量和刚才抓拍照的访民的架势,上海驻京办人员:今天举牌肯定要抓人,不是恐吓,而有可能是善意的提醒!
    
    所以,我拍下了警车的照片后,迅速决定在国家信访办右侧,现场视频采访了上海访民因助选独立候选冯正虎竞选人大代表被行拘刚释放不久的徐佩玲女士:她向我介绍了她因医疗事故,法院枉判后历时16年的上访经历,以及她在经历了无数次上访不但无果,反被多次打压迫害后的感想。她说她不再企望自己能个通过信访解决问题,不再信任政府。她来北京信访只是想通过这一行为,呼吁全世界人民关注中国的人权和法治,中国没有人权,法制只是说说而已······
    
    刚结束采访,我的后背突然被捣了一下:“快跑!”我立刻将手机塞进口袋,拉起箱子就走。后来上海访民们告诉我,维稳人员追到我采访的地方,四处张望,嘴里还嘀咕了两句:刚才还在的,怎么就不见了?不过,没有再追,我安然撤离!
    
    其实,说实在话,随着中国历史和现实,正义和邪恶的碰撞,我在与基层警察、国保、维稳官员打交道时,确实感受到有些基层干警、国保、甚至维稳人员在他们执行上面非法命令时,似乎将枪口悄悄地抬高了一寸。我认为无论是否真的含有善意,我们都将作为他们潜意识里良知复苏和克服被上级打压恐惧心理的开始,我们将记录他们行为中点点滴滴的善意!也希望他们的上级也能有意无意地忽略他们的有意无意的过失!相信官民对话: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全民和解、和平转型一定会从基数最大的维稳官员和访民,国保和公民,法官和诉民开始!及底层公务员和普通老百姓开始!从对抗走向对话,就从你我开始!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中国人权观察员 徐秦
    
    2016年12月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37806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涉反腐上访 看《我不是潘金莲》 省长连发5问
·福建9村名上访绝望 在龙岩市政府门前自杀身亡 (图)
·政府给上访军人神回复:县政府管不了镇政府 (图)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图)
·少将上访?任代理副师长时才21岁,有可能吗? (图)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图)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图)
·中共少将也上访!对越作战英雄无端被送收容所 (图)
·湖北天门鲁爱姣在京流浪上访控告政府霸占土地 (图)
·妻子被打残还判7年,襄阳访民江建军上访伸冤 (图)
·复员军人万人北京秘密上访事件疑开始遭清算 (图)
·视频:专访来美国上访的马永田
·老兵从北京撤回后 广东老兵包围广东省民政厅继续上访
·视频:访民爬着上访 北京信访办警察将扔出来
·投诉:陕西三原张家窑民俗村经营户到省政府上访 (图)
·协助乌坎村民联合国大会上访记/姚诚
·河南一上访民师派出所死亡 家人遭警方监控强迫下葬 (图)
·陕西近千集资诈骗受害者省政府上访遭镇压 (图)
·山东访民抱团集体上访 (图)
·重庆警察阻胡贵琴G20期间上访 禁止在天网发文 (图)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 (图)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长平:依法维权绝望之旅 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联合国访民拦车上访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图)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都是冤假错案2 /杜阳明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杜阳明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徐永海 (图)
·赵国君:一位坚持上访维权的伤残警察的经历——郭少坤访谈
·曾广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上访族
·刘红霞:中国冤民档案馆愿接受占中者委托上访
·井悠:『上访』北京对话如履薄冰
·泣血的“草根声音”(三十一)——北大荒垦区上访问题调查/蒋巍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徐永海 (图)
·只有豺狼政府才阻止人民上访/白建平
·高亚洲:“零上访”不值得骄傲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