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小企业每年或花上百万元维护政商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调查发现,如果说税费、评估是所有企业呼吁尽快降低的制度性交易成本,那么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往往还要应对一些莫名其妙的成本。下面就来细数一下吧。城市拆迁导致企业“搬家式死亡”
    
    河南一家小家电制造企业,因为城市建设规划调整等原因,3年搬了4次家。“搬家就要停产,一边养着工人,一边租赁新厂房。搬进新厂还要重新调试设备,重新评估认证,这些都要花钱。搬家搬得企业遍体鳞伤。”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夏先生说。
    
    浙江两家制药企业也刚刚经历了搬迁,其中一家药企的财务总监说,“由于搬迁投入、新工厂头两年较高的折旧,以及大幅增加的土地使用税,去年企业的盈利能力降了不少。企业最怕的就是折腾。”质检机构收费不含糊
    
    调研中记者了解到,工业企业的仪器设备设计检测、化验、计量等需要不定期年检,有的项目每半年就要检一次。不少中小企业反映,由于检验费太高、弹性太大,不得不与“红顶机构”如质检研究院等类似的机构签订年度服务合同。
    
    “一项标价20万元的检测,如果企业同意每年购买‘红顶机构’的打包服务,可能这项检测只要10万元;该抽检20种样品,抽一种就行了。如果‘不合作’,任何一级质检部门都可以随时随地去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检查,来一次企业就得花10万元左右。”河南一家企业负责人反映,有时质检机构到企业检查,连检测设备都没带,但只要说是检查,就得交费。企业真的需要质检服务时,却失望了。“去年底我们感觉一台大型计量衡器不太准,主动邀请质检机构来做检测。可是5个月过去了,也不见人影。”“吃拿”不见了,“卡要”仍存在。
    
    此次调查中,中小企业普遍反映,中央八项规定执行后,政府官员去企业都不吃饭、不收礼、甚至不喝水,“吃拿”基本消失了。可是,“卡要”现象并没有杜绝,一些企业每年的非营业性开支,即维护政商关系的支出往往占到销售收入的1.2%—1.5%。一家小型企业,每年可能有上百万元用于“维护关系”。
    
    “年初递上去材料,可能到下半年才批下来,你说企业还生产不生产?”一家企业说,不想等这么久,往往只能找人去“疏通”。
    
    一些企业还反映,我国法律法规中罚款额度弹性较大,也为有关部门“卡要”提供了机会。“不少法规里罚单额度从2万元至50万元,执法尺度与关系亲疏程度相关,不利于公平竞争和企业减负。”河南一家企业负责人说。 (博讯 boxun.com)
9506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媒体揭周永康薄熙来等制造的畸形政商关系 (图)
·还有离奇死亡案:徐明狱中猝亡,政商勾结牺牲品? (图)
·号称不行贿的马云们如何处理政商关系,你信吗? (图)
·政商勾结官僚资本利益团伙:“新东北现象”的成因与破解
·天津爆炸疑云重重 纽时抽丝剥茧露政商关系
·瑞海核心人物在看守所回应质疑 披露政商关系网
·周本顺的隐蔽裙带:两位妻弟的邓州政商史 (图)
·港媒指团中央为令计划的妻子提供政商圈钱平台
·王健林谈政商关系:不理党 太假了
·政商生态剧变 中国富豪阶层面临洗牌
·江苏宿迁地产教父的政商江湖:结识仇和进军地产
·郭文贵与他的神秘政商网络“盘古会” (图)
·实干家王岐山 在美政商界有大量粉丝 (图)
·2014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发布:政商勾结现象严重
·2015金融反腐大幕开启 政商同盟面临“雪崩” (图)
·金融反腐启幕 银行等三领域政商同盟面临“雪崩” (图)
·美政商界评估习近平两年来的执政 (图)
·揭季建业“政商朋友圈”:升迁到哪里 商人跟到哪里 (图)
·熔炉与丛林:三十年来中国政商关系
·纵横中国政商界十余年 令氏家族贪腐综述
·郑永年:魏则西之死与中国特色政商怪圈
·政商勾结官僚资本利益团伙:“新东北现象”的成因
·裴敏欣:美政商学界看中国走势 (图)
·何清涟:联通背后身影 - 政商学三栖的江绵恒 (图)
·从阿里、安邦说起 中国政商关系是狗咬狗一嘴毛‍/李哲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陈破空
·清理“官员独董”需重构政商关系/廖保平
·林保华:练乙铮为亲共的台湾政商拉警报
·官员退出商会 政商之间的正本清源
·一个上海滩地块的政商逻辑(图)
·政商关系吊诡 城市表面繁华
·黄光裕与政商关系
·聖火傳遞  凸顯政商權貴主義/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