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中全会与习近平宏图(1):专访江棋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6日 转载)
    江棋生更多文章请看江棋生专栏
    
    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江棋生提供)


    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江棋生提供)
    
    北京 — 被视为在高层权力分配争夺战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
    
    一些在北京的分析人士认为,六中全会的主要口号“从严治党”和会上审议的两个文件《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将成为政治利器,帮助“不忘初心”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挽救因大面积腐败而信誉扫地的执政党,同时帮助他强化自己在党内几近至高无上的权位。有分析预测,习近平可能在十九大后打破领导人不超过两任的规矩而在任期届满后继续留任。
    
    尽管仅从官方报道无从窥视此次会议上围绕十九大人事安排卡位战等内幕,但高层权斗和派系博弈仍然是外界特别是政治观察人士密切关注的重头戏。
    
    人们关心并且有兴趣探讨的问题包括:从严治党意味着什么?党内监督新条例能否推动官员公布财产的制度建设?党内监督能否根治充斥官场的制度性腐败?党内野心家所指何人?妄议中央成禁条,党内民主何在?异议不见容,帽子棍子横飞,文革阴影犹存?党总书记习近平的核心地位能否被全党拥立?他能否在第二个任期建立由自己圈定的领导层班底? 他能否做到超期执政?仿效毛邓集权,究竟是手段还是目的?
    
    几年来一直具有争议且充满大胆设想(也有人说是一厢情愿)的问题是:如果习近平在党内能够清除具有挑战力的其他派系,他是否可能开始有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 带领世界上人口最大、经济上崛起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国家融入宪政民主的世界潮流,开放党禁报禁,解决六四和镇压法轮功等棘手问题,甩掉前几任领导人留下的历史包袱, 从而开创新的历史?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近日围绕上述问题采访了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鲍彤、查建国和辛子陵,其中江琪生为党外人士,鲍彤曾是中共资深党员,辛子陵自称救党派,原中共党员查建国六四后自愿退党,后因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系狱9年。
    
    美国之音将分别发表这些专访,下面是对中国独立作家江棋生的电话采访。
    
    记者:六中全会开了,是讨论大事儿的时候了,您对于这个会怎么看?
    
    江棋生:其实,我基本上比较忽略他们这种东西,即便我在北京,我都不是很看好他们这种动作,我现在家乡常熟,客观上更看淡中共高层的这种东西。事实上呢,他们会是现在开,但要定的盘子,要定的事情,应该早就定了,对吧?!无非是,利用这个会议公布而已。会议本身,不可能再有严肃的讨论,再有认真的交锋,这是他们的惯例嘛。要有什么事儿,都基本上解决完了,再开这个会。
    
    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江棋生提供)


    中共18届六中全会召开之时,外地火车站从严检查前往北京的旅客行李。(2016年10月26日,美国之音摄于武汉高铁车站)
    
    记者:现在又提出来了“从严治党”,制定新的监督条例,党内生活准则等一系列所谓的文件,你觉得这次会议上搞这些东西,主要目的是什么?
    
    江棋生:所有的这些东西,用我的眼光看,如果他能走到那一步,向社会公布官员的财产,那么我还是看好的,假如这一步不走出来,就是他们内部加强监督也好,从严也好,这些东西,我是基本不看好的,我也不会反对,我就是这么一个基本态度。
    
    记者:这次有些媒体分析,可能会推出一个公布财产的规定。
    
    江棋生:可能是申报财产。我很注意这个用词。申报的话,就是内部申报么。对吧?他们自己向自己人申报,如果是公布的话呢,就要向全社会人公布。这个有很重要的区别。还是那句话,如果他们真的走到敢于向社会公布内部官员财产的话呢,我是认同,并且很可能叫好。不走到这步,他们内部搞些从严的东西,当然,比不从严是有区别,但是,本质上的区别也不算太大。一党自我监督,总归是不太靠谱的。
    
    记者:那么关于领导班子可能有个安排,对于明年的十九大,你觉得习近平在这方面会不会有比较出格的动作,比如说打破两届任期的规定呢?
    
    江棋生:两届任期的规定,我自己的看法,恐怕不会打破。因为他们所谓打破终身制,是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可以排在头上的重要成果,而且从江泽民过来,到胡锦涛,也一直就是两届。那么如果习近平搞三届呢,也不能说就是恢复终身制,因为他还是有个任期限制么,从两任弄到三任。但是你如果三任可以的话,那四任可不可以啊?这个离开他们所谓的告别终身制,打破终身制恐怕就有一定的问题。我认为,恐怕在任期上不会两任变三任。还得看吧,对吧?
    
    记者:那么对于巩固权力啊,现在也有一些舆论或媒体在炒作或者宣扬,要加强核心意识,核心这个词不断地出现,那么你觉得这个六中全会也好,十九大也好,会不会确定核心的地位呢?
    
    江棋生:这个习核心,是吧? 就是干脆给他戴上这个头衔,是吧?我自己这么看,这一次的六中全会,恐怕这个帽子戴不上,如果要戴的话呢,胡锦涛就会很尴尬。我们都知道,江泽民是戴了核心的,是邓小平封的,后来胡锦涛上去干了十年呢,一直就没有这个头衔。那么习呢,很希望有,我记得去年,好像有过一阵子刮过这么一个风,要把习树为核心,后来淡下来了。现在呢,又多少又有。我个人的看法,这个六中全会应该不会,十九大不太好说。真要把习树为核心的话呢,胡锦涛就很尴尬了。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文革今年刚好开始五十年,结束四十年,现在习近平的一些做法,一些提法,包括“打老虎”、“拍苍蝇”,现在又提出学党章啊,“两学一做”啊,而且出现了党内的“野心家”( 妄议)之类的说法,最近又要搞党内的生活准则,监督条例, 你觉得现在是不是有文革回潮的苗头?
    
    江棋生:我倒是这么看,这个习近平呢,比江泽民、胡锦涛明显地更左,更往毛泽东的那个极左方向靠,这一点我觉得证据很充分。但是第二点呢,我也同时我觉得习近平不会搞文革,文革是集权政治非正常的一种统治方式,恐怕非毛泽东,其他人恐怕玩儿不起来。毛泽东搞了文革,到头来也是焦头烂额。尤其是出了林彪事件以后,毛泽东也搞得很无奈。习呢,他没有必要搞文革,也搞不起文革来,像学习毛泽东那样把党政体系全部打乱,发动全民起来搞,恐怕不会,也不敢,现在中国的民众,与五十年前中国的民众相比,应该说相当一部分有了本质的区别。习近平,他会往毛的极左方向靠,但是他不可能搞文革。
    (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17819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中全会:中纪委或扩权吞并反贪局 北京已试点
·六中全会期间,英国籍韩素华等5名访民北京撒传单/视频 (图)
·因六中全会赵作媛被送原籍张全胜被关宾馆 (图)
·六中全会前再现捧习高潮 拍马歌曲已被删
·外媒聚焦中共六中全会 两维权网站负责人被带走
·六中全会定新规,高唱“反腐进行时” (图)
·为六中全会:数上海访民遣送上海 数十警察包围 (图)
·六中全会期间刘飞跃、黄琦等5人遭遇强迫失踪
·十八届六中全会揭幕,试水“习核心”,护航十九大?
·实拍:六中全会首日便衣特警游园待命 装甲车现身天安地区 (图)
·习家军渐成型 六中全会上位不可挡
·壮观!六中全会首日 国家信访局/公安部中组部信访实拍 (图)
·分析:习近平将在六中全会上加强从严治党 (图)
·法新社指六中全会是习近平强化权力新机 (图)
·六中全会12位“双非”地方大员有望入局中央委员会 (图)
·逢六中全会人民网借“民调”造势 习近平欲当“核心领袖” (图)
·中共18届六中全会召开 “709大抓捕”家属发声 (图)
·一图读懂六中全会要讨论哪些大事? (图)
·六中全会:习李关系成外界关注的焦点 (图)
·六中全会聚焦治党 王岐山或借势19大留任 (图)
·春秋戈:六中全会,李克强占上风,习近平占下风!
·视频:六中全会开幕,壮大习家军加强习近平集权?
·学者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无关人事
·视频:六中全会前《直击中国》 中联办张晓明悬了
·王德邦:六中全会旨在维系统治集团纽带
·春秋戈:六中全会,习近平将输得精光!
·春秋戈:六中全会前,政法五大部率先炮打习近平王岐山!
·六中全会前夕政局对习近平不太有利/林保华
·春秋戈:李克强意气风发,气势如虹,迎战六中全会和十九大
·世界日报:中共六中全会 习王利剑悬顶最高层
·春秋戈:有望六中全会前解决习近平的问题!
·北京观察:解析六中全会的“文化发展中国路” (图)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六中全会:胡锦涛发动文化小革命/王宁
·中共六中全会转移话题/牟传珩
·致中国共产党《十七届六中全会》的一封信/北京维权人士王学勤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六中全会与“新左派”
·六中全会与和谐社会/林保华
·对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决议的某些质疑/拔剑白云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