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八)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八)

    
(2004年5月16日)

    
******

    
     十一、裁定书第六页第一段的指控还有“1998年下半年始,王炳章通过电子邮件煽动谢虹进行暴力恐怖活动,并逐步将谢发展成为恐怖组织成员。 1999年2月7日,王炳章任命谢虹为‘总司令部特别行动指挥部总指挥’ ”此一指控与事实大相径庭。事实是,1998年下半年,谢与我们在纽约的民主正义党总部联系,提出在国内“杀贪官”的设想。我曾指示秘书回其电子邮件,正义党不主张,不支持其“杀贪官”的计划。其次,我们也没有发展谢加入民主正义党,更甭论发展其参加什么“恐怖组织”。1999年2月7日,纽约的朋友们都知道,我人在加拿大,任命谢为什么“总指挥”(如果有的话),不是我做的。这种做法,也与我的一贯作风不符。1998年初,我回国走了很多省市,走访了大批的民运人士:(上面裁定书提到的,那只是一部分),我任命了哪位民运人士担任这个,担任那个?本人从事民运20多年,一贯讨厌搞什么封官许愿。(证据十八)
    
     (证据十八:民主正义党日常记录,应有我1999年2月7日时在加拿大的记录,并可由数位人士出证明)
    
     1998年下半年,还曾有一位华侨商入回国,见过谢虹。此侨商曾传我的话给谢,告之我们不同意其“杀贪官”的构想。我们感兴趣的是收集国内贪官污吏(尤其是大贪官污吏)的资料,以便建一个“反腐败,反贪官网站”。
    
     (证据十九:该侨商证言,证明我上述所言确实)。
    
     值得指出的是,我曾反复要求广东省公安厅做该电子邮件和其它电子邮件的IP鉴定。广东省公安厅答复我说“已经做过了。”但这份鉴定从来没有显示过,也没有做为证据呈上法庭。因为,一旦呈上,事情的真相就会大白:IP地址与我当时所在之处不符——该份电子邮件如果(有的话),不是我发出的。在深圳中级法院一审时,我也曾当庭要求法官做该电子邮件的IP地址鉴定,法官并没有拒绝。但后来此事并未给我一个答复:做了没有?结果是什么?为何此事——非常关键的一件事,公安、检察院、法院一直躲躲闪闪?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因此,我现在仍然坚持对此电子邮件再次做IP地址鉴定,以明真像,我当时人不在纽约,这有大把的人可以做证,倘若该电子邮件是从纽约发出的,那就说明此事有他人插手。
    
     十二、裁定书第六页第二段“1998年下半年始,王炳章通过互联网······‘五一’,式手枪子弹120发等物”。这一整段的结论与事实相左。裁定书第9页第四款自第1项至第5项,列举了支持上述结论的所谓5项事实,问题在于,最关键的事实部分是歪曲的。列如:
    
     (1)1999年2月至4月间,我从来未用电子邮件与谢虹直接联系过。涉及所谓“武器”、“枪击”等内容的电子邮件(如果真有的话),均非出自我手,而是第三者发出的。关于这一点,我曾反复要求公安部门和法院做电子邮件的IP地址鉴定。正如上面所言,有关IP地址鉴定的问题,公安部门和法院一直回避。事实上,1999年2月7日,以及3月初之后,我不在纽约。 2月底,我飞抵德国,自三月初至五月初,我在欧洲各国进行访问。 1999年元月份,我大部分时间不在纽约。此期间,我从来未向谢亲自发过电子邮件。在此问题上,我已反复做过说明,并指出,此事后来已经查明,这些电子邮件为赵滨等人所为。赵滨(女,原名可能为汪海滨)有台湾间谍嫌疑,已被民运团体开除(劝退),他利用给民运作义工、帮忙之便,乘我不在纽约时,做过很多手脚。(证据二十)
    
     (证据二十:石磊等人证言,并考贝民主正义党的有关组织档案,以证明赵滨此人不当行为被民运团体劝退的事实)
    
     裁定书说,1999年4月19日,谢在“深圳市布吉镇接取的枪支,弹药。”
    
    如果有此事的话,此事根本不是我指使,策划的。那时,我正在欧洲访问。我在欧洲,而给谢虹发出的电子邮件如果不是从欧洲发出的,就很容易证明此案有第三者介入。广东省公安厅人员与我谈话时,承认此案有第三者介入。那么,这第三者是什么人?为什么裁定书不就此作出全面说明而都扣在我头上?这里肯定案中有案。因此,我要求最高人民法院调取谢虹案中,谢的全部供词记录,并给我的律师查阅(我的律师为了搞清事实真相,也权去查阅谢虹案的全部资料)。
    
     (2)我必须指出,我从事民运20多年,未经我许可打着我的旗号,以我 的名义进行不法活动的事件,曾出过多起。台湾间谍机构在李登辉时代对大陆民运的渗透相当严重。台湾人员假借民运名义也做出多起破坏民运声誉的行为。向谢提签武器弹药的是些什么人?我曾反复说明,我本人没有这种能力。这些武器弹药的提供者有没有口供和证据说是由我王炳章指派的?谢虹与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谢能证实他们是我指派的吗?送枪案全案真相是什么?既然广东省公安厅坦承此案有第三者介入,那第三者是什么人?因此,我要求最高人民法院调取此案的全部档案资料,并允许我的律师查阅之,以搞清事情的经纬。
    
     (3)有一点必须说明,在我于2002年7月16日至12月5日被监视居住 期间,广东省公安厅负责办案的人员,如李云亨、杨虹、王松、刘警官等,与我进行了多次交谈。他们对我所讲的内容进行了“过滤,”有的记录很详细,有的故意不记。因此,我在多份笔录上都写明“与所讲基本属实”。我之所以加上“基本”两字,主要指其记录不全,我多次向他们索要纸张,要补充说明一些重要问题,但他们后来不予提供。还说什么“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你写一个问题,我们要调查很长时间。”比如,关于赵滨的问题,我曾几次向公安人员要纸笔,以写清楚问题的来龙去脉。但是,公安人员就是不提供,就是不叫我写这个问题。有一次,公安人员提审我,从下午一首搞到凌晨三点钟.还声称要陪我搞个通宵。我睏得实在受不了,在询向笔录上写了涉及赵滨的问题,希望广东省公安厅能进一步调查清楚此问题。但这一笔录竟然被一位姓刘的负责警官撕毁,说什么“我们不需要这东西”。这就奇怪了!原来,他们的笔录是有选择性的,不需要的,他们就不要我说,不要我写。世界上还有如此办案的,这是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将此事查清楚了,即可为我澄清一些问题。广东省公安厅某些警官在办案中的某些行为是难以叫人理解的,甚至可能是违法的。相比之下,广东省国安厅的办案人员,对我要笔纸写明问题,从来没有拒绝过。
    
     (4)还有一个重要事实被广东省公安局,深圳市检察院和两级法院故意忽略了。那就是,在1998年下半年,我记得我的确叫秘书给谢回过电子邮件,是针对其准备“杀贪官”构想的回复。我清楚地说明,我们民运团体不主张这种民间杀贪官的作法,我并建议他与河南安阳的安均先生联系,安均当时搞了一个民间的“反腐败观察”。我们感兴趣的是收集有关资料。有关电子邮件,在谢虹的电脑或档案中有储存,我的电脑中也有储存。(证据二十一)
    
     (证据二十一:我电脑中储存的相关电子邮件。如已经找不到,可有相关人员证明)
    
     我之所以清楚地表明我们的主张,乃因我们一贯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行为。当时,谢提出民运应当重视反腐败的问题,我们觉得有道理。我们当时也打算搞一个反腐败,反贪官的网站,收集资料,将那些贪官们,尤其是中共官方不敢公开揭露的大贪官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给谢的建议是,利用他的条件去搜集贪官污吏的资料,我们核实之后,可将之曝光。当我发现谢有“杀几个贪官,并将之作为民运政绩”的构想时,我立即加以阻止。这是有人证、物证的。然而,这些可以反映我真实想法的资料、证据,被广东省公、检、法人员故意撇到一边,连提都不提一下。可见,他们有存心栽赃陷害我之嫌。
    
    ******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213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七)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六)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五)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四)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三)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
·王炳章本人杜写的刑事申诉状(一)
·王炳章狱中与警争执促追究 唐荆陵退侦期满岳父被男子殴打 (图)
·家人谈王炳章近况 首曝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
·释放王炳章加拿大渥太华请愿有感 (图)
·首曝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妹妹RFA受访(视频)
·来信已经”语无伦次“: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 (图)
·访谈: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 (图)
·家书抵万金(16):王炳章狱中家书一封 (图)
·温州有线电视机顶盒疑似被黑 出现反共标语 呼吁释放王炳章 (图)
·温州电视节目被黑客攻击 发布释放王炳章等画面 (图)
·律师第四度探视王炳章再受阻 传递六四信息赵华旭传获“取保” (图)
·探视王炳章律师再次受阻 恶官践踏法律的闹剧再次上演!
·著名政治犯陈西、王炳章、郭飞雄狱中身体状况堪忧 本网吁立即保外就医或取保候审
·6.27 感受韶关监狱中的王炳章 感受民主的代价/视频 (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75/王玉华
·王炳章家书节选:加拿大的英雄
·王炳章家书节选: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路
·王炳章家书节选:青海玉树行医给我的刺激六
·王炳章家书节选:诱人的“天堂之路”
·王炳章(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秦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