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西奸杀碎尸案真凶出现 4名被告已坐“冤狱”10年
请看博讯热点:奸杀疑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30日 转载)
    原题:江西奸杀碎尸案再审 4名嫌疑人服刑10年或蒙冤
    
     再审判决书
    江西奸杀碎尸案真凶出现 4名被告已坐“冤狱”10年


      11月30日,江西“乐平5·24奸杀碎尸案”将迎来再审。而此前,该案被法院判定的4名凶手已在监狱服刑长达10年。
    
      5年前,疑似真凶的出现,让这个轰动全国的大案,突然反转。5年后,这些曾经认定的“凶手”,将迎来怎样的命运?
    
      11月27日,难得的冬日夕阳,晒满中店村每个角落。再过三天,儿子黄志强的案子,将在江西省高院不公开再审。掐指算着日子,黄全正露出了久违的微笑。黄志强的案子,即16年前“乐平5·24奸杀碎尸疑案”。2002年5月,中店村村民程立和“交代”同案犯还有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
    
      黄、方、程、程四人至今服刑已逾10年。汪深兵在逃9年后,于2013年被抓,2014年6月被取保候审。汪缘何被取保候审?转机源自同村方林崽自认“是我杀的”。早已尘埃落定的5·24案,近十年后竟出现一案两凶?
    

  巧合?破案日正好案发两周年

    
      据景德镇中院和江西高院判决书,5·24案准确发案时间为2000年5月23日晚,警方接案为5月24日。
    
      “被杀的一个是超市老板,一个是漂亮女士。”时隔16年,村民小陈(化名)依然记忆犹新。
    
      死者蒋泽才生前在该村经营绿宝超市。当年5月24日清晨,其尸体在田间被发现。田间还发现了郝强带血的发夹、上衣、高跟鞋等。 “在田间,没发现郝强遗体,且至今没完全找到。”一位匿名的当地老警察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案发后,乐平公安局成立专案组,但2002年依然没突破。
    
      5·24案不久,2000年9月,时任乐平市交警大队大队长肖万松履新公安局长。两年后,调任德兴市委常委、公安局长。 乐平多名要求匿名的警察证实,2002年面对迟迟不能告破的该案,局领导压力很大。因为当年全省开展“严打”。
    
      这次行动,得到江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办的中国赣网证实——2月1日,3万余警力开展搜捕,拉开了2002年江西公安机关严打整治斗争序幕。 “这次严打中,5·24案专案组换将。”一位老民警称,新专案组破案神速。破案时间2002年5月25日,恰逢5·24案两周年。是巧合?面对疑问,该案律师张维玉想不明白。 记者前往乐平公安局,希望与主办民警邵杰联系。据多位熟悉该局人士透露,5·24案告破不久,邵杰从刑侦中队长之类的岗位,重用至派出所所长,如今任刑侦大队大队长。
    
      11月28日,记者来到该局刑侦大楼,希望见到邵杰。“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一位自称刑侦大队的警官阻止了记者。
    
  破案:五位不熟识的同案犯

    
      查阅一审、重审、终审三份判决,记者注意到,乐平公安局宣布告破的5·24案共五位同案犯,即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汪深兵在逃。
    
      “他们带走我儿子的名义,是涉嫌销赃手机。”程立和父亲程火生说,随后传来的消息让他愕然,也让另外四家不再平静——程立和“交代”劫杀蒋泽才奸杀郝强的“同犯”,还有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此后,黄、方、程三人被抓。汪深兵“逃离”,9年后被抓。
    
      判决书中,检方陈述了案发经过:2000年5月23日晚,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汪深兵五人带刀伺机作案。23时许,五人在田间小路发现蒋某才及郝某,上去敲诈。蒋不从,五人持凶器致其死亡。五人强奸郝某。用绳子将郝某勒死,将尸体抬到树林掩埋。次日中午,五人将尸块装入塑料袋拎走抛散。抢得伍千余元、手机、30元IC卡被瓜分。案发后,程、黄、方三人分别打电话给绿宝超市,欲敲诈十万。后怕暴露,放弃。
    
      程发根生于1968年,黄志强生于1973年,程立和、程发根生于1977年,汪深兵生于1978年。 “五人年龄悬殊十岁,要玩到一块去,四个70后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律师张维玉说,作为60后,程发根被抓时已32岁,有三个孩子。汪深兵陈述,他只与程立和较熟,黄志强和方春平只听过,程发根根本没交往。
    
      是什么线索将五人列为“同案犯”?判决书中,检方与法院未说明。乐平公安局也未回应。
  判决:未加说明的改判理由

    
      四位“同案犯”被起诉,检方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回乐平公安局补充侦查。“退回四次,足见当时结案多仓促。” 2003年,景德镇中院开庭。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程发根集体翻供。“四个娃娃大喊冤枉。”程发根父亲程文坤说,“可一审还是判了死刑”
    
      四人被移送景德镇监狱。“儿子见面就说:爸爸,我是被冤枉的!”方春平父亲方桂水说。
    
      四人提出上诉,江西省高院2004年1月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重审在乐平公安局进行,四人依旧喊冤。但景德镇中院于2004年11月18日重审判决:维持原判。
    
      四人继续上诉。2006年5月31日,江西高院终审判决,认定原判对4人所犯罪行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改判4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何为“具体情况”?判决书未加说明。记者注意到,在一审、重审判决书中,检方指控黄志强和方春平时,称两人还涉及1999年9月8日晚的一起抢劫杀人轮奸案。不过终审判决中,省高院认定:在乐平一凉亭内,黄、方伙同程文财杀死邹某某、轮奸熊某,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反转:被捂住嘴的“真凶”

    
      改判死缓后,四家踏上申诉路。时间来到2011年12月4日,在申诉艰难之际,5.24案突然反转。
    
      当夜,因涉嫌劫持三轮车女司机,中店村民方林崽被抓。21天后的12月26日,乐平公安局宣布:自2004年来,在乐平附近针对女性的20余起绑架、强奸、猥亵、抢劫、杀人系列案告破。作案人即方林崽一人。
    
      江西媒体援引警方通报,方林崽将女司机劫至山上,向其家属索要1万元,拿到8500元逃离。女司机丈夫报警,方林崽人赃俱获,警方搜出“短斧、自制匕首、绳子、3枚烟蒂及8500元”。方林崽谎称欲行偷窃,但经审讯交代了罪行,包括一起未报警的命案。 连续八年作案,对象多是女性,类似“甘肃白银案”的该案,被称乐平疑案。
    
      2013年10月30日,因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强奸、强制猥亵妇女和绑架案,方林崽在景德镇中院受理。被害者律师薛荣民称,方当庭承认蒋泽才为其所杀。
    
      景德镇中院和检察院证实此说法,均称因方林崽自认绿宝超市老板为其所杀,他所涉及的系列侵害女性案中止审理,目前已撤回检方补充侦查。
    
  再审:疑点重重“申诉路”艰难

    
      十余年,四位“服刑犯”及其家人,坚持申诉。
    
      方桂水说,在为儿子申诉路上,四人去北京、南昌、景德镇的次数,无法计算。在北京为节约开支,四人只能睡街边。
    
      围绕该案,律师界也高度关注。方春平律师张维玉说,先后有几十名律师参与代理,多名学者参与研讨,经分析、调查、取证,律师们一致认为是冤案。张维玉提出了真凶出现、荒唐的分尸现场等13项意见,遂与另外三人的代理律师,共同向江西省高院申请再审。
    江西奸杀碎尸案真凶出现 4名被告已坐“冤狱”10年


    11月28日晚,律师们在宾馆房间,进行最后一次案犯现场疑点辩护“路演”。
    
    来源:封面新闻 (博讯 boxun.com)
45705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乐平奸杀碎尸案即将再审 4人服刑10年是否冤狱? (图)
·著名维权人士陈风强出冤狱,经华西医院诊断已终身残疾 (图)
·村民卷入投毒杀人案坐冤狱 13年后被判无罪 (图)
·钱仁凤经历近14年冤狱 申请国家赔偿案将听证 (图)
·男子被控杀人坐10年冤狱 洗冤4年未获国家赔偿 (图)
·男子坐18年冤狱出来后父亲已去世 称不信执法者 (图)
·总编王寒非冤狱平反无期 《中国观察》下月复刊 (图)
·"国内已知被关最久冤狱犯"陈满23年后宣告无罪 (图)
·警察强奸女子致死其夫坐冤狱17年 二审获死刑 (图)
·云南巧家17女孩坐冤狱13年获释:恨自己没文化 (图)
·姚纳新三年冤狱出狱,艰困中仍坚信公义终会到来
·男子坐19年冤狱:每周去教堂 不纠结办案者责任
·男子坐冤狱17年 获国家赔偿196万元后创业上市 (图)
·贵州男子坐足冤狱20年 80老母奔走呼告雪沈冤
·男子蹲5年冤狱后用漫画描绘刑讯:被多人砍打折磨 (图)
·中国泛蓝联盟湖南骨干坐“6年冤狱” 谢福林获释
·赵作海坐11年冤狱所获65万赔偿已全用光 (图)
·湖南冤狱少年获赔46万 25岁称年纪大了 (图)
·商丘公检法合谋制造冤狱谋夺私人财产
·闯黑监狱救访民 丁红芬尝两年冤狱获释
·当一年江青秘书,坐八年秦城冤狱
·陈昌浩和四万将士:中国红军最大冤狱
·陈昌浩--红军时期最大的冤狱
·维权斗士王可玛冤狱期满回归社会/杜阳明
·戚本盛:若无新闻自由 势将冤狱处处 (图)
·无端遭抓捕,九年冤狱苦
·解决刘晓波冤狱的三大理由/鲍彤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牟传珩
·三朝经时艰,两国尝冤狱,三代连罪坐,一朝死“文革”/ 巴雅古特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北京律师与浙江官商沆瀣一气,制造冤狱侵吞资产千万元!
·侯金亮:女大学生被关10月冤狱岂能赔偿了事?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和谐社会与污水冤狱/冷月寒星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