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锦春医生紧急呼吁营救民主墙领袖乔忠令(录音)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6月9日,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医生马锦春接受博讯记者西诺采访,他呼吁海外紧急行动起来,营救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受折磨的上海民主墙领袖乔忠令,乔忠令因为不同政见曾经被判刑3年,并长期受到中共警察和特务的监视,殴打,拘禁。马医生说,乔忠令目前被精神病院强行灌输一种精神类药品,导致乔先生精神恍惚,肢体失去感觉,心脏疾病加剧,时刻有生命危险,需要立刻进行医治。
    
    马锦春医生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他拥有医学和法学两个学位,以及两个专业相关的执业资格证书,,2010年初,又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接受专业培训,其中包括全脱产六个月和半脱产三个月。培训结束后,马锦春医生就开始在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担任医生职务。培训结束后,马医生以学到的精神专科医生专业知识,对他所在的病区所谓精神病病人进行诊断,诊断标准是中国方面制定的精神病诊断标准CCMD,或国际标准ICD—10,或美国标准DSM—IV。诊断结果发现与事实严重不符。马医生告诉记者他目前掌握有5位患者可以排除是精神病患者,其中一位是乔忠令先生。马医生为了确定乔先生不是精神病人,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和跟踪,阅读了乔忠令多达13万字的手稿,几乎每天要与乔进行面谈接触,马医生最终确认乔忠令是一位正常的人,与精神病毫无关系,而让乔忠令深陷精神病院囹圄的不是医院的诊断,而是来自上海市公安局的一份文件,该文件认定乔忠令是一位精神病患者,并要求院方进行治疗。
    
    马锦春医生在2010年前后信主后,他对医院非法处置正常人为精神病人感到强烈的不满,他多次去查阅被迫害人士的医学资料,被院方领导训斥并处分。2014前马锦春医生去香港会见了《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先生,向他叙述了他在精神病院中的遭遇,并希望合作出书,后因其他原因出书计划流产。2015年5月,马医生带着妻子儿女一起来到了美国,他随身携带了他所在医院被迫害成为“精神病人”的原始医学资料,以及乔忠令先生亲笔的求援信和大量手稿。马医生在进入美国海关时,被海关认为违反美国法律,遭扣押后现在被关押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移民局监控居住点。他目前没有自由,也无法自由地回见媒体,他请求主持正义的朋友和律师能帮助他,让他能有机会向美国国会和媒体公布上述资料,并尽快地营救在精神病院奄奄一息的乔忠令先生。
    
    
    
    记者同时也在采访了上海民主墙同时代的老民运战士蔡贵华,他回忆乔忠令先生当年在78-79年期间的英勇行动,他说乔忠令在当年的民主墙时期,是上海民运的一面大旗,他本人也是受到乔先生的感召,从此走上反抗专制的道路。因此我们这些获得自由的朋友,一定要全力以赴营救老战友,老朋友。
    
    
    
    博讯记者西诺 纽约报道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马锦春公开信披露中共残酷迫害乔忠令和其他人士内幕

    
    尊敬的先生/女士:
    
    本人马锦春,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精神科医生。这次来美国携带许多可以证明中国共产党用精神科手段,迫害异议者的视频、照片和文件。其中一名重要的受害人,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乔忠令。
    
    本人1970年出生,拥有医学和法学两个学位,以及两个专业相关的执业资格证书。本人2009年5月初进入隶属于政府部门的上海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工作,岗位是医生。
    
    由于本人过去在医学方面从事的是内科医生,为了让本人熟悉精神科专业,2010年初,单位送本人至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接受专业培训,其中包括全脱产六个月和半脱产三个月。
    
    培训结束后,以我学到的精神专科医生专业知识,发现自己所在的一些病区,有些病人的诊断与事实不符。无论以中国方面制定的精神病诊断标准CCMD,或国际标准ICD—10,或美国标准DSM—IV。其中典型的两个,一个名字叫韦喜,他因不满房屋动迁安置方案,到上海长宁区法院起诉政府而被政府送入。另一个名字叫余传径,因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而波及余传径,因此性格变内向,被家人和政府一同送入。余传径早年被送入时,是中国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届大学生,专业为英语,学校为上海师范大学。
    
    这两个病例本人私下和其它医生讨论过,他们同意我的观点,但表示情况特殊,不能深究。
    
    另外一个病人是六病区的柴国明。因为有医院提供康复训练的小卖部,该小卖部由病人自行经营。本人午间休息经常在小卖部看书,得以与柴国明聊天,发现柴国明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后问柴国明本人,得知他与政府基层部门街道工作人员多次吵架,被警察强行送入精神病院。
    
    当时我的单位多次催促本人,将医学执照执业范围改为精神科,将执业地点改为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可本人已经决心信主,圣经里记载:“不可随众人作恶”,我担心一旦转为注册精神科,将来可能面临被强迫签署有违良知、却具备法律效力的诊断书,我不希望我的手被弄脏,另外我已经参加自己住宅小区反对飞机噪音的维权活动,医院的上级直接领导,亲自来院对我提出最严厉警告,我和妻子商量后决定,以先前单位拒绝配合为由,迟迟不办理转注册手续。因此,个人月收入被减少1000元人民币。
    
    时间转到2014年8月,我已调到二病区工作,在一次中午用餐时,听三病区医生王慧介绍,近期收治的一个新病人,名字叫乔忠令,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主要症状是被中共迫害的妄想。这事我记在了心里。隔几天我正好去三病区办事,顺便和乔忠令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发现乔谈的事情太有英雄气概和神奇色彩,让我简直不敢相信。交谈结束后,乔忠令让我看放在一个购物布袋里,用塑料包裹的文稿。文稿写在不同规格的纸上,有的是白纸,有的有横线。因为时间匆忙,我没有看文稿。回家后,我在搜索引擎百度中发现与乔忠令有关的少量信息,均涉及“上海民主讨论会”,而乔忠令的谈话中,提到他本人是“上海民主讨论会”的组织者。而在谷歌搜索引擎中,发现大量与乔忠令有关的信息。除涉及“上海民主讨论会”以外,均提到上海民主运动,提到与乔忠令一起的傅申奇、胡安宁,杨週,王辅成等等。而乔忠令与我谈话中,均提及这些人。另外我找到一篇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在乔忠令十年前去香港旅游时,与他的谈话。里面粗略记载了乔忠令大半生的重大事件和经历。我下载了这篇文章。
    
    第二天,我又来到三病区与乔忠令谈话,将前述文章内容与他核对,发现没有什么大的出入。这时,我相信了乔忠令是被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
    
    当天,我经乔忠令同意,将他的文稿带回家中阅读。文稿内容主要是乔忠令被关押在先前两家精神病院:上海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松江区华阳桥精神病院的痛苦经历,文字表达清晰流畅,文字功底深厚扎实,毕竟乔忠令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毕业生。
    
    从这一天起,我感到有义务营救乔忠令。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也有义务不让罪恶继续。
    
    隔日,我打电话给医院业务科询问乔忠令的相关费用由谁承担,接电话的是骆慧燕,她反问我“为什么关心这个人?”随即她挂断电话。
    
    很快,业务院长高慧的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次。在她办公室里,他问我为什么了解乔忠令情况?我搪塞这是关心病人。高慧反问我“为什么不是关心其他病人?”我表示沉默。随后高慧直接告诉我,乔忠令是公安机关用强制单送来的,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何况还有前面两家精神病医诊断过,即使有错,责任也不在我们。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所谓的“强制单”。“强制单”是中国警察拥有的一项特权。只要警察在强制单上填写某人名字,将某人送到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就必须以精神病名义接收。
    
    从高慧院长这里,我明白为乔忠令改变错误诊断已经没有可能,我只能在不改变诊断的前提下,为乔忠令停药。
    
    隔了数日的一个周末,我打电话给病区主治医生沈怡,直接表明是否能为乔忠令停药。沈怡推托该事需要三病区负责人邵斌元同意。我随即致电邵斌元,邵斌元听后,只是冷淡地表示:“周一再说”。
    
    周一上午,我接到高慧院长电话让我去。在院长办公室里,我看到邵斌元一言不发坐在那里。高慧院长挑明告诉我,让我别插手此事,并禁止我工作时间再到三病区探望乔忠令。
    
    当时乔忠令不但要口服、而且要肌注精神科药物利培酮。药物剂量相当大。严重的药物副作用导致乔忠令双手和嘴角不停颤抖。后来药物副作用进一步导致乔忠令脑电图异常,心脏频发早博,高血脂,记忆力下降等状况。情形十分可怜。
    
    在这个情况下,我只能再退一步,寻求为乔忠令以副作用名义减药。
    
    有一天,医院内负责医疗质量、且技术职称最高的盛嘉玲主任医师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提到了乔忠令的副反应状况并希望为其减药,并委婉表示对其诊断存疑。盛嘉玲说了一句至今我也不会忘记的话:“今天谁敢反对共产党?除非精神不正常。”后来盛嘉玲又扯到她同学父亲早年关心政治,在1957年反右和文化大革命受到冲击,后来就在也不提政治,而潜心学术研究了。
    
    我知道盛嘉玲不会为乔忠令减药,这时我穷尽所有的救援方法,只能另谋出路了。
    
    很快我将自己欲寻找境外媒体和人权组织帮助的想法告诉了乔忠令,同时表示自己和全家也将不得不流亡海外寻求庇护,以防中共报复。当时乔忠令很激动,不断地说“谢谢”。我说:“乔老师,如果你不反对中共专制统治,今天你也应该是一所大学的中文教授了,家中也有房有车,儿女绕膝了,绝对不会在这里,你为中国的自由牺牲太多太多了。照理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乔忠令沉默半天,只说了一句:“你像古代义士”。
    
    当时之所以将庇护国家选为美国,因为我认为:美国相信上帝,我也相信上帝;美国追求自由,我也追求自由;而且乔忠令许多朋友,如傅申奇等也在美国。美国有很多人权组织可以给予实质帮助。
    
    之前我没有出过国,甚至连香港、澳门、台湾都没有去过。为了适应未来环境,我在去年10月到美国洛杉矶旅游,主要是考察美国社会文化,风俗习惯,毕竟要在异国他乡重新开始生活。
    
    最后,我和家人综合多方因素,将出行时间定为今年的4月20日。出发前一天(4月19日)晚上,我再次和乔忠令见面,劝他一定多保重身体,没有我的保护后更要注意安全。此前我一直定期购买各种水果、食品,交给乔忠令。乔忠令经常将其分发给其他病人,以求得安全保障。一个思维经常的人,被迫服用精神科药物,已经痛苦不堪,还要为自身安全,去讨好真正的精神病人,这是一种怎样的地狱煎熬?!我相信这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分别前,我给隔着看两道门后面的乔忠令拍照。两道门将一个正常的人,与自由完全隔绝。令人讽刺的是,门外红色鞋垫上印着“WELCOME”字样,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如果你不受政府欢迎,那么,你就会受到监狱或精神病院的欢迎。
    
    今天我和我的妻子、女儿,抛弃了家中的大部分财产,将高龄的岳父母独自留在了中国,来到万里之遥的美国。这里我没有任何亲戚、任何朋友,只是为了营救一个在精神病院关押五年之久,且备受摧残的持不同政见者乔忠令。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我不可以用精神科的手段,与其他人一起迫害无辜者,也不能对别人的罪恶视而不见。
    
    我希望相关的媒体、人权组织能够高度重视该案件,因为这绝不是发生在中国的个案。在中国,各种原因的“被精神病”层出不穷,其中相当部分是针对不同信仰、不同政见、不同社会团体的人员。
    
    发展精神病医疗,本来是造福人类,而在中国却成为迫害异己者的可怕手段。黑格尔说: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是忘记历史教训。今年是发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在不忘记法西斯主义给人类带来痛苦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共产主义过去和现在给人类带来的痛苦。如果我们忘记了教训,那么,共产主义必然在将来给人类制造更加恐怖的灾难!
    
    马锦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590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运领袖乔忠令被精神病院强制灌药健康严重受损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
  •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 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谈谈马蚁帮的“精忠报郭”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 来自西域的姑娘(诗)
  • 博客最新文章:
  •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五角大楼拟采用爱立信等5G设备
  • 千夫所指众矢的隐匿偷生众叛离
  • 三首金曲
  • 强制募捐尚未平,威胁恐吓事又起
  • “负豪”的自救之路
  • 逆天而为痛悔迟57-1: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3
  • 失道寡助路难行喜马拉雅终是梦
  • 从前
  • 我以为,我弄丢了你
  • 《楚门的世界》
  • 失道寡助路难行喜马拉雅终是梦
  • 冲风之衰不起羽,穷途末路难将息
  • “法治基金”终究只是捞钱的一个手段
  • 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论坛最新文章:
  • 路透社:中国承诺弱化干预主义产业政策
  • 习近平访欧:既是伙伴也是对手
  • 特朗普从通俄门脱身 俄议员称愿修复与美关系
  • 脱欧内外压力大 梅首相或松口愿有条件辞职
  • 侯志明:欧洲国家看到中国在人权领域的退落
  • 朝鲜人员周一重回朝韩联络办公室
  • 美国军舰再过台湾海峡 中方回应
  • 习近平访法 马克龙试图控制中国“胃口”
  • 中法联合媒体评述习近平会见法总统马克龙
  • 贸易战下美国华人的处境愈发艰险
  • 刘结一深圳晤韩国瑜韩此行订单已逾43亿台币
  • 泛民前议员称中共每天约有30名党员渗透港
  • 中国留学生在加遭枪匪绑架
  • 港有学术和专业界反对修例将疑犯送陆受审
  • 美国派遣两艘战舰进入台湾海峡
  • 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 马克龙为何如此敏感
  • “防中国动武” 日本拟在离岛设机场建筑部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