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爪牙与中国“刁民”以及缅北都已产生了共生关系/巴克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法轮功的网站里,至今并没有赤裸裸地反对习家帮的言论,也许是斗争策略的需要;也许是渴望习近平能像戈尔巴乔夫那样,来个政治从新大起底;或者现在的共产党内部、有个如那黑马出线的叶利钦,把共产党这个“邪灵”打倒在地上,从新肯定法轮功这个修佛群体。
     习近平就能铲除独裁制度这种良好的意愿我们都曾经有过,特别是我们并不想着如何消灭共产党时,只要中国实现了社会民主制度,共产党的存在与否那是共产党人自己的事情,与非共产党人无关。而且,习近平作为共产党的人,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共产党也消除掉。
     在动态网里,看到《人民报》有不少言论都是大扁江家帮,大赞习近平,这种姿态亦表明了拥有《人民报》的老板对江家帮彻骨仇恨,而对习家帮却一点也恨不起来,尽管习家帮依然迫害关押法轮功学员,严厉打击维权人士,甚至比胡锦涛时期的打击力度还要增强十倍。在这一前提下,那些不与习近平为敌的人的选择也很说明了一个问题。但只要是对铲除独裁制度有利的,鄙人历来都不会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意图,前提是这种理念不是危害民众的。

     我们在网络里也看到,中共在南海填海扩岛,使原来的小岛变成了大岛,美国总统奥巴马就站出来说:“中国是以大欺小”。说起来“以大欺小”这个范例美国做得比中共多得太多,这种不对等的言论说明了美国依然作为老大在国际上依然颐指气使。中共的软弱,对外,总是容忍“以小欺大”地处处“和平共处”,对内却从没有停止开枪抓人施行法西斯手段。
     到了习近平时期,不仅没有停止对反抗的平民杀戮,反而更加严厉了。但为了转移国人的视线,才有了点对外亮肌肉的姿态。这一点,在客观现实中,是有些进步。但习近平独裁者的邪恶本性仍没有改变。
     在我们人类尚没有完全实现文明法则前,任何森林法则依然在某些地域存在的时候,或弱肉强食的道理依然行得通时,中共流氓当局不顾外边的骚扰与噪音,选择了对外亮肌肉的政略,鄙人觉得值得支持与肯定外,还要看清楚中共的流氓本性依然存在着。
     但在现实中,首先我们自己也要明白,输就是输,不要只觉得有什么不公,就像我们在国内受到共产党独裁制度残害一样,不能只说明制度的邪恶,还要清楚我们是处在弱势地位的缘故。更没有必要总是抱怨共产党邪恶而无所作为,它们的邪恶暂时凭着我们的抱怨是改变不了的。
     在森林法则里,成王败寇的道理依然兴时,不要像国内的历史学家,对宋朝的失败哭哭啼啼地诉说金国残暴、流氓,而忘记了自己后来为什么就不能继续成为王者?历朝历代,哪个强霸势力不是侵吞弱小?强暴弱小?皇帝战蚩尤不是?宋朝被金国打得狼狈不堪,首都一迁再迁,中原百姓跟着生灵涂炭,那就是宋朝皇帝给国人带来的国耻家辱,没有什么好掩盖的。
     同样,我们在中共的镇压下,无所作为,就应该认真检讨自己为什么会被中共这么容易地镇压与强暴?难道我们缺少智慧?缺少人气?不站在正义的一方?不是的。是我们缺少聚集起来的地域和不受中共扼杀的先天条件,才与中共产生不出对等的共生关系。
     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势力,只要是内部腐败,就会内部不稳,百姓就会遭殃,就会产生巨变,这容不得一点假。中共当局糟践的中国在今天不是这样子吗?到了纪元新更时,家破国亡一点也不过分。同时,让我们应该知道,除了中共官吏做了太多的没有底线的恶事外,就是最有可能招致外来势力的侵犯与杀戮。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不是这样吗?所以,我们该做些什么?就应该认真反思一下了。
     东南亚一些国家里的一些民族,有中国祖先的华裔血统,这毫不奇怪,那是他们的祖先由于弱小,被强敌赶出去的。换言之,弱小者为了生存,一再躲避强敌的杀戮,才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存活下来。所以族群至今相当弱小,而强敌也就逐渐旺盛强大着。然后强者再自相残杀地分裂与败落。这是家天下的最后演变的过程,任何人也改变不了,除非实现民主制度,从根本上解决自相残杀的问题,方能杜绝对弱小的杀戮。
     而我们来到缅北发展,就是斗不过中共流氓势力的缘故,打不过就跑开永远都不过时,《三十六计》的“走为上”有几人方能领会?眼下中共自顾不暇,我们来到缅北发展,只要是不触碰中共的底线,暂时与缅北产生共生关系对中共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坏处,特别是,中共独裁制度的末日已经不远了,我们超前到缅北来,就是为了从新走出自己的道路来。
     现在的中国被疆独分子闹腾的导致了全新疆人在中国任何地方都被全天候监控,处处受到歧视与打压,新疆人有半数是从“口外”迁移进去的汉人,“口里”的人也不过是现在人口的一半,建设兵团就是一大迁移群体。可是他们到头来却也成了被全天候监控和被歧视或被打压的对象,想想看,习家帮还有什么人不是他们的“敌人”?如果说新疆人都是“敌人”,那么中国被中共视为“敌人”的“刁民”又太多,他们都不站在中共一边了,一旦出现国内大暴动,那么一呼百应的景象还会是悬念吗?
     问题的猫腻对独裁者十分不利、又杜绝不掉的已经是:在国内,中共下层爪牙与人民即对立又相互利用地产生了共生关系,不稳定因素就越来越多、不会减少,占爪牙一部分的国保与抗争者形成了共生关系以后,皆大欢喜(是给中共独裁者送终的欢喜剧)。如果哪里没有访民,没有抗争,没有民主信仰者,法轮功信仰者,没有什么拆迁,没有什么城管伤人,或没有什么公安刑讯逼供,或没有什么高官强奸、嫖娼,养情人制造出来的许多中共自己已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以及其他“刁民”,那么那里的爪牙一定就很穷,没有政绩,也很寂寞,更立不了功受不了奖,所以那里的爪牙就会想着办法弄出一些抗争者,或者访民,或者法轮功信仰者等等“刁民”。
     例如山东临沂出现了一个盲人陈光诚。当时陈光诚在临沂有几百人义务站岗、监视地“伺候”,这几百人都是中共的人,并且摩的也有生意了,旅馆、饭店、的士、小姐也增加了不少,那里原本是穷乡僻壤的,结果有了个陈光诚就“火”了起来。
     陈光诚去了美国以后,一下子,大家都没有事情做了,旅馆、饭店、的士、摩的甚至卖身的小姐都没有了生意,几百个帮助国保监视陈光诚的带薪者也失去了工作,大家又去闹中共政府,因为他们被“卸磨杀驴”地没有收入了,要求中共政府给予生活出路。
     这种共生关系,只有中国的中共首创,十分搞笑,却让人笑不起来,据说当时,中共每年要拿出几千万的维稳费给临沂国保大队,临沂国保一边大方地花销,一边还能立功受奖,还能显能斗狠,真是天大的好事,结果一不留神,陈光诚跑到美国去了,中共爪牙就断了这笔开支,大家也都没有了这笔开销,显得尴尬了,空落落的真得很不自在。
     试想,那里的人谁不想再有个陈光诚?好再从新火起来?至于再出来一个陈光诚,要不要独裁者的命,又关他们什么鸟事?
     身在缅北的鄙人,知道缅北这个地方,基本上与中国的附属国一样,没有中共的暗地支持,他们很难独立地活过半年。中共在,缅北是如此,中共灭亡了,还需要如此,因为缅甸的民主演变肯定比中国来得更慢些。
     但有些用屁股思考问题的人总意味我们帮助缅北其一的果敢同盟军就是帮助中共,帮助独裁者,而忘记了,即使有一天,中国实现了民主社会,缅北更应该是中国的附属地才更对中国有利,缅甸政府只要依然不改变独裁制度,它就不应该占领缅北,也占领不了。
     而且,独裁的缅甸政府一旦占领了缅北,那么大缅族的“高贵”就会对各个地方弱小民族的歧视与欺凌在所难免。
     我们之所以支持果敢同盟军,不是不知道同盟军目前还在独裁,还在依靠中共活了下来。但是,多少人知道,果敢同盟军在四个特区的地位与影响?他们虽然土地少,人口少,军人也不多(不过几百人),但相比之下,他们基本是四个特区的龙头!而这个“龙头”之所以被缅甸政府军打掉,那是因为果敢同盟军的作用不仅仅是给缅北地方势力增加着人气,还有的就是华人的智慧与血统也能影响缅北的进化速度。虽说果敢同盟军在意思形态上与我们的思想境界比较相当地落后,但他们为了生存下来,就会不得不困中生变。这种前提哪里是没有政治智慧的人能懂得呢?
     退一步说,如果缅甸实现了民主制度,大势所趋,缅北想继续独裁,还有可能吗?地方武装还能这样存在下去吗?事实上,民主制度下的任何民族,国家的界限就已经更加模糊,甚至被撤掉的可能性也在所难免。那个时候,独裁者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一个弹丸之地的缅北,难道不接受大势就能立足了么?作为民主信仰者,在这方面,我们还能去做螳臂当车的蠢事吗?
     也就是说,缅北的存在与中国也有共生关系,与我们的民主事业也能产生共生关系。
     任何国家,一旦实现了民主制度,就不会有内部生死纷争,特别是国家血腥的恐怖事件就会被杜绝。这样的人类社会,才是我们民主信仰者应该追求的、最美好的理想。
     国际政客都知道,人类之所以到了今天还被战争与杀戮困扰着,许多小国家内部暴乱,极端思想者还有空间外,主要的恐怖祸根就在中国——中共独裁是人类恐怖的最大根源!
     这里,插上缅北一段谈论,是想告诉一些有灵性的民主信仰者,仅能用嘴巴推翻中共没有什么意义,中共本身就寿限将至,还用得着我们去做无谓的牺牲吗?当然,国内如火如荼的各种形式的维权斗争,虽然我从不参与,但也知道,这种如火如荼的斗争,肯定能加速中共独裁制度的灭亡。
     只不过,中华民族还需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改变中国的管理体制。而这种代价的付出只能怪罪中共党徒太邪恶、太无耻、太没有人性。
     眼下,大陆各地房地产疯狂发展后深陷泥潭,全国性的房地产泡沫正濒临破裂。而官方近日要求媒体造势托楼市的消息引发大陆网络舆论关注,有许多网民表示:“党宣舆论造势助利益集团卖房子,忽悠百姓当房奴,筒直是丧心病狂!”
    事实就是这样,中共独裁者都知道,房地产一旦垮下来,接着就是其它许多行业也会垮下来,这种骨牌连锁反应不是哪一个人就能改变的,一旦房地产垮了,中共的经济手段就要失控,也就会自然形成摧枯拉朽的自然景象。所以中共帮助利益集团支撑残局。关键是:中共还出台了人均拥有房子的量和应该交的税又促使拥有许多房子并不居住的人不得不忍痛割肉地抛售多余的房子。这种矛盾政策也直接影响了中产阶级的实际利益。中产阶层一旦被出卖完毕,那么上层社会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在中国,建房子的目的不是给国人居住,而是绑架勒索国人交出更多的财产。
     与房地产相关的产业链众多,包括钢铁、有色金属、机械、煤炭、化工等,还包括交通运输、仓储、邮政、批发零售、金融等行业。这些行业也就不会景气。中共经济还有什么增长之说?也就只好杀鸡取卵似地再增加税收,好有鸩酒喝。特别是,中共的经济支撑是依靠掠夺更多的民间资源而不是造福于人民这一宗旨不容改变、才出现了按下葫芦瓢起来的许多社会问题。高税收到今天没有停止。这种硬伤,怎能助中共的独裁政权长久呢?
     谈到个例,北京有个著名的上访人叫葛志慧,她在北京上访多次,不但问题没有被解决,反而多次坐牢受到无理的抓捕,她在《被强奸的不止是司法
     还有民众》一文中告诉世人:“ ······随后我去找主任,路过看到男女警察大概有20来人,都在信访办会议室等待召唤。我一路走到监控室门口,屋内区里信访副主任、乡里信访副主任、分局政委、治安队长等等。把来访的目的从头到尾重申了一遍后,如果在不解决我真的无法生存下去,就住在乡里信访办或是区信访办。主任说你就不怕被人······,我没等他说完怕什么?劫财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物品及现金,劫色我顺奸带好安全套我配合强奸,他们都哈哈大笑。只要强奸者能保住我的性命,我不被罚款、不被判刑我顺奸。事实上我早就被你们不单单是强奸,而且是被轮奸,丰台政府违法暴力强拆我的合法商业用房,将我打伤致残。只要不配合丰台官僚、触及到官员的利益。我就被丰台公安分局以各种‘罪名’送进看守所。”
    苏州有个范木根,山东昌乐县有个丁汉忠事件,为了保护家园,保护家人,正当防卫,震惊世界,中共爪牙处理的办法就是抓捕受害者与正义声援者,而暗地运作声援的人拿出自己的家财义务地支持大家声援两位正当防卫的弱势者。这种公然的对立,说明了中共爪牙并不害怕与弱势群体对立,并乐意与与反暴者形成了不可缺少的共生关系。
     如今的共产党就如同冲下山坡的战车,不能停止自己的邪恶速度,他们的急刹车做法虽然已具备了先天的条件,但是尚不具备刹车的能力,因为,中共走向死亡的刹车条件就是减免税务,管费医疗、住房免费,停止收取高速公路的过路费等等,加上不再利用流氓混混做他们的爪牙,并能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然仅仅这些,他们做了就不能维系他们的财政开支,不利用流氓混混做爪牙,他们就没有可用的人选。
     习王独裁者在上面瞎忙活,总想把接近死亡的共产党独裁从死亡线上拯救出来,而下面他们所依靠的爪牙并没有他们那种想法,爪牙们都知道,独裁者这样下去,兔子尾巴长不了,也就各自为自己的利益产生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只要哪里没有异议分子(刁民)躁动,哪里就没有维稳费,哪里的爪牙就没有好处。为了捞取好处,自然也就会制造出许多的冤家错案与刁民来,这样,双方的存在,共生关系就建立起来了。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不管谁做什么,都有个界限,只要不越线,大家可能还是好朋友,心知肚明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就这样,大家笑着在不同的阵营里,给独裁者送终!
     一个中国,被中共的爪牙糟践得这个样子,中共独裁者还只能依靠这些人来维护他们的政权,在上面捉虎拍苍蝇,制造了更多的对立者,岂不是引鸩止渴吗?之所以形成这样的态势,那是因为中共独裁仅仅拥有的苟延残喘还没有彻底断气,还要挣扎一番。那么受害的民众也会越来越多。
     也不要以为谁没有受害就不会受害,大家谁也不要笑谁,谁也不要对谁白眼,说不定今天你相安无事,明天就会祸起萧墙了。
     说起来,中共大搞窝里斗这么有精神,好像不自相残杀就不能刺激产生快感一样,至于对于缅北这个地方,虽然有心保持一个缓冲地带的心还有,但力不从心的气馁已经明显地暴露出来了。作为我们民主信仰者,能够直插进来就会得到我们应该得到的成就时,为什么不在缅北逐鹿呢?
     既然能在缅北产生共生关系,又是在中国这个大范围里,那么缅北在一些傻蛋眼里是关中国什么鸟事地产生排斥的心理反应,我们并不觉得奇怪。有些客观问题是都存在的,关键是看你站在什么角度上进行战略思考?展望未来,缅北在中国的影响之下还是有机会的,起码缅北在中国人的手里对中国并没有什么坏处。即使有一天中共垮掉了,中国民主了,就更需要影响周边地域。反之,缅北实现民主制度对中共的打击也是致命的。东南亚地区人烟稀少,中国人的天下若能波及过来,那么中国的国际地位与影响将是阳光的。
     那种仅仅看到中国问题的人我虽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但我认为,这样的人守土也许可以,开疆肯定不行。
     有些人,在国内斗争他有充分的理由,制造“刁民”也毫不退缩,还有的跟着愚昧的民运垃圾瞎忽悠的那类,与中国的民主进程一点也不矛盾。但总以为缅北是缅北,与中国三竿子打不着的愚昧思想,就是一种鼠目寸光的境界,我们没有必要责怪,在对方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认识前,我们更没有义务、也没有时间去做他的说客。
     世人皆知,中共对缅北的影响至今就是强势绑架。而缅甸的独裁者,在意思形态上,比中共好不到哪里去,要不,他们早就让昂山素季成为总统候选人了。现在的昂山素季,仅仅的国籍这一关都过不去了,还有什么希望做候选人?但是,我们作为民主信仰者,所接受的光荣使命,就是在任何地方,坚决地为铲除独裁而努力奋斗!
     那么,我们作为缅北的一分子,思考一下新的战略有什么不可以呢?既然大家已经看到中共死亡的期限,我们还再考虑中共独裁制度何时被铲除、怎样被铲除干什么?大家按照自己的意图各自为战就是了,何必罗嗦着做那无益的争吵却不能把“共生”关系形成的相当地巧妙?
    再说了,许多我们做不了的事情,中共爪牙都替我们做好了,我们在国内是不是十分多余?我们看到这种“共生”在任何领域都能表演的淋漓尽致时,我们应该如何从新选择呢?因为在国内行走了十几年,结识的各式各样的志士同仁,让我深刻地领会到:没有自己的坚强的后盾,做什么都是没有底气,没有胜算!更没有后援!
     国内民主人士,一般散沙,门槛太低,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流氓混混骗子蜂拥而起,鸡奸者,告密者,五毛,贪婪、无耻之徒等等都能成为“民主人士”,这样的阵营,岂能斗得过训练有素,根基近百年的共产党?
     我的建议还是到缅北来发展,这里可以集结更多的人,能够形成更多的交流场所,建立起来自己的经济王国,自由王国,还能拥有自己的军队、警察等等,这种先天的条件,在中国能够实现吗?
     当然,怕来做炮灰的你千万不要来,如果你来这里考察旅游,认识更多人,不做炮灰,也没有人强迫你。这里的治安状况比国内要好得多,最起码,你不会受到中共的无端骚扰,不会被抢,不会被强奸,不会被勒索,更不会无辜地失去你的人生权力。
     不过你想做士兵,也不会是炮灰,现代战争是花钱打仗,死亡的人数有限,再说,战争能磨练人的勇气和凝结战友的友谊。这是那些在书房里高谈阔论的人永远也做不了的事情。至于如何选择,都是自由的,因为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颗大脑,谁教唆或欺骗都没有什么用。
     而作为为国为民的人,他不会把私利放在前面,而是把公益放在前面,其后才有私利之想。那种把私利放在公利之上的人不配做民主信仰者的长官。
     在今天,我们还做不了影响中共独裁制度的事情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的壮大自己,与中共产生对等的共生关系,然后力求发展,至于谁愿意与中共一味地死磕硬碰,我们没有义务阻拦,也不会干涉。任何人,做任何事,只要不涉猎到我们的团队(虽然暂时没有团队,但以后再缅北发展,会有的),也没有人拦你,只有流氓无赖害怕失去了他们的利益才会阻拦。
    
    2015-4-1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7509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缅北和平谈判迎来关键点 六万多边民望早日返乡
·中国否认介入缅北战事但接管难民营 (图)
·王毅:缅北问题是缅甸内政希望和平解决
·湖南商人被困缅北6天6夜 店铺被洗劫一空烧掉 (图)
·外交部:敦促各方保持克制 防止缅北冲突升级
·缅北被捕中国伐木工仍在审理中 家属尚不能探视
·中国军方云南边境备战 防缅北冲突失控
·中方积极评价缅甸政府宣布在缅北停止军事行动
·章小舟:就缅北之事回复巴克先生
·占豪:缅北冲突背后的地缘政治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
  •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华人战胜了洋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胡志伟《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生命观/雪峰
  • 胡志伟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陈泱潮11.3.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论坛最新文章: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中国显富 德国要叫停对北京发展援助
  • 升级版航母新肯尼迪号试水 肯尼迪女儿摔瓶祈愿
  • 杨洁篪与蓬佩奥通电话 北京呼吁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 反退休制度改革: 黄背心加入抗议浪潮
  • “爱国”团体集会将选败怨气向记者发泄大公TVB未幸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