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夏霖案回顾,附文“梁文道:记刚刚认识的一位律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22日 综合报道)
    
夏霖案的回顾

    

    2014年10月9日凌晨
    郭玉闪被官方采取刑事拘留。随后其家属委托夏霖担任郭玉闪的辩护律师。
    2014年11月8日上午
    夏霖自家中被警方带走。
    2014年11月13日
    家属收到刑事拘留书,被告知夏霖涉嫌赌博、诈骗罪,羁押于第三看守所内。
    2014年12月1日
    夏霖案代理律师王振宇开始递交会见申请,均被看守所以查验律师证件为由,拒绝其会见。
    2014年11月13日
    家属收到刑事拘留书,被告知夏霖涉嫌赌博、诈骗罪,羁押于第三看守所内。
    
    2014年12月15日
    夏霖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诈骗罪批捕,羁押地点换作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2014年11月13日
    家属收到刑事拘留书,被告知夏霖涉嫌赌博、诈骗罪,羁押于第三看守所内。
    2015年2月2日
    
    夏霖案的代理律师王振宇发表了题为《你们,能否不这么傲慢:为夏霖律师辩护记》。
    2015年2月10日
    夏霖案代理律师王振宇第一被批准会见夏霖。
    
    2015年2月10日
    夏霖案延期一个月。
    2015年3月15日
    夏霖案延期两个月。
    2015年5月16日
    北京市公安局将夏霖案移送至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
    2015年6月17日
    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以“案件重大、复杂”为由,延期审查起诉期限半个月。
    2015年7月1日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夏霖案退回北京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2015年8月2日
    北京市公安局将夏霖案重新移送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
    2015年9月3日
    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以“案件重大、复杂”将夏霖案延期审查半个月。
    2015年9月14日
    郭玉闪被取保候审。同时,夏霖案代理律师王振宇得以正常会见夏霖。
    2015年9月17日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夏霖案再次退回北京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2015年10月18日
    北京市公安局再次将夏霖案移送至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
    
    2015年11月18日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案件重大、复杂”再次将夏霖案延期审查半个月。
    
    2015年12月2日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将夏霖案移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起诉。
    
    2016年1月31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夏霖案延期至2016年6月4日审理。
    
    2016年6月7日
    夏霖案的辩护律师王振宇被法院告知将于6月1日召开庭前会议,决定6月17日开庭。
    2016年6月17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夏霖案,夏霖当场向检察官提出控告,声称自己"被报复",遭受刑讯逼供,未获回应。法庭未当场宣判。
    
    2016年9月22日,夏霖被北京中院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2016年6月17日,失去自由一度达570多天的知名律师夏霖,终于出现在北京二中院,这次夏霖是站在被告席上。庭审焦点围绕着立案程序是否合法,及诈骗罪是否成立展开。夏霖当场向检察官提出控告,声称自己"被报复",遭受刑讯逼供,未获回应。夏霖迄今并未认罪,一直"零口供",未承认被控罪名,坚称自己无罪。庭审过程从上午九点三十分开始,到下午三点半结束,共进行了六个小时,期间休庭共计半小时左右,法庭未当场宣判。作为夏霖的代理律师王振宇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夏霖赌球输了多少钱,没有证据证明夏霖因赌球而借款,也没有证据证明夏霖有多少借款用来归还赌债。
    梁文道先生2014年曾写作的《记一位刚刚认识的律师》一文为引,与诸位共同探讨一下夏霖案以及其中的法与理。此文大陆开始删除,博讯转发如下:
    
梁文道:记刚刚认识的一位律师

    
    梁文道,祖籍广东顺德,1970年生于香港,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人称“道长”,香港文化人,传媒人。他长年参加各种文化、艺术、教育与媒体工作,现为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1988年开始,他便在多地报刊发表剧评、乐评、影评、书评,以及文化和政治评论,代表作品包括《我读》、《常识》及《弱水三千》。
    
    当飞机接近香港上空,能隔着机舱小窗的玻璃看见底下的大海时,偶尔我会想到在那看不透的水面底下,可能正有一只海龟,舒缓,但是稳定地潜航。牠避开了远洋货轮的尾舷,但未必逃得到私人游艇的冲撞。或许高速驶过的游艇只是堪堪擦过牠的背甲,留下一道刮痕,然后牠就再度依循既有的航线,在塑胶袋、啤酒罐、破单车,以及废弃了的渔网之间费力穿行。从空中千迟下眺,是一片绿色的海水,水里则有这麽一只海龟正在振臂,一步又一步地巡航于油污丝散的水域当中,航向南丫岛深湾。
    
    深湾的海龟已经不多了,但牠们仍旧归来,定期产卵,定期孵化。刚出生的小海龟就像上了发条似地,不管前方有甚麽飞禽正从空中接近,可能也不知道下水之后的命运,在沙滩上奋力地爬向海潮。许多年后,或有几百分之一的机会,牠活过来了,然后走上祖辈的道路,回到深湾。
    
    不知道为甚麽我会想起这些海龟,其实那天我在北京只是去看朋友而已。到了老友开的书店,才晓得当晚有一个小小的生日聚会,会上还认识了两个新朋友,一个多年前曾经受冤入狱,另一个就是律师夏霖了。
    
    尽管新识,但我当然知道夏霖是谁,他做过冉云飞的律师,现在则替郭玉闪辩护。一见面,他就先多谢我几年前「在云飞的事情上头出力」,令我十分尴尬,因为说过几句话,写了一点东西,这所谓的「出力」全是口惠而已,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反倒是我要感谢他这麽多年来做过的事情,感谢他为我的朋友奔走。
    
    夏霖本来不是人家口中的维权律师,他还在贵州执业的时候曾有过一段相当安逸的日子,家小幸福,閒来喝酒打麻将,大可以就这样子生活下去。据说是因为看到了余世存的文章〈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才「觉得现在的自己对不起曾经的沸腾热血」(见王和岩〈我的朋友夏霖〉),于是到了北京,成了后来的夏霖。现在的这个夏霖,名气要比从前大,但经济情况却比从前糟,因为接了太多义务案子,所以只能住在一间三百多迟的房子。
    
    我知道他,除了他是我朋友的辩护律师之外,主要是在媒体上见过他激动的情绪,为了那些活得远比他艰困的普通人。比如说邓玉娇,这名女子意外刺死了想要强姦自己的地方土霸,夏霖替她上阵,有一回竟当众情急痛哭,使很多人看儍了眼。友人翟明磊在〈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恶心〉里头为他解释:「在夏霖进看守所去和邓玉娇见面后,当地野三关派出所将邓玉娇母亲叫走,加以控制,并窃听了夏霖与邓玉娇的对话。然后让邓母紧急洗掉关键证据内裤。夏霖又得知邓玉娇告诉他精神病院殴打她并故意不给她吃药试图逼疯她。所以一出看守所,得知邓母被警方控制,而弱女子邓玉娇的悲惨命运涌上心头,一时悲愤交集,而与友人抱头痛哭」。
    
    又有一回,他替杀死城管李志强的街头小贩崔英杰辩护,希望法庭不要判他死刑。他那篇辩护辞非常有名,其中论点是现在大陆很多学法律的学生都读过的,一般人注意的则是其结语:
    「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我的当事人来到城市,被生活所迫,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他始终善良纯朴,无论这个社会怎样伤害他,他没有偷盗、没有抢劫,没有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我在法庭上庄严地向各位发问,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将心比心,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
    
    我的当事人崔英杰,一直是孝顺的孩子,守法的良民,在部队是优秀的军人。他和他的战友们一直在为我们的国家默默付出;当他脱下军装走出军营,未被安置工作时也没有抱怨过这个社会对他的不公。这个国家像崔英杰一样在默默讨生活的复员军人何止千万,他们同样在关注崔英杰的命运,关注着本案的结果。
    
    法谚有云:立良法于天下者,则天下治。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城市管理制度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幸福还是要使他们更困苦?我们作为法律人的使命是要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还是要使它更惨烈?我们已经失去了李志强,是否还要失去崔英杰?」

    
    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夏霖硬咽,几乎难以自已。他老是这麽容易动情吗?
    
    那天晚上,话不多,可是爽快直接的他居然问我有没有娱乐圈的朋友想打官司,最好是离婚一类的案子,有的话能不能介绍给他。其实夏霖一直不喜欢被人标籤做「维权律师」,那不只吓怕了某些潜在的客户,也使他的处境不妙,真要是遇上了甚麽政治敏感的大案,就会四处碰壁,施展不开。他大概以为有机会上上娱乐新闻,能够起到点漂白的效果吧。同时我也知道,他的激动也只不过是外界印象的标籤罢了,在那个圈子里头,他其实是以技术著称,总能在法条中冷静地找出有利于当事人的依据。
    
    后来我们当然得说回郭玉闪的情况,但这又有甚麽好说的呢?身为他的律师,人都进去三十多天了,可一面都没见着。还是去喝酒吧,夏霖建议。我推说夜深,起身告辞,他有点失望,「那就下回吧」。北京这时开始冷了,我钻进的士之前,他又再嘱咐:「记得替我找一些娱乐圈朋友的事呀」。临关车门,他拉住我低声说道:「还有玉闪,过一阵子要是需要,可能又得请你写些文章」。我当然答应;可是我真的不晓得可以写甚麽了,同类的事情再三发生,而且写出来又会不会反而对他不利呢?这分寸太难把握。
    
    一个星期之后,夏霖也被带走了,至今不闻音讯。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11120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七位法学学者关于夏霖律师被控诈骗罪一案的法律意见书
·说实话,我并不关心夏霖案
·维权律师夏霖诈骗罪成判囚12年
·王振宇律师: 夏霖涉嫌诈骗罪案一审辩护词(删节) (图)
·王振宇律师:夏霖案一审辩护词 (图)
·北京维权律师夏霖被指诈骗罪今日出庭 择日“宣判” (图)
·北京维权律师夏霖遭扣押一年半无说法 近日开庭 (图)
·夏霖案6月17日开庭 已身陷囹圄582天
·维权律师夏霖被诈骗逾千万 否认控罪1月中旬开庭 (图)
·在押夏霖称是政治迫害 王宇至今未有消息
·郭玉闪何正军被重新移送审查起诉,夏霖案被退补
·谭作人妻王庆华撰文吁浦志强及夏霖案公开
·谭作人妻撰文吁浦志强及夏霖案公开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夏霖被捕
·纪斯尊行拘后再被刑拘 夏霖拘留被指涉诈骗
·北京华一律师事物所的夏霖律师被以“诈骗”罪刑拘 (图)
·或与占中有关﹕许东被捕 律师夏霖被抓
·李南央:夏霖案是用非意识形态手段制造的一桩假案
·志强夏霖,你们还好吗?/王庆华
·王庆华:浦志强、夏霖,你们还好吗?
·夏霖:重庆涉黑案公然侵蚀律师辩护权利
·夏霖:当局不要孤注一掷 否则我将扔出“核弹”
·高一飞诋毁夏霖律师违反律师职业道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