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寻夫王全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5日 来稿)
     寻夫王全璋
    
     4月21日上午我同马连顺律师、李昱函律师、峭岭姐、丽丽到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询问4月6日我们控告的处理结果,被告知答复函已寄往各律师所。下午我们在天津高院旁听文东海律师申请因天津大爆炸案可能对王宇律师的相关影响及其天津当局采取措施申请信息公开一案。

    
    因3月4日向看守所提写的申请一直未给答复,打电话也没人接,打算去看守所要结果的,但时间来不及了。刚好得知程律师第二天要到看守所,所以商量次日一起去。丽丽和李昱函律师邀请我留下,免去来回奔波劳苦,但心系家里的孩子,还是得回家。
    
    近十个月来,已记不清去往天津多少次了,这也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全璋往来全国各地之辛苦。
    
    21号是趁孩子熟睡中离开的,却未能再次成功脱身,只好带着孩子赶赴天津。上午十点到了看守所,随后李昱函律师、文东律师、程海律师、黄汉中律师也相继来到。不巧的是李斌又开会去了,其助理当面电话确认,等下午两点接待。
    
    和律师们在看守所附近吃了午饭,一点五十再到看守所,接待窗口大爷让再等等。随后助理出来让程律师先进去,我要求一起进去不允许。几分钟后,助理出来让我进去,这不准再请的,是按程序来的呢?还是全凭他们说了算?
    
    进入接待室,程律师还在和李斌交涉。待程律师谈完后,我问为什么他留的电话没人接,说这个他不清楚,但会把这个情况反映查清。问我的申请有结果没,答不批准。我说等了两个多月没结果,孩子得上学需要钱,我要求给全璋写信商讨此事,李斌答应并收下了信。
    
    我一直在家带孩子没有工作,全璋是家里的顶梁柱,被捕后家里没有了生活来源,这九个多月亦是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生活,到了艰难度日的境况。因此我向看守所写了申请,要求归还全璋的银行卡,以确保我们母子的正常生活。
    
    3月4日李斌对我说,全璋不同意把银行卡交给我,听到此话惊愕万分!难以置信!我说完全不可能,他是负责爱家的男人,怎么可能连儿子都不养了。李斌笑道附和,是啊!我们也很吃惊,他怎么这么不责任呢!我说你们不用使坏,就凭你们一句我就能信?我要求全璋写信告诉我或见他本人亲自确认。李斌说有全璋写的纸条,可以给我看,但不允许拍照不能拿走(准备的挺充分)。连老公给我交代点家务事也涉嫌国家机密啊!无奈之下只能让步,李斌便拿出一纸条,上书公安机关扣押的银行卡交由公安机关保管,不给家属不给任何人,落款王全璋,日期看不清楚。
    
    我再次被震惊!他要把卡给公安机关不给我,这正常吗?究竟是官方不给还是全璋不给?还有丽丽的老公给她八张没有钱的卡,有钱的都留给了公安机关,不怪吗?他们究竟遭遇了什么才能说出这么违心的话?令人担忧!
    
    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正常的事已不足为奇。从让房东驱赶、秘密警察跟踪、三番五次骚扰我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你们的手段是层出不穷,卑鄙发挥得淋漓尽致,要把一群妇孺儿童逼上绝路啊!
    
    对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主、富强、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友善一看,咦!在那儿呢?
    
     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2016年4月24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392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程海律师:我为王全璋辩护(侦查阶段)(二)
·屠夫王全璋生辰 网友看守所外祝福 (图)
·程海律师:我为王全璋辩护(侦查阶段1)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亲爱的全璋,想念···
·李文足:寻找王全璋律师的律师王秋实
·王全秀:寻找我的弟弟王全璋——不平凡的2015年
·余文生律师再次寄发《了解王全璋案情要求书》 (图)
·会见王全璋无果律师起诉公安局 家属求助遭冷遇 (图)
·不准会见王全璋:代理律师余文生起诉天津河西分局 (图)
·王全璋律师失踪前的访谈视频,阐述其人权律师的理念
·李和平太太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儿赴律协要求维护律师合法权益 (图)
·胡石根被羁已逾三月 王全璋案代理律师控告警方 (图)
·教会长老胡石根被羁逾三月 王全璋案代理律师控告警方 (图)
·王全璋代理律师对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提控告已获受理 (图)
·王全秀:寻找我的弟弟王全璋——被迫失踪的第一百天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念夫记
·王全璋姐姐:中秋前夕写给弟弟的信
·李文足:我的丈夫王全璋
·王全璋案律师要求见当事人遭警拒绝 (图)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8.31天津寻夫记
·清云:无私才能无畏——写给王全璋、王宇律师
·陈建刚律师:王全璋律师这个人(全文)
·纪琼铭:王全璋印象
·王全璋妻子:致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王俊峰会长的公开信
·评王全璋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谢燕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