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宋美龄害死蒋介石 蒋经国心知肚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0日 转载)
    来源:《蒋介石死亡之谜》
    
    
宋美龄害死蒋介石  蒋经国心知肚明

     
    蒋介石初期卧病时,宋美龄急切期待蒋介石能早日恢复健康,尽快到“总统府”销假上班。到了1972年9月以后,宋美龄更希望借助物理治疗方法,达成让蒋介石康复的目标,并且能“早一点恢复上班”。
    
    宋美龄交代由孔二小姐负责主持的台北天母“振兴复健中心”,延请一位从美国医院退休的医师,到官邸专门为蒋介石进行物理复健疗程。同时,“振兴复健中心”还有复健技术员,为蒋介石作全身按摩,活动四肢各个关节。
    
    复健课程的场地,就在士林官邸大客厅靠壁炉附近的空间。“振兴复健中心”派了复健医师、复健技术员,医疗小组的医师、护士、侍从副官等人在旁服侍。宋美龄也总是在场旁观复健,不断鼓励蒋介石多走几步。大病初愈,蒋介石的四肢关节和肌肉萎缩情况虽然不算严重,却相当程度地影响行走活动,蒋介石虽然勉力为之,巍巍颤颤,战战兢兢,最多也只能走几十步。
    
    除了走路训练,因为右手萎缩得厉害,病中已无法以右手写毛笔字,更遑论批示公文了。宋美龄强迫蒋介石用左手练写毛笔字,希望他日后能用左手写字办公。
    
    复健工作持续了好几天,蒋介石毕竟是军人出身,意志坚定,毅力惊人,从复健之初,在有人扶持之下,行走数十步,到稍后可以到户外作短距离散步,观赏园中花木景致。在稳定中见到身体情况一天天进步,宋美龄认为蒋介石复元情况理想,竟然想揠苗助长,恢复病前每天下午坐车兜风散步的老规矩。宋美龄这项举动,却引起医疗小组一阵紧张,没人敢拍胸脯保证,在座车兜风的过程中,不会发生致命的突发事故。
    

强行兜风,“御医”冷汗直流
    
    从1972年7月以来,蒋介石卧病期间,身上插满了各种医疗用的管子,氧气管、胃管(自行进食后拆除)、点滴管子、抽痰管,以及四五条心电图线路,医师时时刻刻都要监测蒋介石心脏搏动状况。复健期间,作物理治疗,蒋介石必须拔除这些管线下床活动,但毕竟脱离仪器监控的时间不长,顶多半个小时,又会回病床躺下,重新插上这些管线。何况散步地点不出官邸或病房周边,近在咫尺,纵令有紧急情况,医护人员亦可随时应变,风险不大。
    
    可是,若是搭着“总统”座车到郊区兜风,脱离了官邸和病房的各种医疗器材的监控范围,万一蒋介石的心脏负荷不了,或者发生紧急情事,谁都负不起这责任。无奈宋美龄坚持要蒋介石一块儿去兜风,医疗小组只好奉命行事,请“三军总医院”调来一部最新式的救护车,配属一组医护人员,坐在救护车上待命,车上齐备全新的医疗急救器材,紧跟在“总统”座车的后头,亦步亦趋,全程一路尾随。
    
    那天是蒋介石病后第一回坐车兜风,久未出门的蒋介石心情格外兴奋,宋美龄也好久没有外出,能再次和蒋介石夫妻同行出游,显得十分开心,交代侍卫长,今天可以开远些,就往高速公路方向开吧。
    
    台湾的“十项工程建设”,是蒋介石亲自批准计划并全力推动的,中山高速公路正是“十项工程建设”相当重要的一环。是时,中山高速公路只有北部部分路段完工,而且尚未开放通车。蒋介石车队是第一批开上中山高速公路的车辆,新建的公路,路面修得非常平整,行驶平稳舒适。座车一路从台北,直奔桃园龙潭;沿途风景秀丽,令人心旷神怡,蒋介石凝视车窗外景致,思及“十项工程建设”已有初步成果,而这两年卧病在床,不能亲身与闻国政,深觉既欣慰又感慨。
    
    车队到了龙潭,已到当时高速公路通车路段尽头,医疗小组人员考虑到蒋介石恐怕太累,马上调转头返回士林官邸。
    
    一趟兜风行程不到一小时,已经让整个医疗小组的“御医”们,捏了好几把冷汗,生怕稍有闪失,蒋介石的心脏要是在路上出了一点状况,谁都没有把握能不能救回来。直到“总统”座车和车队安返士林官邸,“御医”们心里那颗大石头才放下来。
    
    蒋介石重病兜风,固然让医护人员紧张不已,但从宋美龄的立场而言,要蒋介石外出散心,也是一种促进蒋介石康复进度、早日过正常人生活的一种手段。
    
    宋美龄除了想尽办法,希望蒋介石尽早康复,尽早恢复上班,宋美龄也思虑到另一个事涉观瞻的问题。蒋介石久未公开露面,特别是庆典场合,总是不见“总统”主持,而由严家淦“副总统”代表,难免留给外间种种揣测的空间,是不是蒋介石已经一病不起,甚至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在蒋夫人深思苦虑之下,“政策性”地安排了几次公开场合,让蒋介石出现在电视镜头或是摄影镜头面前,借此昭告天下,蒋介石还十分健朗地活着,外界的谣传,纯属无稽,不攻自破。
    
    为此,宋美龄一共为蒋介石安排了三次公开露面场合,还有一次秘密露面场合。这些露面场合分别是:孙子蒋孝勇结婚后偕同新婚妻子方智怡,到“荣总”第六病房和蒋介石、宋美龄合照;孙子蒋孝武婚后生了儿子友松,特地抱到病房,让蒋介石享受含饴弄孙之福;国民党全会主席团在中山楼晋见蒋介石;而秘密会面场合,则是和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马康卫晤面。
    

美国“颠覆大使”刺探老蒋病情
    
    和马康卫的会面,时间点应是1974年的秋冬之交。之前,美国方面曾经多次向台湾当局“外交部”反映,马康卫“大使”希望在卸职之前,能和蒋介石会面晤谈。马康卫大使人称“颠覆大使”,凑巧的是,许多他驻在国家,在他出使期间,都发生了离奇的政变事件。1970年,蒋经国以“行政院”“副院长”身份访问美国,险些被“台独”分子黄文雄等两名歹徒刺杀,事后亦有传媒臆测和马康卫“有关系”。
    
    蒋、马最后会晤,安排在士林官邸大客厅,蒋介石当天的精神状况良好,体能也不错。马康卫进入官邸大客厅,和蒋介石、宋美龄握手客套寒暄。蒋因为腿部肌肉萎缩,只能坐在椅子上和马康卫握手,为免失礼,有关人员曾经事先告知马康卫,蒋介石腿部肌肉不能随意坐立,故只能坐着和马康卫握手,宋美龄也一旁致意说明,马康卫表示他毫不介意,并礼貌性地表达他对“总统”阁下健康的关切。晤谈过程,全部由宋美龄担任翻译。当天会晤时,蒋介石除了开头讲了几句话,之后几乎全由宋美龄和马康卫交谈,蒋介石只是一旁微笑点头。
    
    摘要: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
    
    马康卫见蒋,有两大目的,其一是向蒋介石表达感谢之意,因为,他即将在第二年春天结束出使任务,返回白宫复命;其二,马康卫显然是要借着这次会晤,亲自探知蒋介石的健康状况,向美国当局作第一手的简报。
    
    马康卫是美国驻台湾当局历任“大使”中,任期最久的一位,在他任期的最后阶段,美国和台湾当局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转变。首先,被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视为“义子”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2月21日秘密访问北京,为美中关系破冰,鸣第一枪。尼克松此举,曾引起台湾当局内部强烈震撼,无异于台湾五雷轰顶之打击。蒋介石一度把这项“外交”失利,归咎于台湾当局“外交”人员的办事不力,甚至归咎于孔令侃受台湾当局委托,转赠尼克松选举团队政治献金,没有发挥既定效果。
    
    1972年1~2月间,孔令侃兼程返回台湾,由宋美龄代其争取“行政院长”职位,遭蒋介石峻拒。尼克松对台湾当局态度丕变,突然秘密造访北京,蒋介石盛怒之下,更迁怒孔令侃没有做好对美工作,怎么可能再授他以更高权柄?更何况,在此之前,1971年10月间,因美国政府未尽全力支持,台湾当局黯然退出联合国;而早先孔令侃曾信誓旦旦,能做好美国关系。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一败涂地,蒋介石对其“外交”系统深表不满,也影响蒋介石对孔令侃之观感。
    
    从1972年9月到1974年12月1日之间,蒋介石固然仍在病中,但病况大致仍在医疗小组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换言之,蒋介石健康情况仍在相对稳定的阶段。这个阶段当中,官方的《蒋介石治疗报告》叙述的治疗情形,也大致还符合实情,并无过分粉饰情事。
    
    在提及1973年12月22日,蒋介石出院回士林官邸,以至1974年12月1日之前,这近一年之间,蒋介石身体情形,《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蒋介石返回士林官邸后,心情极为愉快,食欲增加,体重亦随之增加至110磅左右,每日在官邸庭园中游览数次。在返回士林官邸休养的一年之间,每日仍接受物理治疗······但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仍不时发作,每次仍赖服用各种抗生素药剂始能控制,因血管硬化所造成之心脏肥大,虽经休养及医治,偶仍有心律不规则发作。”
    
    但是,官方版的《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中谈及1973年12月22日至1974年12月1日治疗情况时,若干关键字句,隐隐约约地间接透露了日后在医疗决策上,出现重大问题的伏笔。在这一阶段的《蒋介石治疗报告》中指出:“医疗小组因感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时发时愈,此对蒋介石之健康有极不良影响,又蒋介石之血管硬化及心脏肥大症,亦可随时产生并发症,因此曾邀请国内外泌尿、心脏等科专家会诊,几经商讨后,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只有增加营养,增进体力,随时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
    
    这段记载中所谓:“曾邀请国内外泌尿、心脏等科专家会诊,几经商讨后,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除非是明了蒋介石晚年医疗过程实况的“御医”,此外,没有人会意识到上述《蒋介石治疗报告》这段文字,正是攸关蒋介石生死之谜的关键字句。
    

1974年12月1日,成为蒋氏身体状况的分水岭
    
    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呢?且听娓娓道来。
    
    蒋介石神智清楚尚能视事时,有关岛内事务,无论巨细,僚属们总要问过蒋介石的意思之后,方能拍板过关。官邸事务,蒋介石向来尊重宋美龄,鲜少过问。至于政务,蒋介石向例不允许宋美龄插手,惟独对美“外交”事务例外,蒋介石相当尊重宋美龄的意见。等蒋介石卧病在床,医疗事务则由宋美龄一把抓。当上了“行政院长”的蒋经国,尽管接掌了大多数的政务,士林官邸内的事务绝不轻易碰触,更不敢过问宋美龄的决议。
    
    蒋介石卧病昏迷期间,官邸重要事务惟宋美龄马首是瞻。宋美龄宠信外甥女孔令伟,溺爱有加,孔二小姐和孔令侃并称为宋美龄的两大金童,孔令伟地位如同宋美龄亲生女儿。官邸人当面称她“孔总经理”,背地里称她“孔老二”或“孔二小姐”。此人天赋异秉,鬼灵精怪,上知天文,下识地理,似乎什么都懂,颇有点小聪明,又老爱做怪。孔二小姐的外行硬充内行,难免捅出许多纰漏来,宋美龄非但从不追究,而且深信不疑,溺爱有加。
    
    孔令伟每出馊主意,宋美龄深信不疑,动辄铸成难以挽救的错误决策。
    
    1974年11月间,根据历次肺部X光摄影显示,蒋介石肺部积水仍然未见改善,但是,蒋介石病情既未见恶化,也未因肺积水感觉任何不适。当时医疗小组的说法,截至1974年12月1日以前,蒋介石已从“荣民总医院”搬回士林官邸,蒋介石心情极为愉快,食欲也不错,体重也随之增加到一百一十磅左右,每天都会在官邸的花园里散步好几趟。加上每天接受物理治疗,蒋介石肢体体能颇有进步,不但行动较为敏捷,而且还进步到能自行梳洗、洗澡的地步。这证明直到1974年的12月1日以前,蒋介石的健康状况有显著起色。
    
    而《蒋介石治疗报告》也巧妙地以1974年12月1日,作为蒋介石身体状况的分水岭。
    
    医疗小组分析,蒋介石肺部积水的肇因,是心脏功能较差而引起。左右肺叶有三分之二浸泡在积水里(浸润现象),医疗小组拿不出更好办法,肺积水一时之间不易改善。医疗小组认为,肺部积水问题,短时间里不致威胁蒋介石性命,惟一麻烦的,因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肺脏正常运作,势必二十四小时插上氧气管。尽管肺部有浸润问题,身体及生命现象均称稳定。医疗小组主张暂时按兵不动,不宜贸然抽取肺部积水,以免节外生枝。此即《蒋介石治疗报告》中所谓“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只有增加营养,增进体力,随时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
    
    此时,号称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却向宋美龄鼓动,声称她和哥哥孔令侃在美国找到了一位世界名医,又是一个洋华佗,可以抽出蒋介石的肺部积水,让蒋介石身体快速复原。宋美龄听孔令伟把这洋医师说得如此神奇,大感兴趣,如果蒋介石能迅速康复,即刻上班,“第一夫人”的权力方得确保。当下命令孔令侃、孔令伟兄妹赶紧把这位旷世名医请来台湾。
    
    摘要: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
    

孔二赤脚顾问,越洋礼聘“华佗”
    
    1974年11月底,孔氏兄妹把这位美国名医千里迢迢从美国请到台湾。这位名医是美国某知名大学外科主任兼教授哈医师。哈医师风尘仆仆刚到士林官邸,宋美龄待他宠若上宾,和他促膝长谈。宋美龄一相情愿地认为,与君一席谈,胜过医疗小组三年的病榻旁苦心照顾。
    
    哈医师看过蒋介石一长串病历表之后,提出他的一套理论,他认为,应该在蒋介石病情尚称稳定的此刻,赶紧施行肺部积水抽出手术,以便做进一步的治疗,如此一来,才有康复希望。
    
    宋美龄一听,康复有望,焉有不喜出望外者。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丈夫久病卧床,作太太的焉能不心浮气躁?宋美龄急望蒋介石赶快痊愈,甚至明天就复行视事,重掌权柄,使得“总统”的权力光环能普照夫人。
    
    但是,蒋介石的医疗小组成员,认为抽肺积水是一种“过激之治疗方法”,对治疗只会适得其反,使病人发生不可预测的危急后果。医疗小组的“御医”们没有人赞同哈医师的见解。医疗小组只和哈医师开了一次会,中国医师们不但提出反对意见,期期以为不可,私底下尤其议论纷纷;可是哈医师依旧坚持他的专业判断,认为抽出肺部积水是蒋介石康复的惟一机会。
    
    医疗小组在王师揆医师领衔之下,力持反对之议。医疗小组成员甚至打了一个比方,说明他们的主张:蒋介石肺部积水中的病菌,就好像是一群盗匪,眼下全都集中在肺部,好比盗匪全躲在土匪窝里,医生们天天给蒋介石注射消炎药剂(各种新式抗生素),一如官兵围剿盗匪。医疗小组提出警告,把肺部积水抽出,这套理论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在实际操作穿刺抽水过程中,无法控制细菌不扩散,稍一不留意,很容易因此造成严重的感染,恶化病情。这就好比官兵把强盗赶出了土匪窝,使盗匪四处奔窜,为患更烈,病况恐怕再也难以挽救与控制。
    

远来和尚会念经,十年“御医”不如一朝洋医
    
    医疗小组成员认为,他们长期照顾蒋介石病情,非常清楚他的体质和病史,现有的治疗方法固然不能很快让蒋介石痊愈,但持续善加保养,尚可维持病情稳定一段时期。如果一旦使用过于急切的治疗方法,恐怕欲益反损,得不偿失。这也正是《蒋介石治疗报告》中强调“咸认为不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的主因。
    
    心心念念认为“远来和尚会念经”的宋美龄,对医疗小组提出的反对意见,完全不当一回事看待,仍执意要听从洋医师的意见,作背部穿刺手术抽取肺脏积水。医疗小组的医师们担忧,宋美龄如果尽信洋医师,怀疑且推翻医疗小组原本稳健而安全的治疗方法,势必造成难以挽救的后果。
    

  宋美龄践踏医师专业,“御医”找蒋经国评理
    
    医疗小组的医师本于专业职责,和对蒋家的一片忠心,苦口婆心,仍然拗不过一意孤行的宋美龄。这群台湾的“御医”们,迫于无奈,只有私下跑去见蒋经国,要蒋经国帮忙劝阻宋美龄独断独行。医生们衷心表示,美国医师并不清楚蒋介石的病史,而且中国人的体质、体型比较纤细,明显和白种人不同,如果美国医师光是凭着阅读蒋介石的书面病历资料,骤下诊断并进行肺部穿刺手术,是相当危险的。医疗小组也一再向蒋经国抱怨,宋美龄屡屡偏听孔二小姐的非专业意见,洋大夫又执意要抽取蒋介石肺部积水,万一有个闪失,恐将严重危及蒋介石健康与生命安全。
    
    蒋经国乍听之下,也大吃一惊。心想孔令伟又在搞什么花样,她闯的祸事还不够多吗?万一真给医疗小组不幸言中,让那个洋医生骤然抽肺部积水,抽出了毛病,蒋介石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任呢?
    
    蒋经国当即答应去找宋美龄“敬禀”、劝告。哪知道蒋经国不去还好,去了士林公馆,老太太一顿好比连珠炮地抱怨,迎面而来。宋美龄告诉蒋经国,她完全是希望蒋介石的身体能赶紧好起来,最好过完圣诞节和阳历新年,就能恢复正常上班,处理当局事务。这个美国医生,是孔家好不容易从美国以重金礼聘来台湾的,在美国,哈医师可是大大有名的外科权威医师,在美国的手术行程已经排到明年了,这次费尽唇舌请他破例从美国飞来台湾,到国外“出诊”,费用高得吓人哪!孔家预付了好多美金,动了好多唇舌,才请动哈医师的啊!
    
    赞扬完哈医师的医药专业,宋美龄开始数落蒋介石身边的医疗小组:“经国,你自己回想一下,从‘民国’六十一年(1972年)到今朝,搞了两年多了,先生的病时好时坏,他们医疗小组的确很辛苦,但是先生仍未恢复健康却是事实,那为什么不试试看哈医师的抽积水手术呢?哈医师给我作的简报,十分专业,我们的医疗小组就该学习他的专业,要服气人家,更要尊重哈医师的专业,不要动不动就质疑人家。”
    
    宋美龄扬起嘴角,很笃定地说着:“经国,我看就这样子,哈医师只能在台湾几天工夫,我马上就要召集医疗小组和哈医师一起开会,经国,你也一同来参加,等你听过哈医师的意思,就明白我的苦心。经国啊!我同你一样,也希望你阿爹早一点好起来,我们医疗小组太过保守了,要靠他们治病,不知要拖到几时啊!”
    

蒋经国无能为力,宋美龄强渡关山
    
    1974年12月1日(恰逢礼拜天)中午,宋美龄召集全体医疗小组,加上哈医师和蒋经国,一起开会的人将近20人,在士林公馆的大客厅开会。会议首先由宋美龄讲了一段洋文客套话,赞美了哈医师一番,宋美龄发言大意是说哈医师来一趟台湾不容易,他在美国的行程都排满了,在台湾停留的时间有限,马上又要赶回美国,蒋介石的病情紧急,医疗小组要多听哈医师博士的专业意见,争取时间,为恢复蒋介石的健康共同努力。
    
    摘要: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
    
    接着,宋美龄让哈医师发言,以洋人的身材而言,哈医师的个子不高,讲话时面无表情,只顾重新讲解一遍他的抽积水理论,哈医师讲英文的速度不快,可是他谈话的内容一大半部是医学名词,以蒋经国的英文能力,普通谈话闲话家常还行,遇到讲些比较抽象或是稍微专业一点的话题,他就仿佛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边了。因为他完全听不懂哈医师讲的医药专业术语,根本无从判断眼前这位洋医生究竟高明到什么地步,更难以分辨做背部穿刺抽肺脏积水存在什么风险。
    
    哈医师讲完话,会场一片沉寂,没人敢发言顶撞,或者发表不同的意见。宋美龄很清楚,在场的中国医师没有人会赞成肺部穿刺手术。她马上发言补充,她夹杂着一半洋文一半上海话说,哈医师讲得很有道理,不抽出积水,任由蒋介石的肺脏恶化下去,身体怎么可能变好。这积水里边肯定都是一些很毒的细菌,不把它们赶出身体,先生怎么可能好得起来?现在,蒋介石的肺叶有三分之二泡在这毒水里,每天靠氧气输管过日子,再不想办法把细菌抽出来,有再好的药也不成。
    
    宋美龄一边替哈医师助讲,眼神往会议桌边每个人脸上一扫而过。当宋美龄掉转她的眼神的瞬间,医疗小组几位“御医”不约而同地看着蒋经国,他们深切地期盼蒋经国能在此时发言,及时制止宋美龄一面倒的意见。只要能及时帮蒋介石避开一场性命豪赌,哪怕是出言不逊,“御医”们也愿意冒死直谏,但是,关键必须由蒋经国先开口,他只须在会议桌上讲一句话:“是不是请医疗小组的医师们发表意见。”只要蒋经国发第一枪,他们就会同声响应。
    
    就在这几秒钟时间,宋美龄眼神梭巡会议桌一圈之后,回过头来问蒋经国:“经国,你有什么意见?”蒋经国已经被哈医师一大套英文医学名词,搞得如坠五里雾中,完全无从判断哈医师是不是真能救自己阿爹一命,蒋经国明白宋美龄早已心有定见,自己根本无从在专业上反驳哈医师什么,他只好回说,一切请母亲决定吧!
    
    听完蒋经国这句“一切请母亲决定吧”,医疗小组明白一切已经没有指望,连蒋经国都无条件投降了,他们只能坐着待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宋美龄以半洋文半上海话高声说,“我认为外国医生的意见很好,既然经国也没有意见,我们就决定请哈医师博士为总统施行肺部手术吧!”
    
    老太太明明知道医疗小组并不认同哈医师的“高见”,却完全不给他们讲话的机会,在宋美龄强势作为之下,她强制性作出了会议的最后结论。会议结束之后,医疗小组成员个个心灰意冷,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蒋经国怕宋美龄怕到这种程度,抽肺脏积水,可不是闹着玩的。在20世纪70年代,这种手术在台湾很少对80岁以上的老人施行,更何况蒋介石曾经一度昏迷,心脏机能又是如此脆弱,医疗小组的医师们个个摇头叹息。
    
    “国危思良相,病笃思良医。”这群蒋介石的“御医”们,想起蒋介石1972年第一次昏迷前夕,蒋介石的医疗小组特地派了卢光舜大夫,到美国敦请华裔心脏名医余南庚博士。
    
    余博士早年毕业于上海医学院,通过庚子赔款奖学金留学考试,出国深造。毕业后任职于美国纽约罗彻斯特大学医学院心脏科,不久便成为科主任。他生长于中国备受帝国主义者欺凌的时代,深切体会到这一代中国人负有振兴华夏的重责大任,余博士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良医救人的使命感。卢光舜医师远涉重洋,到美国找到余博士,当面说明蒋介石病情危在旦夕,希望能延聘余博士到台湾为蒋介石治病,余博士当下答应接受这项任务,放下手边的医疗工作,远涉重洋,专程从美国赶到台湾。
    
    从此,余博士经常往返美国、台湾两地,到台湾,短则停留几个礼拜,长则停留好几个月。每天一大早,“总统府”派车到余博士下榻的圆山饭店,载他上“荣民总医院”“总统病房”。一天工作时间总是超过十几个小时,为了照顾蒋介石病情,他日以继夜,无怨无悔,拿的酬劳也不过是工作范围的应有报酬,从未借机勒索敲竹杠。
    
    医疗小组成员大家心里有数,余南庚是咱们中国人,他为蒋介石治病,是基于一份民族意识,不是为金钱。但是,哈医师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据说,宋美龄透过美国的孔家,花了好多钱,才把他礼聘到台湾,为蒋介石开刀。哈医师毕竟是外国人,你们的“总统”生死存亡,干他何事?所以,他只管给专业意见,只管动手术刀,台湾当局付钱埋单,开完刀,哈医师拿钱走人,不会像余南庚带着任何一丝丝感情的。
    
    余南庚博士的民族情操和专业知识,赢得了蒋介石医疗小组医师们的一致激赏与认同。在医疗小组成员的心目中,余南庚的水准和德性,和别人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对余南庚博士,蒋介石的医疗小组成员人人心悦诚服,但是,对这个哈医师,医疗小组成员打心眼里难以服气。
    
    为了配合哈医师匆促的行程,宋美龄主持开会的当天下午,就由洋医生在士林官邸动手术。
    
    肺部穿刺手术不过是一项小规模的手术,不必动用手术刀划破皮肉,所以,手术不必大费周章搬到无菌室中进行。1974年年底乃至1975年年初的蒋介石,由于长期卧病和衰老等因素,他的体能状况已经十分羸弱,蒋介石的体重大幅减轻,外表也显得既苍老又衰弱,甚至连身体有些部位的痛感,都几乎丧失了。
    
    据亲眼目睹手术进行的人士指出,那天的手术并未施行麻醉。哈医师手持一管50CC的长针筒,请副官和护士协助将原本仰卧在床上的蒋介石,翻转身体成侧躺姿势,哈医师即用那管长针筒,从背部刺进蒋介石的肺脏,再把针筒向外抽拉,从蒋介石肺部抽出好几针筒的脓血液体。
    
    施行手术当天,宋美龄怕见血,不敢在床边看,蒋经国另有政务,到“行政院”办公去了,医疗小组的医师们,则在一旁冷眼观察。
    
    哈医师国外出诊的时限已经届满,施行完手术不久,他随即收拾行囊搭机离台,哈医师搭的飞机刚起飞,士林官邸那群中国医师们的苦差事才刚要开始。手术完毕之后,当天夜里,医疗小组早先示警的预言终于成真。
    
    手术之后,蒋介石的病情立刻完全失控。当天夜里,蒋介石体温急剧拉高,高烧飙升到41℃,医疗小组急得手忙脚乱,士林官邸内气氛空前凝肃,原本拍板决定施行肺部刺穿手术的宋美龄,也慌了手脚,至于那位洋华佗,已经收了巨额的诊疗开刀费,搭乘飞机飞往新大陆途中。
    

治疗报告为宋美龄错误决策粉饰太平
    
    由于肺部穿刺的决定者是宋美龄本人,因而没有任何人胆敢针对这一误诊事件,追究医疗责任。不论是哈医师或是医疗小组的“御医”们,尽管意见南辕北辙,但基本上都是提供专业意见,没有最后决定权。既然当儿子的蒋经国又无异议,蒋介石的配偶宋美龄自然成为最后仲裁者。她不听从医疗小组中国医师的专业意见,执意听从哈医师的意见作穿刺手术。手术之后,却又发生蒋介石病情告急、高烧不退的紧急情势,医疗小组的各位医生们心想,果然不幸言中。“御医”们固然心知肚明,蒋介石病情突然失控,和宋美龄决定抽肺积水有绝对的因果关联,但又有谁敢去追究宋美龄的错误决策呢?
    
    但是,真正离谱的事情,发生在后头。当蒋介石过世之后,医疗小组基于为“尊者讳”的心态,《蒋介石治疗报告》竟故意略去肺部穿刺手术一节,而且捏造了别的病由,刻意掩盖并抹杀事实。《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1974年年底的治疗经过时,声称:“民国六十三年岁末,台湾发生流行性感冒,蒋介石亦受到感染,医疗小组当即建议蒋介石应多作休养。十二月一日午间,蒋介石突发高烧,经检查后,发现蒋介石之肺左上叶及右下叶肺炎复发,两胸膜腔且皆有积水,细菌培养证实肺炎为一种抗药性之革兰阴性杆菌所造成。”
    
    宋美龄延请美国医师为蒋介石做肺部穿刺手术,造成严重的手术后遗症,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竟搪塞为:“民国六十三年岁末,台湾发生流行性感冒,蒋介石亦受到感染。”
    
    据一位医疗小组医护人员表示,1974年年底台湾并未发生严重流行性感冒,即使有季节性的流行性感冒,高峰期也是在每年秋季,不会拖延到12月才被传染流感。况且,在医疗小组层层把关、过滤之下,蒋介石周围基本上处于半无菌状态,任何随员一旦有感冒征兆,马上就会被隔绝在外围,不准进入蒋介石的生活空间四周。
    
    从时空环境而言,晚年的蒋介石几乎“很难”传染流感。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明显在为宋美龄作出肺部穿刺的错误决策,作擦脂抹粉的掩饰动作。
    
    蒋介石突发高烧,群医惊惶之余,只有投以“大量之抗生素”并采取“其他支持疗法”,70年代,尚无类固醇或强效抗生素可以压制顽强的细菌或病毒。由于蒋介石病况危急,为了消炎退烧,“御医”陆续为蒋介石施打了5000mg高剂量的抗生素,高温依旧不退。
    
    “荣民总医院”恰巧进口了一床冰毯,垫在床单下面,再插上电插头,床单的温度马上降低好几度。使用冰毯以后,蒋介石的体温随之略微下降。哈医师万万想不到,当他开完刀走人之后,台湾这群医护人员和“总统”副官随员们,为了蒋介石高烧不退,急如星火般地忙得几天几夜无法阖眼睡觉。
    
    摘要: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
    

宋美龄两套标准,严责钱如标,放过孔令伟
    
    原本极力吹嘘洋医师医术高明的宋美龄,以及对外号称是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这下全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时之间全慌了手脚。一位高级侍卫官员,日后不讳言地引述“御医”们的说法称:“虽然夫人与总经理都是好意,但却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宋美龄和“女儿”孔令伟内心是否歉疚自责,外人无从得知。
    
    宋美龄对戳破蒋介石肛门的钱如标,恨之入骨,关他禁闭还难消心中之气,每每提及,嘴里还不停臭骂,恨不得啃其肉而食之。这一回,宋美龄的左右金童孔令侃、孔令伟引介了“洋和尚”哈医师,搞什么穿刺手术,吹嘘可以“大有进展”,结果,不但没让蒋介石“早一点好起来”,反而数度让蒋介石病危。对孔氏兄妹,宋美龄格外“施仁”,从不责怪,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当然,宋美龄心里明白她和孔令伟两人闯了大祸,可又碍于面子,不敢自承错误。“医疗总顾问”总算搞清楚,医疗小组医师们不赞同抽积水的道理。“医疗总顾问”暂时收敛了好一阵子,再也不敢提议延请“西洋神医”的馊主意了,可是,千古大错已经铸成,悔时已晚。
    
    蒋介石施行肺脏穿刺手术,是1974年12月初的事。四个月后,蒋介石即病死在台北士林官邸。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
    
    孔家为蒋介石做了不少的事,据说,20世纪60年代初期,蒋介石一心想“反攻大陆”,台湾当局缺少一笔钱购置一批新式、尺寸较宽大的LCM-A(一种可以搭载美造M-24型战车的登陆艇),当时,孔祥熙还在世,接到蒋介石希望他捐输购买武器经费的函电,慨然同意捐献好几亿新台币,并就近在美国购置LCM-A登陆艇。
    
    1949年前后,蒋介石受孔家贪腐形象之累,屡屡受人怨谤;之后,孔家却大方捐输支助,形同雪中送炭;1974年年底,建议做肺部抽积水手术,又是孔令侃、孔令伟兄妹出的馊主意,宋美龄是最后拍板定案者。
    
    手术后遗症,确实为蒋介石的晚年生命,笼罩着一层阴影。虽然没有人胆敢公然提议追究责任,医疗小组成员人人心中自有一把尺。
    

蒋介石死亡之谜,蒋经国了然于心
    
    恶化的病体已经难以回复原点,蒋介石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并且逐步走向生命终点。医药和身体的事情,谁都没有把握。即使蒋经国明白内情,也不敢追究这两位“女强人”的责任。
    
    1975年1月1日,纵使接班态势底定,蒋介石的卧病不起,使得蒋经国内心愁苦不已,只能凭借日记抒发感怀和对父亲病情的忧急。而这段期间,也正是哈医师为蒋介石动过抽肺脏积水之后的日子。
    
    1975年1月1日,蒋经国在一年伊始的日记中,开宗明义写道:“元旦,向父亲拜年,父亲在睡眠中,病情颇重,儿心殊苦。”蒋经国说的“父亲在睡眠中”,时间是元旦的上午,也是肺脏抽水手术之后的30天,因受手术后遗症影响,蒋介石仍处于高烧昏睡(迷)状态。
    
    1月9日的日记写着:“父亲之病,仍无好转迹象。想起前天晚上父亲在病床上以左手紧握儿之右手良久,语音甚低,儿心忧苦。”
    
    1月11日,蒋经国日记记录:“父亲病情经过一次严重的危机,反而有了起色,体温开始下降。”这段记载,说明了蒋介石,自40天前肺部穿刺抽积水手术后,一直发高烧,最高纪录为41℃,直到1月11日,因不断施打高剂量的抗生素及铺用冰毯,才开始降温。
    
    蒋经国所谓“父亲病情经过一次严重的危机”,应该就是指肺脏积水抽除手术引发的高烧昏迷后遗症。
    
    1月14日,蒋经国日记说:“坐于父亲病床前,冬夜听雨声,不觉心痛难堪。”
    
    1月17日,称:“傍晚探父病,父亲答以笑颜。”
    
    2月7日:“父亲病情稳定、好转。”
    
    2月10日,是那年的农历除夕,蒋经国在日记中说:
    
    “父亲卧病以来,多次均能转危为安,此乃天意,佑我邦家。”
    
    3月26日,蒋介石身体情况有急转直下之势,日记里说:“父亲之病于今晚八时恶化,经三小时治疗后好转。余宿于病房中。日来余心不定,夜间多梦,不能专心处理要公,烦虑已甚。”
    
    蒋经国对这段时间蒋介石身体状况的记录,充分说明蒋介石已经一分一秒走向人生最后的一段道路。不到两周时间,蒋介石终于撒手人寰。诚如一位侍卫官员叙述,肺部抽水手术“一个关键性的决定,影响先生迅速走向死亡。”“虽然夫人与总经理都是好意,但却是先生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抽取肺积水之后,蒋介石身体已相当孱弱。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不敢再加隐瞒,故而叙述称:“(1974年)12月27日,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复发,同时发现膀胱内出血,脉搏增快。当即为蒋介石输血急救。······民国六十四年(1975年)1月9日晚11时,蒋介石已行熟睡,在值之医生发现蒋介石之脉搏突然转慢,瞬即降至每分钟不到二三十跳,于是立即施行刺激心脏药剂注射等急救,数分钟后心脏即恢复正常跳动。”至于被抽掉积水的肺部,《蒋介石治疗报告》说:“肺部炎症,终无法完全治疗,因此蒋介石时有轻度之寒热,所有之抗生素,对造成肺炎之细菌,皆不发生作用,医疗小组只能采用支持疗法。期能增进蒋介石之体力,使其体内产生抗力,而自行控制传染。”
    
    肺部感染严重、心脏功能衰退、血液循环不畅,再引起体内器官积水,好几种病灶相互牵引,恶性循环之下,1975年4月5日夜晚11时50分,医疗小组的“御医”们,失望地放下电击心脏急救设备,正式宣告蒋介石89年的人生道路画下休止符。
    
    1969年的车祸,形成蒋介石晚年健康的一场大灾难,严重撞击心脏部位的内伤,使得蒋介石健康情况直线下降。蒋介石告诉严家淦:“永福车祸,减我阳寿20年。”假如不是那场车祸,蒋介石不致卧病,假如不是宋美龄独排众议,执意赞同美国医师的意见,动抽取肺积水手术,原本尚称平稳的病情,更不致一夕突变,而不可收拾。一切的一切,究为天命抑或是气数呢?(王丰著,团结出版社出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420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美龄老部下 整整100岁美国逝世 (图)
·宋美龄穿旗袍 迷死英国军官 (图)
·震撼 宋美龄写给邓颖超的一封信
·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复 (图)
·宋美龄两件旗袍将亮相南博 风格低调优雅 (图)
·彭丽媛入选名利场年度最佳着装榜 宋美龄曾入围
·彭丽媛气质佳 外媒赞媲美宋美龄
·彭丽媛堪比宋美龄 成习近平魅力攻势最大筹码
·海内外专家聚复旦 宋美龄书信等“秘密档案”将露面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六四30年:建立“天安门六四学”
  • 《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 川普是个窝囊废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
  •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 在台北616“反送中”集會上的演講
  • 时间与神话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从赖清德“寻人启示”中得到的启示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
  •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评毛泽东的“三论”2
  •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
  •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 香港6·16是『司法独立日』
  • 博客最新文章:
  • 滕彪香港「一國兩制」為何變了調?
  • 曾铮MyCommentsonBBC's"InsideChina’s'thoughttransformation
  • 谢选骏网红与网黑
  • 邱国权屠呦呦奇葩思维:人生最坏的结局是啥?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
  • 曾节明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 谢选骏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 滕彪TengBiao’sStatementatamediabriefingagainstGoogle’sPr
  • 曾铮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 滕彪TIBETCAMPAIGNERSLAUDSUCCESSAFTERGOOGLECONFIRMS:“NOPLA
  • 徐永海必有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6-21圣
  • 谢选骏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 滕彪湖南“校园操场埋尸案”揭示了什么?
  • 谢选骏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 康正果悼念高教授
  • 苏明张健评论香港人不仅为自己抗争,而且是为所有的中国人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美目前气氛不好官媒或显已看衰习特会
  • 习近平赴G20当日李文足获允探夫王全璋
  • 国际劳工组织敦促中国释放所有工人维权者
  • 政治局会习近平警告党内动摇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
  • 无人机王中国大疆避嫌干脆决定迁入美国
  • 2018年800万中国人涌游日本 扶桑国啥魅力
  • 周永康儿媳加美国护照都不行黄婉怨仍被限制出境
  • 党中央或批示党员干部可光明堂皇炒股爱国
  • 特朗普私人谈话提及撕毁日美安保条约或引炸锅
  • G20特习会前 联邦快递选边站 孟晚舟律师出新招
  • 中印澳分歧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进展艰难
  • 日美安保条约:日官房长官否认有关传言
  • 前委内瑞拉情报负责人称马杜罗依然可能被赶下台
  • 俄罗斯称美国无人机确实进入了伊朗领空
  • 中美贸易战再开一轮谈判 开局电话示好
  • 甩华为案黑锅联邦快递转身状告美国政府
  • 土耳其强人总统失去伊斯坦布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