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聂树斌母亲:到今天也不相信儿子杀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7日 转载)
     来源: 海外网
    
     1995年的4月27日,未满21岁的河北小伙聂树斌被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执行死刑,这就是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

    
    在经历了20年的申诉后,71岁的张焕枝等来了一个对她来说“好的进展”——“聂树斌案”将于4月28日13时30分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舆论认为,这一举措,在中国司法史上并不多见。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以来,从立案、组成合议庭,到阅卷、实地调查、筹备听证会,复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
    
    今天上午,在赶赴山东参加儿子的案情听证会启程前,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现场母亲坟前告慰聂树斌案子正朝好的方向发展
    
    71岁的张焕枝这两天一直在忙碌着,到自己的两亩地里去看看,给地里种的核桃树松松土,剪剪枝······在为了儿子聂树斌多年的奔走中,这些核桃树成了她的另一种感情寄托。当然最让她牵挂的还是明天的听证会。
    
    而今天,也是聂树斌20周年的忌日。
    
    早晨5点,张焕枝就带着祭品,早早来到儿子坟前,点燃了黄纸,她欣慰地说,“儿子,给你烧完纸我就要去山东参加明天的听证会了,妈妈告诉你,你的案子正朝好的方向发展。”
    
    明天,“聂树斌案”将在山东高院召开听证会,舆论认为,这一举措,在中国司法史上并不多见。
    
    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以来,从立案、组成合议庭,到阅卷等复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地进行。
    
    对话“到今天我也不相信儿子杀人”
    
    张焕枝认为,案子目前出现的这些积极变化,除了他自己的长期坚持和奔走因素外,还离不开政府相关部门人员以及社会上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帮助。
    
    《法制晚报》:有律师指出案卷中有涉嫌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的情况,你认为这些会对“聂树斌案”有多大的影响?
    
    张焕枝:如果我儿子的案卷中真有签名造假或涂改缺页的情况,那就说明案子是有问题的。
    
    《法制晚报》:你亲眼看到有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嫌疑的案卷了吗?
    
    张焕枝:我没有亲眼看到,是我聘请的律师阅完案卷后亲口告诉我的。
    
    《法制晚报》:你怎么看待案卷有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嫌疑这件事?
    
    张焕枝:我认为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直到今天,我仍然不会相信我儿子会强奸杀人,我儿子在口供里说他在被抓的前六天说了谎,可到底说了什么谎,案卷里没有这些内容。
    
    《法制晚报》:自去年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以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
    
    张焕枝:我认为山东高院依法治国依法办案执行得好,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是满意的。
    
    “做清洁工每天挣30元”
    
    半年前,张焕枝在她所在的石家庄市鹿泉区下聂庄村当上了清洁工。她每天必须在早晨8点之前清扫完所包的路段,每天可以挣30元钱,在她看来这是个不小的收入,“为儿子的案子奔走那么多年,花了不少的钱,当个清洁工挣钱只为了让日子过好点。”
    
    《法制晚报》:你为了儿子的案子奔走,多年无果也不放弃,被人认为是一位坚强的母亲······
    
    张焕枝:我认为我是一个坚强的人,也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多年来,为了申诉我不顾一切,我老伴常年有病,这个家只得靠我撑着,我不能倒啊。
    
    《法制晚报》:这么多年,感觉最煎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张焕枝:儿子被枪决后,我心里的痛苦无法诉说,也没少遭受别人的白眼和指指点点。但我始终坚信我儿子是无辜的,我横下一条心,一定要证明我儿子的清白。
    
    开始申诉的前几年,我到办案单位,根本进不了门。我曾向案子的康姓受害人家属要判决书的复印件,当时人家死活不给,我就坚持一次次地要,经过律师先后4次做受害人家属的工作,我才拿到。可以说,要不是拿到了这份判决书复印件,“聂树斌案”往前进行是不可能的。
    
    《法制晚报》:常年为儿子的案子奔走,你的经济收入来源是什么?在你院子里我看到有一辆清洁工的专用车,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焕枝:家里只有我和老伴儿两个人,靠的就是老伴一两千元的退休金,老伴儿每月吃药就得几百块。这不,为了能让家里日子好过点,我半年前在村里当上了清洁工,每天30元钱,虽然钱不是很多,但能挣点就挣点,因为儿子的案子至今还没个结论,还得继续下去。
    
    至今,聂树斌的父亲也不愿到儿子生前住的房间里去,即使走到门口也不看一眼。母亲一早给儿子上坟接受记者专访称儿子的东西都扔了仅留一张照片。
    
    由于家中没有年轻人,老两口把生活中要用到的电话全部写出来夹在墙上。 (博讯 boxun.com)
24616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高院:将对聂树斌案举行复审听证 (图)
·聂树斌案4月28日将召开听证会
·山东高院决定将于4月28日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
·山东高院将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 律师称不多见
·聂树斌案频出重大疑点,是看不见还是装看不见? (图)
·聂树斌案追踪:律师提四疑点 请求再审
·王书金案办案人称聂树斌系屈打成招 (图)
·聂树斌案律师提交代理意见 指案卷存变造痕迹 (图)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递交代理意见 称聂树斌被错杀
·律师发现聂树斌被处死16天后亲笔所写上诉状 (图)
·聂树斌被冤杀见证草菅人命
·聂树斌案卷至少8处签名造假 前7天口供欠缺
·卷宗四大疑点 能否翻案聂树斌案 (图)
·律师称聂树斌案卷现重大问题 多处签名涉嫌造假 (图)
·聂案阅卷新进展:文书有非聂树斌本人签字
·聂树斌律师:卷宗里除了供述 无其他证据
·聂树斌案追责问题涉及层面之高、之广都超呼格案。 (图)
·聂树斌案件复查今日情况汇报 (图)
·山东高院通知聂树斌代理律师阅卷
·山东高院同意聂树斌案律师阅卷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