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毕节两儿童家中遇害,疑为留守儿童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5日 转载)
    
      网友爆料称,贵州毕节市纳雍县勺窝乡发生命案,死者为两名十多岁的留守儿童。勺窝乡政府办公室一男性工作人员8月4日向澎湃新闻证实,勺窝乡中心村黑塘组两名孩子遇害,事发时家中是否有大人仍在调查,目前事件已被定为刑事案件,县公安局介入调查。
    

      爆料微博文章称,死者为一名12岁的男孩和14岁的女孩,女孩患有脑膜炎。两名死者还有一个姐姐,8月3日晚在同学家睡逃过一劫。三个孩子的妈妈、爷爷奶奶早年过世,剩爸爸独自一人。事发前爸爸在贵阳打工,家里就剩三个孩子。
    
      爆料文章中的图片中一处平房被圈出,平房周围有院墙,院墙外是杂草。
    
      爆料网友告诉澎湃新闻,上述爆料内容系中心村村民张林(化名)告诉他的。张林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4日早上七点多,死者姐姐回到家,发现弟弟妹妹遇害,当时两个孩子身上有刀伤,具体遇害时间尚不确定。得知情况后,附近村民立刻报警。
    
      张林对澎湃新闻说,遇害孩子的父亲叫张习九,妻子早亡,一直是他一个人抚养三个孩子,这几年在贵阳做泥水工,就在事发前还曾回家办事,于2日返回贵阳,“没想到3号晚上就出事了”,他现在情绪崩溃,无法接听电话。据张林介绍,他和张习九是本家,有亲戚关系,遇害的女孩儿并不是脑膜炎,而是患有癫痫。他说,现在孩子遗体已被运走,“张习九好像跟着警方去接受调查了”。
    
      据张林介绍,张习九的家没和其他村民紧贴,几乎都隔着几十米,附近村民们表示3日晚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勺窝乡乡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两名孩子的年龄尚在核实中,事发时家中是否有大人也需要核实。澎湃新闻问到“是否已经在联系孩子家属”,该工作人员回应称“应该已经在联系了。”
    
      纳雍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蒙立告诉澎湃新闻,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刻进行调查,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
    
      纳雍县公安局勺窝派出所民警表示,了解相关案情需咨询县公安局政工科。
    
      澎湃新闻注意到,纳雍县政府官方网站7月13日发布题为《毕节市留守儿童工作督查组到勺窝乡检查留守儿童工作》的文章。
    
      文章称,7月9日,毕节市留守儿童工作督查组王顺义(毕节市社会救助局)、张庭跃(毕节市教育局)一行到纳雍县勺窝乡检查留守儿童工作,县民政局、教育局及勺窝乡党政、人大相关领导陪同检查。
    
      检查组一行先后深入到勺窝乡希望小学、勺窝乡黄河社区、勺窝乡田坝小学、勺窝乡水沟村检查留守儿童各种表卡册簿,实地查看学校“留守儿童之家”,并走访部分留守儿童家庭。每到一处,检查组都详细询问了学校、社区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情况,包括对留守儿童家访情况、对留守儿童的辅导情况、对留守儿童的救助情况、亲情电话联系情况等。走访中,检查组详细了解了留守儿童家庭概况及生活情况、留守儿童的学习情况、教师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情况等,并要求留守儿童监护人要加强对留守儿童的管理,在监护过程中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来源:澎湃新闻
    
    - (博讯 boxun.com)
4110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留守儿童处境艰难,引发舆论关注
·大陆留守儿童问题严重每年死5万人
·湖南留守儿童1天仅吃两顿 暑假比上学辛苦 (图)
·留守儿童困境调查:性侵阴影下的村庄 (图)
·湖南留守儿童约350万 部分人家境贫寒1天仅吃2顿
·江西留守儿童探亲车辆超载严重 6人面包车载13人
·贵州成立专门机构救助留守儿童 副省长挂帅
·外媒:中国“留守儿童”无法见父母 心理问题堪忧 (图)
·数字令人心酸:中国留守儿童超6000万 (图)
·农民工悲歌:贵州4留守儿童为何绝望自杀?
·留守儿童白皮书:近千万儿童一年到头见不到爸妈
·黄凯平:留守儿童的伪问题与真问题
·长江沉船遇难者家属向监利留守儿童捐赠8万元
·贵州4名留守儿童服毒死亡 惊动李克强
·贵州4名留守儿童疑家中喝农药集体自杀
·留守儿童与父亲争执 脾脏被打破裂
·中国现有7000万农村留守儿童 1300万无户籍登记
·最高检:涉罪未成年人多来自残缺家庭或留守儿童
·贵州毕节教师强奸案至少12人受害 多为留守儿童
·9岁留守儿童自缢背后:父亲拒绝为子守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