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法学界诸教授评贾敬龙死刑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0日 转载)
    
    

    编者按:
    
    河北贾敬龙婚房被拆枪杀强拆者被判处死刑一案,引发了争议。对此,我们整理了劳东燕、于建嵘、张千帆、贺卫方、邱兴隆等法学专家的意见,呈献给大家!
    
    来源 l 微信公众号法学学术前沿
    
    清华大学劳东燕教授
    
    就贾敬龙案而言,即使不从废除死刑的角度,按现有的司法政策,也绝不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理由至少有以下几点:
    
    1. 本案被害人将被告人的新装婚房强拆,导致被告人未能结成婚,对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存在一定的过错。
    
    2. 被告人有主动投案的意思与行为,应考虑成立自首,或者至少是存在坦白的法定从轻情节。
    
    3. 本案在性质上属于民间矛盾引发的犯罪。
    
    4. 本案属于激愤型杀人,区别于一般的动机卑劣的杀人。
    
    5. 对本案这样的案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无法取得良好的预防效果与社会效果。本案如果核准死刑,势必贻害无穷,它等于是在告诉未来的被告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多杀几个,反正杀一个就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样的后果,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
    
    于建嵘教授
    
    河北贾敬龙婚房被拆枪杀强拆者被判处死刑一案,引发了争议。人们在讨论拆迁是否合法,是否公平,是否有自首情节等等的同时,还有呼吁应该慎用死刑。我认为此案有明确的司法解释可以适用。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在2011年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于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也就是说,那怕一定要判处死刑,也不应立即执行。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
    
    近日,最高法院复核批准了贾敬龙射钉枪杀人案的死刑判决,死刑问题再度引发社会关注。贾敬龙原来是一个好青年,但是村庄的黑恶政治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人犯。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愤起杀死了村长,而之后曾要自首,却因被围殴致伤而未成。一审、二审乃至最高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仍然判处贾敬龙死刑,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这一判决不仅不符合刑法的基本精神,而且也违背了尊重生命的中国传统。
    
    这篇短文只想强调一点,那就是尊重生命是中国文化的固有传统。众所周知,儒家历来强调少杀、慎杀,据说死刑案件都要经过皇帝亲自批示。儒家立场的伦理根源是“性本善”,人的内在本质是尊贵的,因而要求所有人赋予适当尊重。孟子的“孺子入井”故事将儒家基本思路表达得很清楚。只要是人,看见一个小孩爬向水井,都会情不自禁上前把她抱起来,因为凡人都有“恻隐之心”。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自然冲动,表明每个人都有仁义之心。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对一个连说声“谢谢”都不会的孩子萌动恻隐之心,不是为了获得某种物质上的回报,而是出于尊重其生命所包含的内在价值。因此,儒家会强烈谴责那些对小悦悦见死不救的路人,因为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对生命的麻木不仁表明他们的仁心已近乎泯灭。既然每个人都有义务尊重和保护生命,任何人更不得主动伤害生命。
    
    当然,儒家对人性并不盲目乐观。他们相信人性善,但也清楚知道人性是有弱点的。药家鑫的杀人灭口、李昌奎的凶残灭门、吴英的集资诈骗、对小悦悦的见死不救······都显示人性的弱点是如此致命,以至只是靠道德说教显然无济于事;在某些情况下,人必须被强迫尊重生命的价值。在儒家看来,人类之所以建立国家并制定律法(在中国古代主要是刑法),正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命,防止人类生命受到人类自己的非理性伤害。
    
    然而,既然国家的基本义务是保护生命,刑法就不能为了惩罚而惩罚,尤其是不得没有必要地伤害罪犯的生命;否则,国家就违背了尊重与保护生命的基本义务。事实上,如果推到逻辑的极端,儒家的伦理主张应该不只是“慎杀”、“少杀”,而是完全禁止死刑,因为无论罪犯如何“罪大恶极”,他们的行为都没有也不可能泯灭自身存在的内在价值,而相对乐观的儒家会认为,只要经过适当的教育改造,他们总是存在认识错误、恢复人性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摧毁罪犯的生命是国家暴力的滥用,在本质上和罪犯对他人生命的侵犯无异。因此,控制犯罪的正当措施不是死刑,而是在罪犯失去理性期间剥夺其自由并进行教育改造,直至其恢复理性。看到药家鑫在法庭上泪流满面的场景,不论他此前犯过什么不可原谅的罪行,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个22岁的青年还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可能,而死刑判决彻底断绝了一个生命的希望。
    
    主张死刑的立场历来有两类论点。一类是社会正义论,认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或某些罪大恶极者影响恶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被害人家属也常常坚持“以命抵命”、“血债要用血来还”的传统信条,似乎杀人者只有一死才对得起被害的亡灵。其实“杀人偿命”并非不证自明的“等价交换”,而是人类在社会进化过程中为了自我保护而发展起来的原始信仰;在没有国家或国家不能有效控制犯罪的时代,这类信条有助于迫使潜在罪犯正视自己行为对他人造成的后果,但是现代法治国家秩序的维系显然不再需要依靠原始血偿信条,死刑也就成了对罪犯生命的不必要剥夺。从儒家立场上看,杀人永远是非正义的,除非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死刑判决的主要理由是为了偿命或“平民愤”,那么这类理由显然是不充分和不正当的。即便罪犯杀了人,死人也不会因为再杀一个人而复生,死刑并不能弥补犯罪带来的伤害。为了满足多数人的感觉而杀人,则更是违背了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在这种工具主义思维面前,人的生命不是终极目的,而是满足利益和感觉的工具;只要能让多数人满意,国家就有权力乃至义务剥夺个人的生命。一旦成为治国原则,对待生命的工具理性主义显然将产生极其可怕的权力滥用。因此,社会公正论对死刑的论证恰恰将催生最可怕的不公正,只能助长国家背离保护生命的基本义务。
    
    第二类理由是社会功利论,主张死刑有助于减少杀人犯罪,进而保护无辜者的生命与安全。譬如有人主张不仅应该维持死刑,而且应该立即执行,因为中国的监狱不够牢固可靠;如果死刑犯逃脱,无疑会对社会产生巨大危险。但是这种论点显然不攻自破,因为维持可靠的监狱是国家职能,国家显然不能因为自己疏于履行义务而转嫁责任并剥夺犯人的生命。更何况如果以后发现判决错误,立即执行将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聂树斌就是前车之鉴。在国家适当履行职责、有效控制罪犯的前提下,真正意义的无期徒刑足以防止最危险的罪犯对社会产生进一步危害,因而也就没有剥夺罪犯生命的必要。社会功利论的更一般主张是传统法家的“重刑去刑”论,认为极刑有助于震慑危险犯罪,迫使潜在罪犯三思而行。如有确凿证据表明死刑判决对其他潜在罪犯产生显著的震慑效果,从而减少杀人凶案,那么或许可以在严格控制的前提下维持死刑。维持死刑的惟一正当理由是保护人的生命,而政府有义务提出足够证据证明目的和手段的合理相关性。
    
    贾敬龙本来并不是一个危险人物。在一个政治清明、法治彰显、财产权利得到基本保障的地方,他完全可以是一个好公民。他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制度因素和他的个人因素同样重要。换一个有个性的平常人,碰上他的遭遇也完全可能诉诸性质同样的愤激行为。当然,他必须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沉重代价,但是显然罪不至死,因为这个人不是不可以改好。经过惩戒、教育,他完全可以恢复理智,重新做一个好人。在处理这类案件过程中,国家首先要反思和检讨自己的制度缺陷造成的暴力犯罪行为,采取有效措施弥补这类缺陷、改善村庄的政治生态,保护村民的基本权利;其次,在以人为本的思想指导下,对贾敬龙案作出适当量刑。至少,法院不得为了满足被害人亲友的复仇心理或实现并未得到验证的威慑效应,运用国家机器再剥夺一次人的生命。
    
    近年来,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实际上是对尊重生命传统的回归。死刑复核是慎用死刑、尊重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口,因而既不应流于放任地方司法滥权的“橡皮图章”,也不宜成为各种政治考虑因素的平衡器,而是应该为人的生命和内在价值提供切实有效的司法保护。如果完全废除死刑的时机尚不成熟,尊重生命、少杀慎杀至少可以从贾敬龙案开始。
    
    北大法学院贺卫方教授
    
    少杀慎杀已从薄谷开来开始了!
    
    我的同事张千帆先生的说法我不同意,不,废除死刑不能从贾敬龙案开始!事实上,最高法院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减少死刑的适用。最近的趋势,收受贿赂犯罪,哪怕数以亿计,也都不判死刑立即执行了。以杀人罪而论,薄谷开来杀人案情节相当恶劣,蓄谋,与公安局长王立军策划,毒死人后又动用公安部门伪造死因,败露后又通过其丈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阻挠调查,如此恶劣的杀人罪最后判决死缓,去年业已变更为无期徒刑。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事后有明显的自首情节,那么,我只是想知道,薄谷开来可以判死缓,为什么贾敬龙就必须死刑立即执行?我们不要求贾敬龙得到更多宽恕,只要求小民百姓能够跟官员及其夫人得到最高法院同样的考量!
    
    邱兴隆教授
    主要是故意杀人罪没有增加终身监禁,所以,贾敬龙十之八九会与药家鑫一样,无法与死刑擦肩而过!至于贺卫方教授所言废止死刑早就从薄谷开来开始了,也是不严谨的。因为薄谷开来杀人时虽很理性,但经司法鉴定,她有精神病。而贾敬龙会与邱兴华一样,由法官一看就没有精神病。贺卫方教授怎么能不讲逻辑,将作为正常人的贾敬龙与作为有部分精神病的薄谷开来相提并论呢?
    来源:微信公众号 (博讯 boxun.com)
47821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念斌投毒死刑案再开庭 辩方挨打疑警察纵容 (图)
·念斌死刑案再开庭 辩方庭外挨打疑警察纵容 (图)
·夏俊峰死刑案司法层面的争论
·新华社关注吴英死刑案 呼吁为制度改良留条生路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醉驾男子被判死刑案二审 检方建议不宜判死(图)
·“醉酒驾车死刑案”折射出当前社会三重矛盾关系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 禁蒙面法会不会让暴力升级?“一国一制”正在悄然实行?
  •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基督化生活如何求解人生的迷思?
  •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心灵的埃及地
  • 曾节明“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牧草地謝松齡:耶穌是信心的根基(修訂)
  • 李芳敏144000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谢选骏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徐永海不仅要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主走十字架道路——2019-10-11圣
    论坛最新文章:
  • “承认台湾是国家”10万人联署今达标 白宫回应与否都是大
  • 港独恐怖主义幕后
  • 反送中示威锤砸锁定亲政府蓝店
  • 人权世界离取消死刑又近一步
  • 好莱坞去中国发展经验多 好事者建议NBA借鉴
  • 广发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 有人挨罚
  • 北京酝酿取消直飞布拉格 报复要删一中原则
  • 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一: 柏林墙的历史
  • 土耳其军队继续与库尔德武装力量激战
  • 港版民主女神像夜登狮子山
  • 微博透露军密 歼-20战机已装配空军“王牌部队”
  • 港网疯传黑警也外逃选台湾 台诺严把
  • 暴增!“承认台湾是国家”白宫请愿人数达标倒计时
  • 胡锡进在港大吹和风指风波像“闹事小孩大家很快会忘了”
  • 克鲁兹访港警察“忽悠”执法晚间却出动“黑衣卧底”开枪抓
  • 抗议禁蒙面法 港人周末举办“蒙面大派对”
  • 土耳其军队占据叙北重镇 法德暂停对土所有武器销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