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令计划郭正钢朋友圈:家属中介同乡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08日 转载)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十八大以来,中央重拳反腐,近百只“老虎”被打,成千上万只“苍蝇”折翅。梳理相关案件可以发现,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工程建设等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高发领域。

    
    比如,日前,“稀土重县”——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据办案人员透露,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混乱局面背后,有一条清晰的官场黑色腐败链:非法矿主大肆行贿寻求“保护伞”——监管干部逐级“进贡”谋求“安全感”——官商勾结、抱团腐败形成“利益板块”。
    
    土地出让、拆迁,也是权力寻租的温床。有报道称,从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的腐败历程看,他每到一个地方任职都会大拆大建,名义上是“民心工程”,实质上给他自身创造了大量的腐败机会。
    
    而有“亿元贪腐处长”之称的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也正是因为在土地与房产项目上的腐败,而断送了仕途。张新安排相熟的商人出面接项目,而自己成为“影子开发商”,幕后操纵,通过非法手段谋取巨额利润。2014年9月16日,法院判决,张新受贿1.24亿余元,贪污1000多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数千万元损失,被一审判处死缓。
    
    交通建设领域也不乏官商勾结的案例。2014年6月27日,湖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冯伟林,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冯伟林在湖南省交通厅任职期间,为刘某、唐某承揽土建业务21亿元,并在多条高速公路工程的招投标中,为数十家公司及个人牟取巨额利益。不仅冯伟林,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陈明宪,以及原副厅长邹和平、李晓希等4名厅级干部和16名处级干部,都纷纷插手高速公路建设,常常出现同一个工程项目几个人都打招呼的情况,甚至闹出因分配不均领导之间互相告状的闹剧。
    
    几乎每一个落马官员,都多多少少与不良或不法商人有关。他们有的是多年合作的“老朋友”,有的是各有所图的“好亲戚”,有的是“互帮互助”的老乡,有的是“趣味相投”的共同爱好者。他们勾肩搭背,通过各种途径、手段进行着权钱交易、利益输送,成为危害和破坏政治生态的一大毒瘤。
    

“长期合作”型
    
    官员,尤其是手握实权的高级干部,他们的朋友圈,不是随便哪个商人都能进的。长期“合作”产生的信任感是敲门砖。
    
    1月16日,在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最后陈述时,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说:“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
    
    季建业提到的这些“朋友”,有的自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结识。伴随着季建业仕途升迁,这些“朋友”也一路相随,在他为官之地经商,为季建业在经济上提供帮助,而季建业则在商业项目上对他们予以照顾,彼此帮忙,形成利益链条。
    
    检方指控,199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季建业与7名商人产生利益输送。
    
    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等人,一路“追随”季建业,项目从扬州做到南京,承揽的政府项目都有季建业参与和操纵的痕迹。
    
    与商人做了多年“朋友”的还有广东省原省委常委、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
    
    2014年6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获悉,在广东官场,万庆良的地产商朋友多是出了名的,万庆良的腐败问题,最大可能就是和房地产开发商交往过密,公权私用、权钱交易,牵涉到房地产腐败。
    
    在此之前,2013年11月,万庆良的“老同学”——揭阳创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鸿明,被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刑事拘留。
    
    万庆良与黄鸿明是华南理工大学第三届EMBA同学,2006年7月毕业。《中国经济周刊》梳理万庆良的履历与创鸿集团的发展脉络后发现,创鸿集团的发展与万庆良的升迁亦步亦趋:
    
    2008年,万庆良调任广东省副省长。同年,创鸿集团开始在广东加大布局,进军佛山等城市。
    
    2010年,万庆良担任广州市市长。同年4月,创鸿集团总部从揭阳迁至广州;9月,创鸿集团分别以1.57亿元、2.06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两个地块。
    
    2012年,万庆良担任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同年,创鸿集团再次在广州土地市场上发力,拿到一块土地。创鸿集团在广州的两个房地产项目,因为增加了容积率,最高可多赚6亿元。
    

“家属中介”型
    
    近年来曝光的官员腐败案件,家族式腐败的案例越来越多。有些“谨慎”的官员并不直接参与权钱交易,而是由家人出面,主要体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当中介,给官员和企业家牵线搭桥;另一种是家人直接经商办企业,利用权力获益。
    
    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腐败案就是典型的家族腐败,“家里面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
    
    此前,2月16日,中纪委公布苏荣被双开的通稿中,其中有一条“罪状”指向的就是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
    
    据悉,苏荣本人忏悔称,家就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不仅全家老小参与腐败,也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损坏了政治生态。
    
    不只是苏荣,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再到刘铁男、郭正钢,这些“大老虎”落马的背后,揭开的均是从妻子、儿子到兄弟等亲属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贪腐利益链。
    
    2014年9月24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案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从起诉书看,对刘铁男绝大部分的受贿指控中,其子刘德成都是主要的参与者。刘铁男97%的贿金通过儿子收受。 而从时间上推算,在2005年开始收受大额贿赂的时候,刘德成才21岁。
    
    官员家属贪腐最受关注的恐怕就是近期被调查的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少将郭正钢。杭州淳安女老板吴芳芳2012年12月与郭正钢结婚后,原本萧条的事业迎来新起色,利用众所周知的身份,她在众多竞争者中,以最低的报价承包下四季青面料市场,并一次性收取1.8亿元租金。吴芳芳顺利拿下四季青震惊了杭州面料行业。算上瑞纺8亿、五金城5.2亿的回笼资金,吴芳芳在5年半的时间里共获得15亿元的投资回报。媒体报道,郭正钢被带走后,办案人员从两人在杭州的寓所抄出700万现金。
    

“结干亲”型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个当官的亲戚好办事,而一些原本不是亲戚的商人,也削尖了脑袋想往“亲戚”行列里钻。在官商圈子里,“结干亲”是个流行的做法。
    
    比如,扬州市萃园城市酒店原副总经理祝梅,季建业的母亲认她为“干女儿”。祝梅通过季建业帮助他人承揽项目,从中渔利。
    
    再比如,工程老板奉某为了承揽工程项目,将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屈湘林认作“舅舅”,对屈湘林的服务可谓“无微不至”。2009年,屈湘林购买了私家车,办入户手续时,奉某主动帮其缴纳了购置税;同年11月,屈湘林的房子要改造,奉某免费为其安装铝合金窗,还免费赠送太阳能热水器、空调、电视机;逢年过节、庆祝生日,奉某都会向屈湘林送上红包,聊表心意······
    
    而讲感情的“舅舅”也对“外甥”多加关照。自2008年屈湘林分管县教育局计财、基建工作以来,奉某共承包教育系统工程项目50个,总金额达377万元,大部分未经过招投标程序。
    
    类似这样攀亲带故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长石全志挪用公款100万元帮助“干女儿”经营按摩公司;重庆市北碚区原副区长赵文锐给儿子找了一个房地产老板做“干爹”,等等。他们最终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同乡会”型
    
    提携老乡,互帮互助,共享富贵,再到一起锒铛入狱,这样的案例在近年来的腐败案件中也出现得不少。
    
    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虽是辽宁人,但发迹于哈尔滨。他主政成都期间,当地土地市场上活跃着一批东北商人,被称作“哈尔滨帮”。“哈尔滨帮”在成都获得多个土地的一级开发项目。其中,来自李春城老家的史振华,低价获得过2000余亩土地。
    
    更为著名的一个官商“老乡圈”,则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成立的“西山会”。祖籍山西的令计划成立“西山会”,广纳同乡高官和富商,包括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女富豪丁书苗、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刘铁男等人,目的就是要打造“官商同盟”。
    

“私人定制”型
    
    2月1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因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挥霍浪费公共财产、收受巨额贿赂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秦玉海的蜕变,与他痴迷摄影、追名逐利如影随形。
    
    在秦玉海追求摄影成就的征途上,曹某是坚定的支持者,为秦玉海提供全程的服务。据调查,2012年至2014年,曹某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画册,拍摄以秦玉海摄影活动为主题的电视纪录片《一个摄影师和一座山》,先后4次出资为秦玉海举办摄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圈内的人脉关系,将其作品展览到了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累计花费580多万元。
    
    作为回报,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河南云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其间,秦玉海还帮该公司协调提高了广告费标准。仅此一项,曹某公司就获得广告费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十余年间,秦玉海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元。但是,用他的话讲,“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
    
    同样为雅好所害的还有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2014年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调查,倪发科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
    
    为了投其所好,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而倪发科也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吉立昌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310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传贺国强举报了曾庆红周永康令计划
·举报曾庆红周永康令计划 竟然是贺国强? (图)
·令计划妻子谷丽萍逃亡后藏尼姑庵被抓
·晚上呼叫情妇 传令计划精神恍惚 (图)
·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均有牵连
·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涉嫌令计划案被中纪委调查
·周永康令计划案 可能会微博直播庭审 (图)
·北京无惧令计划弟令完成在美爆「政治核弹」 (图)
·令计划握有政治核弹 王岐山使命陷入僵局 (图)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因令计划案被调查
·政协常委曝 令计划落马前频遭领导敲打
·全国政协发言人:胡锦涛未牵连令计划案 (图)
·令计划一动不动,拒敬酒习近平胡锦涛 (图)
·河北“三剑客”之景春华为买官行贿令计划妻子5000万元 (图)
·令计划芮成钢两会消失 老熟人“进去”了
·令狐安:有人说令计划是我哥甚至我儿子 (图)
·俞正声点名 令计划苏荣成反面教材 (图)
·本届政协已撤销令计划苏荣等14人政协委员资格
·令计划政协副主席被免 案件仍在发酵 (图)
·令计划家族腐败具备中国腐败的全部特征 (图)
·春秋戈:不排除令计划进入习近平权利决策中心
·吉歌:撼山容易而撼令计划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