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流亡泰国被失踪李新的爱人恳求国际人权组织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19日 来稿)
    

    大家好!我是公民西西弗斯_李新的爱人,十三妹。李新(lixin)护照G38559065

     李新目前人失踪,从1月11号一直到现在有7天联系不上,电话一直打通没人接听,发了短信没人回。


    1月17号,朋友用网络电话打李新泰国号码+66 95 872 8105,打通有人接了就是没说话,后来对方挂断了。我赶紧用手机号码打过去,打了三次都通了,破天荒的直接拒绝接听,这是第一次这样,平时是不接也不挂。

    个人分析,朋友是用网络陌生号码打过去的,所以对方(中共)侥幸接起来听听看是不是民运圈的人,好确定锁定他,好在他不是大陆人,也不在泰国,也没有显示真实电话号码。至于不接我电话,因为对方知道是我,当然没必要接听。

    他是1月10号晚上北京时间20:36,告诉我已经上了曼谷到廊开的火车,1月11号北京时间(7:39)说是快下车了,十分钟后(7:49)说是已经下车去边境。那么这个时间,他是在泰国火车站廊开持泰国签证出关被泰国拦截?还是说持老挝签证入海关被老挝拦截?怎么也说不过去,毕竟李新是持有合法签证。是否被中共通知泰国或老挝通缉李新并交给中共带回中国,这个我不得而知,望联合国,人权机构,特赦组织等等等等的帮助!帮忙要求泰国和老挝出面解释清楚!人是否还在他国?或是已经交接给了中共?如果是前者,有什么理由抓捕一个合法签证入境的公民!如果是后者,那么请中共出面解释清楚李新犯了什么罪,何至于跨国抓捕一个有合法护照签证且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的中国公民。

    他去泰国是因为在印度申请政治避难未果,不得已才去泰国申请。他到了泰国并没有向难民署报到,是考虑到报到了后,一旦拿到庇护文件,规定是不能离开泰国,只能在泰国等到第三国的接收。加之他听说难民们等待时间需要几年,觉得相当漫长。他不想和我们母子俩相隔异国几年不能相见,因我在广东被限制出境两次,所以他想我再试试是否解禁能合法出境,如果能,那么他等我和孩子一起在泰国申难比较容易通过。

    遗憾的是落地签只有15天时间且不能续签,所以他在泰国办理好了老挝签证,计划辗转持老挝签证去老挝办理泰国签证想再次入境泰国,这样一来30天的泰国签证期满可以在泰国续签。所以才有了前面开端失踪一幕的发生。

    他去泰国之前,本是在印度向美国官方提出政治庇护,但被告知,必须先进入美国境内才能有权这样做。但是美国签证门槛太高,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找外媒报道了此事,已有4个月身孕并双耳先天性残疾且听力障碍的我,也因此想去香港直飞印度与李新会合的时候,在深圳被边检两次限制出境,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均被限,同时被限的还有不到二岁的儿子。

    第一次是持护照在福田口岸被限,当时他们把我和孩子从车上叫下来,关在一个黑屋子里,说是等核实一下护照情况再通知我。有两个女制服戴着口罩像审犯人一样的盯着我们,叫我和孩子不许动,吓得我儿子直往怀里钻,并且叫我把随身携带的包包连手机从身上取下来,放在案桌上不允许动!!!等了一个多小时,屋内全是蚊子,孩子自然呆不住就哭闹,她们时不时恐吓孩子。后来有人进来了,口头说是根本广东出入境法,国保不予我出入境。我要求他们出具书面材料,他们说没有,只接到上边国保的命令执行任务。也没退回我入境香港的车旅费,更没赔偿我香港到印度的机票,退票手续费扣除了我和孩子2000人民币。他们为了避免我强行入境,找人把我和孩子轰出了海关,强行送到公交车站后就走了,当时我和孩子淋着雨,委屈的放声大哭起来。

    第二次是持港澳通行证试图从罗湖口岸去香港,也是被叫到一个敞开式的房间,旁边就是办公电脑室,他们在那输入着护照号码。我这边几个人轮流过来看紧我和孩子,老是用官吻腔调不让我孩子乱走动,把孩子吓哭了。无论哪个孩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什么玩具电视都没有的情况下,好动不安静走动本很正常,不得已我当场喂奶安抚。他们拿着通行证复核了一个多小时,并且一直在打N多电话,大概就是听上级指示通知,我已经猜到肯定不能过关。所以他们过来告知说国保不让出境,我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他们拿出微型相机在现场对着我录像,我要求删了!我说不能过就不能过,给我个书面材料,录像是什么意思?他们一伙有四五个人,一边忽悠说会删,却一边在继续录。我就说我不是犯罪分子,凭什么对着我录过来录过去,这不是侵犯肖像权么。

    说着说着就委屈得哭起来,我说你要拍是吧,就把头发撩开露出残疾耳朵说:过来过来,把我残疾的部位拍进去!你们好意思吗?那种感觉就像在拍性工作者,好气愤!就差点没脱光衣服拍照了!我说你们欺负残疾人,就这样对待纳税人的么,你们不是说为人民服务吗?

    然后他们看我情绪上来了,就应和说是是是是。我要求删除录像,他们强硬继续拍摄,我哭着甩手就走,孩子在推车里留给他们。他们说孩子还小,叫我别这样。我说你还知道孩子还小啊,二岁不到的孩子就成了政治犯!我一个残疾人养着你们这帮人,却一点残疾福利都没有,不是不让出境么,最好把我关起来,还有吃有喝,我自己本身带着孩子生活就很困难。

    我说你们拍我,凭什么我就不能拍了,然后拿出手机就拍,回来后才知道当时因为情绪不好晃动到手机没拍好,全黑屏。

    我叫他们把国保名字说出来,他们说不能说国保,我说凭什么能做就不能说,国保不是维稳办的么,我没杀人放火,凭什么维稳我?起码要说我哪条违法了,限制多久,怎么解除,好歹我好申诉!

    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并说你自己不知道看墙上的出入境法么!我哭的更伤心了,在家我就早早看过出入境法也没有我犯的哪条法,无论经济纠纷,还是官司,还是犯罪 。他们说并不是他们的意思,是国保的意思。我说这是理由吗?怎么推责任呢,干嘛要录像,让我哭个够不行吗?只是想带着孩子出去玩而已。

    哭诉的全部过程居然都给我录完了!!!当然了,就因在录像,海关到处是监控,加上出入境的众多人来人往看得见,所以在我哭诉过程中,他们没敢对我有肢体或言语上的冲突。为了让我不在现场哭诉赶紧回家,安慰说你过几天再来,说不定会解禁的。

    我回到家,只能等待李新一切办好再说,那时候可能我已经解禁限制。李新在印度的逗留期限已到且不能续签,就落地签去了尼泊尔办了回印度的签证,一回印度,他迅速申请前往美国的旅游签证结果被拒,理由是没有财产及帐户余额的任何证明,就是有信用卡也没有用,他才选择去了泰国。

    他去印度申请政治庇护,原由是他不堪忍受充当国安线人,因为河南情报系统,长期利用他在南都媒体工作的背景,搜集南都、广州、河南家乡NGO组织的资料,监控中国的维权人士及公共知识分子,甚至前往香港搜集活跃人士的资料。自此之后,他一直都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觉得实在无法一方面与他的一群朋友沟通交流,另一方面却要被迫为国安做线人,监视这些朋友的一举一动。

    他选择去印度申请政治庇护是因为曾经在印度留学对环境较熟悉,2010年至2012年在印度尼赫鲁大学修读国际关系专业,期间曾与台湾驻印度办事处的人员联系,并获邀为其撰写有关中国政局的分析文章。那是台湾一个同学帮他介绍认识台湾办事处的一个工作人员,就说希望李新帮他的老师写一些有关大陆的评论文章,李新就帮他们写了几篇文章,后来他觉得他们也是台湾情报机构的人。写的都是一些分析性东西,并没有涉及到国家秘密,因为他也不可能掌握国家秘密,这件事情被大陆河南新乡国安知道了。

    这就成了河南国安将以间谍罪起诉他的理由,加以威胁想利用他。他在2012年从印度毕业后回到中国,6月1日端午节,他从北京坐高铁回河南老家看望父亲,而我回了娘家,他告诉我说会有“新乡日报”的朋友来高铁站接他。

    下了高铁就没消息了,这7天,我度日如年,当时因为怀孕呕吐厉害,我又没在当地,报不了案,也没有李新的家庭住址和家里人员的联系方式,不确定李新是否平安回家。猛然想起有云南朋友曾经邀请我和李新去玩,并且给我们买过机票,我就赶紧联系这个朋友,他说购票记录还在,就把李新身份证号码给了我。我就找了朋友根据李新身份证信息通过内部网查到了他家住址,另外找朋友在网上呼吁问有没有河南新乡辉县附近的人和地面式的搜索,有网友看到帖子并去了李新家,我才和他家人通上话,告诉我说李新并未回家。北京的朋友也去了李新单位,说李新好几天没来上班,也没请假。又跑去他住宿的地方,也没有李新消息,在住宿处听到李新同学说李新曾经打电话给他,问他在不在宿舍,又叫其同学帮忙把电脑什么的收拾起来,同学说很抱歉没有在宿舍。这很不寻常,为什么他和同学能自由联系,却不接我的电话。后来才知道,他虽是从北京坐高铁回到了新乡,但又被新乡国安开车带回北京拿李新的电脑,一路上开车畅通无阻,包括在收费站或是遇到检查车的,他们都亮了证件大意是说有案在身,李新才确定他们果然是国安!为了不打草惊蛇,国安才有了叫李新试探同学是否在宿舍的假象,在确定宿舍没人的情况,上了6楼带走了李新电脑,然后又迅速的把人连同电脑开车带回了河南。而我正准备找公安内部朋友,帮忙查询李新出高铁站的监控及去了什么方向,正在这时候,失踪了6天的李新给我打电话说:“老婆,你还好吗?”我放声大哭,我说你觉得我能好吗?这几天都没你消息,网上网下都找疯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对不起,我一时贪玩,来山里手机没电,就没联系你。我知道口气不对,就说叫你新乡日报的朋友接电话。他说没事的,不用,我先挂了,我回头再打给你。后来他那边事情处理完,也平安回到了家里。

    之后才知道,他一下了新乡高铁,被以所谓的新乡日报作掩护的一批国安人员把他拘押回河南并带到一家宾馆审问,并威胁他为国安充当一名线人,监控中国的维权人士及公共知识分子,否则将起诉其间谍罪。他被国安拘押了一周后,出于无奈被迫答应换取自由而以取保候审名义释放,还交了5000元钱,所有的法律文书,他们都没给李新,并且说有任何事情,会随时拘捕他。还叫他打电话跟我撒谎,说这几天去山里玩手机没电,还没收了其护照及赴港澳通行证,直到2014年3月至4月,他以迁户口的名义才从国安人员那里取回有关证件。

    后来经常电话骚扰联络他,约见他,威胁他,要求他汇报情况,希望李新跟他们合作,问他民主圈情况,有什么新的动向,以及单位的新闻稿情况。他只是口头答应,并没有帮他们做任何事或提供任何情报,一直以来也只是搪塞国安人员,没出卖过任何人,所以一起的朋友都很安全,没有失踪或被带走事件发生。

    李新本身也是一位积极参与中国公民运动的活跃人士,他在2007年创建了公民社会网,2008年,中国著名民运人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与多人发起《零八宪章》的联署行动,而李新也是第六批签署人。后来在2013年3月,李新也加入南方都市报的《南都网》担任评论频道编辑,因此与中国许多维权人士及公共知识分子有联系。这也是李新在被拘押后,国安才说就是因为看到李新创办公民社会网,并且看到他在微博听众有38万,如此大的影响力在呼吁陈光诚事件,他们才从此更加密切关注李新,才监听到了李新在印度和台湾人有接触。当时国安问他为什么要把小姑的电话号码留给台湾人,李新才惊奇发现连这个国安也知道,就解释说是因为小姑长期在家不会随便换手机号码,而李新一直在外国,回国必定要换号码,才留了小姑电话便于将来联系。

    李新策划出国是半年前,那时候监控他的两个国安似乎在闹矛盾,之前的李姓瘦秘书,转变为主导李新权利,那个微胖的张姓主要领导,不知是降级还是怎么回事,但是张给李新说我升职了,你有事跟我汇报,不要与李联系。

    李新见机会来了,觉得他们内部在闹矛盾,应该会对他放松警惕了,所以半年前他趁机策划出国办理了印度签证并订了机票,当时我叫他别着急,等把孩子户口上了,再把护照办了,一起走。他说户口不考虑办了,更不考虑办护照,一办就露马脚。我说你这一走,不回来,没人能给孩子办户口和护照,孩子没身份,我们更走不了,孩子办户口很正常,孩子办护照的事,他们不可能知道。有次他尝试跟国安聊天时说,打算给孩子办户口,然后争取办护照和港澳通行证,趁他去香港搜集情报的时机,有港澳通行证就可以带着孩子和老婆去香港游玩。

    后来终于把孩子户口办好,又一并办了护照 ,临到出国那几天还没拿到孩子护照,我叫他往后缓缓,等孩子护照拿到了,我们大家一起办理去美国的旅游签证,直接去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何况我一个人带着孩子,租房里面的家用电器生活用品太多太多了,总得要他处理完才能走。

    他不答应,他等这一天太久了,憋屈死了,他要逃离这个不自由的地方,他说美国申难不熟悉,印度毕竟留过学。说等申请成功去美国,再发邀请函接我们过去。我知道申难并不容易通过,否则人人都可以找理由申难移民了。王立军这么大的事,美国大使馆不也拒绝了么!他说拖家带口到印度,没地方住,还浪费钱,他一个人可以和同学睡。叫我在国内生活,家里什么都有比较方便。并说已经辞职,多呆一天就会暴露,国安知道就更走不了,说不定会被拘捕回去,毕竟是取保候审。可以想象得到,他这几年生活在极度恐惧中。我一直担心他得抑郁症,所以百倍的对他好。

    后来他去印度没几天,孩子护照拿到了,我要求立马去印度,他仍然不同意,仍然要我等待直接去美国。我没听劝,着手办理我和孩子的印度签证。后来他申难被拒,才找媒体准备报道,我当场就反对,毕竟我和孩子没出来,万一报道后被国安知道我们母子俩被限制出境就麻烦了,之前民运圈子里,全家人被牵连的还少么!他当时听了我的话,说是好好好,跟记者说不让报道。没多久,他告诉我,记者说中共不会拿妇女儿童过不去。我说不行不行,专制主义你还想他们什么事做不出来,坚决不行。他后来回复说,记者会以匿名方式报道!把我气死了!虽说是匿名报道,但是圈子里的人,都在问是不是你家李新!甚至有的人在群里群起而攻之,原来你就是国安线人的老婆!我非常鄙视你!你那个贱逼没人愿意草!等等等等的恶毒暴力语言攻击我!可想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我拿到印度签证后,立即动身去香港想直飞印度,果然不出所料,有了之前被限制出境的那一幕!

    李新在印度曾向台湾驻印度办事处求助,称当时与他联系的台湾政府人员已离开印度返回台湾,所以未能与其联络上,李新感到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他对未来很迷茫,一方面在印度向美国大使馆申难未果,办理美国旅游签证被拒,因没有任何财产和余额证明,加上台湾方面未有回应,在尼泊尔办理的印度签证期快到仍然不能续签,这才不得已去了泰国。他说泰国风险大,申难成功率也大,导致如今却失去了自由!

    我很伤心,这世界为什么这么冷漠,为什么要降临到我身上,我9岁爸爸因车祸去逝。初中毕业就打工,那时候因为童工,偷偷在饭馆洗碗,150元一个月,后来我本是持残疾证进福利厂上班(残疾证还是因为初中体育考试,老师告诉我说去办一个残疾证,就可以免考),后来村里要求有残疾证的,重新办理残疾证。我去了残疾人联合会,他们却以生活能自理,并且能手术治疗为由不给办,说是有许许多多的正常人走后路拿着残疾证领取残疾补助款,我才醒悟原来我一直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补助。他们说如果我不服,可以找他们指定的鉴定机构,我交了几百的鉴定费用,鉴定说是我听力一切正常,我说不公平,把听力测试仪戴耳朵上当然和接电话一样能听到,因为是靠骨导传播,而不是靠声音传播,应该以面对面口头交流测试听力为主,这样我才是真正的听力障碍。他们说我们不管这个,只管测试仪测验打印出来的测试单子。并且拿出自个名片,叫我备好钱,找他联系手术医生,我天真无邪的要主刀医生所在医院和联系方式,那人说是没有,只要备足了钱,他自然会找外省的医生过来给我手术,或是我去医生所在医院手术也行,可想拿回扣到了这个地步。我一个农村残疾娃,哪里有钱手术。

    后来我立誓要治耳朵,因为我的两只耳朵,都是没有耳廓,也没有耳道,天真的想把耳朵和正常人一样开个洞,就应该能听见。至于医生说可以从身上割肉做人造耳朵,我想就算了,丑就丑点,不用浪费钱去整容装个人造耳朵,只要能把听力治好就行。

    去了北京上海重庆浙江等等地方,最终还是找了便宜的一家医院手术,本想右耳开好了,听力改善了,往后就做左耳。结果右耳手术失败不说,好不容易割开的耳洞,却长拢了,听力更加不如以前,接电话根本就听不到,都靠左耳接听电话。而医院也没有赔偿我任何一分钱,因为协议书里写到了众多弊端,会聋会失败会死亡在手术台上等等,就是说你愿意送死就来签字手术!一概不负责任!

    手术失败后,继续寻找适合我的助听器,因为我没有耳洞,也没有耳朵,所以普通的助听器我戴不了,包括听音乐都从来没有戴过耳麦。后来找到了一种德国的眼镜式助听器,就是把助听器组装到眼镜柄上,靠骨导传播声音。结果买回来试戴没几天,设计问题太松动,根本接触不到骨导,一点帮助也没有。我要求换货,难道2万块钱让我买个次品!商家不同意,说是没质量问题,怎么也不给换,后来他们说会寄到德国去鉴定,如果是人为问题,那么要收取我维修费用,如果是产品问题,那么他们会换新产品给我,这样折腾要三个月。我当然不干,这么贵的货买去才半个月就有问题,当然仍在包换产品的范围之内。他们拿去德国工厂想说是人为就人为,除非在中国找个鉴定机构这样比较可信又省时间。他们不采纳,我要求退款退货,他们更加不愿意,扬言有本事叫我打官司。我怀孕来去北京匆忙又折腾,车旅费和精神损失我承受不了。就找了工商局,商家叫我撤诉,有话好说,我说你先全额退款就撤诉。他们仍然死守把货带去德国鉴定,我也仍然死守要退货,工商部门一直在给他们施压,要求他们提供进货渠道,这一招果然灵,他们肯定是走私货没报海关税,所以心虚,到最后全额退款了,当然我也撤诉了。

    所有的不民主,所有的勾心斗角,所有的无人性,所有的尔与我诈,让我看透了中国式专制主义国家,不光上层压迫下层,更是下层压迫下层,人人压迫人人的国家。这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才学会了玩微博,才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才知道什么叫民主国家。开始活跃于微博,认识了创建公民社会网的李新大V,让我有幸和李新相识相爱并走到一起有了爱的结晶。我们一心追求民主,向往自由,向往人人有尊严的生活,而今,我的丈夫、孩子的爸爸,为了自由却失去了自由!!!

    我恳请人权机构,联合国,特赦组织等等等等,关注李新的安危,营救出李新。他是个善良的人,他看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如他一样善良,才有了如今小人的迫害!恳请大家关注我们这对苦命的鸳鸯,关注这个可怜的儿子及未出生的孩子!十三妹泣血求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5300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逃亡印度的南都网前编辑李新妻子出境再次被拒 (图)
·南都网前编辑李新海外爆料遭报复 妻子出境被拒 (图)
·流亡印度的南都网前编辑李新:妻子儿子被阻出境
·秦永敏: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U”型转弯 ——习李新政一周年
·习李新政第一年:高难度的U型转弯
·习李新班子不提房地产调控 打破近5年惯例
·习李新政:抓捕记者罪名不断翻新
·河南李新功:非处女不要,最小受害者12岁 (图)
·河南官员李新功被执行死刑 曾强奸11名幼女 (图)
·李新月:对刘志军赃产的惊人换算! (图)
·宪政否定论狂风骤起 习李新政被阻门槛上
·传三中全会“重大举措” 揭习李新政谜底
·俞可平:习李新政下半年会有改革大胆举措 (图)
·“习李新政”内外两件大事同一天发生
·习李新政开场 左右舆论派自动下岗
·二中全会勾勒“习李新政”部署指引新路向
·港报:习李新政焕发正能量 百日布点铺面打造清明政治
·习李新政:用“还富于民”突破经济困局
·大家都来给习李新政搞政改鼓劲打气吧
·李新回忆刘少奇的一次“训话”
·李新宇:狗运与国运并非全无关系
·习李新政在血雨腥风中全面展开/同源
·谈习李新的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条例
·习李新政仍然是江胡掌舵/吉歌
·李小鹏是“習李新政”的标兵?/林保华
·习李新政“反腐”只能是走过场或为权斗工具/彭涛
·沈建光:习李新政突破口何在? (图)
·“习李新政”能否废除劳教?
·民间网站扳倒腐败高官功不可没/李新德
·李新功算不的大事 不要喋喋不休了
·南水北调救北京/李新(图)
·胡锦涛对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最好纪念——刘晓波将于2019年出狱/李新
·吴玉章在反右中救了我/李新
·李新德:谁剥夺了农场职工的民主权利?---来自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的调查
·普京强国梦受重创/李新
·李新月:给罪犯发工资,一个“误”字怎得了?
·李新月:流转土地抵押必先做好农民保障
·李新月:学术红人阎崇年被掴耳光,下一个会是谁?
·李新月:千万巨贪罗开明仅仅获刑16年,法律到底怎么了?
·李新月:“行政首长引咎辞职,山西是否是河北的榜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