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书金案办案人称聂树斌系屈打成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09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2005年1月25日,郑成月给王书金做思想工作。这组录像是王书金落网后最初的影像资料。 受访者供图
    王书金案办案人称聂树斌系屈打成招


    
    郑成月 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
    
    2005年1月,河南荥阳警方在盘查中意外发现王书金,后与王书金原籍的广平公安联系。而后时任副局长的郑成月携干警赴河南,将逃亡十年的王书金押解回广平。在逐一核实王书金涉嫌的命案时,郑成月得知了聂树斌案。之后媒体介入,郑成月成为最早披露“一案两凶”事件的公安人士。
    
    每年年三十儿都去王家盯点儿
    
    新京报:你对王书金最初的印象是什么?
    
    郑成月:差不多20年了,1995年,王书金村里有个20岁左右的女人失踪了。那是我到公安工作的第二年,接触的第一起命案,也是我第一次带枪去破案。当时村里好多人都围着看,我们找现场的时候,王书金还凑在一旁看。后来开始排查,因为他14岁时因为强奸幼女进过少管所,我们开始怀疑他,他逃跑了,一跑就是10年。
    
    新京报:管界内出了命案,疑犯逃跑,对你影响大吗?
    
    郑成月:那时我只是刑警队的普通干警,(破不了案)责任不用我担。但是说影响,还是很大的。1995年王书金逃跑到2005年他归案,这10年,每年年三十儿我都得去王书金家盯点儿,但他一次也没回来过。
    
    新京报:王书金在村子里是个怎样的人?
    
    郑成月:他家一共有7个孩子,兄弟姐妹之间关系很淡。王书金没读过书,从小独来独往的,不跟人说话,阴阴郁郁一个人。
    
    他在我们县犯过3起命案,还有强奸但人没死的。2005年押他回村指认现场时,好多村民举着砖头要砸死他。
    
    新京报:所以2005年接到河南警方电话的时候很激动?
    
    郑成月:那天正好我值班,当时电话那头问这里是不是有个逃犯叫“王永军”,“10年没回家了?”我第一反应就是王书金。
    
    “王书金很信任我”
    
    新京报:见到王书金的场景还有印象吗?
    
    郑成月:记得,挂了电话我们立即从广平出发,四小时后到了荥阳,王书金在留滞室关着,跟法院开庭那种凳子一样,铐在椅子上,身前挡着一块板子,脚下还上了铐。他说“带我回家吧,我想回家了。”
    
    新京报:有报道说路上你给王书金买了只烧鸡,他就把你当成朋友了?
    
    郑成月:后来王书金确实很信任我,在回广平的路上我跟他说,你们家孩子多,日子过得也苦。当时我还骗了他,说他第一个媳妇一直在老家带孩子(王书金逃亡前已在老家娶亲,后妻子带孩子改嫁),就是想让他的心软下来,交代问题别逃跑。
    
    再后来到了广平,当时是一月份,天冷,我就通知他们村村支书转告王书金的哥哥,给他准备些冬衣和棉鞋来,但他哥不理他。后来我就让看守所干警给他买了那些东西。他就信任我了。
    
    “聂树斌咋就认了?打呗”
    
    新京报:跟石家庄警方接触后你觉察出案子有问题了?
    
    郑成月:我们带王书金去指认现场时,他说了好多细节性的东西,这些东西现在都不方便讲。当时,那个村村干部告诉我说“可坏了,那个案子早破了,凶手早被毙了。”当时我就觉出问题来了。
    
    后来接触石家庄警方,他们的态度不配合,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儿了。
    
    新京报:当时意识到案件可能有问题你做了哪些工作?
    
    郑成月:一直到所有审讯工作结束,王书金都是单独关押的,我怕别的犯人教给他使坏。另外就是每一次审讯,全程录音录像,不想给上头或者外界留什么口实。
    
    当年撤我职的时候,我偷偷保留了一份,在家弄了个保险柜存了起来。
    
    新京报:有一种说法是“王书金承认西郊玉米地杀人案是为了减轻罪行”?
    
    郑成月:不可能,我知道了聂树斌的案子,见面时跟他说,(如果)不是你干的不要乱认,他还挺委屈,说“不是我干的我认啥?”
    
    新京报:那聂树斌呢?
    
    郑成月:有次我见张焕枝,她就问我说郑局长啊,我儿子没干那事,他怎么就认了呢?我当时苦笑,“他怎么就认了?”打呗。特别又是90年代,严打的时候,就太正常了。
    
    我不说别人,就说我自己,我也抓错过人。那是在抓王书金之前几年,有人报案说丢了摩托车,我去查,发现个小伙子很可疑,平常小偷小摸的都干。我就给铐起来了,开始他不认,我狠揍了一顿就老实了。后来发现车不是他偷的,我就去跟他道歉,问他“不是你偷的你干吗承认?”他说你快把我打死了,你让我认啥我认啥呗。
    
    新京报:你觉得聂树斌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郑成月:不然还能怎样? (博讯 boxun.com)
4591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聂树斌案律师提交代理意见 指案卷存变造痕迹 (图)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递交代理意见 称聂树斌被错杀
·聂树斌案卷至少8处签名造假 前7天口供欠缺
·卷宗四大疑点 能否翻案聂树斌案 (图)
·律师称聂树斌案卷现重大问题 多处签名涉嫌造假 (图)
·聂树斌案追责问题涉及层面之高、之广都超呼格案。 (图)
·聂树斌案件复查今日情况汇报 (图)
·山东高院同意聂树斌案律师阅卷
·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强奸杀人
·山东政法委书记:聂树斌案复查结果两会后见分晓 (图)
·平反聂树斌案的阻力,竟来自最高法院的“西政帮”
·聂树斌案启动复查1个月 仍未通知律师阅卷
·聂树斌案前律师:河北省政法委压着此案不动
·山东高院签收聂树斌案全部卷宗 5名法官正复查
·贺卫方: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
·聂树斌案更换律师 新律师明赴山东高院申请阅卷
·聂树斌案无偿代理律师:曾是刑警 敢于挑战一切 (图)
·揭秘聂树斌案始末:曾参与侦破警员都升职 (图)
·聂树斌案复查 疑似真凶:能放心地走了 (图)
·聂树斌案继续引起关注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