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企接盘"最拖沓高速路" 多名落马官员曾涉其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5日 转载)
     央企接盘最拖沓高速路


     渝蓉高速四川段,施工工地荒芜,长满一人高的杂草。
    
     央企接盘最拖沓高速路 多名落马官员曾涉其中


    2015年10月9日,渝蓉高速四川段连接绕城高速工地。
    
    连接川渝两地的新动脉——渝蓉高速四川段建设有了新进展。
    
    2016年4月25日,四川省2016年第一批高速公路项目投资协议集中签约仪式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举行。本次集中签约的4个高速公路项目中,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即渝蓉高速四川段)赫然在列。
    
    这意味着,烂尾近2年,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拖沓高速公路”的渝蓉高速四川段终于找到了“接盘侠”。
    
    2009年9月开建的渝蓉高速是连接西南两大城市重庆和成都距离最短的一条高速公路,东起重庆沙坪坝区陈家桥街道,西止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西河镇,全长253.564公里。
    
    渝蓉高速在建设之初,重庆称其为成渝高速复线,四川称其为成安渝高速。“安”是指四川资阳市下属的安岳县。渝蓉高速四川段,大部分在资阳市境内,约有154公里,成都市仅有约21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命名编号调整后,这条高速的正式称谓是渝蓉高速公路(G5013)。
    
    渝蓉高速重庆段已于2013年12月25日建成通车,而四川方面由于BOT模式(一般指政府允许企业筹集资金建设并管理经营一定期限的“建设-经营-转让”模式)引入的泰邦基建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公司”)资金不到位,渝蓉高速四川段至今仍未完成。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造就“史上最拖沓高速公路”的泰邦公司本不具备投资渝蓉高速四川段的实力,而在建设过程中,还套取了十几亿银行工程款转入泰邦公司及其关联公司。
    
    泰邦公司是深圳泰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集团”)的下属企业。渝蓉高速四川段开工仪式上披露的信息显示,彼时的泰邦公司董事长黎康新,也正是泰邦集团的董事长。泰邦集团成立于2003年3月,黎康新一直是其实际控制人。
    
    令人关注的是,四川资阳多名落马官员也深陷渝蓉高速四川段建设工程之中。
    
    央企成为“接盘侠”
    
    2009年9月21日,渝蓉高速四川段开工。开工仪式上披露的信息显示,这条高速是连接成都、重庆两座西部特大城市距离最短、路线最优的一条高速公路,线路几乎是连接渝蓉两地的一条直线。
    
    作为目前四川境内的最高标准高速公路,渝蓉高速的公路技术标准为双向6车道,设计速度100公里/小时,四川境内全长约175公里。预计建成后,重庆到成都仅需2个半小时。而目前从重庆到成都,走成渝高速全程最快也要3个多小时。
    
    渝蓉高速四川段采用BOT模式,由泰邦公司投资建设。根据最初的规划,这条“四川最好的路”将于2012年底完工。
    
    所谓BOT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模式,是指政府部门就基础设施项目与企业签订特许权协议,授权企业承担该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和维护,并获得项目的经营权,在特许期满后,再将项目移交给政府的融资建设模式,常被称作“特许权或特许经营招标”。
    
    然而,渝蓉高速四川段不仅2012年底并未能够实现通车,而后计划又推迟到2014年6月底,但直至今日仍未能建成通车。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得知,实际上,从2011年底开始,渝蓉高速四川段建设就处于“半停工”状态。从2011年到2014年之间,中间还有几次停顿。这期间,四川当地政府频频展开协调,泰邦公司也屡屡表态,争取早日建成通车。
    
    直到2014年10月,泰邦公司资金链彻底断裂,渝蓉高速四川段的建设全面停工,并烂尾至今。与之对应的是,渝蓉高速重庆段早在2013年12月即告通车。
    
    渝蓉高速四川段90%的路段位于四川省资阳市境内,按照属地建设原则,招商由资阳市政府牵头。
    
    2016年1月25日,当地政府终止了与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签订的《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BOT项目特许权协议》,并重启BOT招商。2016年01月26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网站发布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项目投资人重新招标公告。
    
    2016年4月6日,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项目投资人重新招标中标候选人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网站上公示,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企业中电建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唯一的中标候选人。
    
    2016年4月25日,中电建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与四川有关方面举行了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投资协议签约仪式。这意味着,央企正式接盘渝蓉高速四川段项目建设。
    
    四川省交通厅相关人士表示,BOT模式是高速建设中的重要路径,但是BOT模式也需要充分考虑项目业主方的整体实力和融资能力,一般而言国有大型企业很少会发生融资困难。而中电建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在四川当地曾成功建设了从邛崃到雅安的高速公路,在当地口碑不错。
    
    此前,2015年9月,四川资阳市交通运输局主管高速公路建设的副局长倪勋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重启BOT招商后,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只要符合条件都可以中标。当时他曾表示,渝蓉高速四川段重启BOT招商的消息传出之后,前来咨询的企业很多。
    
    当地政府:审计后再与原投资公司清算
    
    “接盘侠”找到了,但是泰邦公司的前期投入还没有进行清算。
    
    5月11日上午,资阳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倪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渝蓉高速四川段正由专业机构对已完成工程进行锁定,锁定后再审计确认前期投资的数据,然后再跟泰邦公司进行清算。”
    
    而在2015年9月时,他曾表示过,“将把泰邦公司的债权债务问题解决清楚之后,再重启招商。”
    
    但是,现在当地政府已经等不及了。倪勋说,“由于四川省政府对这一工程非常重视,他们不得不加班加点,多项工作齐头并进。”
    
    正当此时,一位施工队老板来到倪勋办公室,来人名叫任恢美,他希望政府协调泰邦公司付给他工程款。
    
    据其介绍,他的施工队和另外4个施工队在2010年开始建设渝蓉高速四川段1标段的所有4个隧道,2012年工程已完工,但工程款还没结算。任恢美称他们5个施工队还有1.1亿元左右的工程款没有拿到手。
    
    2009年,原投资人泰邦公司在资阳市设立项目法人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负责这个项目的建设和运营。
    
    如今,位于资阳市娇子大道二段374号的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房东刘刚毅说,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今年3月就撤了,公司还欠他几十万元的房租。
    
    烂尾造成的成本在不断增加。
    
    2015年9月,倪勋向澎湃新闻表示:“未完成工程,资金缺口50亿元左右。”
    
    而根据2016年1月“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项目投资人重新招标的招标公告”显示:重新招标的后续工程投资额初步测算约为62.5亿元,后续工程投资额最终以审计金额为准。
    
    澎湃新闻记者从四川当初知情人士处获悉,“泰邦公司中标后,项目因建设标准提高,项目估算总投资增加,导致投资人需投入的资本金和银行贷款进一步增加。”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根据相关规定,银行实行按比例付款。“打个比方说,投资方投入10亿元,银行按照一比三的比例付款30亿元。如果投资方一分钱都不投入,不可能空手套白狼,得到任何资金。”
    
    2015年9月,倪勋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渝蓉高速四川段总体工程85%已完工,累计完成投资167亿元。除去银行贷款部分,原业主泰邦公司投资42亿元左右。
    
    这也意味着,已完成投资中有120多亿元是银行贷款。
    
    公开报道显示,2009年5月,农行资阳支行、工行资阳支行、建行资阳支行、中行资阳支行与深圳泰邦集团签订了成安渝高速公路项目银团贷款意向性合作协议。另外还包括建行四川分行、交银深圳分行、四川省农村信用社等银行均参与了这一项目贷款。
    
    落马市委书记曾为泰邦集团站台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造成渝蓉高速四川段项目全线停工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当地政府对投资人选择审核把关不严,投资人缺乏足够实力。
    
    “按照该项目招标文件要求,投资人2008年度净资产不低于项目估算总投资的35%,即40.46亿元。泰邦公司在投标文件上反映的净资产为48.52亿元,但其实际净资产仅为21.2亿元,未达到投标人资格的基本条件要求。”该知情人士透露。
    
    类似的情况在泰邦集团投资的全国其他项目中也发生过。
    
    《财经》杂志2011年曾报道,“2005年6月,湖南省交通运输厅与泰邦集团下属企业泰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股份’)签订潭衡西高速《投资、建设、养护管理特许经营合同》。后湖南高速总公司内部人士坦承,当时在招投标过程中把关不严,泰邦股份并无投资、经营潭衡西高速的资金实力。”
    
    上述报道称,当时的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帮助泰邦股份化解了燃眉之急,为潭衡西高速促成了不止12亿元的银行贷款。然而冯伟林却因涉嫌收受巨额港币贿赂,最后落马。
    
    2014年6月27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对冯伟林一案进行了终审判决,冯伟林受贿138笔,受贿金额4380.9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
    
    渝蓉高速建设期间,牵头的时任资阳市委书记、市长、人大常委会主任、副市长纷纷落马。
    
    项目一开始,资阳市政府关于渝蓉高速四川段建设协调的具体工作由陈能刚负责对接。陈能刚于2004年8月至2013年间任资阳市委常委、副市长,主管交通、农业、金融等工作。
    
    在2010年左右,无论是拆迁征地现场还是赴深圳泰邦集团考察访问,都能在公开报道中看到陈能刚的身影。
    
    2016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公布,2016年1月13日,四川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依法对四川省资阳市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陈能刚(已退休,享受正厅级待遇)以受贿罪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在此之前,2014年9月24日,时任资阳市长邓全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2014年11月27日,四川省纪委对时任资阳市委书记李佳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公开报道显示,李佳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为泰邦集团“站台。
    
    2010年1月,李佳主持了深圳泰邦集团花乐谷项目汇报会。该项目位于资阳市三岔湖地区,定位为国际高端度假养生休闲目的地。占地近7平方公里,总投资120亿元。李佳表示,“花乐谷”项目是继深圳泰邦集团建设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后,双方即将展开的又一次重大合作。
    
    公开报道显示,李佳十分关注渝蓉高速公路的建设。2013年4月24日,李佳带领资阳市有关部门前往渝蓉高速公路现场调研时,她说:“项目投资方深圳泰邦集团董事长黎康新是一个想干事、能干事的人,我很敬佩。”
    
    来源:澎湃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13617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资委:央企纵向横向重组不会出现新的垄断
·商事改革怎么推?央企怎么改?总理重点强调这三字
·李克强:我们要央企干什么?不是为了和民营企业抢饭碗 (图)
·国务院:今明两年压减央企10%钢铁煤炭产能
·国资委和央企上月92人因违反八项规定被处理
·刘明忠兼任两家央企董事长 系国资委成立来首例 (图)
·国资委:82央企发债4万亿 违约84亿 (图)
·央企主要负责人年龄调查:尚无70后 最年轻者47岁 (图)
·报道称不同央企负责人薪酬差600万 人社部回应
·“央企”中国海外控股集团被曝山寨 回应称属特管
·媒体:中国可能到年底将央企缩减到100家以内
·媒体揭央企用车现状:国资委一开会大院停满奥迪 (图)
·央企新配置轿车禁止超18万 取消退休人员配公车
·发改委:中央企事业单位公车制度改革正式启动
·中央企事业单位车改将启 各地车补标准逐步明确
·央企中铁十一局暴力强拆,湖北大冶龙鹏包装有限公司员工岁梦中惨遭暴力 (图)
·国务院五策促央企提质增效 连亏三年以上企业面临出清
·公车改革进展:中央企事业单位方案年内公布 (图)
·部属6千多家央企高管限薪令敲定 薪酬将公开
·传国航与南航正酝酿合并重组 央企整合受关注
·央企高管月收入8000更让人不放心了
·刘山青:央企海外资产和投资效益历年都是笔胡涂账
·池墨:央企高管的薪酬到底是多少? (图)
·兰江:央企高层减薪酬 难撼超国民待遇 (图)
·王思想:反垄断岂能对央企视而不见? (图)
·揭央企华润幕后元老 为陈云和博古弟弟
·央企频违法规的根源是中共制度失效/李国鹏
·各大央企的业务招待费数额惊人/李英之
·吴江:央企职工高收入,国资委管不了该谁管
·终结央企分肥乱象,常态监管必须激活
·央企上缴红利还需提高
·童大焕:看看央企是怎样垄断有功的?
·央企税负较高算不得什么功绩
·叶檀:央企抱怨税负过高 是“共和国长子”撒娇
·从市场真实景象看央企退出房地产的惊天谎言
· 16家央企包圆楼市/陈铁枪
·央企高管60万薪酬高不高
·席梁村:央企形象危机
·官牟利 央企乱/晏庆盛
·政府和央企联手拉高房地产利润空间/王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