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万吨鲟鱼逃逸:预警时间、流量与调度不符 谁之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05日 转载)
     万吨鲟鱼逃逸:预警时间、流量与调度不符 谁之过


     万吨鲟鱼逃逸:预警时间、流量与调度不符 谁之过


     万吨鲟鱼逃逸:预警时间、流量与调度不符 谁之过


     万吨鲟鱼逃逸:预警时间、流量与调度不符 谁之过


    湖北省防办关于清江梯级水库“7.19”洪水调度情况进行调查说明紧急请示的回复。
    
    万吨养殖鲟鱼逃逸至长江并对生态造成威胁,谁之过?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鲟鱼养殖户称收到水库泄洪预警短信的时间和泄洪流量,与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下称湖北省防指)实际的调度记录存在较大出入。
    
    在导致鲟鱼养殖网箱被冲毁的7月19日,宜都市养殖户于16时14分收到宜都市水产局发来的预警短信,称隔河岩水库泄洪量将达到8800立方米每秒。但湖北省防指的调度记录显示,于当日17时28分才下达加大隔河岩泄洪的调度令,且要求最大泄洪量不过6610立方米每秒。
    
    为求证相关情况,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宜都市水产局,均未得到正面答复。
    
    9月28日晚,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下称湖北省防办,系省防指的下设机构)调度处一郑姓负责人称,此次清江梯级水库的调度完全符合规定,不过目前省防办仍在对该事件做进一步调查。
    
    当日,负责经营管理清江梯级水库的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清江公司”)也首度回应了澎湃新闻的提问,称“清江公司是严格按照省防指下达的调度令执行的,清江梯级水库泄洪均及时通知了相关单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7月19日湖北省防指第一次下达加大泄洪通知后,清江公司尚未通知完毕就已开始加大泄洪:当日17时46分隔河岩水库即开始加大泄洪,但17时49分才通知宜昌防办,17时50分才通知宜都海事局。
    
    按规定,清江公司泄洪通知只对政府职能部门、电网调度机构、公司内部相关单位,但不对社会个人。这意味着,政府职能部门再层层下达通知,还需要时间。
    
    据澎湃新闻此前独家报道,清江梯级水库今年7月19日的泄洪冲走了近万吨养殖的外来鲟鱼。养殖户们认为,无论是提早预警或是提前开闸泄洪,都可以避免这场巨大的灾情。
    
    湖北省防办和清江公司均强调,该次洪水洪峰流量系有实测记录以来的最大洪峰,超过百年一遇;而清江是山区性河流,洪水陡涨陡落,预见期只有3小时左右。清江公司党群工作部新闻主管金文霞更是认为,此次泄洪冲走网箱造成鲟鱼逃逸纯粹是“一件严重的自然灾害”。
    
    宜都市水产局预警数据出处成谜
    
    长江支流清江从上游至下游依次坐落着三座水电站:水布垭、隔河岩和高坝洲。
    
    这三座大型水电站均属于清江公司经营管理。清江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由国家和湖北省共同出资组建,三座水电站设计年发电80亿千瓦时,是我国中东部地区除三峡以外最大的水电基地。
    
    此次受灾的养殖户集中在隔河岩之下和高坝洲之上的库区。其中,宜都市养殖户们关于泄洪的预警短信均收自宜都市水产局。
    
    澎湃新闻采访养殖户获知,7月15日13时28分,宜都市养殖户曾收到一条由宜都市水产局发来的泄洪消息,该消息称,15日16时隔河岩水库开始泄洪,泄洪量为2800立方米每秒。
    
    这条预警通知与湖北省防指和清江公司的调度记录相符。
    
    湖北省防办关于清江梯级水库调度情况说明(下称湖北省防办情况说明)显示,7月15日12时,省防指要求隔河岩水库于15日16时开启泄洪闸泄洪,于17日14时前将库水位降至汛限193.6米以下,最大出库流量按不超过2800立方米每秒控制,期间可根据实时降雨变化相机适度调整性控泄流量。
    
    清江公司在给澎湃新闻的回函中称,收到省防指指令后,清江防办制定了隔河岩水库开闸泄洪的通知,并在一小时之内通知到了所有单位。当日16时,清江公司按时开闸泄洪,出库流量2188立方米每秒。
    
    导致鲟鱼大量出逃的泄洪,发生在7月19日这天。
    
    湖北省防办情况说明显示,7月19日17时28分,省防指下令要求加大清江梯级水库出库流量,其中要求隔河岩水库出库流量不超过6000立方米每秒。
    
    清江公司称,当日17:30分收到省防指通知后, 17:42-17:50通知到了所有单位。隔河岩水库从17:46分加大出库流量至2930立方米每秒,20时隔河岩出库流量达最大4244立方米每秒。
    
    湖北省防办情况说明显示,19日22时12分,省防指下令再次加大清江梯级水库出库流量,隔河岩水库出库流量不超过7500立方米每秒。
    
    清江公司回函称,当日23时,接省防办通知后,23:38-23:54通知到所有单位。从20日2时起,隔河岩出库流量逐步加大,7时达到6000立方米每秒,至20日20时,隔河岩出库流量达最大,为6610立方米每秒,未超过7500立方米每秒。
    
    湖北省防指7月19日17:28分下达的通知是最大下泄流量不超过7500立方米每秒,清江公司特别强调,“7·19”洪水隔河岩水库最大下泄流量为6610立方米每秒。
    
    但多名宜都市养殖户提供的短信显示,养殖户于当日16:14就收到了宜都市水产局发来的预警信息,且数据是隔河岩水库泄洪量将达到8800立方米每秒。
    
    这一预警信息的通知时间和流量数据,均与调度记录存在较大出入。
    
    为核实上述时间和流量的不一致问题,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宜都市水产局办公室,但都未得到关于泄洪预警工作的正面回应。
    
    还没通知完毕就已开始加大泄洪
    
    在此次洪灾中受损的多名养殖户,对此次泄洪调度及泄洪预警是否及时一直有所质疑。
    
    养殖户张道炎、某渔业公司负责人均认为,如果按照宜都水产局预警的8800立方米每秒泄洪流量,至少需要提前三至五个小时通知,才来得及对网箱和养殖的鲟鱼进行自救。
    
    根据湖北省防办情况说明和清江公司回函,澎湃新闻分析了7月19日隔河岩水库两次加大泄洪的时间情况:
    
    从湖北防指下达泄洪通知到清江公司通知到位来看,第一次耗时22分钟,第二次耗时1小时42分钟。这个时间还只是清江公司通知到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的时间,尚未计算政府职能部门再层层下达通知的时间。
    
    清江公司称,按规定,清江防办泄洪通知只对政府职能部门、电网调度机构、公司内部相关单位,但不对社会个人。而隔河岩泄洪需要通知的单位包括宜昌防办、长阳防办、长阳港航管理处、宜都防办及电网相关单位。
    
    而从清江公司通知完毕到开始泄洪的间隔时间来看,第一次还没有通知完毕就已经开始加大泄洪(17:46已经开始加大出库流量,17:49才通知宜昌防办,17:50才通知宜都海事局),第二次是通知完毕2小时6分钟后开始加大泄洪。
    
    至于宜都市水产局当天16时14分发的8800立方米每秒泄洪量预警通知,目前尚不知其来源,因此无法判断通知的及时性。
    
    面对养殖户所质疑的“预警不及时”,湖北省防办关于清江梯级水库调度情况说明中称,清江是山区性河流,汇流时间快,洪水陡涨陡落,清江洪水预见期只有3小时左右。
    
    据湖北日报报道,7月14日至15日,清江流域普降大到暴雨。为应对7月18日将至的湖北省第六轮强降雨,面对可能出现的长江、清江两江洪水遭遇的不利泄洪局面,由清江水电站工程防指报省防指会商研究,清江三座梯级水库均于7月15日开始泄洪腾库。
    
    据湖北省水文部门初步分析复核,“7·19”降水从清江上游向下游推进,水布垭入库洪水从19日13时的5000立方米每秒只用了5个小时就涨至13100立方米每秒,隔河岩区间入库洪水从19日13时的5300立方米每秒到8700立方米每秒用了3个小时,高坝洲区间入库洪水从19日18时的2760立方米每秒,1个小时就涨至4930立方米每秒。
    
    清江公司党群工作部新闻主管金文霞就认为,此次泄洪冲走网箱造成鲟鱼逃逸就是严重的自然灾害事件。
    
    宜都市一名高姓养殖户认为,如果这次洪水真的这么大,从15日启动开闸泄洪,直到19日整整有四天,还不够时间再早一点预警?他表示,如果官方考虑到了养殖户可能的损失,甚至应该更早启动开闸泄洪。
    
    对于养殖户所提到的提前开闸泄洪,湖北省水利厅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表示,这样做有很大难度,“现有的气象预测水平,只能根据现有的雨情数据再结合预测进行调度,不可能只根据预测就马上启动泄洪,这样的风险也很大。”
    
    湖北省防办情况说明和清江公司回函,均强调了包括隔河岩水库在内的清江流域三座梯级电站,在“7·19”洪水拦蓄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情况说明中称,隔河岩水库断面还原天然河道洪峰流量达到18700立方米每秒,大于1969年7月清江有实测以来的最大洪峰18300立方米每秒,超过百年一遇。
    
    而隔河岩水库从19日8时的193.48米到20日19时30分涨至最高198.89米,调蓄洪水3.44亿立方米,关闸时拦蓄1.79亿立方米。19日16时最大入库洪水9742立方米每秒,20日20时最大出库流量6610立方米每秒,削减洪峰3130立方米每秒,削峰34%。
    
    清江公司回函也称,今年的洪峰流量更大,却没有像1969年那样造成城镇被淹、人员伤亡的严重后果,充分彰显了清江流域三座梯级电站的防洪效益。
    
    专家:应把泄洪的可能性也向老百姓告知
    
    9月28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利部丹江口水利枢纽管理局人士表示,“如果是紧急泄洪,是天灾,便没有及时通知这一说。许多应急泄洪的情况,事实上市政单位是可以不负责任的,只能出于人道主义进行一些善后的工作。”
    
    “就这件事来说,水库的防洪功能绝对要排第一位。”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告诉澎湃新闻。
    
    他推测,清江梯级水电站有可能在今年7月初的汛期为保城陵矶安全,已拦截了较多洪水,在中旬时再遇暴雨便需要泄洪将库容腾出,以防更大雨情带来的垮坝危险患。
    
    周建军指出,即便如此,仍需考虑水库泄洪的必要性有多大,进一步求证这中间是否有灵活掌握的空间。“如果水库的调度令没有问题,泄洪也是必要的,那么从泄洪调度及预警机制上来讲,只能尽可能将预警提前。”周建军说道。
    
    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专家、曾参加过全国大坝安全调研的程晓陶则认为,“从养殖户收到的水产局信息看,预警通知尚未体现分级预警的特点。”
    
    他说,从非典之后,国家就着力建立四级预警与响应的应急管理体制,但全国水库泄洪预警机制还有待完备。具体来说,如用黄色提醒注意,橙色是采取防范措施,而红色就是必须撤离,保生命安全。
    
    程晓陶介绍,对于梯级水库,在遇到极端天气情况时,紧急泄洪可能出现类似于多米诺骨牌的传导效应,这给保坝及预警工作带来极大挑战。
    
    “且近年来,随着城镇化的推进,供水保障要求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防洪水库转成了供水水库,为此而提高了水库的汛限水位。而对于发电水库,水库水位汛前要降到汛限水位以下,汛期过后水位又要回升至发电运行水位,在建成梯级水库的河流上,为了有水可蓄,纷纷要求提早蓄水期,这增大了水库调度的压力。这些变化都使紧急泄洪的概率增加了。”程晓陶说。
    
    程晓陶认为,随着水库泄洪预警工作遇到的挑战越来越大,分级预警机制的完善就更加重要。
    
    对此,程晓陶建议,在预测结果即便可能还不准确的情况下,也应把将要泄洪的可能性向老百姓告知,争取预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以降低风险。
    
    来源:澎湃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30412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攀枝花洪灾已致10人死亡 有水库垮塌 (图)
·杭州一景区水库内发现鳄鱼 所在村组织日夜巡逻 (图)
·广西水库疑被人投入杀虫剂 约10万公斤鱼类死亡 (图)
·三峡水库现大量漂浮垃圾 工人冒酷暑清污 (图)
·国家防总:水库泄洪前要留足转移避险时间
·石家庄横山岭水库凌晨泄洪 官方深夜发转移通知 (图)
·贵阳水库污染四千村民饮水难 多部门调查难定污染源 (图)
·三峡水库水位今跌破160米 已释放约6成防洪库容
·河南济源一架观光直升机坠入水库 2人失踪 (图)
·长江中下游水位高于98年 三峡水库正腾空库容
·湖南托口水库移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首次胜诉 (图)
·海南海口水库旁为垃圾场 再加数十废物回收站
·广东惠州水库边近千死鸡被弃置 来源未明
·搬迁赔偿疑截留 四川德阳水库移民上访被镇压
·广东饶平千农连日抗议水库改建垃圾场 警力戒备 (图)
·水库改建垃圾场 近千村民到工地抗议
·江西一载有5人货车滑入水库 目前已有2人获救
·政府不理农民死活 强徵灌溉水库牟利
·千岛湖水库旁建垃圾发电站 数百人抗议遭警方抓打 (图)
·为建水库强行移民征地 湖南章县抗议遭百警抓打 (图)
·不该被遗忘的75年板桥水库事件
·纪登奎儿子纪坡民揭秘:邓小平是导致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决堤的关键性人物
·宝鸡峡水库放水民生几何?/韩荣利 (图)
·一座座水库告急全怪天灾吗?/汪永晨
·中国危险的水库/冯永锋
·一座座水库告急全怪天灾吗?
·保护北京重要水源地金海湖水库呼吁书
·科学家:水库可能“诱发”汶川地震
·汶川百日祭:紫坪铺水库曾预报大地震!
·槟郎: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
·小浪底水库移民王志杰困惑不已:我们的国家,到底哪儿出了毛病?!
·关于常宁市洋泉水库管理局局长黄文中等人一系列经济问题的汇报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