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六毛死亡案全记录:因关注本案被打压公民达14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2日 转载)
     “张六毛死亡案”全记录(至2015年11月11日)——死亡原因仍不明朗、罪名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因关注本案被打压公民达十四人
    
     (维权网信息员张兵报道)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本网获悉:自2015年11月4日,被羁押在广州第三看守所的张六毛传出死讯后,已经一个星期了。到今天为止,张六毛死亡原因仍不明朗,而律师从检察院获知张六毛的批捕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而因关注张六毛案被当局打压公民越来越多,到11月11日,统计核实因关注本案被威胁的人士,增加至十四人:欧彪峰、吴斌(秀才江湖)、胡海波、@流浪王子、黄美娟、陈进学、范一平、张五洲、张五洲儿子、张七毛、甄江华,刘辉、刘士辉、郭永丰。
    
    张六毛案的基本情况他的妹妹张唯楚(七毛)曾做如下陈述:
    
    “家兄张六毛于2015年8月15日因寻衅滋事罪被广州市黄村派出所刑事拘留,关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其间有天河黄村派出所陈副所长建议我们找律师,因为我自己了解一些法律知识,就没有懂规距的请他建议找哪一位律师,后来我在申请取保候审,及请律师会见,均被拒绝。
    
    其后我们家属与我哥哥张六毛全无音讯,因为刑拘37天满,去要求领取逮捕通知书,被告知已寄至户口所在地,但直到今天,仍未见到相关文书。前两天有非正规渠道知道送到广东省武警医院治疗,有去武警医院查询,医院否认有此病人,昨天下午去黄村派出所问询案情,及为什么还没有收到逮捕通知书,也没有告知我们嫌疑人已转送到第三看守所及医院治疗,只说此事已不归他们管。”
    
    本网信息中心将“张六毛死亡案”一个星期来(至11月11日)的相关信息汇总如下:
    
    2015年11月4日,第一天
    
    2015年11月4日,在张六毛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第80天,其家属张七毛(唯楚)凌晨2点被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电话:020-83114747,020-86442935)电话通知去广州市殡仪馆处理张六毛遗体。
    
    张唯楚(七毛):“今天凌晨2时许,一个电话惊醒梦中人,通知说张六毛在看守所死了,让家属去处理事情。
    
    去到看守所后监所人员各种借口及理由不肯会谈,只能单独告知情况,朋友不能听,受委托的律师也不能听情况。阻止家属会见驻所检察官,拖延时间使得殡仪馆下班时间过后,才轻描淡说, 家属要求会谈过程录音是不合规距的,不能谈,要走可以走了。
    
    今天在一些热心朋友的见证和律师的陪同下,大家都见识到了白云区第三看守所的威风。首先是门卫不让见,再三告知及哀求是他们三看通知家属来见人及会谈的,门卫就是不让进,也不肯打电话求证,而我们的电话打进去总是占线,后来总算通了一回,接电话的人居然说不归他们处理,让我们一行人等在三看门外无助无措。后来有人悄悄告知去前面大厅申请会见,必须给通报时,我们来到了会见申请窗口,我当即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被告知他们要等人出来接我,一等就是漫长时间,一再告知我们要尽快见到遗体时,他们总是说你耐心等等,因为担心他们故意拖延时间,回头好以下班理由拒绝我们的合法合理要求,忍无可忍之下,我用大厅内的垃圾桶敲打向外开放的玻璃之后,对方才删删来迟,并威胁我这是寻衅滋事,完全可以叫派出所来关押我,现在放我一马,要我理解他们。言辞中又笑说人死亡在看守所问题不是很大很严重,希望 我们理解,在我骂了对方这些没人性的话语并反问:操你妈,你家死了人不是大问题吗?之后,对方又警告我我骂他的行为是触犯了法律的。期间我另一个家属情绪失控,倒在地上情绪失控,我也要站在大厅门外向来往人群宣示时,对方又来了10多个武警手持防暴棍,把我们堵在大厅内,要求我们在场亲朋一一出示并登记身份证件,说登记了后可以进去会谈,然后又是漫长等待,问为什么出示了身份证原件并登记了资料之后,还要等待,对方说还要一一核实我们的身份及住所,再三强调所有的事情他们都要按程序办事,然后告知只能家属入内谈话,朋友一概不可以入内,我们要求朋友不能入内,委托的律师是不是应该可以入内参与会谈,又是僵持,说律师没有资格进去,又多次对律师说:你懂不懂规距,你以后还要不要来三看办案了。
    
    经维权律师据理力争之后,警方终于同意律师可以参与谈话,却在我和律师进入看守所想听他们告知时,警方又要求我们必须交出手机等物件,不可以录音,然后又是重重申请,拖延时间,最后到6时许,说了不允许录音,要录音谈话就免谈。要录音只能他们录,我们这一方不能录,期间我多次向他们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他们或不理睬我,或以其他言语转移,警方040650的警员在我盯着他追问时,先是说:你要见驻所检察官你懂不懂规距,我问其有什么规距,他说:你去问我们所长。在场的副所长潘警官却不肯回答,直到最后告诉我,今天检察官已经下班了,没法见了。
    
    家属一问:在押人员死亡,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需要懂什么规距?这不是家属的权利吗?
    
    二问:当初人从天河看守所转到白云三看,没有按程序通知家属;有没有逮捕也不曾按程序通知;住院也没有按程序通知家属;病危也没有按程序通知;这么多违反程序的情况,为何今天非要严柯再严柯的不需要的程序?
    
    三问:会谈内容为何不能录音,是担心说漏了事实,被录音后无法改口吗?
    
    四问:家人死在看守所内,请律师一同会谈,提供法律帮助,为什么警方拒绝律师介入,并威胁律师不该接此案呢?
    
    五问:如果一开始就说朋友不能一起听情况的公布,为什么开初一直要求在场的人登记资料,并耗时核实,拖延时间是为什么?好抓紧时间修改证据吗?好让遗体发生变化影响法医鉴定结果吗?
    
    张唯楚,2015.11.4”
    
    2015年11月5日,第二天
    
    11月5日,张六毛家属及朋友寻遍广州市殡仪馆、广东省武警医院、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广州市天河公安局要死亡证明书均无果。广州市第三看守所通知张六毛家属次日谈话。
    
    覃臣寿律师:“张六毛极有可能看守所属于非正常死亡。今天看守所对家属及律师追问的办案机关办案人员是一问三不知,拒绝律师进入看守所,拒绝律师参与会谈。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情况下,在交谈过程中一再逼迫家属认可张六毛属于正常死亡,否则今晚不得走出看守所,明天不得查看辨认遗体。”
    
    11月5日下午,在第三看要死亡证明无果后,张七毛举纸控诉。
    
    2015年11月6日,第三天
    
    11:20
    张唯楚(七毛):“宝宝看完病了,虽然症状严重,但病情比较简单,已经让侄子送宝宝去托儿所,这边三看电话催促,说他们12点要下班,司机已加油门,心急,倘今天不能见到遗体,周末他们只怕不会加班处理,就只能等到 下周一了。”
    
    15:11
    陈进学律师:“鉴于张六毛家属一直未收到张六毛正式的死亡通知书,我和覃臣寿律师于2015年11月6日下午来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六毛。
    
    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称会见张六毛需经办单位同意,拒绝律师会见,但拒绝告知经办单位,也不告知现在涉嫌的具体罪名。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副所长潘小伟带张六毛的姐姐张五洲、妹妹张七毛、张六毛姐姐的儿子进去会谈,手机和包不能带,不允许律师进去,律师被挡在门口。
    
    最高院、最高检《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第22条“死亡在押人员的近亲属无法参与在押人员死亡处理活动的,可以书面委托律师或者其他公民代为参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说,现在死者近亲属可以自己处理事宜,所以不能委托律师处理,这个逻辑太雷人!
    
    人死了,其近亲属委托律师难道不是当然的权利吗?也完全在《律师法》中律师可以接受委托的事项范围之内,上述规定也没有禁止近亲属自己参与死亡处理活动的同时委托律师共同参与。”
    
    17:00
    陈进学律师:“张六毛家属还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里面谈,我和覃臣寿律师在外面等她们。 在这个空档,我们想去广州市检驻三所检察室投诉,门口保安说驻所检察官没来。驻所检察室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里面,门卫也不给进,真是投诉无门。
    
    张六毛姐姐的儿子刚才从会谈室出来了一会儿,想补充家属诉求,据他讲,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让家属于11月7日早上 10点半在广州市殡仪馆查看遗体,广州三看不知道案件具体办案单位,其称封存病历须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批准,讲完他又重新进去会谈室会谈。”
    
    19:50谈话结束。
    
    19:47
    
    张唯楚(七毛):“因为生病的1岁儿子在托管所没有人去接,也不能联系儿子老师拜托感恩他今晚照顾到我们回家,内心如焚,签下一个又一个城下之盟,才达成协议,明晨 十时广州殡仪馆探望辩认遗体,死亡证明书必须火化后才能给我们家属,并警告我们明天探望遗体只能近亲属到场(姐姐和我、六毛的儿子)。
    
    姐姐的儿子,我的儿子,嫂子属非近亲属,希望我们不要影响殡仪馆的工作和秩序,否则将刑责我们,并拒绝将今天的谈话纪录给我们一份,其中种种委屈,无语凝噎。”
    
    2015年11月7日,第四天
    
    张唯楚:“昨天他们说签了谈话记录,今天可以让我见到六毛,可是在殡仪馆16号厅前他们冷酷地拒绝了我想要律师陪同的要求,这一翻脸还有更无耻的吗?法律没有阻止律师陪伴的条文,他们却残忍的要家属一个人去面对这令人心碎的场景,是他们认为家属情绪很稳定,还是认为家属像他们一样冷血,一纸证明在众多网友公民的帮助下推开了,但又阻碍在木门前了。”
    
    陈进学律师:“2015年11月6日晚7点多,张六毛家属和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会谈完毕。据家属讲,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和家属做了一个笔录,在笔录中告知家属:张六毛死亡时间是2015年11月4日凌晨12时30分,死亡地点是武警医院,死亡原因是鼻咽癌合并大出血,属于正常死亡;张六毛于2015年10月22日换押至广州三看,但人并没有在三看关押,而是直接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转到武警医院,具体到武警医院的时间也不清楚;2015年11月7日上午10点半在广州市殡仪馆,由近亲属探视遗体,只允许张六毛的姐姐、妹妹、儿子探视,其他人一律不准探视,并警告亲属要遵守殡仪馆的秩序,否则要让亲属承担法律责任。上述做笔录过程由广州三看全程录音录像,但不允许家属带手机和包,也不允许律师在场,做笔录过程中,广州三看人员一直在请示领导,本来答应笔录复印给家属一份,等家属签完名后,又说领导不同意复印笔录。张六毛案涉嫌的罪名、办案单位,广州第三看守所回复称不清楚。”
    
    2015年11月8日,第五天
    
    11月8日,陈进学律师:“张六毛家属刚给我电话告知: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副所长今天下午6点通知家属,同意家属聘请律师在场一起辨认遗体,并允许录音;另转告消息,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想约家属面谈,同意家属聘请律师在场,并允许录音。其后又告知不允许录音。上述两项事项进行时间、地点待约。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局在之前通知张六毛的外甥(即新华社报道中提到的徐某,于2015年10月30日被取保候审)下周一去报到。建议立即为张六毛的外甥聘请辩护律师。急需律师增援。”
    
    2015年11月9日,第六天
    
    张六毛家属提交14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张六毛家属已向广州市公安局及相关部门,提交以下十四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要求公开:
    1、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羁押期间,身体健康检查的记录文书、就医记录文书;
    2、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羁押期间,各次审讯的起始和结束时间、审讯的录像。
    3、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羁押期间,各次审讯的笔录、审讯人员姓名。
    4、要求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及广州市相关部门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的逮捕通知书,以及邮寄逮捕通知书的时间、邮寄单据的单号。
    5、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羁押期间的膳食标准;
    6、要求公开: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期间,广州市公安机关批准新华网广州记者白阳、叶前采访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被羁押人员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的文件。
    7、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在10月22日,羁押地点从天河看守所转到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的交接文书、家属通知书、邮寄单据的单号。
    8、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羁押期间,接受记者采访的录像、录音。
    9、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2015年8月15日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CT检查报告,在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的PET-CT检查报告。
    10、 要求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在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治疗及病情发生变化时,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对张六毛家属的通知记录文书、病危通知书。
    11、 根据《看守所条例》第二十七条,要求公开:广州第三看守所被羁押人员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死亡后,由法医或医生开具的死亡原因鉴定书。根据《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第三章第八条“公安机关调查工作结束后,应当作出调查结论,报告同级人民检察院,并通知死亡在押人员的近亲属。”
    12、 要求广州公安机关公开:张六毛(身份证号440112197206200652)被羁押期间死亡的调查结论。
    13、 要求公开:2015年11月6日15:00-19:30期间,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等相关部门,与张六毛家属张五洲、张七毛,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进行会谈的《关于张六毛死亡事件的通传会谈话记录》全文。
    14、 要求公开:2015年11月6日15:00-19:30期间,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与张六毛家属张五洲、张七毛,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进行会谈的过程中,警号为030124、012407、013192、041534的警察的姓名、供职单位、所任职务。
    
    2015年11月10日,第七天
    
    2015年11月10日下午2点28,陈进学律师:“我和刘荣生、王振江律师现在在广州市检察院控申处,递交关于广州市检察院介入张六毛非正常死亡案的要求书。检察院收取要求书后开具了回执,经向检察院查询得知,广州市检察院批捕张六毛时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张六毛案,警方开始株连家属。
    
    11月10号下午2点39,陈进学律师:“紧急消息,警察强行带走张六毛姐姐张五洲去问话,还去中山二医院骚扰陪一岁儿子住院的张七毛(张惟楚)”
    
    下午3点13分,陈进学律师:“我,刘荣生律师,王振兴律师一起赶往中山大学附属二医院(沿江西路),和张七毛(张惟楚)会合。”
    
    下午4点41分,陈进学律师:“张五洲已被问话回来,被警告‘不能在网上乱发帖,否则按刑法修正案九抓人’,以张五洲儿子在取保期间随时可以收押威胁;不要请律师,律师不可信;不要把事情闹大,要让张六毛早日入土为安。”
    
    下午4点57分,陈进学律师:“张五洲儿子下午四点说有人敲门,现在他电话无人接听。”
    
    另:张六毛案被打压公民越来越多,张七毛(唯楚)一岁多的儿子住院也被层层看守,广州街头维权活动人士刘辉广州被拘将遣原籍地。
    
    今天(11月10日)下午4点多,广州民运人士范一平赶往广州中山医院第二附属医院,看望因发烧而住院的张唯楚(张六毛妹妹)一岁儿子,穿过里三层、外三层由警察、国宝、保安等组成的安保屏障,范一平进入住院部十楼的病房,与陪护的张唯楚姐姐张五洲交流。随后,广州街头维权人士刘辉也到场探望。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越秀区国保便控制了刘辉,表示要带到光明派出所先做笔录,明天将把刘辉遣送回陕西老家。
    
    看望期间,范一平也接到居住地海珠区国宝的电话威胁,要求不得介入张六毛案。范一平在医院与公安预审处的警察交流时表示,希望涉及张六毛案的相关单位,应以人为本,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公正处理,还家属一个公道。约六点多,刘辉被国保带走,范一平也返回海珠区的住处。
    
    此前,因张六毛 案,已有七位公民被威胁:欧彪峰,10月5号在株洲火车站被盘查拦截。吴斌(秀才江湖),8号在广州被浙江长兴国宝带走。陈进学,8号子夜被广州番禺钟村派出所警察敲门威胁。胡海波,8号被东莞国保威胁约谈。@流浪王子,8号早上六点有六个警察来抓(已脱身),广州范一平被喝茶威胁。深圳女网友黄美娟,9号被布吉派出所周姓警长拔枪威胁。共7人。
    
    2015年11月11日,第八日
    
    到11月11日,统计核实因关注“张六毛死亡案”被威胁的人士,增加至十四人:欧彪峰、吴斌(秀才江湖)、胡海波、@流浪王子、黄美娟、陈进学、范一平、张五洲、张五洲儿子、张七毛、甄江华,刘辉、刘士辉、郭永丰。
    
    2015年11月11日,据深圳著名的人权捍卫者郭永丰说:他因关注张六毛事件,深圳国保升级对他的监控。一是今天上午警方对他进行断网,他无法通过网络发声,二是深圳西丽镇社区警方加大对他住处的监控,可疑人员出现在家附近。郭先生说,他作为基督教徒,他坦然面对一切,祈祷上帝保佑社会公平正义,当然他很希望外界对此加以关注。 (博讯 boxun.com)
2007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律师刘士辉、公民秀才江湖遭维稳
·张六毛妹妹张唯楚:七毛见六毛之忆兄长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家属遭警告 围观公民遭维稳 (图)
·被指“炒作”张六毛事件 深圳网友遭警拔枪传唤
·当局禁律师陪同 张六毛亲属未能见遗体 (图)
·警察正在敲介入“张六毛案件”律师的门 (图)
·张六毛事件:当局允许家属律师见遗体 公民遭维稳 (图)
·官媒指张六毛“武装暴动” 家属死不见尸殡仪馆抗议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家属要求律师陪同察看遗体遭拒 (图)
·“法外之暴”监督组对于广州公民张六毛看守所内死亡案之声明
·张六毛妹妹:妹妹找哥心忧愁,不见哥哥泪花流
·中共暴政残杀公民张六毛 (图)
·张六毛死亡事件:当局称正常死亡 7日上午探视遗体 (图)
·官方发布张六毛案情,称其犯罪团伙“制爆专家”
·来自刘士辉律师有关张六毛的消息
·张六毛事件持续引发外界关注 数百公民联署追问真相
·中国数百网民联署促彻查广州公民张六毛死亡案 (图)
·张六毛广州看守所死亡事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图)
·广州公民张六毛被看守所关押期间死亡引纠纷 (图)
·张六毛因“反党”广州看守所死亡 公民联署要求真相 (图)
·维权评论:刘士辉律师:我对张六毛死亡案之10点看法 (图)
·李向阳:张六毛祭
·无眠:每一个公民都有可能是下一个张六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