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10日 转载)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孩子的父母在病房外。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一名出生仅3个多月的男婴,被其父母带到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看“发烧”和抽筋,医生诊断却发现,男婴身体的“累累伤痕”触目惊心:颅内出血、5根肋骨骨折、脸上烫伤、腿上咬伤,且已有时日。
    
    澎湃新闻从医院方面获悉,这名受伤的男婴亮亮(化名)目前仍在ICU(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受伤男婴居住地、江苏省江阴市警方告诉澎湃新闻,警方已入调查,并将男婴亮亮的父亲孙某方控制,现初步判定孩子确为其父母所伤,亮亮的爸爸妈妈“间歇性精神异常”。
    
    澎湃新闻记者在江阴利港镇孙某方方的老家走访发现,孙某方一家5口人有3个“精神有点问题”:男婴亮亮的爸爸、妈妈、奶奶,只有61岁的爷爷智力是正常的。亮亮出生至今大概一万多的医院费用、奶粉钱,都是由靠捡垃圾为生、每年只能挣1万元左右的爷爷承担。亮亮的父母目前并没有工作。
    
    男婴颅内出血,恐留下智力低下等后遗症
    
    亮亮的接诊医生,常州市儿童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李亚民告诉澎湃新闻,孩子浑身是伤,最严重的是颅内出血。由于孩子太小,才三个月大,具体未来的病情发展还需要观察。但是,颅内出血可能会引起一些后遗症,比如智力低下、癫痫等,“这些都是最令我们担忧的”。
    
    除此以外,孩子的5根肋骨骨折,小小的脸上是难以入目的伤痕,尤其嘴唇两侧有着明显的烫伤痕迹。右腿上还有一处已经结痂的牙齿咬痕,“看着太心疼了”。
    
    据杨亚民主任介绍,当时急诊时,他问亮亮的父母,这些伤是怎么搞的?亮亮的母亲冯某文说,是他父亲弄的,“摔过孩子好几次,还用脚踢过孩子”,而孩子的父亲孙某方则在一旁傻笑。
    
    李亚民主任说,孩子的父母亲“精神貌似都是有问题的“,但由于没有相关病历或者鉴定,所以目前也不能定性。
    
    对于亮亮嘴角的烫伤,江苏无锡江阴市公安局利港派出所民警表示,是“他们(男婴父母)把吹风机塞到孩子的嘴里,吹了半个多小时”造成的,具体是谁,并不清楚。
    
    8月9日中午,澎湃新闻记者在常州市儿童医院ICU病房外见到孩子的父母。母亲冯某文是1991年的,穿着牛仔背心和黑色小脚紧身裤,红色波点鞋,看上去脸色苍白,1米6左右,非常瘦。父亲孙某方是1987年的,随意套着浅蓝色的工作服和一条格子裤衩,脚上拖着拖鞋,看上去白白胖胖的。
    
    据杨亚民主任介绍,孩子的父母这段时间一直守在病房外,孩子的母亲则是时不时地去问别的科(心脏科)的医生,“孩子怎么样了”。
    
    在澎湃新闻记者待在病房外的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里,亮亮的父母一直坐在病房外的椅子处玩手机,看视频,有时候孩子的父亲枕在母亲大腿上躺着,有说有笑。
    
    杨亚民主任说,目前亮亮没有完全脱离危险,需要继续在ICU观察1至2周。而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江阴利港派出所派出2位民警日夜守候在ICU病房外,12小时换一班岗。
    
    江苏省江阴市利港派出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8月7日,常州市儿童医院报警后,警方就已介入调查,并将男婴的父亲控制,现初步判定孩子确为其父母所伤,而且男婴的父母“间歇性精神异常”。8月8日晚,孩子的父亲孙某方被取保候审。
    
    一家生计仅靠爷爷收垃圾维持
    
    8月9日19点左右,澎湃新闻记者找到亮亮的老家,江苏省无锡市江阴市利港镇陈市村24组。
    
    当时,亮亮的爷爷孙龙福(音)并不在家中。亮亮的奶奶告诉记者,老伴儿正在村里边收垃圾,还没回来。
    
    大约19点半,爷爷开着“收垃圾”的电动三轮车回来了。孙龙福今年63岁,中等身材,看上去精神气还不错。而他们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水泥房。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孩子的爷爷孙龙福。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据孙龙福介绍,他和老伴儿平时是住在1楼,亮亮的父母带着亮亮住在2楼。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一楼的家具摆设比较简单老旧,都是农村里一般的木头方桌、高背椅、塑料板凳等,还有一些干农活儿的工具。
    
    亮亮父母亲居住的二楼虽说装修看起来还比较新,木地板,但一片狼籍,走到房门口就袭来一股夹杂着食物腐烂、衣物发霉的酸臭气味,3间房里吃的、用的、穿的随意丢在地上,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也很难找到下脚的地方。在阳台的一个角落,有一个比较新的婴儿车,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一些奶粉和小玩具,除此以外,看不到更多的婴儿用品。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亮亮父母亲居住的二楼一片狼藉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角落里有辆婴儿车。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二楼的家具都是崭新的,客厅还有一套深色沙发,卧室还有一个液晶电视,一张棕红色的双人床和大衣柜,不过床上都摆满了杂物。客厅里还放有几本书,《女人一生的美丽计划》、《女人22岁后该做什么(大全集)》。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摆放在客厅内的书。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孙龙福告诉澎湃新闻,这房子和家具都是他一手置办的。2004年把房子把房子建起来,今年(2016年)因为儿子和儿媳搬回家里,又生了孩子,于是给他们配上了家具。
    
    孙龙福对澎湃新闻说,他今年63岁,老伴儿55岁,有些“脑子不好”,儿子和儿媳“脑子都不好”。过去两年,儿子在附近的海伦石化公司干包装活儿,一个月能有将近3000块钱,但是去年8月“不干了”,没有工作,家里又回到由他一人收垃圾来维持生活,一年也就挣1万元左右。
    
    对于儿子儿媳涉嫌“虐待”亮亮的事情,爷爷表示并不知情。
    
    男婴平时由“脑子不好”的父母照顾
    
    孙龙福说,从孙子出生到现在100多天里,他就见过一次。由于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和老伴儿去收垃圾,很晚才回家,再加上自己也有冠心病、脑梗塞等,想着他们两人不用工作、总能把孩子照顾好吧,所以也就没有怎么去看孩子。
    
    其实,顾不上孙子不仅仅是因为“爷爷太忙”。同村的多个老年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不是爷爷不愿意管孙子,而是他们(男婴的父母)不让,平时俩人专挑孙龙福外出工作的时候出来,孙龙福在家,他们就待在楼上不出来。“有一次,今年6月份,俩人还打了孙龙福,到现在,脸上和手腕上还有青紫块。”
    
    实际上,“脑子不好”的儿子与“脑子不好”的儿媳在一起生活,也并不是孙龙福所希望的。孙龙福说,他原本是想给儿子找一个“脑子正常点”的老婆,但是儿子不要,就要冯某文(亮亮的母亲)。为此,他们去年还搬出去住了3、4个月的时间,“想要给我压力”。
    
    孙龙福说,那期间,儿子还买了一个1200多块的手机(智能机),分期付款,留的联系方式还是“我的手机号,他们(卖手机的)打给我说要付款,我才知道这回事儿。”他们在外边租房的钱也是孙龙福最后填上的。
    
    后来,也就是今年8月份,他们在孙龙福家门口贴了一封信,信上大致内容是:亲爱的老爸老妈······我说我29岁,不要你管了,你可以放手······你要认我这个儿子,你就认我俩,我只找一个人,不喜欢找另外人······你要是同意,我们俩在(再)回来,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永远不回来。你同意我回来,水电费我交,分开吃、分开住,我不喜欢种地,只喜欢上班,我老婆我来管,不要你们管,同意我俩回去还有一点,上哪去、不要问这么多。
    
     3个月大男婴现多处骨折疑遭虐待 父母或精神异常


    亮亮父母给爷爷的信。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图
    
    据孙龙福介绍,这封不到400字的信应该是儿媳的字迹。因为儿媳初中毕业,但儿子是断断续续只上到小学四年级。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信的落款是:孙洪方说的话,通篇的字迹比较工整,没有标点符号。
    
    来源:澎湃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45316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际特赦:中国人权律师任全牛面临酷刑虐待
·西藏一名高僧的亲属称其因狱中受虐待致死 (图)
·女孩遭父母虐待胳膊被打断2次 想办户口被暴打 (图)
·被判19年徒刑张海涛狱中遭酷刑虐待 (图)
·赤壁三君子案多名声援者被捕后遭虐待 (图)
·上海沈佩兰被逮捕,期间曾遭看守所虐待施刑/马亚莲 (图)
·电话专访北风弟弟温先生:未遭绑架失踪和恐吓虐待 (图)
·留美中国学生虐待同胞案宣判 被判6到13年监禁 (图)
·异议人士刘萍疑遭江西南昌女子监狱虐待
·维权公民赴公安部控告济南看守所虐待舒向新律师 (图)
·张六毛家属、律师首见遗体 多处伤痕疑遭酷刑虐待 (图)
·狱中政治犯张圣雨(张荣平)遭遇酷刑虐待的情况通报 (图)
·梁波: 少年包蒙蒙为何被监控虐待?
·北京维权人士张淑凤、张德利夫妇遭警察殴打虐待
·姜家文高喊打倒共产党 控告拘留所对其虐待 (图)
·曝福建7岁女孩遭父母虐待 官方:被打照系去年拍摄
·刘金彬律师:谢阳案通报争取通信权可能受虐待
·北京大阅兵维权人士张淑凤被关黑监狱遭虐待 (图)
·余文生控告北京警方虐待及变相酷刑 (图)
·余文生律师发控告函追究被公安虐待
·汉代老人最幸福?国家送酒肉 虐待者要处死
·《邱会作回忆录》披露王洪文遭受的酷刑虐待
·明朝选妃类似“选美大赛” 后宫充斥“性虐待”)(图)
·李德成:于独裁国家学国情是种虐待 (图)
·谢松波:禁屠猫狗不如呼吁别虐待动物 (图)
·中国女性的虐待、恐惧与耻辱
·美国“少管所”曝虐待事件
·建议中共制定《反虐待人类法》/章立凡
·虐待犯人对政权不利
·虐待嫌疑人或犯人对政权不利
·为维权女儿致残母亲遭劳教虐待百万财产仍受侵/沈立秀
·被赤壁法院恶警虐待的受害者丁林军给博讯来信
·解龙评论:德国虐待中国人,比日本更凶残
·郭泉:致胡锦涛、温家宝两先生:虐待老人的执政党是邪恶的执政党/民主先声199
·彭明被虐待:湖北汉阳监狱抵制奥运有功/陳釗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