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合肥少女被官二代毁容5年 至今仍未拿到赔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9日 转载)
    
(2016年2月28日,周岩在广化寺。来源:剥洋葱people)
    
    2月18日下午,我和周岩约好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整形医院见面,这是她和妈妈在北京的落脚点。
    
    已经21岁的周岩到医院大厅接我。一头顺直的长发,脸上疤痕少了很多,变成褐色,笑容温暖。直到剥洋葱看到周岩的手。
    
    她伸出插在口袋里的手,推开病房门。我想起布满苔藓的地面和树根。右手的三根手指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扭曲,指缝间的皮肤有些黏在一起。
    
    2011年9月,因为情感问题,16岁的周岩被同学陶汝坤当头浇下打火机油后点燃,周岩头部、面部、颈部、胸部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30%,一只耳朵烧没了。
    
    陶汝坤的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花季少女被官二代同学毁容”,是当年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4年多后,周岩的名字留在了那起轩然大波里。无法愈合的生理和心理创伤,依然活在冰冷的现实。

“喧嚣过去,生活总会重归现实”
    
    
(周岩和母亲在病房内。来源:剥洋葱people)
    
    周岩和妈妈现在住在病房,只有两张床,床下放满了中药材,以及成箱的化妆品。这是周岩目前的谋生方式,她和剥洋葱说,她在做微商。近5年间,周岩和妈妈大部分时间在这里度过。
    
    2011年,案件发生后,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这家医院曾承诺为周岩免费治疗。痛苦从未远离周岩母女。
    
    经过数次植皮,周岩的脖子上长出一条条褐色的树枝状疤痕。她每天都要涂抹疤痕药膏,房间也不能太热,否则浑身发痒。
    
    她在床头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身体各个部位必须要做的锻炼方式,如手部、双上臂、颈部、面部、下肢。最下面写了一行大字:哪里最紧,就活动哪里。
    
    更严重的威胁,是疤痕溃脓。“我有两处疤痕常常发炎、流脓,专家说,如果长时间不治疗,可能会得皮肤癌。”周岩说。
    
    但手术早就停了。在这家整形医院,周岩接受了9次全麻手术。最后一次手术是2014年7月。周岩和妈妈询问医院下次手术的时间。院方没有正面回复。
    
    周岩说,医院的意思她懂:事件发生时,我是新闻当事人,所有人关注。喧嚣过去,生活总会重归现实。
    
    周岩想过换家医院自费治疗,但高昂的治疗费用让她望而却步。“现在一天的花费都还要几百块钱”,周岩的妈妈李聪说,当年的捐款已所剩无几。

烧伤近五年,她仍然没有拿到赔偿款。去年5月,法院判决陶汝坤的父母赔偿172万元。
    
    两方对这个数字都不满意。陶家上诉。他们认为周岩目前的治疗是不需要的,“属于过度医疗”。而周岩认为,她的治疗远未结束,“光一个耳朵的手术费都要几十万”。周岩和剥洋葱说,如果要完成后续治疗,172万远远不够。
    
    又是一轮官司,至今还未判决。

“让我活下去,陶汝坤现在放出来也不管了”
    
    对周岩来说,美与丑已不是最关心的问题。她想要活下去。
    
    有时候,周岩恨死陶汝坤了。在去年的一次庭审结束后,她冲到陶家律师身旁,拉着律师的袖子不松开,“为什么他已经成年,却仍在少管所?为什么我被伤害成这样,却拿不到伤残赔偿金?”
    
    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抱住周岩,不断安抚,周岩失声痛哭。有时候,周岩又觉得,只要陶家能赔偿足够的医药费,“陶汝坤现在放出来也不管了。”“我并不指望依靠赔偿款生活,只想能够支付我的治疗费用,让我活下去。”周岩说。
    
    5年前,周岩有很多梦想。那时候,她梦想考一所好的大学,毕业之后做记者或者编辑。“我喜欢西藏,要去西藏当志愿者。”他和剥洋葱说。所有的一切,在2011年9月17日破灭。
    
    那天傍晚,在周岩的房间里,由于情感问题,陶汝坤将打火机油浇到她身上后点燃。周岩与陶汝坤究的关系,早已成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
    
    周岩至今否认和陶汝坤属于恋爱关系;而陶汝坤的父亲陶文则说,二人早恋,案发前一周左右,周岩另有男友,陶汝坤不能正确妥善对待,对周岩实施了伤害。
    
    此后,周岩的家人在天涯论坛发帖《“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毁容少女》。帖子中说,“安徽审计局高干”和“合肥市规划局高干”的儿子陶汝坤,因“求爱不成”烧伤周岩。
    
    事件在“官二代”和“花季少女毁容”的助推下,迅速受到关注。
    
    天涯论坛是当年风行的网络社区。那是社交媒体刚刚起步的年代,普通人的看法形成合力后能够改变潮水的方向。这5年中,微博兴起又衰落,微信正在成为新宠。像周岩一样,天涯论坛差不多被人遗忘了。
    
    “大众永远指责被侵犯的女孩:你为什么穿那么少”这些年,总有人问周岩,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对我来说,要么死,要么坚持。”周岩和剥洋葱说,“我不想死。”
    
    她一度无法接受现实。
    
    
(在母亲的帮助下洗头后,周岩梳理头发。来源:剥洋葱people)
    
    妈妈李聪曾经不断劝她“下楼转转”,周岩连病房门都不愿靠近。“我很怕推开门吓到别人。”她只在晚上六点半医院熄灯后,和妈妈偷偷从消防楼梯下去。周岩说,她喜欢朦胧的夜色,那是她最好的保护色。
    
    在医院里没人的时候,周岩会偷偷到喷泉边散步。周岩很喜欢喷泉中的雕塑《维纳斯的诞生》,神话中的爱和美之神。一位叫王嫣芸的志愿者改变了周岩的生活。
    
    2013年开始,每周六下午1点,王嫣芸准时出现在周岩的病房,教她画画。王嫣芸有另一个为人熟知的名字:苏紫紫。曾经备受关注的人民大学学生、裸模。周岩和我说,她和苏紫紫在某种意义上拥有相似的命运。
    
    被烧伤后,很多网友没有指责男孩,却来指责周岩本身行为不端。“我们努力地想洗白自己,可是没有任何人会听我们的声音,只能被骂,只能被动接受。”
    
    在百度“周岩”贴吧和“陶汝坤”贴吧,至今仍有许多人在骂周岩。有网友在列举了周岩和陶汝坤交往的证据后,说周岩是咎由自取。还有人发帖说,烧得好。
    
    我联系上一个发帖的人,网线另一头是一名男孩。他告诉我,他骂周岩,仅仅是因为曾被女友劈腿。
    
    有人知道周岩做微商之后,特意买她的商品,然后在商品发货后,一天更改5次地址。让周岩与快递公司不停沟通。
    
    周岩发了一条朋友圈,舆论为什么指责我?她很愤怒:一些女孩子穿露脐装,有男生看见后侵犯了她。大众指责的永远是那个女孩,你为什么要穿那么少。
    
    “可是,这是我们的权利呀。”周岩说。几年来,周岩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2016年2月28日,我陪周岩去寺院。乘坐地铁时,周岩没有戴帽子和口罩以遮挡面部,坦然从人群中走过。
    
    以前,“她连镜子都不愿意照。”周岩的妈妈李聪和剥洋葱说。
    

“人们憎恨和他不一样的人”
    
    王嫣芸花费一年时间教周岩画画。一年后,王嫣芸把她介绍到一家画室学画画。王嫣芸希望,周岩能够走出病房。
    
    2014年8月15日,周岩在北京第一次出门。她去位于朝阳区善各庄的画室。7月份,她刚做完一次手术,勉强可以下床。
    
    周岩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八月的北京,她围着围巾、戴着手套。她的身上布满疤痕,这些疤痕无法排汗,天气稍热,她会觉得奇痒难忍。
    
    周岩记得,在14号线上,一名男子一直盯着她看。“我一直在躲,但我往哪躲,他就往哪看。”周岩低下头,哭了。
    
    更令她难受的是,有人给她让座,但她还没坐下,邻座两个姑娘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走开了。
    
    “我像一个闯入了人类世界的怪物。”周岩和剥洋葱说,类似的事件在随后的生活中一次次发生。
    
    去年的一天,她在路上被一辆自行车撞到。“骑车的女孩慌慌张张地准备道歉”,周岩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女孩看到了她的样子,随后“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骂了一句,骑车走了。”
    
    周岩甚至尝试真正走进社会。她鼓起勇气,决定出去找兼职,想去书店工作。但招聘方看到她后,无一例外地婉拒了。
    
    周岩说,经历了许多类似事情之后,她发现,人们憎恨和他们不一样的人。
    
    “我不愿单独出去,担心碰到网上羞辱我的人。妈妈不在身边,我没有一点防御能力,得不到保护。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很多人甚至故意在网上和我说,我怜悯你,我要和你发生关系。”
    
    女儿被烧伤后,妈妈李聪信了佛教。每逢初一、十五,李聪会带着周岩去广化寺进香。
    
    周岩并不信佛教,“我只是觉得寺院里很安宁,”周岩说,“大家都很善良,不会去议论人。”
    
    她仍然是一个21岁的女孩,爱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出门时化淡妆。今年过年前,朋友给她接了长发,从小到大,她都没留过长发,分外喜欢和爱惜。
    
    有一次,在画室里,一对情侣在周岩画架边打闹。李聪发现,周岩用眼睛余光瞥了他们一眼,又把眼神回到画板上。
    
    “那个短暂的眼神充满羡慕”。李聪和剥洋葱说。(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47222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 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鐩愮枟涓庤厡鑲
  • 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
  • 华人没有祖国,见钱眼开,趋利避义
  • 种族是一个文化概念
  • 吕布与杨康
  • 华人为何较能适应信息社会
  •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 中共成功撕裂英美同盟
  • 新赎买政策——通过补助穷人降低犯罪率
  • 是谁创造了社会变迁
  • 美国整合全球的强大武器
  • 博客最新文章: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的鱼虾养殖业
  • 台湾小小妮66
  • 廖祖笙廖祖笙:李彦宏顶风作案砸赵家两块招牌
  • 张杰博闻李锐是面照妖镜习近平的败局已在预言中
  • 郭知熠关于贝克莱,康德以及胡塞尔认识论中的同一性难题(之一)
  • 谢选骏五眼联盟厉害还是独眼龙厉害
  • 吴倩救恩之母:我们首先去了犹大,然后我的圣子被带到印度、波
  • 廖祖笙【ZT】涉黑涉恶的百度李彦宏被调查
  • 吴倩救恩之母:我们首先去了犹大,然后我的圣子被带到印度、波
  • 谢选骏“末位优化”相当于“十一抽杀”
  • 生命禅院七、说、非、是/雪峰
  • 谢选骏“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 高洪明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应须坚持
  • 谢选骏法广可以纳入大外宣了
  • 李芳敏144000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
  • 谢选骏禽兽不如的亲生父母及村民
  • 中国战略分析许纪霖:“大脱嵌”之后:家国天下之新秩序与自我认同(转载
    论坛最新文章:
  • 特雷莎梅:与容克会谈取得进展
  • 普京威胁不惜部署超级武器对准美国
  • 中国2018年继续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
  • 法抗议反犹示威20000人 1反犹黄背心男被捕
  • 法国与瑞银开战 瑞银遭罚37亿欧元誓言上诉
  • 专访纪录片《一条通向小江的路》导演让-米歇尔· 高利利昂
  • 美媒指中国骇客进攻卷土重来
  • 日中正在美国国内的一片混乱中走向“蜜月”
  • 中新紧张时 人民网编撰新前总理文赞北京遭否认
  • 圣战女被剥夺英籍 英国人为她分歧两难
  • 金正恩或处决朝鲜富豪精英70人
  • 房峰辉也是大老虎 军中前最高层全部落马
  • 中国华为在5G领域扳回一局
  • 西班牙:诉讼失败后 219台湾电信诈骗或全数引渡至北京
  • 华为引发的评判断裂出现了
  • 欧洲议员询问两岸和平协议蔡英文称台湾社会不会接受
  • 进口商对美中贸易谈判不乐观,3月1日前大量进货至货物堆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