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我们将继续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6月24日
    
    1、近日我们接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4年1月24日,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可是在这一天,我们15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抓进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2天后(1月26日),其中的13人(徐永海、张文和、杨靖、杨秋雨、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杨敏、居小玲、于艳华、徐彩虹、康素萍)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因王昊琛只有14岁,他和他的单亲父亲王彪被押送回户籍所在地天津,没有被关进看守所。
    
    我们以“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了,在被关了一个月左右,我们13人才陆续被释放。
    
    在看守所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如提审的路上被带上黑头套等等。尤其是,由于王春艳她这个监护人被关押,她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的铁轨旁,王亚新被列车撞死了。我们在被关押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向警察提出了这个事情——“王春艳被关押,她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就没有人管了,希望警察解决这个问题”,可是没有人理睬。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1997年)阐明:“对基督教教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教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因此说,我们仅仅是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没有罪,将我们刑事拘留一个月左右,毫无道理,完成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仅仅是不多的十来个人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学习《圣经》,并没有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更没有到露天公共场所来发表意见、表达意愿。我们与“非法集会”扯不上任何关系,以“非法集会罪”将我们刑事拘留一个月左右,毫无道理,完成错误,完全违法。
    
    为此,出狱后的我们,按照程序,依次,向通州公安分局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向北京市公安局递交了《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刑事赔偿诉讼书》(《刑事赔偿申请书》)。我们也先后,依次,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
    
    其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见后,附件)是我们近日接到了。其中写到(如徐永海的):“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徐永海因涉嫌非法集会罪,通州分局对其实施刑事拘留措施,后又因系结伙作案,据此延长拘留期限,均有相应的事实依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这里说“均有相应的事实依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这是明显的胡说八道。如果说公安机关在法律方面还不是权威,还情有可原;而作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可以说是法律方面的权威,做出如此结论,应当就是不可原谅的了。
    
    为此,我们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我们基督徒在一起学习《圣经》,不是犯罪行为。我们在自己的家里学习《圣经》与“非法集会”扯不上任何关系。以“非法集会罪”将我们刑事拘留一个月左右,毫无道理,完成错误,完全违法。
    
    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我们下一步如何走,来进一步要求国家赔偿,以此来进一步地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在此请肢体们、朋友给予帮助。
    
    2、我们只是学习《圣经》,来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没有罪
    
    从1989年10月开始到今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仅仅是一些基督徒及慕道友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圣经》告诉我们,只有耶稣才是唯一的真理,只有十字架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我们学习《圣经》,我们被耶稣感动,我们崇拜耶稣,我们效法耶稣,我们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耶稣进入到了我们心中,耶稣使我们拿去了心中的恨,耶稣使我们具有他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25年来,我们只是学习《圣经》,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大爱的心。
    
    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我们要爱主内弟兄姊妹。如果主内弟兄姊妹伤害了我们,我们要拿去心中的恨,原谅(不再提被伤害的事情了)、宽容(多理解、多体谅他们当时的难处,不要补偿了)这些伤害过我们的主内弟兄姊妹。因为我们的主耶稣也会原谅、宽容这些主内弟兄姊妹所犯的这些不至于死的罪,使这些弟兄姊妹将来进天堂。
    
    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 44-45)。我们要爱我们的仇敌。我们要拿去心中的恨,深深地怜爱他们,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也能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因为,他们作的那些恶事,所犯的那些至于死的罪,将使他们在地狱受到严厉的、永恒的惩罚。他们实在可怜,实在需要怜爱,我们实在不能只停留在原谅(不再提被伤害的事情了)、宽容(理解、体谅他们当时作恶事时的难处,不要补偿了)这个肤浅的层面上,而应当是希望他们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去天堂。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对阶级弟兄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但对阶级敌人要像严冬那样的残酷无情”,这样的仇恨心理只会带来“文革”那样的灾难,而不会带来美好社会。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只有在“爱”的基础上,在耶稣那样的“大爱”基础上,才能带来美好的社会。
    
    “恨(仇恨、嫉恨、憎恨、怨恨)”带来的多是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不能杀敌解恨”带来的多是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如果我们的心中满是恨,我们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爱”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我们拿去心中的恨之后,当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之后,我们就会容易具有健康的身心。
    
    为此,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我们只是单单地在一起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感动,来崇拜效法耶稣,来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没有罪!!!
    
    3、我们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
    
    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人类的每个个体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人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群体(民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印第安人尚未进化到需要奴隶的地步,这时印第安人在争战中,胜利部落是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掉,并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恨”自然就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那时,人们所崇拜的神灵,都是本民族(群体)的民族英雄,通过对这些民族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强烈地恨,勇敢杀敌(坏人,敌民族的人),甘愿流血牺牲。
    
    可是到了农业时代,国家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如果人们依旧是崇拜本民族(阶级)的英雄,对他民族(他阶级)具有强烈的恨,这样的国家不会稳定,不会长期存在。因此在农业时代(中世纪),人们所崇拜的神灵不再是本民族(阶级)的英雄,而是孔子、关公、耶稣、释迦摩尼、穆罕默德等等这些连仇敌都爱的榜样(圣人、圣贤、圣子)。
    
    “恨”在人类历史中所起的作用,就像《圣经》中所记述的“撒旦”一样。“撒旦”原来在天上与上帝在一起;后来从天上摔了下来。“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12:7-9)。
    
    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未来的美好社会,只有在“爱”的基础上才能带来未来的美好社会。而,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终极的榜样——为爱所有的人(包括罪人)甘愿去死(被钉十字)、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我们只有崇拜、效法耶稣,我们才会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因此说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降世为人。
    
    圣经《启示录》中说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七”在圣经里是一个完全数,七星”可理解为“所有的星”,即所有的恒星、行星、卫星等,即整个宇宙。“他右手拿着七星”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耶稣右手拿着宇宙,耶稣创造、掌管着整个宇宙。耶稣就是上帝,耶稣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审判者。
    
    宇宙大爆炸理论(空间膨胀理论)说:“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根据相对论,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就应当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应当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科学将帮助人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因此,我们的基督信仰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并且,我作为热爱科学的人(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先当内科医生,后当精神科医生),同时作为基督徒,我一直进行着有关的科学研究,并写了《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论述了上面说的一些问题。
    
    我们不反对科学,并且热爱科学;如果以我们的基督信仰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来打压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毫无道理了。
    
    4、我们不是极端、异端、邪教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如果要想具有英雄那样的心——爱好人、恨坏人,除了崇拜效法外,如果还需要再懂得、明白、认同某些道理(如某些主义、理论等),这样的群体(民族)一定无法生存,一定会被淘汰;因为原始社会不可能具有如此多的道理(如主义、理论等)。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只有这样的群体(民族)才能生存下来。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个体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即使不懂得、不明白、不认同某些道理(如某些主义、理论等),只要单单地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
    
    即使我们不懂得某些宗教教义、神学理论,只要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只要我们单单地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我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即,我们是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使我们的内心、心灵、生命发生改变,来使我们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因为这些神学理论并不能使我们的内心、心灵、生命发生改变,并不能使我们拿去心中的恨,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
    
    老子的《道德经》说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们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道理、理论、教义、主义等等,可以是“道”、是“真理”,但是它们并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并不能使人具有大爱的心,它们并不是真正的“道”、“真理”。名字(人名),可以仅仅是个名字(人名);但是耶稣这个人名(自然包含耶稣这个人和他的被钉十字架),可以拿去我们心中的恨,可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耶稣”它就不仅仅是个简单的人名了,而是“道”、是“真理”。
    
    在旧约时代,由于没有耶稣,单单地依靠“律法、十诫、割礼”等,并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并不能使人们具有大爱的心。因此,在圣经《传道书》中说到:“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在佛教的经典《心经》中也说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我们应当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受(如律法、诫命等)、想(聪明、智慧及由此所带来的哲学、科学等)、行(如宗教仪式、宗教活动等)、识(如理论、教义、主义等)都不能拿去我们内心的恨,都不能使我们具有大爱的心,亦复如是,亦是空。
    
    并且,那些看上去“越正确”的受(如律法、诫命等)、想(聪明、智慧及由此所带来的哲学、科学等)、行(如宗教仪式、宗教活动等)、识(如理论、教义、主义等),给人带来的恨(仇恨、嫉恨、憎恨、怨恨),反而更强烈。如:
    
    共产主义,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人人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这是多么的“正确”呀,可是它不但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仇恨、嫉恨、憎恨、怨恨),反而把人们心中的恨发挥到极致,“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结果给人类带来极大地的灾害,如苏联肃反、中国文革、柬埔寨红色高棉等。
    
    太平天国,是信仰上帝,是要建立一个“有田同耕、有衣同穿、有饭同食、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人间天国。同样也是非常的“正确”,可是同样也是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仇恨、嫉恨、憎恨、怨恨),反而把人们心中的恨发挥到极致,杀“清妖”,结果使中国人口由之前的4亿减到了的2.4亿,死了1亿6千万。
    
    ISIS伊斯兰国,虔诚地信仰真主,信奉《古兰经》,要全面实行沙利亚法。在《ISIS到底要什么》一文中写到:“全面的沙利亚法,应该包括给所有人免费住房、食物和服装”。也是非常的“正确”,可是同样也是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仇恨、嫉恨、憎恨、怨恨),反而把人们心中的恨发挥到极致,杀死基督徒,杀死同性恋者,杀死那样“不贞洁”的妇女,摧毁文化古迹等等。
    
    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建立起美好的社会;只有在“爱”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美好的社会。因此,我们不要高举那些个受(如律法、诫命等)、想(聪明、智慧及由此所带来的哲学、科学等)、行(如宗教仪式、宗教活动等)、识(如理论、教义、主义等)。我们要单单地来高举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
    
    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到:“义若是借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雅各(耶稣的亲弟弟,使徒时代的教会领袖)说到:“经上记着说‘要爱人如己’。你若守着这至尊的律法,才是好的”(雅2:8)。也就是说,我们要单单地高举耶稣和十字架,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去爱人如己,此时我们就是守了全备的律法。如果只是单单守律法,那耶稣就白死了。
    
    可是,某些所谓的基督徒,甚至某些所谓的教会领袖,他们极力地排斥“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他们一听到“以耶稣为榜样”,他们就气急败坏。他们只是极力地高举某些所谓的“律法”,如他们只是极力地高举“男女授受不亲,女人不能讲道,女人听道要蒙头”等等,极力地高举“多生、多育、多子、多孙”等等,他们只是极力地反对“同性恋、婚前性行为”等等,极力地反对“计划生育、避孕、堕胎”等等,他们的主张只能使社会回到中世纪黑暗时代,他们是极端、异端、邪教。
    
    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我们仅仅只是在一起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感动,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不是极端、异端、邪教,如果以我们的基督信仰是极端、异端、邪教,来打压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毫无道理了。
    
    5、我们中国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因为只有耶稣才能更好地救我们中国
    
    由于历史原因,民族、国家之间会具有仇恨,出于仇恨,会使人毫不留情地去杀死仇敌。强势阶级会占有更多的财富,弱势阶级会具有嫉恨,出于嫉恨,会使人毫不留情地去杀死剥削阶级。为了建立美好的社会(共产主义、人间天国等等),信仰者会对那些阻碍者(如剥削阶级、如清妖等)充满着憎恨,出于憎恨,会使人毫不留情地去杀死那些阶级敌人。在建立美好社会过程中,激进者会对落后者充满怨恨,出于怨恨,会使人毫不留情地去杀死那些异己分子。
    
    我们今天的中国,人们的心中就是如此,具有着太多的“恨”。如果人们的心中,依旧如此,依旧具有着太多的“恨”,不论我们中国如何走,我们中国都将很难走向和平、和谐、和睦的社会。甚至,在如此“恨”地基础上,会使得我们中国走向动荡、分裂;100年前,我们中国就曾这样经历过。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和平、和谐、和睦的社会。只有在“爱”的基础上,才能带来和平、和谐、和睦的社会。
    
    其实,我们中国人的心中,是不应当具有如此多的“恨”的。因为,2千多年来,我们中国人,崇拜是孔子、关帝、释迦摩尼,人们的心中是具有着孔子、关帝、释迦摩尼那样的大爱的心的,而使得历史上的中国基本上处于和平、和谐、和睦的社会。当然,由于在某些时期,还高举了受(如律法、诫命等)、想(聪明、智慧及由此所带来的哲学、科学等)、行(如宗教仪式、宗教活动等)、识(如理论、教义、主义等),如三钢五常等等,而使得不同时期的中国社会具有着不同程度的黑暗。
    
    我们中华文明的核心是孔子、关帝、释迦摩尼这些圣人、圣贤。虽然,今天的中国已不再批判孔子、关帝、释迦摩尼,甚至一些地方孔庙、关帝庙、寺庙的香火很盛。但是由于儒教(儒家)、道教(道家)、佛教中的一些受(如律法、诫命等)、想(聪明、智慧及由此所带来的哲学、科学等)、行(如宗教仪式、宗教活动等)、识(如理论、教义、主义等),使得人们不能来很好地崇拜效法孔子、关帝、释迦摩尼,不能来很好地具有孔子、关帝、释迦摩尼那样的大爱的心。
    
    东方文明,儒教(儒家)、道教(道家)、佛教文明,它的核心应当是孔子、关帝、释迦摩尼这些圣人、圣贤,是来使人们具有孔子、关帝、释迦摩尼那样的大爱的心。西方文明,基督教文明,它的核心应当是道成肉身的耶稣,是来使人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在文明的方向上,他们指向的都是“爱”,是“大爱”,是“连仇敌都爱”。我们中国人,既然可以崇拜效法孔子、关帝、释迦摩尼,来具有孔子、关帝、释迦摩尼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同样也可以来崇拜效法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东方文明,西方文明,在核心上,并不矛盾。
    
    我们今天的中国,人们的心中具有着如此多的“恨”。为此,我们中国人实在是应当来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感动,来崇拜效法耶稣,来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只有耶稣才能更好地救我们中国。
    
    目前的中国,很多普通中国人,不了解基督信仰。而,某些所谓的基督徒,他们只是高举“反对进化论”,高举“反对计划生育”,高举“反对同性恋”,而使得一些中国人更加不了解基督信仰。由于我们很多中国人不了解基督信仰,而出现一些基督徒、基督教会受打压的现象,如我们被刑事拘留,如浙江已经有几百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等等。
    
    我们中国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因为只有耶稣才能更好地救我们中国。
    
    6、请求主内肢体们、朋友们来帮助我们,帮助我们下一步如何来要求国家赔偿
    
    目前,在我们中国,已有几百座教堂的十字架遭到强拆,并且这种强拆十字架的现象正在蔓延。目前,在我们中国,一些家庭教会不时受到冲击,我们的“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仅仅是其中的一例。为此,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教案蒙难者,我们才竭力地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国家赔偿,以此来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近日,我们接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它最后写到:“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由于我们缺乏法律知识,由于我们没有钱来请律师;我们真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我们也真不知道,我们下一步如何走,来进一步要求国家赔偿。为此,我们请求主内肢体们、朋友们,来帮助我们。
    
    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
    
    多年来,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太大的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
    
    多年来,由于我个人的原因,由于我相信,耶稣一定是按照“道”(logos,逻各斯)创造得宇宙,是按照逻辑的方式创造得宇宙,是按照自然律、规律创造得宇宙;即耶稣一定是按照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的方式创造得宇宙,一定是按照生物进化论的方式创造得所有生物及人类,一定是按照科学的方式创造得这一切。为此,一些所谓的基督徒,所谓的教会领袖,甚至号称全国层面上的领袖,多次公开说:徐永海认同“神导进化论”是假基督徒。由于他们不负责的说法,使得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得不到帮助。
    
    虽然“神导进化论”已经提出了很多很多年,并且广泛被基督徒所接受。如2008年英国国教(基督教圣公会)已向达尔文表示道歉,表示:“达尔文的科学理论与教会的教义并无任何冲突之处”。如天主教的拉瓦西总主教就曾表示过“罗马天主教会从未正式谴责过达尔文的理论”。可是在中国,一些基督徒,是极力地、极端地反对“神导进化论”,对他们来说,谁要是认同“神导进化论”,谁就是假基督徒。
    
    由于一些所谓基督徒、所谓的教会领袖,曾公开说,徐永海认同“神导进化论”是假基督徒。使得,虽然我们在为我们的基督信仰在竭力地争辩——在全力地通过法律途径来要求国家赔偿;可是,我们却得不到应有的支持、帮助,使得我们——在为我们基督信仰争辩的道路上——是十分的艰难。
    
    如王春艳——就她弟弟死亡一事——要与高铁有关部门打官司,可是因为没有钱请律师,而一直不能进行。
    
    如杨靖(老)弟兄,一个老基督徒,一个老民运(79、79西单民主墙老战士,曾坐牢8年),因无钱请律师,因年老体弱,在要求国家赔偿一事上,只进行到区公安局这第一个阶段,而没有能进行到市公安局、市中级法院这后两个阶段。
    
    如某些教案蒙难者,因为我们这个小小教会得不到帮助,他们得不到应有的帮助,他们不得不放弃要求国家赔偿,个别肢体还不得不自我流亡、流放。
    
    当然,在我们要求国家赔偿一事中,我们也得到了一些肢体、朋友的支持、帮助,如余文生律师,如倪玉兰大姐,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5)二中法委赔字第00015号
    
    赔偿请求人:徐永海,男,1960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西城区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号。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新华北路163号。
    
    法定代表人:李耀光,分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华书,男,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民警。
    委托代理人:马宁,女,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民警。
    复议机关:北京市公安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法定代表人:王小洪,局长。
    
    徐永海因违法刑事拘留申请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以下简称通州分局)国家赔偿一案,徐永海不服北京公安局(以下简称市公安局)所作京公赔复字【2014】第41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徐永海于2014年10月2日向通州分局提出申请,请求:向其支付赔偿金5820.01元。通州分局于2014年12月1日作出通公赔字【2014】005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认为该局在受理徐永海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后依法立案侦查。经侦查发现,徐永海涉嫌非法集会罪,对其刑事拘留符合法律规定。徐永海的赔偿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决定对徐永海不予赔偿。徐永海不服,于2014年12月24日向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市公安局于2015年2月16日作出京公赔复字【2014】第41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证实徐永海涉嫌非法聚会罪,通州分局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赔偿请求人以赔偿义务机关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错误为由,要求给予国家赔偿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故市公安局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维持了通州分局作出的通公赔字【2041】005号《刑事赔偿决定书》。
    
    徐永海不服上述《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于2015年4月14日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决定。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申请人举行家庭教会已经有25年历史,近十多年来,一直在申请人家聚会,每周一次,大家一起学习《圣经》。直到2014年1月,才来到北京市通州区南二条20号张文和家聚会学习《圣经》。2014年1月24日,申请人等来到张文和家,可是院门紧锁,无法进入。张文和打电话告知申请人等,说他被警察阻止在他另外一个住所。无法额大家学习《圣经》,因着急生气导致心脏不适。申请人曾行医20年,故买药去看望张文和,部分来聚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也一同前去看望。看望张文和时,警察进入张文和家,将申请人等14名基督徒及慕道友抓到通州梨园派出所。在被派出所关押2天后,将申请人等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以“非法集会罪”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关押1个月左右才先后被释放。
    
    根据宪法和国务院《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的规定,基督徒在自己家里举行的家庭聚会,一起学习圣经是合法行为,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且《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规定,集会应当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申请人等只是在家里,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故不应属于“集会”。公安机关将我们在自己家里学习圣经的行为定性为“非法集会”毫无道理,更不合法。公安机关对我予以释放,应当是无罪释放,故对我的关押是错误的,应当给予赔偿。请求本院确定:1、撤销京公赔复字【2014】第41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和通公刑赔字【2014】005号《刑事赔偿决定书》并重新作出上述两份决定;2、要求赔偿人民币5820.01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4日15时许,赔偿义务机关根据案件线索,在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将正在参加“家庭教会”的赔偿请求人等查获。当日,赔偿义务机关以赔偿请求人涉嫌非法集会罪对其立案侦查,并依法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后因系结伙作案,故依法将刑事拘留延长至30日,2014年2月23日对徐永海教育释放。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对赔偿请求人制作的讯问笔录,对涉案人员张文和、王春艳、张海彦、杨敏、吕动力、杨靖、居小玲、于艳华、王素娥、徐彩虹、康素萍等人制作的当场盘问检查笔录,继续盘问笔录,讯问笔录,对赔偿请求人制作的传唤证、拘留证、释放证明及释放通知书、通公刑赔字【2014】005《刑事赔偿决定书》。
    
    本院认为,《国家赔偿法》第二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伤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法规定的赔偿义务机关,应当依照本法及时履行赔偿义务。”本案中双方的争议焦点为,通州分局对徐永海是否存在违法拘留及超期羁押的情形。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徐永海因涉嫌非法集会罪,通州分局对其实施刑事拘留措施,后又因系结伙作案,据此延长拘留期限,均有相应的事实依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案从公安机关立案到决定刑事拘留再到延长拘留期限均履行了相关法定程序,有相应的法律手续,不存在超过法定期限的情形。所以徐永海申请国家赔偿没有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通州分局对其作出不予赔偿决定,市公安复议予以维持是正确的,本委亦应予以维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北京市公安局二〇一五年二月十六日作出的京公赔复字【2014】第41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打印)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文件编号:150618-143029-165-159-786725
    
    第1页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第2页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第3页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第4页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7406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望众教会支持我们上法庭去申辩家庭教会无罪/徐永海
·因两会教案蒙难者多人被抓或送原籍或关派出所/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教会很多教友遭软禁/徐永海 (图)
·2015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致信两会/徐永海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徐永海 (图)
·徐永海: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图)
·北京市公安局维持对徐永海长老不予赔偿的决定 (图)
·主持康国雄追思会后回家时被抓2小时/徐永海 (图)
·徐永海疑主持追思会被押2小时
·徐永海: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
·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徐永海
·就教案的国家赔偿申请在首个宪法日里遭拒绝/徐永海 (图)
·首个宪法日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依宪治国 (图)
·徐永海:成功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董继勤 (图)
·徐永海: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北京家庭教会成员徐永海将30天禁食祈祷 (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徐永海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图)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徐永海 (图)
·徐永海:基督信仰无罪请您支持我的工作
·徐永海:众肢体在软禁跟踪下聚会学圣经 (图)
·双十节被抓的叶国强杨秋雨王玉琴出狱/徐永海 (图)
·徐永海: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 (图)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海内外肢体朋友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徐永海 (图)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徐永海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徐永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徐永海
·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徐永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