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东海:探访袁朝阳(袁新亭)小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04日 来稿)
    很早便听闻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门禁森严,管理出奇严格,虽然我不反对他们这样严格管理,但对他们为了所谓严格管理而随意对辩护人的会见权利加以限制,并设置各种苛刻条件对律师的会见进行约束,我还是颇有微词。
    
     2015年7月2日早上8:40分钟左右,吴魁明(另案辩护人)开车一起穿过市区来到看守所,由于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早有耳闻的看守所,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更由于袁朝阳被指控罪名特殊,我更加心里没底,来到看守所门外,我们递上律师证穿过了第一道大门,来到传达室窗口外,我说明来意,窗口的女警察要我登记,登记完后正准备进入第二道门,被窗口的女警察叫回去了,说要押我的身份证才能够进去,会见完后再还给我,我颇感意外,我在全国各地看守所也去了不少,要押身份证还是第一次,我正想和她理论,但我见人心切,不想为这么一件事情耽误了预定行程,由于我身份证放在吴魁明车上的行李袋中,只好又回去取了身份证交上去,交了身份证后,窗口的女警察递给我一个门禁卡,刷卡后进入第二道门,穿过一个小院,进入第三道门来到存包处,吴魁明提醒我最好把手机存上,免得他们找茬,我想今天的手机也没多大用处,正事要紧,存好手机后来到会见前台办理会见手续,我把委托手续交给前台的警察,他们接过去后,说要我等一下,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这个案子特殊,需要的时间会长点,前台的男警察拿了我的手续去请示他们的上级,过了大约十来分钟,我的会见手续还没办好,我有点急了,追问他为何还没办好,他支吾半天,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说是正在办,他一边说一边翻看着我的手续,当翻到授权委托书,他的眼睛落在授权日期栏上,他好像找到了拒绝我的理由,说这份委托书委托日期是2014年11月26日,而袁朝阳最近刚解除了他前面律师的委托,他认为我拿这份委托书会见是不合法的,我问他为何不合法,有没有相关依据,他支吾半天答不上来,反过来问我拿这份委托书会见有什么依据,我只好耐心地给他们普法,我说这份委托书是袁朝阳预留的委托书,这种预留委托书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不能够以法律没有规定加以剥夺,相反,你们作为公权力,一切行为都必须有法律授权,你们今天拿不出当事人不能够预留委托书的依据,你们就是滥用权力。该警察正在想怎么反驳我时,旁边的女警察插话说袁朝阳此前的委托已经解除了,必须有新的委托,我接过话茬:你们凭什么说袁朝阳此前的委托被解除了,他解除的是前任辩护人的委托,而我此前还未介入辩护,凭什么说把我的委托也解除了。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争执了近十分钟,正在这时,从里面办公室出来一位警官,我估摸着他可能是所长,我迎上去把我和前台民警的争执跟他反映了,并强调如果今天不能够依法给我解决,我会向他们上级控告,同时会把我今天的遭遇对外公布,该所长耐心听我讲完了之后对我说,放心,我这就要他们给你办。

    
    办完会见手续后,我来到了第四道铁门门口,旁边一位警察迎上来,很友好地跟我打招呼,并随同我一起推开笨重的铁门,进入会见室走廊,他告诉我还要到里面办一个提押手续,我开始以为该警察只是顺路随同,出来后我仔细想想他可能是安排监视我的,办完提押手续后,我来到会见室等候袁朝阳,又过了几分钟,袁朝阳被看守所民警带到了会见室,他一进来就主动和我打招呼,虽然被关押了一年多,可我从他脸上看不到普通刑事犯罪嫌疑人的憔悴和落魄,由于天气很热,他要求警察把空调开上,警察告诉我开关在会见室外墙上,我照办。接下来我们开始了交流,他说话有点谨慎,并不时地往左边墙上探望,我开始未能解其意,后来他告诉我墙上可能装了录音设备,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发现墙上果然有一个小探头,这种探头在各个看守所均有,但一般是录像不带录音功能,我不确定是否会被监听,但我告诉他不用担心,他们的案子明显是政治迫害,这已经成为有良知人的共识,也为全世界所知,我们的会见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们随后谈到了他们所做的一些事情,他说他以前曾经在一个出版社工作,可因为追求民主和自由被单位开除,但他从未后悔过,他今天也不会后悔,面对当局的无耻,他做好了面对最坏结果的准备,他希望我给他作无罪辩护,要把他们的经历写在法庭的记录中,让世人明白他们抗争的价值和意义,他也希望他的家人能够理解他,他同时向我咨询如果法庭太过无理,他们是不是需要再次解除我们的委托,我告诉他解除委托是当事人权利,他可根据情况作出决定,我会尊重他们的意见,会见一直到10:50结束,从9:23分开始,持续了约一个半小时。
    
    会见结束了,在他离开会见室时,他很高兴地跟我再见,我微笑着目送他离开,他虽然被囚禁了身体,可他的思想仍然是自由的,在我看来,他比那些虽然没有被囚禁却自觉从思想上自我阉割的人更自由,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他们已经比我们走的更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2600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隋牧青律师: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煽颠案开庭记 (图)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立刻无罪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团体联合声明: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被“煽颠”袁新亭:为“义”坐牢是荣耀是必修课 (图)
·律师抗议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煽颠案秘密审理 (图)
·上海维权人士要求无罪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图)
·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回家团圆(图片一组) (图)
·联合国机构促立即释放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 (图)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被构陷案公安之起诉意见书
·律师今见唐荊陵、袁新亭 汪艳芳公布其夫狱中信 (图)
·广州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被以煽颠罪起诉到检察院
·各地网友到广州看守所看望王清营、袁新亭、唐荆陵 (图)
·上海维权人士集会要求释放广州三君子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 (图)
·黄宾挑战冰桶要求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图)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遭拘押三月 律师今仍无法会见
·广州梁颂基、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四君子家人呼吁回家 (图)
·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三君子家属再次上街声援(10图) (图)
·良心无罪!广州三君子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早日回家 (图)
·袁新亭女友路经长沙与网友见面吁声援狱中郎
·袁新亭近况:狱中致父母及女友书 (图)
·刘士辉律师: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剑客的命运令人揪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