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番禹火烧岗垃圾围城 20万居民与臭为邻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7日 转载)
    
    
(2016年11月,20余年前选址修建的火烧岗垃圾填埋场,如今几乎就在新生的城市之中。)
    
    两个月前,一场大火让广州南部核心地带的火烧岗垃圾填埋场(下称“火烧岗”)又一次上了头条。
    
    一个月前,广州番禺区城管局原局长周剑辉受审时承认,曾收450.6万元贿赂款涉火烧岗招投标。
    
    尽管位于南沙的广州市第四资源热力电厂即将投入使用,但直到2019年前,每天仍将有新的垃圾运送到火烧岗。垃圾山何时能消失,牵动着周边20万居民的心。

臭味笼罩的3个村庄 关门窗也不行 小孩常咳嗽易扁桃发炎
    
    11月23日,一股冷空气南下广州。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在番禺大兴中路龙美村牌坊下车后,就闻到伴随北风而来的酸腐臭味。
    
    以火烧岗为中心不到两公里的范围内,有3个村,分别为里仁洞村、江南村和龙美村。
    
    龙美村的村民阿超告诉记者说:“今天有风扩散一下,这个气味已经算好了,夏天刚刚下完雨,暑气从火烧岗底部蒸发起来的气味,真让人受不了。”
    
    龙美村位于火烧岗的南面,自1990年征用该村土地建设的火烧岗投入使用以来,村民多年来一直受到臭味的困扰。刚开始垃圾量还没那么多的时候,味道还不怎么明显,但到了2000年以后,村民们便生活在臭味笼罩之下。
    
    “问十个,十个都会说它臭。”今年43岁的阿超一直生活在村里,他回忆起火烧岗还没建起来时,那个地块是一片小山岗,里面有深潭,潭水供龙美村以及周边几条村庄在旱季的时候灌溉使用。“我们小时候都去那里游泳。”阿超表示,当年该地块被政府征收时,大家都尚未有环保的常识。“那时候吃都还没够吃,还怎么能管那么多?”
    
    该村另一名村民阿华,他的妻子在去年因癌症离世,还不到40岁。对于妻子的离世,阿华不愿再多讲。有村民提到,近日又有一名29岁的村民因为癌症去世。“刚刚从外村嫁过来我们村没几年。很多人都是因为癌症死的。”
    
    记者就此向村委会求证,村委会一名负责人张先生表示,村里对此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也不敢确定得癌是否由于火烧岗而造成的。“但像小孩子得呼吸系统方面的疾病容易一点,经常都会咳嗽,很容易就有扁桃体炎症。如果风往这边吹,真的难受极了,关门窗都不行。”

一路之隔的5个楼盘 别墅大量空置 科技公司因臭味招不到人
    
    
(2016年11月23日,火烧岗垃圾填埋场,垃圾山上未经处理的渗滤液。)
    
    除了3个村子外,随着番禺区的发展,火烧岗周围不到两公里的范围内,还有5个大型的楼盘——分别为万博翠湖花园、自在城市花园、锦绣香江、华南碧桂园以及金龙花园。
    
    将近20万人生活在火烧岗的周围,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火烧岗臭味的影响,在臭味最严重时,甚至有业主在阳台挂出了“臭”字以示抗议。
    
    其中,万博翠湖花园与火烧岗只有一条马路之隔,这个高档别墅小区里有不少的别墅都处于空置状态。在大门的保安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小区目前大概有100户业主,但由于填埋场臭气的影响,大多业主购房后未入住,选择将自己的房子低价租出去,可即便如此,还是很少有人会来这里租房子。
    
    在番山科技园工作的廖先生则说:“万博别墅区的人有钱可以不住在这里啊,但像锦绣香江小区的住户,人家不住在这里住在哪里呀。像华南碧桂园、里仁洞社区,他们本来都是来这里安家的,小孩学校都在这里。”
    
    以“绿色、低碳、环保”为主题的番山科技园,就在火烧岗的南面不到50米处,中间只有一座三四层楼高的小山坡阻隔着。由于在垃圾场旁边,廖先生的公司无法招到人,正准备搬走。“人家一来面试,发现很臭就不来了。”

一直被投诉却无法治本 “早想关门”,但当地暂无新垃圾填埋场
    
    近几年来,有关垃圾填埋场臭味扰民的投诉一直不断,然而收效甚微。
    
    在广东省环保厅的官方网站上,2016年10月27日就有关于火烧岗的投诉。
    
    该厅答复称:“番禺区环保局对该场进行每月不少于一次日常巡查,番禺区监测站对该场臭气进行每月不少于三次监测,对巡查中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及采样监测显示超标排放情况均进行了立案调查。”
    
    记者在番禺区城管局官网看到,11月24日公开的《火烧岗垃圾填埋场费用》指出,2015年,火烧岗生活无害化处理率和渗透液达标排放率均达到100%,投诉宗数从每日20宗下降至每日不到1宗。
    
    对此,番山科技园的物管表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拿一些文件,让在园区内工作的员工签名联名信向政府部门反映。“我们去过信访办反映,打过区长热线和市长热线,但都无果。”
    
    龙美村张先生则说:“打市长热线都解决不了,没有下文,我们看见公告环保信息,完全跟我们在这里的感受对不上,它说我们这里的空气指标非常好,但是我们感觉想要去死。”
    
    对于居民的投诉,在火烧岗内工作的一名负责人向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回应称:“说是扰民,是先有垃圾场还是先有楼盘?政府早想关它门了,也不想弄这个,但是关了,请问怎么找一个不扰民的地方倒?”
    
    2016年9月27日,火烧岗突然发生火灾,浓烟冒了4个多小时,烧垃圾的味道扩散到周围的楼盘。后经番禺区调查,火烧岗堆体燃烧为自燃。有网友戏称火烧岗成为名副其实的“火烧岗”。

投用26年已不堪重负 曾4次被责令停工的“整治”工程 却顺利全面竣工
    
    
(2016年11月,火烧岗垃圾填埋场周边的楼盘及村庄。)
    
    据居民介绍,刚开始时火烧岗的垃圾量只有很少量。经过20多年的发展,这座在番禺大道北旁约18个标准足球场面积大小的垃圾填埋场,每日处理的垃圾量从最初的300吨,增至如今2450吨,是最初日处理垃圾量的8倍。垃圾已经堆放到77米高,成为了“番禺第三峰”。
    
    火烧岗垃圾量增多,不仅仅是由于随着城市发展、人口激增造成,更重要的原因是番禺区其他的小型填埋场、焚烧场都已经陆续关闭。“原本只是堆一个镇的垃圾,现在全番禺的垃圾都填到这里。火烧岗本来就到期,早就该搬离了。”
    
    根据广东省环保厅资料显示,火烧岗生活垃圾填埋场始建于1989年,1990年投入使用,原为简易填埋场。1998年,原番禺市政府(2000年并入广州)对该填埋场进行改造扩容,在旧场地域扩建填埋区,将其建设成为一座规范化的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并于2000年办理了环评审批手续。
    
    环评审批手续后,城市化进程较快的大石、洛浦、南村、石楼、大岗、沙湾等镇(街)的小型生活垃圾处理场相继关闭,上述各镇垃圾统一由火烧岗处理。火烧岗的日处理量从原来的300吨猛增至1200吨,已严重超负荷运作。在2009年时就被曝出,两年后该场将无法再接纳处理更多的垃圾。
    
    2010年广州亚运会召开前,广州市政府又关闭了榄核、东涌、鱼窝头、石碁4个镇污染较大的简易生活垃圾焚烧厂,导致火烧岗的垃圾处理量每天再增加500吨。因不堪重负,番禺火烧岗垃圾填埋场垃圾分拣压缩中心于在2010年投入使用,这使其使用年限延长至2014年。
    
    火烧岗之所以能再“续命”,得益于2012年3月番禺发改委批准立项“火烧岗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旧场整治工程”(番发改[2012]53号)。
    
    根据当时番禺区环保局的官方说法是,该项目于2000年已经经过番禺区环评审批,该项目扩容面积13.2万平米,截今已使用2万平米。“本次整治工程是对尚未利用的11.2万平米填埋区域落实污染防治措施的完善,非新建项目,故不涉及办理环评报批。”
    
    除此以外,2013年7月至10月,番禺区城管执法局对该工程先后进行了四次执法检查,均认定“火烧岗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旧场整治工程没有相关工程许可证,属于无证施工,责令其立即停止施工,并立案调查”。
    
    但这些并无碍“整治”工程的进行,工程于2013年初开工建设,2015年11月全面竣工。

贪腐曝光 穗城管系统涉“垃圾”腐败
    
    除了污染问题以外,火烧岗涉及的贪腐问题,更令市民愤怒。
    
    2016年10月27日,番禺区城管局原局长周剑辉涉嫌受贿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58岁的番禺人周剑辉被指控涉嫌受贿人民币513.4万元,其中450.6万元的贿赂款涉及火烧岗垃圾填埋项目的招投标。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5年,周剑辉利用职务便利,在番禺区生活垃圾分拣压缩中心建设及运营项目招投标及运营过程中,为广州市绿洁生活垃圾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洁公司”)提供帮助。
    
    媒体报道称,周剑辉在供述中说:“2010年六七月,火烧岗垃圾填埋场项目要招标,我鼓励李伟标两兄弟投标,并表示予以关照,两兄弟也表示如果能照顾其中标要好好感谢。”后来,绿洁公司中标,合同期是5年,每年的垃圾处理费是3000万元左右。
    
    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这个为应对亚运会前关停番禺区内简易焚烧厂而建的中心,将垃圾分拣压缩处理后,垃圾体积将减少70%左右,可延长火烧岗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约4年的服务年限。垃圾分拣压缩中心在2010年9月25日正式投入使用。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绿洁公司成立于2010年3月19日。当年7月7日,广州市番禺区生活垃圾分拣压缩中心建设及运营BOT项目招标,随后绿洁公司中标。
    
    除此之外,记者还梳理发现,自2012年以来,广州市城管系统市、区、街道三级近30人因贪腐“落马”。
    
    2015年12月8日,广州市城管委原主任、时任人大常委会城建环资工委李廷贵因涉嫌滥用职权、受贿,而接受组织调查,目前已被移送云浮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据《广州日报》报道,他大力推进的“大田山生态循环园”项目(下称“大田山项目”),最终成了一个无疾而终的“烂尾”工程。项目从2010年启动到2014年被叫停,4年间财政投入巨额资金,但是通过该项目处理的餐厨垃圾仅1.6万吨,每吨费用高达1700多元,远远高于同期其他垃圾处理方式。
    
    在此之前,广州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是城管系统被查的官员中级别最高一员,他利用分管环境卫生管理、计划财务工作的职务便利,涉嫌收受贿赂人民币300多万元。此外,越秀、海珠、天河、黄埔四个区的城管局原局长也因受贿落马,均有涉及环卫工程招标受贿、收受保洁公司贿送等方面。
    
    除此以外,由广日(电梯)集团于2008年设立合资公司广州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环投”),这个垄断了广州所有垃圾焚烧项目的企业,也被曝出“塌方式腐败”,包括原董事长潘胜燊在内的4名高官落马。

何日封场?2019年前仍有新增垃圾
    
    目前,火烧岗仍然是番禺区唯一的生活垃圾终端处理设施。
    
    据广东省环保厅答复,其停止填埋的条件为——广州市第四资源热力电厂(下称“大岗焚烧厂”)第一期与第二期全面建成投入使用。居民对于政府部门承诺的封场、搬迁,并不抱太大希望。“三年又三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搬。”居民阿超说。
    
    今年3月,时任番禺区区长(现区委书记)何汝诚表示,9月大岗垃圾焚烧厂将完工并试运营,年底可投入使用,因此年底前每日约1000吨的垃圾将运往大岗进行焚烧。待明年大岗垃圾焚烧厂第二期完工后,日均2000吨垃圾将送去大岗垃圾焚烧厂。届时,新的垃圾将不再运往火烧岗垃圾填埋场。
    
    但是,“二期完工”这一承诺,似乎已经无法在明年兑现。
    
    在今年7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举行主任接见代表日活动中,南沙区城管局局长孙宝忠回应表示,2017年3月大岗垃圾焚烧厂一期全部投入使用,至于二期建设项目,按原计划到2017年10月完成。不过今年5月,市政府决定将二期建设目标由原来的2000吨增加到3000吨,项目相关工作也要重新开始,预计要推迟到2018年底完成。届时,大岗垃圾焚烧厂日处理量规模将达到5000吨,成为全市日处理量最大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今年8月,广州市番禺区城管局就“火烧岗垃圾填埋场运营项目作业及安全监理服务项目”进行招标,在第一轮流标后,二次招标在10月13日由广东达安项目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标,服务期限为3年。招标文件显示:“预计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约2400吨/日,2017年4月至2019年2月约1000吨/日,或更少。”
    
    这个数据与大岗垃圾焚烧厂的垃圾处理能力相对应,但是在大岗垃圾焚烧厂二期正式投入运营之前,即使火烧岗已到上限,新垃圾也会按计划不断运到火烧岗。
    
    “等到2019年以后才不新增垃圾,按他们整个进度······”居民谢先生不无失望地说。(来源:封面新闻) (博讯 boxun.com)
19019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 “定于一尊”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 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 “合法化”集中营(滕彪)
  •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 你很容易就發瘋了/眾新聞
  •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 第十九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 颠覆中华民国的卖国贼—浅谈歌剧“洪湖赤卫队”
  •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 为什么说我的空间理论解决了罗素诘难,而康德和胡塞尔的理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
  • 基督化生活宣教士经验之谈
  • 谢选骏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 东方安澜院子(散文)
  • 苦难的中国希望CERN与每一个在乎奇点的科学家看见这些公式
  • 台湾小小妮新中国的新就是舊
  • 魏紫丹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谢选骏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 藏人主张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 生命禅院千万不要试图改变别人/雪峰
  • 谢选骏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 高洪明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 张杰博闻经济哀鸿遍野朱镕基露面、刘鹤救火习近平四中全会难挽败局
  • 苏明张健评论被世界各国围堵的习政权
  • 谢选骏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否认罪恶,就是否认我。
  • 毕汝谐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论坛最新文章:
  • 俄女被控干预美国选举:莫斯科谴责华盛顿捏造证据
  • 中国将发射人造月亮给成都照明节约能源
  • 记者无国界:不向利雅得让步 否则就是允许杀人
  • 柯文哲总统之路悬念,打破两岸僵局压倒蓝绿
  • 中国希望在全球电视收视节目中占有一席之地
  • 美国舆论拒绝沙特对卡舒吉失踪案的初步调查结果
  • 韩中防长会晤 商定增设空军直通电话
  • 台湾急独派要求改国号与民进党南北游行对峙
  • 受信贷限制措施的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步履蹒跚
  • 安倍在亚欧首脑峰会上充当“自由贸易旗手”角色
  • 又有4000中美洲大篷车移民正向美国挺进
  • 香港独立股评人公布26家不能碰的上市公司
  • 刘鹤等财经四大天王出口救市A股终反弹
  • 卡舒吉失踪案 沙领事馆职员赴土检作笔录
  • 司法部门指控一俄女性干扰美国中期选举
  • 欧盟与新加坡签署自由贸易协议
  • 法已故摇滚乐歌手哈立戴遗作获巨大成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