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少奇长女:时代造就悲剧 我从不怨恨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刘少奇长女:时代造就悲剧 我从不怨恨

    
    4月15日,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代表俄总统普京,向32位苏联卫国战争(1941-1945年)做出贡献的中国公民颁发“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刘少奇长女刘爱琴是其中一员。近日,新京报对话刘爱琴,耄耋老人追忆自己在苏联战乱时期度过的青春岁月,以及作为刘氏长女所亲历的时代起伏。
    
    88岁的刘爱琴精神头儿不错,一头银发梳得整齐妥帖,衬衫搭配西装马甲,没有一丝褶皱。
    
    晚年的她,著书追忆父亲、参加纪念活动,但更多时候,她过自己的生活。
    
    回想多年前的文革,父亲孤独地死在开封,哥哥刘允斌在铁轨上结束了生命,弟弟入狱,铁窗内被折磨得近乎精神失常,对于她自己,第二任丈夫也在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了。
    
    她也想过,如果生在普通百姓家,也许这一生不必这么辛苦。
    
    问她心里有怨恨吗,她笑着摇头,“都过去了,这把岁数,不在意了。”
    

异国
    

印象最深的是“冷和饿”
    
    新京报:俄方颁发纪念章、邀请部分中方人员参加红场阅兵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刘爱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各地如火如荼,很多革命领袖的子女都被送到当时的苏联读书和生活,我们当时就生活在国际儿童院。
    
    俄罗斯方面定期会有表彰活动,50周年时颁发过一次奖章,今年70周年,更隆重一些。
    
    新京报:国际儿童院是怎样的地方,你在那里生活了多久?
    
    刘爱琴:前苏联专门接收世界各地共产党和革命者后代的一个场所。1939年,我12岁,和哥哥还有几个孩子一拨儿,途经新疆到了当时的莫尼诺国际儿童院。一直到1949年跟父亲回国,在那儿生活了10年。
    
    新京报:战时儿童院的生活是怎样的?
    
    刘爱琴:儿童院离莫斯科二三百公里,那时我们附近也遭到过德国人的飞机轰炸。老师组织我们巡逻,年长些的孩子发把樱枪一样的东西站在楼顶,一有情况就招呼大家转移。像我当时十几岁了,就负责保护两三岁的小朋友,大的保护小的。
    
    新京报:少年时代给你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刘爱琴:冷和饿。打起仗来,儿童院的物资无法保证,记得有年冬天特别冷,没炭火了,我们就把院内好多没长大的树砍掉了。我还给前线做棉衣和手套,手套要露出拇指和食指,方便扣动扳机,这个印象很深。
    

支边
    

父亲嘱咐“不要和别人争”
    
    新京报:22岁之前,你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刘爱琴:我是1938年被接到延安的,次年就去了苏联。1949年父亲带考察团秘密访问苏联,才开始真正的父女相处。
    
    新京报:1949年到1958年是同父亲相处最集中的时间?
    
    刘爱琴:对,刚回国那会儿,中国话都不怎么会说了,适应了好一段时间。父亲总让我多学知识,我在人民大学学了三年后,就去国家计委工作了,面对的都是经济数据。
    
    新京报:后来你去了内蒙古?
    
    刘爱琴:过了几年,国务院开始精简机构,动员干部支援边疆建设。父亲问我的想法,我也没说什么,后来就被他敦促着下放内蒙古了,这一去就将近20年。他一直希望我们对国家有用,也能做个表率。
    
    新京报:当时你愿意吗?
    
    刘爱琴:那时候没什么愿意不愿意,时代推着你去那里。那两年物资很紧缺,我心想去内蒙古还能吃羊肉呢,后来我还给家人往回背羊肉,但他们都吃不惯。(笑)后来背得最多的是土豆,一麻袋一麻袋往回背。
    
    新京报:那些年同父亲交流最多的内容是什么?
    
    刘爱琴:他让我好好工作,在单位里不要和别人争什么,不要觉得我是领导的女儿就怎样怎样。但我也没和别人争什么,他总是有那样的担心。
    
    新京报:最后见父亲是什么时候?
    
    刘爱琴:1966年6月底还是7月初,我回北京住了一晚,当时文革已经有了苗头,各地陆续闹起来了。那次见面父亲还嘱咐我少掺和事情,不要跟着闹,没想到那是我们父女的永别。
    

永别
    

最后的印象是父亲咳血工作
    
    新京报:父亲被批斗后,你在内蒙古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刘爱琴:那当然,街上很快贴大字报说我是苏联特务。1967年初就不让我工作了。我被隔离,造反派让我交代问题,他说父亲6次叛变,至少4次我都知道。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就打,打得我牙出血、腰也坏了、小便失禁。后来又把我送到工厂打扫厕所。
    
    文革中我前夫和我离了婚,他后来去了东北,三个孩子也没人管,那段时间非常痛苦,牵挂父亲,也牵挂孩子们。
    
    新京报: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刘爱琴:先是哥哥刘允斌,他和我一起在苏联长大,是个特别刻苦的人,也最听父亲的话,一辈子都一门心思做核研究。1967年,他在包头市北的铁路上卧轨自杀了。
    
    接着是弟弟允若,文革一开始就被关了,关了8年,整个人生都毁了。出来没几年就死在自己独住的农家小院里,很惨。
    
    最后是父亲,1969年11月,他死后两三天,有人悄悄告诉我,你父亲死了。
    
    新京报:你当时的反应是怎样的?
    
    刘爱琴:在被子里哭,也不能太大声,就一直哭,大概有两天两夜。
    
    新京报:对父亲最后的印象是什么?
    
    刘爱琴:头发全白了,我白头发也是遗传他,早早就白了,他身体不好,一直有肺病,有时候甚至会咳血,但是那些年都是坚持工作,周围的人都劝不住。
    
    新京报:你并不认同哥哥结束生命的方式?
    
    刘爱琴:个人有个人的选择,他内心承受得太多了。很多人问我怎么熬过来的,具体我也说不出来,但那时就是有个念头——不能死。那些人诬陷我父亲和家人的(内容)我一个字也不信,我坚信真相总会大白,我得等那一天。
    
    新京报:从父亲去世到被平反差不多有10年,一直是这个念头支撑你?
    
    刘爱琴:经过文革,我母亲这三个孩子就剩我一个。有个场景一直反复出现,我们老家是湖南,当地的农民写信给父亲反应农业生产的问题,他都一封封亲自回信,还托人带话说如果农民写字不方便,就直接来找他说。政治上的东西我不懂,但爸爸一直在为老百姓做事情,我相信这些事是会被后人知道的。
    

晚年
    

希望我的孩子远离政治
    
    新京报:父亲被平反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刘爱琴:那段时间,对于一个女儿来说,太长了。反正是该等的等到了。
    
    新京报:之后你写了关于父亲的书?
    
    刘爱琴:有出版社联系我,后来就写了《我的父亲刘少奇》,算是一个追忆和怀念。
    
    新京报:你的人生很多时候被父亲决定和牵连,加上他的严厉,心里有没有怪过他?
    
    刘爱琴:父亲始终是父亲,他的很多决定,在他的角色看来,有他的理由。一个女儿怎么能怪自己的爸爸呢,我没有怪过他。至于牵连,那是时代的悲剧,不是父亲的错。
    
    新京报:经历困难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假如我不是刘少奇的女儿、我生在寻常百姓家就好了”?
    
    刘爱琴:怎么不想?想过很多次,如果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一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但我也没觉得,是刘少奇的女儿就被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抱怨这个。
    
    新京报:心里没有怨恨?
    
    刘爱琴:怨恨谁呢,时代造就的悲剧,早就看淡了。几年前我还回过一次内蒙古,和文革中审查我的人一起吃饭,有些人已经不在了,心里没有怨也没有恨,都过去了。
    
    新京报:现在的生活如何?
    
    刘爱琴:生活挺安宁的,我享受现在的安宁,我们这批去苏联的孩子定期聚会,上次俄罗斯大使馆发完纪念章,第二天我们就聚会了,做俄罗斯菜,唱当时的歌,大家都用俄语交流,跟小时候一样,挺开心的。
    
    平常我特爱遛弯儿,早几年,清早5点就起来,坐地铁到颐和园,熘达一大圈儿。也喜欢看书,最近我总谴责自己,七七八八的活动太多,好久没看书了。
    
    新京报:几个孩子呢?
    
    刘爱琴:他们都长大了,最大的已经60多了,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家有第四代了,快一岁了,四世同堂,挺好的。
    
    新京报:会愿意小辈们从政吗?
    
    刘爱琴:不愿意。我父亲以前总说我不懂政治,活了大半辈子,我也没真正地懂政治,我也希望我的孩子都远离政治,平安开心地生活,就很好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406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少奇子刘源再爆料 习近平拍板抓徐才厚
·六妻九子女 刘少奇第四任妻子风流放荡 (图)
·毛泽东为何整死刘少奇放过邓小平
·联亚集团董事长、刘少奇之女刘亭出席广西政协会议
·刘少奇之女刘亭出席广西政协会议 (图)
·王光美成刘少奇5婚妻5孩子后妈始末 (图)
·刘少奇为何要枪毙毛泽东秘书叶子龙 (图)
·习王除周永康 师承毛泽东灭刘少奇
·辽宁省委原常务书记李荒病逝 曾致力刘少奇平反 (图)
·谷俊山垂死挣扎 买凶暗杀刘少奇之子 (图)
·在京上海吉林众访民在“宪法楼”学刘少奇捍卫宪法 (图)
·刘少奇俄籍长孙阿廖沙:红三代身份让我有负担
·不像中国人 刘少奇俄国孙子的新旧照片 (图)
·刘少奇9子女:长子卧轨 女儿命名小行星 (图)
·揭秘刘少奇9个子女的现状
·从刘少奇开除出党到徐才厚开除出党
·惊人一幕:嚣张游客脚踩刘少奇头拍照 (图)
·刘少奇故里举行2014年清明公祭活动 刘源匿 (图)
·诞辰115周年 刘源等向刘少奇铜像敬献花篮
·刘少奇之子出席毛泽东纪念活动
·刘东:胡志明的鬼婆比刘少奇还多一倍
·历史惊人重复:刘少奇和徐才厚的“开除出党/梁辉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