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录音曝光: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22日 转载)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录音曝光: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右是黄钰刚,左是李×旗
    
    录音曝光: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李国×与王林合同
    
    录音曝光: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李国×收钱的收条
    
    录音曝光: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署名为王林的承诺书
    
    王林与黄钰钢多份录音曝光,律师称,案情或有重大逆转
    
    据萍乡警方7月16日通报,经初步审查,刘峰、朱礼通二人对绑架、杀害邹某(即邹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经警方进一步侦查了解到,黄钰刚、王林涉及此案。那么,王林与警方通报的黄钰刚、刘峰究竟如何走到一起,发生了什么?
    
    在王林家人的眼中,王林也是受害者,正是相识黄钰刚后,其介绍的各种“骗子”轮番上阵,才最终让王林身陷牢狱之灾。
    
    21日上午,王林委托的律师陈有西和李建辉在萍乡市看守所会见到王林,此后对华西都市报记者称“王林状况尚可”,而案情可能会有重大逆转,为不影响公安侦查,不便披露。
    
    此外,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到,王林家人21日已将新证据提供给警方。
    
    黄钰刚10天拿下王林
    
    2014年7月6日,是王林第一次见到黄钰刚。
    
    据王林家人回忆,当天,王林乘坐高铁回深圳,朋友在其龙岗的会所宴请王林,当晚吃饭的人很多,王林谈及为自己“平反”一事,诉说一年间的“遭遇”,有一朋友称他的朋友黄钰刚可能有能力帮助王林解决难题,并约来见面。
    
    2013年7月的“王林事件”后,王林一直认为是邹勇的反目,让自己的“名誉扫地”,每遇朋友总会抱怨。
    
    王林家人称,黄钰刚见到王林后,不断透露其有能力帮王林,特别是朋友陈×军,能力很强,是某部委六局的,能够把邹勇抓起来。
    
    7月7日,王林邀请黄钰刚家中做客,并请黄钰刚把陈×军也叫来。当晚,王林拿出很多文字资料,讲述与邹勇的纠纷。黄钰刚、陈×军等人商讨,以什么罪名把邹勇抓起来。
    
    此后到7月17日前,王林与黄钰刚有多次往来。
    
    直到7月18日,黄钰刚到王林家中拿了200万元现金,用于支付陈×军的“劳务费”,王林家人不放心,特意在房里偷偷用手机记录下视频,黄钰刚并不知情。后黄钰刚交给王林一张陈×军的收条,但王林家人不知是否陈×军所书。
    
    半路杀出的李国×
    
    王林家人称,不久后的8月份,黄钰刚又介绍李国×给王林,称李国×是国安局的,有办法将邹勇绳之于法。
    
    此后,李国×与王林单独联系,并没有告知黄钰刚。王林家人称,9月份,李国×与王林签署“合同”。(本报19日曾报道)
    
    9月底,李国×要求王林汇款200万元给他,王林家人称留有银行凭证。到了12月22日,李国×又要了王林160万元现金,称是为了解决媒体的问题,并有收条为证。
    
    签两份协议黄欲私吞400万
    
    据媒体报道,12月10日,在邹勇的带领下,近百人围堵王林芦溪的家,并打出“王林骗子,欠债还钱”,“还我血汗钱,我们要吃饭”等样式的条幅。
    
    王林家人称,此时的王林倍感压力,扳倒邹勇之心越更坚决。
    
    12月16日,黄钰刚当面开口找王林要50万元,王林未拒绝。
    
    12月17日,黄钰刚到王林家中又提走了50万元现金,黄钰刚打了一个收条。王林家人再次偷偷拍摄下整个过程。
    
    然而,黄钰刚与王林12月17日签订的协议和承诺书却有两份。协议约定的内容一样,均围绕调查邹勇的问题,但签订者不一样。
    
    两份承诺书中,一份的签订对象为黄钰刚个人,签订金额1200万元;另一份签订对象是黄钰刚和林×仁两个人,金额是800万元。中间的差额有400万元,而两份承诺书均是黄钰刚个人带来,让王林当面签字。
    
    (以下为华西都市报记者获悉的王林与黄钰刚等人之间的录音整理的部分内容,发生于2014年12月16日至12月19日之间)
    
    黄钰刚:我前天亲自跟××委的林主任通了电话,关于邹勇这个事情,××已经签完字了,手机定位已经全定了,只要我们讲的这个东西ok了,马上立即行动。
    
    王林:多久行动?
    
    黄钰刚:很快了,立即行动,他们已经准备了,只要你准备好东西(钱),他明天飞过来。
    
    王林:我是相信你,100%相信你,因为我是吃过这个亏,上次你介绍的朋友,叫做陈×军,就骗了我200万现金去了。
    
    黄:你在我这1000万(约定协议),你给800万就行了,我以后再告诉你怎么回事。林主任,特殊部门的,已经给你签完字了,我还怎么跟你讲呢,我把心挖给你。
    
    王林付给黄钰刚250万现金
    
    王林家人称,王林在付给黄钰刚250万元现金后,黄钰刚请来了另两人聚在了一起,谈论如何将邹勇绳之于法。
    
    12月19日,王林与黄钰刚、林×仁,还有一位自称媒体高官的高某,在黄钰刚深圳的办公室里,边喝茶边谈论。此经历,被跟随王林而去的身边人全程录音。
    
    (对话录音)
    
    黄钰刚:这个王大师呢,想平反,我说只要把邹勇一抓,自然就平反了。你记住一句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不用担心。不是我黄钰刚吹牛逼,一般的人叫不动林主任的。
    
    王林:我们要有书面上的东西,要有个期限,一个承诺,比方说春节以前把他(邹勇)批捕起来?
    
    黄钰刚:我明白。你放心。
    
    王林:我一共是三步棋,第一步是批捕,第二步是平反,第三步判死刑。
    
    黄钰刚:你放心,第一步把(邹勇)人大代表免了,第二步把人抓了,第三步判下去不是我们说了算,是法院。
    
    王林:林主任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还搞不清啊。
    
    黄钰刚:给你讲了,中纪委里面反腐败的一个主任。
    
    “误报就等于诬告,是诽谤”
    
    王林:说我王林这个人怎么样,江西几千万人,你在江西随便找一千万人,我保证九百九十九万人叫我好,就一万个人叫我坏。
    
    高某:那个就是邹勇。
    
    王林:我自己说自己有什么用,要别人说。
    
    高某:我们这个(杂志)是×部文联办和×司的,这个是正能量。我们的中国××政法研究会广东分会,你去挂个职,我们黄主席(指黄钰刚)是副会长,你不是一直要法律身份吗。老林啊(王林),你就放心吧。
    
    高某:有位罗局长,你们江西的,专门服务叶××的夫人×大姐,他叫曾××叫姨爷爷,但是曾家人让他出去不要说,他说王林就是个大善人,做了很多善事。我跟他是一个班的老战友,小车班的。他现在在珠海,在距离珠海机场9公里的地方,有103亩地弄房产,要我去挑一套房子,说是给他老战友做个伴。
    
    高某:长沙一个电视台的晚上1点钟,大概是上个月,我在长沙看的,(播放)李××和你的照片,我就说这个台,肯定是邹勇买通了的,这些记者没有道德。
    
    高某:我们新闻出版总署要清理这批刊物,下一步呢,法律捆绑,误报就等于诬告,是诽谤,上升到这一点,你只要动了笔,张了口就要负法律责任。通过这件事,吓唬这帮垃圾记者,清理一遍,我们去给××领导说。
    
    “神秘“的林主任,可弄来抓捕邹勇的批复
    
    黄钰刚请来的“高人”中,最神秘的当属“林主任”,称可以弄来全国人大和中纪委的领导对抓捕邹勇的批复。
    
    林主任:上面领导说呢,你们师徒之间的事不管,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现在呢,也不想参与,就是因为黄主席,说一定要帮大师的忙,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就当是开会一样,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们要做一个证据,拿一个致邹勇于死地的一个证据。不由你出面告,你出面告力度不大,你跟他是经济纠纷,师徒之间的东西,我们要找另外一个案子作为突破口,这个证据要做扎实,这个东西拿过去,一签下来,我们就直接到江西去了。你没有证据没用,哪怕是群众的联名签名就行。
    
    王林:你们只要到江西去,他们(指老百姓)都会讲的。
    
    林主任:我们要去一趟江西,你也要去,我们去指点,告诉你们怎么做,把证据做扎实一点。
    
    林主任:我们两条线走,转到江西来。只要一办下来,什么事都来了,知道这个人保不住了,你人大代表不办了他,下面的县长局长谁能办他,动他,首先不是人大(代表)才能动他。到那个时候,局长们就说,哎呀,我们证据早就准备好了,就因为他是人大代表,我们官太小,动不了,到那个时候抓人比谁都快的。你省人大(代表),必须要全国人大才动的了,否则就动不了,所以他有恃无恐。我们先让他蹦跶几天。
    
    黄钰刚:要给大师说清楚的,把证据拿来以后,要到江西核实这个人,核实好了,证据确实了,上面就批了,批了就可以抓人了。
    
    林主任:你给别人打电话,不要说是公安纪委,你说是朋友了解点事情。你还要保密。
    
    王林:知道的,知道的。
    
    家人怀疑被骗,王林坚称对方有背景
    
    林主任其人,真是部委高官吗?
    
    王林家人提供的“林主任”名片显示,林主任名叫林×仁,其是涉外调查机构,名为××××调查中心,担任副主任,办公地址在××院军转办某培训中心。
    
    21日,华西都市报记者给林主任电话,手机为空号。随后,在网上找到该调查中心的网站,致电询问,工作人员称电脑系统里没有林×仁其人,“以前有没有这个人,就不知道了”。
    
    而记者询问得知,这家调查中心主营市场调查,针对一些商品,对于反腐败调查,对方称并不涉及。半小时后,记者再次登录这家网站,显示“网站维护升级,暂时无法访问”。
    
    同时,网络上该调查中心的2014年全国工作人员培训会议合影中,也未有林×仁。
    
    王林家人对华西都市报记者坦言,王林与黄钰刚频繁接触,并筹了250万元现金交给黄钰刚时,家人都怀疑对方是骗子,但王林坚持认为对方是有背景的。
    
    王林对家人称“不管啊,只要有1%的希望,我都要去做。”
    
    根据对方的名片,家人要上网去查查林×仁和单位,王林对此很恼火,对家人说“××部的人,怎么可能在网上查到呢,查到就不是机密了,就不是真的了”。
    
    今年7月初,在王林涉嫌非法拘禁罪被警方拘留前,华西都市报记者曾采访王林,当时的王林对“可能上当受骗”不愿谈,一是担心人家真能帮忙,二是担心媒体报道后,能帮忙的人都不帮了,并说“万一是真的了,我这么大年纪了,名声最重要”。
    
    邹勇出事后,刘峰找王林要其帮买手机
    
    2015年2月13日,王林感觉托黄钰刚办理的关于邹勇事宜,并没有什么进展,就去黄钰刚办公室,要黄钰刚返还250万元,黄钰刚当即叫来了林×仁,并写下“还款承诺书”,约定2015年5月30日前分批还清。此过程,王林家人录有视频。
    
    6月初,王林到黄钰刚办公室要债未果。
    
    王林家人称,多次电话后,黄钰刚说某高官的亲戚有能力将邹勇绳之于法。并在今年王林生日后,将此人带到王林家中相见,这人就是刘峰。当着王林的面,刘峰说一定能将邹勇绳之于法,并说“事成之后你王林看着办”。
    
    王林家人回忆,王林再次与刘峰单独相见,是在7月12日晚,在深圳一家宾馆里,王林回家后说“刘峰说手机坏了,给了我5000块钱,让我帮忙买一部苹果手机”。
    
    13日上午,王林家人购买了一部最新款苹果手机,放在家中。下午,王林乘坐高铁从深圳回宜春参加老知青聚会,刘峰自己前往王林家取走还未拆除包装的手机。
    
    王林在宜春与友人游乐一天后,于7月15日凌晨4时许,王林被警方带走拘留,罪名是涉嫌非法拘禁。 (博讯 boxun.com)
19212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录音曝光!黄钰刚找王林称给800万抓邹勇
·媒体披露邹勇被绑架细节:塞进车时脚还在车外
·邹勇案嫌犯温州人刘峰原籍在鄱阳 其兄称他讲义气
·王林与邹勇师徒反目 均称要搞死对方 (图)
·邹勇姐姐:邹勇遗骸一直未找到 曾称遭王林威胁
·邹勇姐姐:目前警方还没有找到邹勇的遗骸
·没想到把邹勇弄死 王林招供了 (图)
·王林多份手书承诺书曝光 全部涉及徒弟邹勇 (图)
·王林涉弟子邹勇被害案被抓 大宅现由其侄子看守 (图)
·警方证实 大师王林涉杀徒弟邹勇被抓 (图)
·“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其“弟子”邹勇被传已死亡 (图)
·王林师徒利益结:邹勇通过王林攀附刘志军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港人新春续抗争 寺庙收押所前撑「手足」 警无拘捕
  • 武汉医院告急 第一名医生殉职 军医团抵达增援
  • 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瓜伊多
  • 武汉医护音频: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眼看病人慢慢死去
  • 台疫情升高大陆团限月底前离境并禁游客团赴陆
  • 香港5人感染武汉肺炎 多于预期
  • 武汉肺炎单日确诊病例暴增 有医生感染病逝
  •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暴增41死
  • 法国:反对者周五再度上街抗议政府的退休改革
  • 美科学家:武汉肺炎疫苗最快3月内首次人体测试
  • 米其林美食指南:降级结束了、准备庆祝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