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律师刘士辉、公民秀才江湖遭维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博讯记者获悉,广州公民张六毛在看守所死亡事件继续发酵,当局继续对参与围观的公民进行维稳。11月11日下午,一直关注张六毛事件并居住在上海的维权律师刘士辉被上海浦东新区合庆派出所的警察带走,到博讯记者报道时,还没有刘士辉获释回家的消息。
    
    在刘士辉被带走之后,维权人士拨打电话声援。上海公民王法展说,他12点多被带走的,我们上海群的都以为没事,所以都没太关注,在等他,谁知道到现在还没回来。早几天被带走说是要遣返他。我打他接电话了,刘律说:以后再说。就挂断了!
    
    广州公民贾榀说:“打了合庆派出所电话,我问他们是否传唤了一位叫刘士辉的朋友,接电话的人犹豫了一下说没有,我连续问他是否确定没有,他突然挂断了电话······可以确定刘律就在上海浦东新区合庆派出所。”
    
    广州维权人士李碧云说:“我拨打刘士辉律师的电话18516638964通了,你拔的电话正忙,然后再拨合庆派出所的号码02158971101的通了,请问是合庆派出所吗?对方回答是,请问你们派出所有一个叫刘士辉的人吗?对方马上说有这人,请问你凭什么理由带刘士辉到派出所呢?这个人说无何奉告,已经说给你知道刘士辉派出所这里,对方挂线了。确定刘士辉律师在上海浦东新区合庆派出所里。请关注刘律师,谢谢!”
    
    yaling luo说:“我问了,小年轻接的,比较客气,肯定了刘世辉律师在合庆派出所,我说有朋友马上过来看望,送吃的喝的,他说刘律吃了,开了暖气,我说有传唤证没,他说公安机关会有的,我说现在全世界正在关注刘士辉律师,他说他们一定会保证他的安全。请就近的朋友马上过去看望,他们说的我们也不放心!”
    
    除了刘士辉之外,还有秀才江湖因为参与围观被迫逃亡。秀才江湖发出信息说:“我已经离开广州!三天前,我没有选择跟浙江熊猫走,我选择了关掉手机、躲一阵子。我不想被衙役带回长兴,不想遭遇任意关押。发完这个,我马上还会关机,继续逃亡。”
    
    秀才江湖在11日晚上十点左右再次在推特上发出信息说:“老家的熊猫,三天了,三天前你们来广州找我,现在走了没有?我不想藏来藏去了,‘逃亡’一点也不好玩!我想和以前一样畅所欲言,写文章发评论,在南方过一个温暖的冬天!拜托!这个小小的中国梦,就让我实现吧!别骚扰我、找我了!我没有能耐‘山洞癫妇’的!你们的主子有‘三个自信’的!”
    
    另外,另一位参与围观的公民刘辉,已经被遣返回陕西老家黄陵。剑豪廖在11日下午发出信息说:“刚刚与广州举牌哥刘辉电话,他还有半小时回到陕北黄陵县的家,押送他回陕北的广州宝宝有五人。从西安包一面包车回。刘辉电话1341141625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9803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六毛妹妹张唯楚:七毛见六毛之忆兄长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家属遭警告 围观公民遭维稳 (图)
·被指“炒作”张六毛事件 深圳网友遭警拔枪传唤
·当局禁律师陪同 张六毛亲属未能见遗体 (图)
·警察正在敲介入“张六毛案件”律师的门 (图)
·张六毛事件:当局允许家属律师见遗体 公民遭维稳 (图)
·官媒指张六毛“武装暴动” 家属死不见尸殡仪馆抗议
·张六毛看守所死亡:家属要求律师陪同察看遗体遭拒 (图)
·“法外之暴”监督组对于广州公民张六毛看守所内死亡案之声明
·张六毛妹妹:妹妹找哥心忧愁,不见哥哥泪花流
·中共暴政残杀公民张六毛 (图)
·张六毛死亡事件:当局称正常死亡 7日上午探视遗体 (图)
·官方发布张六毛案情,称其犯罪团伙“制爆专家”
·来自刘士辉律师有关张六毛的消息
·张六毛事件持续引发外界关注 数百公民联署追问真相
·中国数百网民联署促彻查广州公民张六毛死亡案 (图)
·张六毛广州看守所死亡事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图)
·广州公民张六毛被看守所关押期间死亡引纠纷 (图)
·张六毛因“反党”广州看守所死亡 公民联署要求真相 (图)
·“广州李旺阳”张六毛弟弟亲述其家兄死亡经过 (图)
·维权评论:刘士辉律师:我对张六毛死亡案之10点看法 (图)
·李向阳:张六毛祭
·无眠:每一个公民都有可能是下一个张六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