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美国之音:南海仲裁在即 潭门渔民集体封口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2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南海仲裁在即 潭门渔民集体封口
  
    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最后裁决的日子越发临近,一些西方记者来到中国海南省琼海市一个以“海上民兵连”著称的小渔村,发现一股显然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力量正包围着这里。
    
    紧紧尾随的政府车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约翰·萨德沃斯(John Sudworth)近日在潭门镇遇到了麻烦,从港口到渔市,再到回酒店的途中,所到之处总有几辆车窗上贴着黑膜的中国政府车仅仅尾随。 当地人对他不是三缄其口就是简单地重复着政府的立场:南海是属于中国的,因为中国的渔民最早抵达那里。后来总算有一位“船老大”愿意回答几个问题,但很快传来消息说,采访后他立即被警方带走问询。萨德沃斯猜测,惹上麻烦的原因是他问了太多有关“海上民兵”的问题。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艾立信(Andrew Erickson)
    美国之音:南海仲裁在即 潭门渔民集体封口

    “他们是海洋业从业人员,通常是渔民,白天在海上作业,以捕鱼为主,但是他们是登记在册的海上民兵,他们的船只也在地方海上民兵机构登记,因此他们不时能被赋予国家发起的具体任务,”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说。
    
    “海上民兵”的概念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早在中共建政之初,一些装备轻型武装的渔民就活跃在东南沿海,为当时力量尚薄弱的解放军海军提供有力补充,也成为《海霞》、《红色娘子军》等艺术作品颂咏的对象。
    
    但是,很多西方人对这些亦渔亦武的海上民兵却闻所未闻。在中国与邻国围绕南中国海的争端不断升级之际,艾立信和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研究员李俊华(Conor Kennedy) 撰写的一系列有关海南省海上民兵的文章引发了西方对这个草根群体的关注。
    
    说谎的民兵连副连长
    
    潭门镇的海上民兵连成立于1985年,这个由100多名渔民组成的准军事组织近来卷入了一系列因主权问题引发的海上冲突,也因为2013年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而声名远扬。
    
    半岛电视台驻马来西亚记者佛罗伦斯·吕(Florence Looi)怀着对民兵连的兴趣和好奇来到潭门镇。在这里,她碰到了几桩怪事。
    
    车子驶过镇上时,刚好遇上四五十名身穿灰蓝色迷彩服的男子在烈日下操练。吕询问当地宣传部门人员,这是否就是著名的潭门海上民兵连,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是在拍电影。
    
    镇上有个叫王书茂的男子被安排接受她的访问。王书茂说,那些人不过是普通的渔民。他们穿迷彩服只是为了防晒。他从没听说过镇上有什么民兵连。
    
    然而,中国的百度百科上介绍说,潭门镇一位名叫王书茂的人是该镇海上民兵连副连长。并且由于他在南海维权方面贡献突出,2013年还曾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中国小蓝人”
    
    “中国试图用自己的海上民兵来达到某种欺骗目的,”艾立信对美国之音说。
    
    他指出,这些渔民被看作是勇敢的爱国水手,反对外国海军和海警的进犯,他们加入准军事组织,为他国海军和海警制造了一个棘手的灰色地带。
    
    艾立信给这些海上民兵起了一个名字——“中国的小蓝人”:一方面因为他们身穿灰蓝色迷彩服出没在海上;一方面他们令人联想到2014年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时,那些取代正规军队的全副武装的“小绿人”。
    
    西方学者和媒体对中国海上民兵的关注显然引起了中国官方的警觉。地方官员和潭门渔民讳莫如深的态度令人猜测,当局对他们下达了某些封口令。
    
    艾立信说:“地方官员和当地人可能得到很多指示,告诉他们不能说什么,否认某些事,或者只能谈论某些事。”
    
    官方宣传部:无可奉告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之音记者曾致电中共琼海市委宣传部,提出想采访潭门海上民兵连和王书茂本人,对方要求通过传真发送一份采访提纲,但传真发出后再无下文。
    
    记者也曾致电海南三沙市委宣传部。2013年7月,成立仅一年的三沙市也组建了一个几百人的海上民兵连。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宣传部工作人员只是一再重复,办公室人力有限,无法配合,一切以三沙市网站上发布的消息为准。在记者的坚持下,工作人员终于道出真实原因:你们是外媒,有些东西我们实在不方便透露,希望理解。
    
    美国学者:中国其实相当透明
    
    尽管通过官方的途径极可能碰壁,但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艾立信说:“幸运的是,很多公开资源为这个题目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中文的资料尤其丰富。对于依赖公开信息源的研究人员和学者来说,中国其实处于一种相当透明的状态。”
    
    艾立信等人的研究指出,近年来,这支由政府控制,渔民组成的非正规海上部队被中国推到维护主权的最前沿。他们干预过美国调查船的航行自由,和菲律宾海军在斯卡伯勒浅滩(中方称黄岩岛)对峙,卷入中越围绕“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风波,不久前他们还骚扰过美国“拉森号”导弹驱逐舰的自由航行。
    
    今年2月,海南省军区和地方相关部门出台了《海南省海上民兵建设“十三五”规划》,对海上民兵和相关设施建设、使用等问题做出系统性设计。艾立信说,这无疑显示中国将继续扩大海上民兵队伍,而习近平裁军30万的决定很可能进一步壮大海上民兵的发展。
    
    外界普遍预期,荷兰海牙的国际仲裁法庭将在几个星期内就菲律宾提交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做出最后裁决。中国一直表示拒不接受、也不会承认裁决。艾立信认为,假使中国想要给菲律宾一点颜色,或是恫吓那些可能提出类似诉讼的邻国,未来很可能还会看到中国利用这些“小蓝人”滋扰菲律宾和其它邻国军队。

(博讯 boxun.com)
12908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南海-西沙邮轮航线预计7月首航 (图)
·南海论坛不接受异议 学者意见不中听即不再获邀请 (图)
·视频:河南汝州访民吴晓娜和嫂子中南海打横幅喊冤被抓 (图)
·南海仲裁反转?曝60国力挺中国 (图)
·南海将发生两件大事 中国提前准备这招 (图)
·中国将在南海建海啸监测网 最短30秒完成预报
·南海问题:北京外交重挫 东盟未点名批评中国 (图)
·外媒:中国打造南海水下长城监测美俄潜艇
·中国在南海3000米深处建设平台 (图)
·媒体:中国将在中国南海3千米处建实验室
·外交部发声明谈中菲南海争议:不接受 不参与仲裁
·中国拟大力开发南海岛礁民用设施
·香格里拉论坛:孙建国称南海仲裁对中国无约束力 (图)
·中国在南海建成4艘不沉航母
·回击美国 中国拟祭南海防空识别区 (图)
·海口12艘渔船违反南海伏季休渔规定被查处
·中国在永兴岛部署远程无人机 似为回应G7南海声明 (图)
·王毅谈南海问题:是非自有曲直 公道自在人心
·传令计划与领导家属床战中南海招待所
·大陆“强硬”派军事专家万言书建议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图)
·1989年“洋浦风波” 震动中南海
·扳倒刘少奇:中南海一场八级大地震揭秘
·中南海舞会变身文工团:被翻牌供不应求 (图)
·三代贫农的女儿高举“打倒毛泽东”的标语闯中南海
·不好女色的彭德怀 痛批毛的中南海舞会 (图)
·孪生姐妹记忆中的中南海舞会:最怕江青 (图)
·1978年胡耀邦与汪xx冲突始末:在中南海“短兵相接” (图)
·“改革四君子”对话中南海:黄江南自称当时“很狂”
·“中南海舞会”奇观 没人敢请江青跳舞
·震撼中南海 胡耀邦铁腕抓捕胡乔木之子
·中南海年夜饭:毛泽东吃剩饭 邓小平亲自下厨
·中南海高干待遇:毛泽东刘少奇404元普通人员56元
·中南海纪事:文革期间的机要室改组
·揭秘民国时代中南海 5分钱可游览掏房租可住 (图)
·中南海秘闻:毛泽东为何钟情红色泳裤
·中南海的“不倒翁” 李先念密谋打倒赵紫阳
·“授课”中南海,温家宝尊许崇德
·谁在中南海给中央首长们上课?都讲些什么?
·中美南海撞机处理内幕曝光 美国拒绝面谈 (图)
·猜猜看 中南海陪毛泽东就寝的夫人是谁? (图)
·刘东:悲剧就是没有打进中南海!
·美国折腾南海对中国是个绝好的促进
·Brutus:南海问题的最佳解决办法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曾节明
·郭健:菲律宾新总统的橄榄枝与南海新动向
·海峡论谈:南海仲裁宣判在即 小岛礁牵动大棋局
·南海危机,北京萎靡
·高洪明:南海风浪无大碍,中国泰然应对之
·马云根: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已经进退两难
·高洪明:南海无大碍,中国泰然应对之
·卢峰:中国在南海深陷重围 G7介入将国际化
·陈破空:巴拿马文件,烧出中南海极左之谜 (图)
·加藤嘉一:安倍的南海策略与特朗普的“小炸弹” (图)
·英媒:房地产差价·南海新动作·人权公约版本 (图)
·卢峰:中国经济弱外交更弱,在南海问题上被孤立
·胡平:中南海认领跨境绑架案
·中南海官员:习近平与对手对决已到白热化程度/紫荆来鸿
·熊玠:南海争议中的中国与国际法 (图)
·张博树:让南海问题回归常识——在中国研究院南海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黎蜗藤:记者王冠的南海辩论错在哪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