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学良自曝有情妇11个 都是女人追他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0日 转载)
    来源:家国志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4日),陆军一级上将,曾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周恩来对其评价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

    
    我从来不追女人的,很少,没有。可以说一两个女人我追过,其他的我没追过。都是女人追我。
    
    那个辽源州的商务会长啊,后来就是我的岳父,他跟我父亲非常地好,他看中了我父亲。人们常说慧眼识真金,他说我父亲这人可不是个平常人,他将来一定会有作为,就给我订亲家。我太太比我大三岁,就订亲了。我们那时候都要订亲,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样的,所以,我跟我太太就是不太和气的。
    
    我的孙子、孙女好多呢,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是我太太把我放纵的。
    
    我跟你说什么道理,我跟我太太啊,我不喜欢我的太太,我们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说,你嫁错了人,你是贤妻良母呀,可是张学良不要这个贤妻良母。我是上战场的人,那打起仗来,真不知道谁能回来谁回不来。我跟你说,她对我很好啊,怎么好?我给你说个中道理,你们大家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的这个第四个孩子的时候,就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病。
    
    那时,她的母亲还在,那我父亲很喜欢我这个太太,我父亲跟她的父亲也很好,所以我们做了亲。她比我大三岁,那会她病得已经差不多了,中外医生都束手了,都说她一定要死了,那么,她给我扔下四个小孩子呀。于是,我岳母和我母亲她们就商量,我太太有一个侄女,就要我娶她这个侄女,以便给她照料她的孩子。
    
    这我就反对,我跟她们说,她现在病这么重,真要我娶她的侄女,那我不就是这边结婚,那边催她死吗?那叫她心里多难过?我说,这样,我答应你们,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侄女,你当面告诉她,她自己要愿意,愿意她侄女将来给她带孩子,管着孩子。这样呢,大家放心了。
    
    她后来病就好了,没死。那么她就为这件事情很感动,所以对我也就很放纵,就不管我了,拈花惹草的。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适。
    
    (后来)她随我到南京,又到了上海,我的太太拜这个宋老太太为干娘,那时候都兴认干亲,我太太是宋老太太的干女儿。
    
    [编者注]于凤至曾拜宋美龄的母亲为干娘,宋母认她为四女儿。
    
    有人开玩笑说,张学良跟赵四小姐恩爱。其实,如果不是把张学良关起来了,他可能早就去找别的女朋友了。
    
    我跟你说,我这个生活呀,就到了三十六岁,假如没有西安事变,我不知道我还会有什么经验呢。
    
    所以,我现在的太太,有一天,她跟我说句话,她说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咱俩也早完了,我早不跟你在一块了,你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受不了。
    
    我跟你说,她是这样子,当年我到溪口(1937年1月)的时候呀,蒋夫人不让她跟着我,觉得她像个姨太太一样,蒋先生也是不方便的。可是到了北投(张学良在台北的寓所),到了这个地方以后,蒋夫人非常喜欢她。我跟她结婚,差不多是蒋夫人的力量。我们结婚的时候,蒋公没去,蒋夫人去了,可以说我们能结婚,有蒋夫人一半的力量。蒋夫人非常喜欢她,当年不喜欢她,后来非常喜欢。
    
    我过去做事情,我这个人我自己向来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我自己,我自己给我下个考语:平生无缺憾,唯一好女人。
    
    我这个也是(有)种种原因。
    
    我的第一个原因,我父亲也等于放纵我,也不是放纵。
    
    我父亲他最喜欢晚上吃完晚饭以后没事,他一个人坐在那儿喝酒,我那时候是专门找这个时候陪他喝两盅。他喝酒啊,吃点肉,就跟他喝两盅,他喝得多一点,也不是喝醉,喝得有意思了,这事儿就好办了。要钱也好,跟他商量事儿,就好办了。他有时候在我这个母亲这儿,有时候在我那个母亲那儿。
    
    有一天,(父亲)在我第五个母亲那儿喝酒,喝着喝着他说,妈的,你这小子啊,你当我不知道你呢,你净出去跟女人在外头混,混女人。我告诉你,玩女人可以,你可别让女人把你玩了。我的五母亲说,得了吧,你儿子够坏的了,你还教呢!
    
    潘邓,你懂不懂?潘安漂亮,邓通有钱,这骂人呐,都说女人。“潘驴邓小闲”,这你懂吗?那个闲哇,就是侍候女人,你得有闲功夫。我说我呀,这哪样都有了,可是我没有闲。但是我有一样,权势。我年轻,我就有权势啊,人还不是都喜欢权势,可是我可以告慰我自个儿,我这个人从来不加女人以权势的。我跟女人是这样,你要不理我呀,我也就不朝前。
    
    我跟你说一个人,现在这个人死掉了,她自杀了。
    
    你也许能知道,天津最有名的梁家,梁家有四位小姐。这个梁老头是真有意思,他有很讲究的大楼,楼上不点电灯,都点油灯。为什么呢?怕电灯走火。那么阔气,没有汽车。他是天津怡和的买办,是何东最好的朋友。他有四个小姐,我非常喜欢他的九小姐,他这个九小姐嫁给这个叶公超的哥哥,自杀死的。
    
    我就跟(她)开玩笑。她说,张先生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问她,你喜欢我不喜欢我?她说我喜欢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她说你能娶我吗?你真能娶我吗?后来,她嫁人了,她嫁了以后,我还到(过)她家里,可怜呐!她说,张先生你到我家,我不能请你吃一顿饭,我没有钱请你吃饭。
    
    她死得很可怜呐,她爸爸很有钱,她出嫁的时候,叶公超的哥哥也很有钱,因为他有钱,她爸爸就陪嫁了四千块钱,那么叶公超的哥哥就看不上她。你听我慢慢讲她的故事。
    
    叶公超的哥哥有肺病,到青岛养肺病,她生了一个儿子,养肺病的时候,他很苦啊,她陪着。病稍微好点儿,在一个宴会的席上,有一位太太就跟她丈夫开玩笑,灌他酒,这个太太是谁,我现在不知道了,反正也是一个交际花之类的,灌他酒。他的太太就跟他说一句话,说你(病)刚好,你少喝一点吧。这不是好话么?他过去就给她打了,给她一个耳光。
    
    她转身走了,坐火车上上海去了,自己坐火车,在火车上自杀死的。死了以后,她留下个儿子。
    
    她这个父亲死了以后给她留下四十万,这四十万块钱,那时候何世理我们商量,大家说绝对不去给她丈夫,大家给她管着,等孩子大了给孩子,不给他。
    
    可怜呐,这个女的,自己自杀了,吃了好多个洋火头儿。很刚烈的一个人。
    
    那个何世理的儿子的丈母娘,就是梁九的妹妹,梁九、梁十、梁十一,记不得是梁十还是梁十一了,我跟梁十是好朋友。这个梁家的太太非常聪明,这梁十也对我很好,她妈看出来了,她把她闺女送走了。(后来)梁十死在大陆上。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这三个女朋友的丈夫,那一个比一个不用说了,他们大概明明白白知道我跟他们的太太(的事),可是装傻。不是没地位,都是相当有地位的,很奇怪的。我就说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
    
    有一样啊,我有势力,和权势这也有很大关系,我并不是仗着我权势来,人家是因为我的权势而来,这也很有关系。还有我就不说了,我再说这个你就明白,女人要沾上我,她就不离开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开课了,讲怎么管女人的事情啊。
    
    那三个女朋友是哪三个,我不说,我不说了。我告诉你这个,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国人,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卖淫的不算,我有十一个女朋友,情妇!我的情妇算一算有十一个。
    
    我跟你说一段小故事,我说过吧,不是无名小辈啊。
    
    我到上海的时候,我到人家里,她家请客。她给我写过一个纸条,我说过吗?纸条上写的: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给那个纸条改了两个字,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这是谁,这不能说,不能讲,这个人已经死了。
    
    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给我父亲做部下。
    
    她并不是个好人,是个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我常到他家去玩去,那时我才十六岁嘛,有一天家里没人,她调戏我,所以我坏蛋就是从她身上学来的,我也因此看不起女人。
    
    我这个表嫂呀,大家都给她起个外号,说她是连长。懂得么?她男朋友有一个连那么多。
    
    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这三个里头的一个,她的先生是个很有钱的一个商人,相当有钱。我跟他太太来往,他太太是中式女校的学生,上海一个女校的学生,我跟他太太来往。我专门讲“春儿”的故事了呵,他的太太陪着我玩,常常两个人开着汽车。
    
    有这么一天,我到他家里去,在客厅两个人衣服都脱了,两个人刚脱了,她跑了。她跟我讲啊,她说所谓的她丈夫,实际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发生关系了,她离不开他了。那么她就是她姐夫的外家,所以我就跟她俩玩,差不多就(发)生关系了嘛,她跑了。
    
    (后来)她回来问我,我不好意思,我怎么说?我这人很规矩啊,这个地方向来我不强迫女人的,以后我就不来往了,我就不找她了。
    
    过了两年多了,她有一天上我这来,找我来了。她来了,我跟她开玩笑,我说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来的。她丈夫姓齐,我说你来你丈夫知道么?咱俩的事你跟你丈夫说过么?你丈夫呢?她说他让我来的。我说他让你来的,当然就可以公开了,没事了。
    
    我就说这三个特别的,这个是她丈夫有点事求我,这个事情给他解决了,解决以后,她丈夫跟她俩来谢我了,我跟她丈夫开玩笑,我说你别谢了,你也有代价的。她丈夫也笑了。
    
    另外一个更奇怪了,另外一个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的,他看出来了,后来我和他太太发生关系了。她自己告诉我,她说他跟我讲啊,你跟小张两个人玩要小心啊,这个家伙靠不住的。她说我扑哧笑了。还有什么靠不住的,都已经发生关系了!
    
    她丈夫差不多也知道,很奇怪的,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很奇怪,我打电话,她丈夫说你接电话吧,有你一个好朋友来电话。
    
    我在电话里都听见了。
    
    后来这个人更好玩,我给她拿钱,把她送到美国去了,她跟老先生就是蒋先生的那个亲戚,在一个船上。后来她回国了,到美国念书回来了,她是上海中学的学生,她回来了,我到旅馆去看她,她头一件事就要求这个事。我跟她说你到美国还不有的是男朋友吗?你怎么解决呢?她说那你管我怎么解决呢?我说,这个性欲高不高男女也不一样,我看她大概非常需要。
    
    我跟你讲,这人呐,我想我这个人也是天生的不同。这人的年龄、生活不同,对男女关系的要求也不同。
    
    对叶公超我看出了一件事儿,我不说这女的是谁,我不能说啊。
    
    我看出一件事,很怪。那个时候我不了解叶公超,叶公超与太太不和。有一次叶公超在病院里养病,我看见一个女人来看他,我就很奇怪,这个女人来看他干什么。我不能说这个女人是谁,不是说是谁的太太,而是一个商家,很有名的一个商家的太太。我也认识这个太太,我还很奇怪她怎么来看他呢?那你这一说我就明白了,他是好色。那个太太长得相当漂亮。不过我不晓得叶公超这段儿。
    
    叶公超,我总管他叫小叶,怎么管他叫小叶?那时候他在梁家,我们在梁家打网球。那时候天津也很可怜的,只有梁家有网球场,我喜欢打,那么就到梁家打网球。
    
    他那时候刚从美国回来,大伙要买点什么,就说,小叶你去买点儿冰激淋,买点汽水去,支使他。拿钱要他去,就支使他。他不打球,在旁边坐着、跑腿。我后来就一直管他叫小叶。他对旁人讲:他还管我叫小叶?我跟他叔叔是好朋友。
    
    他后来在菲律宾的时候,写了一个东西,他还写西安事变,他告诉我的。他说我有个东西。这个东西到现在哪儿去了不知道。他写的一个东西,相当于他五十年的日记差不多,里头有西安事变。他跟我说,这个东西交给了一个人,我甚至可以找到这个人,现在说不来他叫什么,中国人,在美国开了一个公司。他说交给了这个人的太太,转到了这个人手里头。
    
    他并且自个儿说:我死了以后,最好是五十周年的时候发表。
    
    这个事情因为蒋先生也知道了,蒋先生就叫我去给找这个东西,我特别托人去,这个人不提,说我不知道。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在哪儿就不知道了。
    
    有人就说,它在另外一个外国人手里,不知道了。
    
    孙中山我见过一回,病重的时候,在天津。
    
    你知道他的病怎么来的?就因为见我父亲以后病的。他本来有病,见我父亲那天很冷,大概屋子里很热,感冒了,所以,病情发作了。
    
    他病重的时候,我去看过他,晚上去的。孙先生跟我说了几句要紧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对我说啊,现在国家的责任就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你是东北人—当然他不是特别指我的身份地位。—你们介乎日、俄红白这两大帝国主义势力之间,你们很难应付,尤其是你们东北的年轻人,责任就更重。
    
    这是我见过他的一面,生活中我有好多总理给我写的信,都是总理签字的,我想不起来搁哪儿了。
    
    顾维钧么?当年我们搁北平的时候,我有一个女朋友,这个女朋友,你要问我,名字现在我也可以说。他看中了,他要我给他介绍,我说我才不给你拉皮条呢,你愿意去你去,你什么你都整?我说你什么你都想,他就让我给他介绍,我说我才不给你介绍呢。
    
    顾维钧这个人,我非常佩服,这个人呐,我批评他,实在是个能干的人,但是他不卖力气。他要是真卖力气他真行,可是他不卖力气。这个人,我跟他我们两个人过得很好。
    
    梅兰芳看到他,都打千啊,所以后来我们到上海,梅兰芳看见我就躲开,不好意思,名人是一个原因,我们是看他毫不客气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6913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恩来涉险密会张学良共商“逼蒋抗日”经过
·张学良的民族败类问题/发华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 六四30年:建立“天安门六四学”
  • 《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 川普是个窝囊废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
  •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 在台北616“反送中”集會上的演講
  • 时间与神话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从赖清德“寻人启示”中得到的启示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
  •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评毛泽东的“三论”2
  •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
  •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暴风骤雨的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 魏紫丹《实践论》:似是而非的原理论评毛泽东的“三论”5
  • 曾铮破天荒!BBC被允許進新疆再教育營拍攝!他們能看到啥?我
  • 滕彪香港「一國兩制」為何變了調?
  • 曾铮MyCommentsonBBC's"InsideChina’s'thoughttransformation
  • 谢选骏网红与网黑
  • 邱国权屠呦呦奇葩思维:人生最坏的结局是啥?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
  • 曾节明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 谢选骏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 滕彪TengBiao’sStatementatamediabriefingagainstGoogle’sPr
  • 曾铮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 滕彪TIBETCAMPAIGNERSLAUDSUCCESSAFTERGOOGLECONFIRMS:“NOPLA
  • 徐永海必有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6-21圣
  • 谢选骏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 滕彪湖南“校园操场埋尸案”揭示了什么?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美目前气氛不好官媒或显已看衰习特会
  • 习近平赴G20当日李文足获允探夫王全璋
  • 国际劳工组织敦促中国释放所有工人维权者
  • 政治局会习近平警告党内动摇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
  • 无人机王中国大疆避嫌干脆决定迁入美国
  • 2018年800万中国人涌游日本 扶桑国啥魅力
  • 周永康儿媳加美国护照都不行黄婉怨仍被限制出境
  • 党中央或批示党员干部可光明堂皇炒股爱国
  • 特朗普私人谈话提及撕毁日美安保条约或引炸锅
  • G20特习会前 联邦快递选边站 孟晚舟律师出新招
  • 中印澳分歧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进展艰难
  • 日美安保条约:日官房长官否认有关传言
  • 前委内瑞拉情报负责人称马杜罗依然可能被赶下台
  • 俄罗斯称美国无人机确实进入了伊朗领空
  • 中美贸易战再开一轮谈判 开局电话示好
  • 甩华为案黑锅联邦快递转身状告美国政府
  • 土耳其强人总统失去伊斯坦布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