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中国人不长记性令外国人震惊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6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记者江夏编译报:澳大利亚智库“洛维国际政策研究所”“解释者”网站6月4日发表该所东亚项目主任、前中国外交学院讲师、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助理主任瓦拉尔博士(Merriden Varrall)的文章说,今天是“六·四”事件26周年。有人称这次事件是大屠杀,有人称之为悲剧。但是今天很多中国人不谈论,或者完全不提这件事。
    

    香港有大约10万人走上街头,参加1989年“六·四”事件悼念活动。但在中国大陆,只会有极少数人纪念这次事件。例如,北京“六·四”死难者母亲的小团体,很可能举行小型守夜悼念活动。她们的电话一如既往遭到监听,个人受到当局严密监控。今年习近平更严密地监视互联网和其他社会表达方式,监控的严厉程度异乎寻常。
    
    许多中国年轻人甚至不知道,26年前北京的中心曾经发生过什么。更令人吃惊的是,那些知道“六·四”的人,或被告知有关资讯的人,对事件完全不感兴趣。在我的北京语言学院,我清楚记得一个诚恳的美国学生用低沉的声音,问他的年轻中国女教师是否知道“六·四” 事件。后者表示不知情。于是美国学生偷偷递给她一份西方杂志文章的复印件,上面有“六·四”事件的一些照片。女教师礼貌地收下复印稿,并说会读文章,然后就和美国学生谈起了下一堂课。过了一个星期,美国学生悄悄问女教师,如何看那篇文章。她回答说:“哎呀,谢谢你,但我真的没时间看。不瞒你说,文章有点难读。”美国学生极为震惊,事情完全出乎他意料:没有一点愤怒的谴责,或某种起码的辩论,剩下的只是兴趣缺失和冷漠。
    
    我在北京一所大学曾经教过的学生也差不多。我从来没有在课堂上提到过“六·四”事件,但在小组教学或一对一讨论时,学生要么不知道事件,要么知道却无动于衷,并且肯定不会转而思考政治阻力或甚至改革问题。这并不完全是获取资讯不足所致。我在北京认识的大部分学生和青年人,都可以利用技术手段“翻过”当局阻碍资讯自由流通的网络“防火长城”。但大多数人“翻墙”只为了浏览体育、名人网站,或下载美国电影。
    
    这种兴趣的缺失,反映出国家认同的凝聚力——党和国家与“现时的中国人”纠结在一起,难舍难分。当局可以接受抨击贪官或恶法,但批评整个制度则不可想像。北京当局运用权力手段严厉,毫无顾忌,熟知如何拉拢、摆平政治异议活动。党、国一体是北京当局政治权力的一部分。
    
    理解了国家认同,再联系到强大的政府权力,有助于解释香港的民主抗争,为什么实际上对大陆没有“传染效应”。也有助于使我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美国继续被描绘成喜欢干预的不安全的麻烦制造者。还应当有助于我们理解,任何试图影响中国态度或行为的努力,必须容忍这种国家认同,才有机会产生影响。
    
    此时此刻,我想起26年前在北京的心脏,那个阳光明媚的开阔广场上,“六·四”事件中那些受伤或被杀的人们及他们的亲友。 (博讯 boxun.com)
2481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南京维权人士被捕 南宁异议人士绝食拘十日 (图)
·北京六四期间严控试图抹杀民众记忆 (图)
·北京税务师杜延林六四被抄家及刑拘 (图)
·“六四”“敏感红包”被禁 悼念穿黑衣道路以目 (图)
·我们应当用关心访民的方式来不忘六四 (图)
·天安门母亲在全美学自联纪念“六四”26周年会上发言
·六四在天安门穿黑衣拍照 人权运动人士遭拘留
·纪念六四 广西人权运动人士遭拘留十天
·六四运动学生领袖张毅 遭警方带走下落不明
·事与愿违 北京的批判反成六四免费广告 (图)
·南京维权人士王健“六四”敏感期被逮捕
·遭外媒追问“六四” 华春莹顿时语塞 (图)
·广西异议人士绝食祭奠 内蒙哈达夫妇促平凡六四 (图)
·天安门母亲集体祭奠亲人 六四亲历者忆当年场景
·时事大家谈:六四26周年,缅怀过去展望未来
·媒体观察:六四、镇压、改革和腐败 (图)
·王丹发表“六四”26周年感言 批习近平严酷 (图)
·当局严防纪念六四活动 人权人士被旅游或被控制 (图)
·六四26周年:湖南画家用画笔填补被消失的六月
·秋雨之福教会多人六四被传唤 王德邦遭骚扰 (图)
·山东临沂六四期间将维稳延伸到了台湾 (图)
·成都上访维权人士何艾芩、王蓉文六四期间被强制“旅游” (图)
·六四前夕北京维权访民遭追捕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七)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我习近平发动二次六四 跟技术官僚拼命了/何岸泉
·从谎言到屠刀只有一夜之隔——孟浪编《六四诗选》 (图)
·余英时:共产党对六四的恐惧已超乎常情
·张思毅:五君子义薄云天 悼六四何罪之有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维健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朱欣欣: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晓明: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事件中应该总结和反思什么?
·六四前夕当局扩大抓捕范围,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施英 (图)
·章小舟:中共之首的漫画作秀不挡六四屠城
·话“六四血卡”--我对你们的几点意见/李布然
·六四是中共被历史唾弃的分水岭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六四的日子/杨晴
·前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中共有4000万线人 (图)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六四国耻日,我们要呐喊!/张寿光
·“六四”二十三周年祭/风吹雨
·彭涛给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六四23周年祭,重提北京学生七点要求
·钢琴家郎朗回避六四 枉称艺术家/祖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