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玉凤代毛泽东批文件 被江青戳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1日 转载)
    来源:实话实说丰泽园
    
    
张玉凤代毛泽东批文件  被江青戳穿

    毛泽东与张玉凤
    
    我原是铁道部的工作人员,1970年调进中南海毛主席处工作,1974年10月,被中央办公厅正式任命为毛主席的机要秘书,直到毛主席去世。
    
    1974年10月,毛主席到了湖南长沙。我像往常一样,每天的第一项工作是收阅从北京送来的文件。出乎意料的是,那天收到的文件里有一份关于我的任职文件。内容是:“任命张玉凤同志为毛主席处机要秘书。”虽说我代理这一职务已经快一年了,但今天接到正式任命,还是感到有些突然。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主席面前。
    
    这天,毛主席依旧躺在那张宽大的、放着许多书的木板床上,等着听文件。毛主席因患眼疾,不得不采用这种办公方式,已经快一年了。我向主席报告,今天收到的文件里有一份关于我的任职通知······还没等我说完,主席打断我说:“我知道,那是我同意的。”他说得很自然也很随便。
    
    我惊奇地看着主席,等他老人家再说些什么,可他没有再说下去,像往常一样,等着听下面的文件内容,可我还是想问个究竟。我说:“主席,我怕干不好,还是找个比我能干的人来好。”
    
    主席说:“你怎么干不好?徐秘书生病这段时间,不是你代替他吗?”是呀!一年多来,我是代替徐业夫做了一些秘书工作。可那是代替,和担任秘书是不一样的,后者的责任就不同一般了。
    
    主席真是善解人意,我的畏难情绪,他感觉到了,他说:“其实做我的秘书难也不难;不难的是,只管收收发发,不需要你们写东西。难的是,要守纪律。你做秘书可以看中央给我的文件,而汪东兴、张耀祠他们不能看。包括我的家人江青、李讷、毛远新他们,我如果不让看,他们也不能看。还有,你不要以为当了我的秘书就可以指挥一切了。过去我身边有个卫士,我让他给总理打个电话,他打电话时可神气了,我看了就不舒服。要知道自己为谁工作,代表谁办事。还有做秘书工作要谦虚、谨慎,要多学习,每天除了收发文件,还要多看材料,那里边很有的看,特别要看那两大本(指新华社编的《参考资料》一天两本),还有那张《参考消息》报,看久了就会对国际问题有所了解,慢慢地就能看出些问题了。”主席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断断续续地讲完这些话。老人家的这些话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我理解,这些话是对我这个新上任的秘书约法三章,也是对我今后工作的要求。有了这几条,我心里就有了底,工作也有了信心。
    
    惟一的一次代批文件惹风波
    
    由于毛主席年事已高,很少参加政治局会,也很少和大家会面。他惟一和大家联系的渠道就是文件。这些文件,大多经周总理批给大家传阅。总理批文的习惯是从主席写起直至每位有关人员阅批。主席很尊重总理的意见,很多时候,他看了就圈阅了。但有些要拿主意、观点的,主席很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特别是分工主管人的意见。而文件又先送到他这里,就拿不准,不好发表意见。主席让我告诉总理:“以后这类文件,应该让其他人先看。我看了,批了,别人就不好发表意见了。”
    
    毛主席倾听大家的意见,就是在晚年也很注意。通过这些小事与大家沟通情况,使一些中央的决定和政策尽量不发生一言堂的事情。
    
    众所周知,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主席都是亲理政事。他最反对那些什么事都靠秘书做的干部,批评秘书专政。可是他晚年,特别是在患眼疾期间,不能看文件、看书了。他一向崇尚提倡的作风也不得不改变一些。看书、看文件,就需要别人读给他听,有些文件圈阅也需要别人代劳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曾按着他的指示,代他批示过一份,也是惟一的一份文件。那就是那件人们熟悉的批走后门的来信。信是叶剑英元帅写给主席的,反映有人借开展批林批孔,批老干部的问题。
    
    毛主席听我读完这封信后,想了想说:“现在形而上学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可能冲淡批林批孔。”讲完这段话后,他停顿一会儿接着又说:“谁没走后门?我自己也走了。走后门来的,也有好人,前门来的也有坏人······”毛主席讲这段话时,我习惯地从茶几上抓起铅笔递给主席。这次主席竟破天荒地让我来写。我很单纯,既然主席让我写,那就写吧。于是我拿起主席平日批文件的铅笔,在写有“主席”二字的空白处,写下上述批语。写好后我又说了一遍给主席听。主席说:“对,就是这样。”批示内容定下后,我请示主席:“这份批示是否先告诉总理一下?”主席点头同意。我与总理通了电话,告诉总理,“这段批示是由主席说,我写的。其中猖獗的獗字,我还没来得及查字典呢!”总理笑着说:“猖獗的獗,是犬旁加厂再加······”总理说完这个字怎么写后,想出个极简单的办法说:“你就不要查字典了,空在那里,送过来我添上好了。”于是我将这份文件转到总理处。
    
    不料,我代批的这封信竟惹来一场风波。我平时喜欢练字。特别喜欢毛主席写的字。一有空,我就照着主席写的字,照着写、练。久而久之,有的字写得还真有点“像”了。这份批件,在中央政治局会上讨论贯彻时,竟被江青看出了破绽。她说:“这个指示不是主席批的,有的字写得不像。”并当众指出哪几个字不像。她这么一说气氛有些紧张了。汪东兴因事先了解此事,就说:“不是主席写的也是主席说的,这种话不是别人能编造得出的。”
    
    后来,我听说此事,着实吓了一身冷汗。这样的问题,不是用单纯和无知就可以解释的,可实际上还就是那么回事。好在那时主席、总理都在,什么事都能说得清。当我把这件事报告主席后,主席笑了,他说:“以后凡是办这类事,应该注明,是谁嘱咐做的。就会避免闹笑话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多年了,不管是经验还是教训,对我都是极为深刻的。
    
    《枯树赋》是毛主席最后背诵的一首诗
    
    我担任机要秘书,感到最难做的事情是读东西。每天收完文件,处理完该办的一些事情,便来到主席面前,开始了我的另一项工作,给主席读文件、报告或书。我读文件读报纸自然是没有困难的,自我感觉还不错。比较困难的是读书,特别是那些古书,要读出感情,读出点味儿就感到很困难了。给这位博览群书、通今博古的大知识分子读书,对我这个年轻人来说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是能力不足。特别是遇到那些没有标点符号的古文,间或出现一些不认识的字,读起来总是很别扭,读出来自然也枯燥无味,听的人也不会有舒服的感觉。不过,主席总是耐心地听着,还不时给我纠正读错的字和音,教我什么地方该怎么读。
    
    主席告诉我读诗、词、歌、赋和读书的不同之处,诗有五言、七言,还有平声支韵、去声经韵、上声养韵等等,按这个韵律来读,基本就可以了。而赋则不同,要抑扬顿挫读出感情才行!你这样平平地念,像寺庙里的和尚念经。
    
    每当我要给主席读文件时,老人家就开玩笑地说:“你又要念经了。”我知道,主席既是开玩笑,也是在鼓励我。那段时间,为了读得好一点,我确实做了许多努力,怎奈我才疏学浅,一部古文、一部“二十四史”拿来就读,对我真是很难很难的。主席常常安慰和鼓励我:“别着急,多读几遍,读熟了就会好些。”
    
    随着时间的推移,读的东西也多了,有老人家的耐心指导,我的确也学到一点东西,有时也不知不觉全神贯注把自己融进那首诗或文章之中,有时有人进来,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有一天,在中南海的游泳池主席住处,我正给主席读书,不知什么时候江青来了,我读完后才发现,赶紧站起来,心想这下可糟了,江青是个很挑剔的人。我给主席念书,念得好不好、合适不合适,她总能以特有的标准挑出刺来。我是准备接受她的批评的。没想到,她却微笑着说:“没看出小张读文章还满不错呢!”那时候能得到夫人的表扬、认可,也着实不容易。我的知识面很窄,更谈不上什么深度,给主席读的东西多了慢慢总有一些进步,我心里很明白,这是主席的宽容和耐心教导的结果。
    
    1976年,这个多灾多难的年份,不到半年时间周总理和朱德委员长相继故去。痛失两位老战友,毛主席的痛苦心境是很难用语言描述的。
    
    记得有一天,主席在病床上,让我找来(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庾信的一首《枯树赋》。这首赋主席早巳熟读过,前几年还嘱咐印大字本呢。全赋大部分章节老人家都能背诵下来,即使在病魔缠身的晚年仍能背出。
    
    在主席的病床边,我读着这首赋,读得很慢。主席让我连续读了两遍,他边听着,边默记着,后来他说自己来背诵。此时,他虽不能像过去那样声音洪亮地吟诗,但他仍以微弱而又费力的发音,一字一句富有感情地背出。主席背得很好,除少数几处需偶尔提示一下句首外,均全部背诵自如了。他的声音,他背诵时的表情,至今历历在目,令我终生难忘,感慨万千。
    
    我读了两遍,主席背了两遍,近半个小时,已超过医生规定的时间。为了不使老人家太劳累,只好停住,请他休息。究竟是这首赋对人间事物描写得真切;透彻,还是抒发了主席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感慨,这不是用几句话能说明白的。后来,主席也常常吟诵着这首赋,直到他不能讲话为止。这是他诵读的最后一首赋,也是我为他最后一次读诗读赋。(作者:李静)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16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少年毛泽东》黄飞鸿上身? 落漆动画重包装
·向毛泽东像泼墨 男子被判刑十四个月 引热议 (图)
·男子向天安门毛泽东像泼墨获刑一年两个月
·背着贺子珍 纸条约会毛泽东的外国女人
·张闻天庐山泄愤大跃进 叫板毛泽东 (图)
·“要按毛泽东的路子,中国早已超美” (图)
·毛泽东女儿等53名中国公民获苏联卫国战争奖章 (图)
·方强律师要求官方还毛泽东一个清白
·国防大学教授刘亚洲评论毛泽东
·毕福剑讽毛泽东说唱视频引发网络论战
·央视主持毕福剑调侃毛泽东遭毛左和官媒围攻
·中共宣传当局发布禁令控制毕福剑调侃毛泽东事件发酵(视频) (图)
·网友评价毛泽东
·嘲諷毛泽东 央視名主播道歉
·毛泽东传染了无数的“女友” (图)
·毕福剑骂毛泽东惹毛左围攻
·为暗杀毛泽东 林立果图谋进口原子弹 (图)
·毛泽东14岁时罕为人知的妻子 (图)
·毛泽东遗体保护移交细节解密 (图)
·曾庆红之父偷偷向毛泽东揭发陈毅 (图)
·毛泽东被捕后 鲜为人知被的真相 (图)
·刘东:毛泽东涉嫌杀害恩人章士钊
·解龙将军:烧毁毛泽东纪念堂——中国脱殖民化的第一步
·解龙将军:毛泽东的二奶陶毅、六奶张玉凤
·尹曙生:毛泽东的鼓励使镇反死者超三大战役
·卸甲一书生:毛泽东真的生活“简朴”吗?
·高文谦 :中国必须摆脱毛泽东的阴影
·《毛泽东传》作者罗斯·特里尔做客首都图书馆
·西诺新唱:郑州毛左祭毛,群众高唱《恶魔毛泽东》/视频
·日本鬼子最感谢毛泽东/姜凤林
·正确届定毛泽东同志,迎来科学发展的春天/袁剑
·听“毛泽东是最爱民的”有感/王华刚
·说一点毛泽东和波尔布特/淳于雁
·毛泽东时代是五千年历史上人们精神最空虚的时代
·毛泽东雕像为何不能被推倒?/刘逸明
·孔子和平奖与毛泽东:我赞成秦始皇/古德明
·毛泽东天安门画像与纪念堂是非法的/高洪明
·没有毛泽东头像的硬币在长沙被拒绝使用(图)
·刘逸明: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毛泽东是强人而非伟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